第一百一十一章 你是不是該往臉上劃幾刀?

作品:《神醫追妻,紈褲嫡女不下嫁

    東方白抿嘴笑,“好,你說的對,我們依依貌美如花。”

    “哼,虛偽的家伙。”,柳依依斜眼過去,撇撇嘴,“你啊,油嘴滑舌了都。千萬不要哪天,青出于藍而勝于藍,到時候,我就慘了。”

    “不可能。到什麼時候,慘的絕對是我。”,東方白很有自知之明,“你肯定能想的折,把我收拾服帖。”

    “看,你的想法就不行。就不能自我約束一下,怎麼能由著自己走下坡路呢,真沒出息!咱們家,有我一個這麼不靠譜的就夠了,再加上你,那日子就沒法過了。”

    柳依依還是不依不饒。

    說的也是,東方白反駁不得,“是,我會記住的。”

    “呵,你這是在說,我這人不著調嘍!”

    “…….”,東方白真的生無可戀了,天呢,他怎麼說什麼都錯,“依依,你最好了。”

    人家都那樣了,柳依依鳴金收兵,哼哼,以後她得收斂一點了。

    要不,美男這貨有樣學樣,那還得了。

    美男,還是嘴笨一點,老實一點,對她來說最有利。

    終于不說話了,東方白總算松了口氣,還沒等著歇息,客廳的門開了。

    那個三王爺一臉凝重大步走出,沖著他們來了。

    東方白就拉著人站了起來,“三王爺。”

    “免禮。”,端木博話很急,“本王問你,你給翼王看病的時候,怎麼沒看出他是中毒?你是神醫,醫術不能比那些江湖郎中差吧?”

    東方白不卑不亢,淡定的很,“回王爺話,在下也是江湖郎中啊。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在下在高人面前,真的不值一提的。”

    “對,對,你也是江湖郎中,不中用的東西!”,端木博有些氣急敗壞,拂袖而去。

    竟然傳出來是中毒,那,只要不是傻子,都得懷疑到他們頭上了。

    如此陰毒的毒藥,可,真不是他們啊。

    這個黑鍋,背的真來氣!

    “別理他,咱們回去吃飯去。”,男人自尊心都強,柳依依忙扭頭過去勸。

    東方白卻一點都不在乎,“總有一天,他會倒霉的,我不計較。”

    “是唄,呵呵,我更看好那邊哦。”,柳依依意有所指,“等那邊勝利了,有他哭的時候,哼哼,沒準連哭的機會都沒有。”

    成者王侯敗者賊,爭奪皇位,有時候,那可是要命的。

    “希望如此,那時候,咱們也不用擔心了。”,皇後他們不倒,就算毒解了,也不能安生。

    兩人嘀咕著,回到桌邊。

    柳依依就示意一個嬤嬤過去給丞相爹喂飯,柳丞相皺眉拒絕,“你們倆留下,讓他們出去。”

    眨眼,門關了,屋里只剩下三人。

    柳丞相嘆口氣就道,“唉,人算不如天算,剛得罪了翼王,他就又緩過來了。已經投靠皇後那邊,不可能再回翼王那邊去,只能這麼走下去了。”

    柳依依兩個對視一眼,都麼有搭話,等著下文。

    一個內宅小姐,一個大夫,他們覺得,柳丞相絕對不會,有朝廷里的事,和他們商量。

    就算走投無路了,恐怕都不會。

    柳丞相也沒讓他們說什麼,頓了頓繼續,“太多的事,也不指望你們去做。你們不是和恆王、忠烈候府,關系很融洽嘛,以後要多多走動。”

    東方白點頭,“相爺放心,我們會的。”

    柳丞相還算欣慰,“你能明白就好。記住,你們不用說什麼,只要和他們經常來往就好。讓人家能看出來,他們是跟你們,也就是和相府是交好的。”

    “嗯。”

    有了恆王支持,那兵權就有了,忠烈候府的子孫也都是在軍營里,只要爭取過來,那爭奪皇為,就容易多了。

    這麼看來,女兒還是挺有用的。

    柳丞相看兩個小輩更順眼了,張羅著就走,“不吃了,扶我回去。你們啊,也不用瞎想,都會過去的。等我病好了,你們的婚事就辦起來。等有了孫子,我還得教導他成才呢……”

    送走了默默道道的丞相爹,柳依依就拉了美男去荷花池那邊放風,“爹爹說那些事,你會告訴你師弟去嗎?”

    東方白攤攤手,“不用說,他肯定能猜到。我那個師弟,最擅長這個。”

    “也是。”,柳依依頻頻點頭,“算了,其實這事對咱們也影響不大,頂多多到那兩個府上走一走唄。”

    “嗯,你有了天天跑出去的理由,對不對?”

    柳依依打了個響指,“正解。以後可以隨便出去浪,而且還是有功的。”

    “你呀,老天爺真是白給你個千金小姐的身份了。要是生在鄉野,恐怕你更樂呵。”

    “那才不是!千金小姐有權有勢有錢啊,可以隨便揮霍,生在窮鄉僻壤怎麼比?天天去田里干活,臉朝黃土背朝天,那還是算了。”,現代有機械,古代全靠人力,當村妞?

    還是算了。

    “你啊,小算盤打得不錯。”

    “那是!不光這個,我給你師弟治病,這個算盤打得不好嗎?現在我可是他救命恩人,就算爹爹和他成了對頭,他也不會難為到我頭上,不是嗎?”

    牆頭草也不錯,皇後勝利了,她可以沾丞相爹的光,翼王勝利了,她也不會受到丞相爹的牽連。

    呵呵,不能再好了。

    “有我在,他不會把你怎麼樣的。”,這丫頭,主意很正,可,是不是忘了,他可是翼王師兄啊。

    柳依依翻翻白眼可不贊同,“他那種人可不見得哦,不要忘了,是他,讓我不要見你,去嫁給恆王的。”

    “那是她不了解的你的為人,後來我跟他說過,就不會了。”,記仇的人啊,東方白忙捏著眉心解釋。

    柳依依想想,也對,“那我這個就算雙重保護吧,保險。希望他快點給我找來藥引,然後感覺把惡毒的皇後和那桔花殘三王爺滅掉。到時候,咱們一定要好好慶祝一下。”

    ***************

    日子如流水的過著,一個月的功夫,柳丞相病好了。

    在他的催促下,東方白兩個,數次造訪恆王府,忠烈候府也是沒少去。

    抽空,還要在府里弄個賞花會,把高門的夫人小姐請來,聯絡感情。

    一切都很順利,可和諧中就是有那麼一點瑕疵。

    表面可以談笑風生,背地里,丞相府千金找個下九流的大夫做夫君,一時成了茶余飯後的談資。

    普通百姓是羨慕嫉妒,丞相的女婿,那可是一步登天了。

    高門大戶里,更免不得口舌。

    門當戶對,就是入贅,堂堂丞相,怎麼也得找個出身貧寒有潛力的讀書人。

    大夫,下九流,醫術再好,那也拿出上台面。

    士農工商,下九流都不在里頭,官宦人家,自然很是看不上。

    這些話傳的沸沸揚揚,也就到了東方白耳朵里。

    他一直對兩人身份懸殊心里有介意,這下,跟是堵心的很。

    柳依依勸,還是不能去了他的心結。

    直到有一天,無影散人實在看他苦悶,就把藏了多年的秘密說了出來。

    震驚過後,東方白匆匆回府,迫不及待就把小丫頭拉來和盤托出。

    柳依依眼楮瞪得老大,簡直不敢相信,“......你?哈爾王的兒子?王子?靠,你是不是魔杖了?”

    “錯不了,師傅親口說的,還有信物,你看。”,東方白掏出懷里的玉,急于證明。

    柳依依還是不信,“師傅也是個不怎麼著調的人,他,他不會騙你的吧?可能啊,編個故事騙你玩兒呢。等下次見,他就會得逞的狠狠笑話你。”

    東方白一本正經,“不會,師傅不會拿這個開玩笑。而且,不光有玉,還有我母親留給我的遺書,還有她的印鑒。”

    師傅那老頭應該不會費心思造假,而且,腦洞多大,才能編出這樣的故事啊,柳依依也信了,“那你要怎麼?”

    “師傅說,我母親,也就是當朝皇帝的妹妹,拜托他把我養大,而且如果沒有必要不要告訴我身世,希望我平平安安長大就好.....”

    ***********

    陽光明媚的一天,兩人坐在外頭曬太陽。

    柳依依余光美男又摩挲著玉牌若有所思狀,就慫恿,“玩玉鷹多沒意思,不如去塞外玩玩真的?”

    東方白似是下了很大決心,“拿出這個,我就是草原的王,看誰還能笑你選個下九流。”

    柳依依從旁邊小桌子上的針線簍里拿了一把剪刀扔過去,“好多人還笑我為色所迷,你是不是該往臉上劃幾道?”

    “….”,東方白。

    “好了,不要活在人家嘴里好不好?與其那樣回哈爾和別人搶東西,我覺得,在這里安逸的過活,好上一萬倍。”

    東方白思忖了一下也就罷休,“你只要滿意了,我折騰什麼呢。”

    “就是啊。”,柳依依也松了口氣,眼楮如鉤看過去,“晚上滾單,約嗎?”

    “約!”版權歸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