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3章 大結局

作品:《媚承君心

    ……

    祝世子離京之後, 甦姒卿又突然想起一事兒來。她用祝世子留在自己身邊的人, 去打探了陸明的情況, 得知此人近幾日並不安分,總是鬼鬼祟祟地在輔國公府附近徘徊之後, 甦姒卿便直接將此事告訴了榮老祖宗。

    最終輔國公府派人將落榜的陸明打了一頓後, 趕出了京城。甦姒卿以為, 如此一來,至少這一世嬌表姐終能擺脫陸明的糾纏了。

    沒過多久, 為備些日後穿的冬衣, 榮妍嬌主動約甦姒卿出門。此時天氣漸涼, 二人穿著厚實些的衣裳走在街頭, 榮妍嬌笑著說道︰“祝世子這一走,想必你是不高興的, 故而我這便來找你了。”

    甦姒卿心里一暖, 頓時揮開了心中不少陰霾︰“有勞嬌表姐細心了。”

    “無妨無妨,舉手之勞。”榮妍嬌擺了擺手, 不甚在意道。

    就在這會兒,二人對面迎頭走來一蹦跳著的矮個子女童,她手拿一串糖葫蘆,走到甦姒卿她們面前時不小心絆了一跤。

    于是女童手中的糖葫蘆掉在了地上, 開始哇哇大哭起來。而她身後的華發老婆子連忙上前, 看樣子是打算扶起自己的孫女。

    甦姒卿見女童摔在自己腳邊,並未做何他想,就打算彎腰扶起她。怎料那老婆子在走近甦姒卿時, 驟然掏出一把尖刀,就要朝甦姒卿刺去。

    而本該見到這一幕的明雨等人,由于視線的阻礙,一時間並未察覺。唯有榮妍嬌驚呼一聲,她想也未想地朝那老婆子撲去,結果被一擊刺中了腹部。

    甦姒卿整個人都呆愣了一瞬,待她反應過來之後,明雨等人已然制伏了老婆子和女童,而嬌表姐卻倒在地上血流不止。

    “明雨,快看看嬌表姐如何了!”

    甦姒卿見到嬌表姐了無生息的模樣,小臉瞬間變得無比蒼白。

    明雨倒還算冷靜,她粗通醫術,上前幾步搭了搭榮妍嬌的脈,又皺眉瞥了眼她的傷勢後,明雨簡略道︰“過于嚴重,必須即刻就醫。”

    她這話中其實省略了一句便是,眼下情況怕是回天乏力了。

    甦姒卿並未听出來這番意思,只趕緊催促明雨背起榮妍嬌,隨後送去醫館,這時卻听聞一道男子的聲音響起︰“且慢!”

    這話一落,甦姒卿不禁抬眸望去,見打斷她的人竟是上回客棧救人的那位書生。一時間甦姒卿遲疑了瞬,快速問道︰“人命關天,這位兄台有何高見?”

    “地上這位姑娘傷勢過重,不可輕易被挪動。”面容清俊的書生面不改色,卻是自懷中取出一個小藥瓶來,“這是聖上御賜的天靈丹,為她一時止血續命足矣。”

    甦姒卿听後卻不敢給榮妍嬌亂用藥,也沒多想他怎會有聖上御賜之物。不過那書生似是看出了她的顧慮,直接告訴甦姒卿事實情況道︰“她危在旦夕,性命不過在你的一念之間。”

    明雨此時三步上前,她毫不客氣地奪過書生的藥瓶,取出唯一的一顆藥丸子聞了聞後,朝甦姒卿道︰“這位兄台說的沒錯,藥應當無甚問題。”

    甦姒卿意識到嬌表姐的情況十分嚴重,于是她唯有死馬當活馬醫,咬牙點了頭︰“快給嬌表姐喂下,隨後再帶她去醫館!”

    ……

    一個時辰後,大夫方才從醫館的里間走出,他擦了擦額上的汗珠,朝等了許久的甦姒卿和書生道︰“這位姑娘原先情況凶險,不過好在有絕世良藥續命,方才逃過一劫。你二人可以放心了。”

    “多謝大夫……絕世良藥?”甦姒卿放松下來後,心里有些驚訝,她回想一番經過後,不禁抬眸望向身側的書生,向他誠心誠意地道謝 ,“真是多謝你了,拿出這麼珍貴的救命藥。”

    書生只是淡淡道了句“無妨”,好似那僅有一顆的藥丸子是坊市廉價的大白菜一般。實際上那是聖上听聞連晉粗通醫術,特地給他的一件珍貴賞賜。

    甦姒卿又打量了一眼書生,總覺得他氣度不凡,又想起日後嬌表姐總是要派人登門道謝的,便笑道︰“今日你救的人是輔國公府大姑娘,我是安國公府三姑娘,還不知你的姓名呢?”

    書生頓了頓,意識到對方這是要登門道謝。他本不欲多言,但人家小姑娘都介紹自己家門了,自己再遮遮掩掩的,未免太不近人情。于是書生啟唇,終于說了二字︰“連晉。”

    甦姒卿頓覺耳熟,一拍腦門回想起來︰“原來是今年的榜眼!”

    連晉道︰“過獎。”

    甦姒卿面上頓時笑眯眯的,想著這連晉日後會與自己長兄甦墨清交好,可見人品不錯。在上一世的後來,長兄還娶了他的妹妹呢。

    而這一世的時候,輔國公府一番登門道謝後,榮妍嬌卻是嫁給了連晉,倒是與原本八竿子打不著邊的甦墨清又有了一層家族關系。這自然是後話。

    ……

    很快時節入了冬。

    甦姒卿估摸著嬌表姐身子快好了,打算親自前往一探,不料卻被明雨阻止,說是外頭太過危險,一時間甦姒卿唯有送了些補品過去。

    而在這時候,甦銘山調查大房的生意事已然有了眉目,竟真是在販賣私鹽。

    身為朝廷命官,甦銘山自然清楚大房所為的嚴重性,況且譚氏的手腳並不算完全干淨,連他都可以派人查到,聖上若是有心調查,此事自然也是兜不住的,到時便會危及整個安國公府。

    故而經過一夜痛苦的思索後,甦銘山最終還是將此事稟報給了聖上,而聖上念及甦銘山主動揭發,並為大房言辭懇切地說情,便只是命安國公府將大房人等逐出祖籍,隨後貶為庶民,終生不得入京。

    解決完大房之事後,甦姒卿重生以來一直懸著的心,終究是放下了。冬季天氣寒冷,甦姒卿便在閨房中靜靜等待開春。

    ……

    日頭一晃而過。熱鬧的除夕過後,京城各處又披上了一層盎然綠意。

    這日甦姒卿一人偷偷溜出了門,打算前去探望一番嬌表姐。畢竟自個兒的生辰就快到了,原本她們倆每年都會事先商量一番送的生辰禮,今年也不能例外。

    可不料甦姒卿剛出了安國公府的大門,馬車便被人劫走了。

    再度睜眼之後,她發現自己看不到什麼景象,嘴還被人蒙住。通過面上粗糲的質感,甦姒卿在心中有了個可怕的聯想,她這該不會在一個麻袋里面吧?

    是何人要劫走她?

    她有所不知,自己正身處皇宮的一間柴房。而外頭的安國公府和輔國公府都已經急壞了,因著甦姒卿是他們共同關心的人,甦銘山竟與輔國公府聯手調查此事,最後與榮老太太一同鬧到了皇宮去,勢要討回一個說法。

    實際上,聖上是顧忌著祝靖淵此時打了勝仗,已然在歸途之中,所以才想通過拿捏住甦姒卿,來逼迫祝靖淵交出兵權。

    他有所不知,這一舉動,徹徹底底地將祝靖淵給惹毛了。祝靖淵率領得勝歸來的大軍,很快便兵臨城下,大有直逼皇宮之意。

    而京城內一時間,太子原本有意納甦姒卿為側妃,與祝世子搶人的消息,還有當年護國公落得久居輪椅,是為聖上派人蓄意造成的消息,在京城傳得沸沸揚揚,偏偏這一件件還有不少證據,被傳得有鼻子有眼的。

    事實上祝靖淵也沒夸大,這些都是真實發生的事。

    往日聖上對祝靖淵的寵愛是假,而他對聖上的尊敬,也是為假。那些個證據都是被祝靖淵細心地留存下來的,他等這一年,等得太久。

    若是那害他父親、害他心上至寶的聖上是天子,那麼祝靖淵就要掀了這天。

    不久後甦姒卿被明雨徹夜營救到了軍營中,她有些時候沒進食了,便在軍營內好生休養了幾日。

    祝靖淵忙于率兵攻城,卻也來看過甦姒卿兩回,不巧的是她都睡得昏昏沉沉的,一時間唯有作罷。

    ……

    甦姒卿真正清醒過來的時候,是發現她已然身處瑰麗的宮殿,漢白玉石階上之時。事實上她完全沒反應過來,自己一晃眼之下,怎麼就成了被新帝冊立的皇後。

    而那位素被稱為“天之驕子”的男人望著她,眉眼帶笑。祝靖淵眾目睽睽之下,就牽起甦姒卿的小手,二人正一同接受百官朝拜。

    他以旁人都听不見的聲音,低語道︰“久等了,朕的皇後。”

    作者有話要說︰ 完結啦~~世子和姒姒出沒的系列故事,會放在作者專欄最底下的 系列短篇 里面。

    推薦一篇基友的文,超好看噠,大家趕緊去收藏吧~

    文名︰一賭江山 作者︰桑曼

    文案︰因阿爹甩下家業而被迫在自家賭坊當起代理管事的花小掌櫃,在一群賭得昏頭昏腦的賭徒前無奈地打著算盤,托腮嘆氣︰“我的江湖啊……”

    上任之後她卻漸漸懷疑自己是不是自帶倒霉體質,短短三個月,各種麻煩事接二連三的發生,還有一個自稱受友,所托為愛發電的紈褲王爺天天湊到眼前亂晃。

    沒想到的是,以後那些如履薄冰的日子里,卻是這位紈褲王爺一直守護著自己。

    成婚那晚,蓋頭被掀開的那一瞬間,萬般柔情只余下一句,有夫如此,妻復何求......

    版權歸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