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7章 大結局

作品:《爆笑痞仙︰上神,求撩!

    還沒等甦清親自去兜率宮會見太上老君,他的童子就捧著青蓮子進了第三十三重天。

    “老君可有所求?”甦清問道。

    平白拿別人東西總歸不好,再者青蓮子太過珍貴。

    金童子只是十分恭敬道︰“尊者客氣,只願尊者早日破開妄象,了卻因果。”

    金童子說完,也便匆匆離去。

    甦清手里拿著紫金葫蘆又是一陣疑惑,撓撓頭,他們說話一個個怎麼都听不懂。

    此後四百余年她一直潛心修煉,為的就是盡量名正言順當上六界之主,修為能夠碾壓六界。

    成為仙尊之後,她的修煉的速度終于恢復正常一般,變得極其緩慢。當然這是在甦清自己看來,四百年才從仙尊初期變成仙尊中期,那些花費幾千年才成為尊者的都不想理她。

    甦清覺得一直這樣苦修不行,于是帶著五顆蓮子出關去鬼界,前前後後花費三百年待在鬼節幫助皇甫燁復活一個男人。

    哦,那男人叫凜。

    她總覺得皇甫燁和凜之間一定很多有趣的事情,可惜身為故事故事主人宮皇甫燁死活不告訴她。凜復活之後,甦清剛開口打听就被轟出鬼界。

    這一定是心虛的表現,此時甦清的腦子中不知涌出多少想象的狗血情節。

    鬼界待不了,她便跑去魔界和妖界玩耍,到之後誰也不跟她玩了。

    她很護短,凡是敢欺負她身邊的,她就把對方揍得連他媽都認不得,最讓抓狂的是她用星影石全程錄下來,放到整個六界令人圍觀。

    被她揍過的皆閉關不出,太丟人了,還是丟人丟到六界!

    就這樣過了一千年,她的修為也變成仙尊巔峰。六界都說尊者是盡頭,甦清卻很明顯感覺到仙尊之上還有一個階段。

    沒人陪她玩的甦清左思右想,總覺得缺點什麼。然後恍然大悟一拍手,按照穿越定律,種田空間有,仙獸滿身掛,仙器批發賣,仙訣神器也都有。

    不是還應該給她配個帥的驚天地泣鬼神的男神嘛,為毛她至今還單身?

    女主光環應該有招桃花的作用啊,然後她想想從修真界到外域、仙界、魔界、妖界、鬼界一路走過來遇到的男人,貌似真的都是把她當成伙伴和戰友。

    還是要自己主動點比較好?不是說女追男隔層紗,于是她選擇倒追!

    “你別過來,你再過來我就真的跳下去了!”

    某甲男站在無盡深淵旁,威脅著走過來她。

    “我們不可能的,你再逼我,我就自盡給你看!”

    某乙男直接將劍架在自己脖子上,一臉悲愴。

    諸如此類,數不勝數。

    甦清︰“......”

    啊呸!你們以為演瓊瑤劇呢!

    于是甦清氣呼呼開始閉關,沖擊尊者之上。她以為達到尊者之上就可以躍出這一界面,可沒想到還是不能。

    尊者之上,她稱為帝。

    甦清成為六界唯一的仙帝,震懾六界的存在。

    可她也發現一件極其可怕的事情,那就是她再也無法離開仙界,哪怕只是神魂離開仙界也不行。

    她只要離開,仙界就會頃刻間覆滅,六界再次陷入黑暗。

    她拿七竅玲瓏鏡觀察自己的氣運,她身後的磅礡成巨龍的氣運越來越粗壯,那亮瞎眼的光環也變得跟個太陽一般,刺眼的巨大。

    甦清還能怎麼辦,她本來就對仙界的勢力不敢興趣,又離不開仙界,只能繼續修煉。

    她就不相信還不能離開這里!

    一轉眼就是萬年已過,六界在甦清仙帝震懾下再也沒有發生過界面大戰,每一界都欣欣向榮,每一界尊者有隕落有新晉,整體數量都增長到十位左右。

    甦清也變成仙帝巔峰,但她始終突破不了最後的界限,往上更進一步,也就是傳說中的“神”。

    整日百無聊賴的趴在軟綿綿的雲朵上睡覺,還收了個徒弟,整日冷冰冰的。不過第一眼甦清就看中了她,將年幼的沐雪帶回第三十三重天。

    這日,她依舊趴在雲床上呼呼大睡,有人搖了搖她手臂。

    “別鬧。”

    她嘟囔一句,翻個身,繼續那個香甜的夢。

    帥哥,好多帥哥。

    “ 嚓!”

    周遭的氣溫急速下降,牆壁被寒氣凍到裂開。

    甦清一個激靈,十分利索爬起來,一臉討好看向自己徒兒,綻放出最燦爛的笑容。

    沐雪盯著她嘴角可疑的口水,額頭的青筋凸了凸。

    “分解魂魄的神器煉好了。”

    冷冰冰吐出一句話,去讓甦清十分興奮抱住她,還在她臉上“吧唧”一口。

    “好徒兒,你真是太厲害了!盡得為師的真傳,為師真是越來越喜歡你了。”

    說著,她又要撲過去親她,被沐雪十分嫌棄擋住。

    她搞不懂便宜師父又是哪根筋抽了,神器本就稀少,還讓她楞是把五柄神器拆掉組合成一柄。最奇葩的是,這神器是很強大厲害,但是不是用來對付別人,而是用來傷害自身。

    便宜師父肯定又是閑的,不是故意找人打架,就是故意挑釁,然後再痛扁別人。

    之後,甭管她再怎樣挑釁,甚至露出破綻,都沒一個敢和她打。

    再望著眼前左右搓手,猥瑣模樣的師父,沐雪扶額,一想到以前仰慕過的她,整天被她唬得一愣一愣的,真是往事不堪回首!

    將神器遞給她,她心累的出去打點仙界屬于甦清的勢力。

    甦清撫摸著神器,只是觸踫就能感受到魂魄分離的危險。

    她的神色也變得凝重起來,近日來她越來越不安,危機感深深籠罩著她。

    既然她背負龐大氣運,這氣運是阻礙,是枷鎖,那她就慢慢將它磨滅。

    不成神,那便毀滅。

    她待在仙界一萬年,真的待夠了!

    在她魂魄分離出進入三千界的時候,魂魄內的七竅玲瓏鏡也跟隨,它的鏡背有一點閃爍微弱冰藍色的光輝。

    光輝中隱隱約約看見這樣一幕,在混沌一片的世界內,三葉草上生出一朵七色花。經過萬年修煉,花朵將所有修為凝練成自身,七色花墜落的瞬間變成一位少女,正是千柔。

    她目光不屑看著被汲取所有力量枯萎的三葉草,自行飛走。

    在三葉草快要枯死的時候,一位血跡染滿白衣少年被眾人追殺只能躲進還未完全演化完成的鴻蒙中。

    鴻蒙中存在很多未知的危險,天道法則還未完全,自身力量不能完全發揮。

    他倒在三葉草的旁,金色的鮮血不停流淌著,本來快要枯死的三葉草開始瘋長,變得十分巨大,碧油油的大葉子將他的身體蓋住,一滴滴瓊露落進他的口中。

    你曾護我千年,我願追尋你千萬年,直到你重新回來——甦清

    版權歸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