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作品:《[網配]男神,給撩麼?

    此時的顧青野非常想“臥槽”一下。

    這個世界上的巧合真的要如此之多麼?!為什麼自己拍結婚照的那家店里就有認識二次元的自己和男神的腐女粉絲啊,而且,還無比興奮地把他們拍婚紗照的事情宣而嘩之地在微博里說!

    這簡直不科學!

    拍婚紗照什麼的,完全不是我的意思啊!啊呸!結婚照!明明沒有婚紗,叫什麼婚紗照,會不會說話!

    其實,這就是某人的意思,但是吶,畢竟跟聶雲書認識之後,他就慢慢被寵成了小傲嬌,小傲嬌什麼的,想一想就知道,他是絕對不會承認這種事情的。就是這麼有原則!

    而事情的原委,是這樣的。

    某一天,顧青野對著某家雜志上的某張婚紗照開始進行了認真的發呆,真的是非常非常認真。

    直接導致聶雲書喊了他好幾聲,他都沒有任何反應。

    “青野?”聶雲書只好走近了些,稍微抬高了一些聲音,某人才有了一點兒反應。

    “啊?”小眼神特別茫然,完全在狀況之外,表情也很無辜。

    聶雲書哭笑不得,于是很好奇剛剛某人在看什麼,便湊近了些。而某人動作飛快,試圖想要講手里的雜志藏起來,畢竟看別人的婚紗照看呆什麼的,一听就非常蠢啊,完全不是他的風格!

    結果……必須沒成功……

    那本雜志呈現躺平狀態,翻開的那一頁赤裸裸地,就是某人剛才看呆了的那一頁,充滿了整整一個版面的一張婚紗照。

    顧青野……

    聶雲書看著地上躺著的雜志,難得地有些愣,一本雜志為什麼要緊張成這樣?

    仔細一看,他好像有些懂了,這照片……是婚紗照?所以說,智商情商都高什麼的,有些事情都完全不用問的啊,光是看一看,就已經明白了,真是非常輕松。

    尤其是,某人向來不太擅長掩飾,小表情直接透露出自己的情緒神馬的,那就更加容易了。

    “想拍?”于是聶雲書就直接問了。

    某人虎軀一震,果斷搖頭,眼神里都是震驚,完全沒有啊!

    伸手捏住某人的後脖頸,聶雲書笑著,口是心非什麼的,完全能了解得到,不過,他倒是不會再戳穿。

    但,該做的事情,他還是會做的。

    幾天之後,被帶到某影樓的顧青野,站在門口,抬頭看門頭的幾個大字,略覺得有點兒懵。

    而且,感覺眼楮要被閃瞎了。

    難不成自己這幾天心里一直在念叨,所以導致老天爺顯靈了?老天爺顯靈了這種事情一听就非常夢幻啊,簡直值得回去就去燒幾柱香拜一拜,不然多拜幾天供奉起來也是可以的!畢竟如此靈驗。

    很顯然,某人已經完全忘了幾天前的雜志事件,還是忘得非常干淨的那種。

    因為影樓的老板是聶雲書的老朋友了,顧青野也跟他一起吃過飯,算是熟悉,而且他也沒讓旁人多插手拍照的事情,都是他親自來,所以顧青野也沒有覺得多別扭。

    否則,要換成一個不認識的人給他和男神拍,他估計都想直接跑掉,更別說,也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男人和男人的感情。

    某人一邊配合著攝影師擺著姿勢,一邊在心里偷偷竊喜著,高興吶!

    一想到馬上就要有和男神自己的結婚照了,顧青野感覺自己簡直想要馬上蹦起來,肯定會蹦得特別高!

    于是,某人毫不掩飾地笑出了聲兒,聲音听起來……略奔放。

    聶雲書倒沒覺得有什麼,畢竟某人有事兒沒事兒都會在家里突然笑起來,他現在已經完全適應這種事情了。

    但攝影師沒有適應啊。

    所以他沒忍住,直接笑了出來,表情十分赤裸裸,就是……嘲笑!

    听到這個笑聲,某人咧著的嘴迅速收起,並且藏住了他剛剛露出來的,一排整齊的雪白的一看牙口就非常好能吃很多甜品的,牙齒。

    然後抬頭望天,我剛才什麼都沒做,樣子看起來非常無辜。

    他的這個反應直接導致攝影師笑得更歡了,這表情收得真快,哈哈哈哈哈!

    顧青野轉頭,眼神掃過去,試圖將自己無比冷艷,且殺氣騰騰的目光傳遞過去。到底,有什麼,好笑的!而且,你這馬上要笑得肚子疼得都要蹲下去在地上打滾的樣子是要怎麼樣?!想吃我的拳頭麼?!

    伸出小拳頭指向攝影師,目光炯炯。

    攝影師已經成功蹲下去了,抬頭看了某人一眼,又低頭捂著肚子,還在“哈哈哈……”,感覺根本停不下來。

    所以說,有時候突然被戳到笑點什麼的,真的完全沒辦法停下來啊,困難指數非常得高。

    由此,顧青野的目光更加如炬,感覺馬上就要擼起袖子沖過去揍人了。

    虧得是聶雲書及時拉住了他,並且開口說了話,“行了,紀岩,好好拍照。”自己這個朋友向來喜歡開玩笑,不過,他很好奇某人剛才在笑什麼啊。

    在聶雲書的話落後,攝影師果然收斂了笑意,站起來就對著單反,嚴肅看他們,“坐好,笑。”下達指令。

    某人目瞪口呆,非常驚訝,難不成這就是傳說中的人格分裂,秒變什麼的,真是速度非常快。

    對于拍結婚照這件事,其實顧青野也是興致突發,拍完了就忘到了腦後,直到影樓那邊打來電話通知他們過去拿照片。

    “照片?什麼照片?”

    聶雲書接到電話之後,說要去拿照片這件事的時候,某人正盤著腿坐在地上,一邊看狗血電視劇,一邊吃零食,直接頭都不回,開口就問著。

    坐到某人身後的沙發上,聶雲書看著他的樣子,有些想笑,這種電視劇究竟為什麼能看得這麼認真啊。

    “上次在紀岩那兒拍的照片。”開口解釋道。

    顧青野眼珠一轉,紀岩,臥槽!就是那個笑點完全不是正常人標準的那個?!

    某人的關注重點完全不在照片上,而是,那個討人厭的什麼紀岩,原來都沒有發現這個人的惡趣味啊!果然看人不能只看表面!畢竟“成玉在外,敗絮其中”、“衣冠禽獸”、“人面獸心”……這種人很多啊!

    他巴不得找出腦子里所有的貶義形容詞一呼嚕蓋到這個人身上!

    看著他這頗為咬牙切齒的表情,聶雲書有些納悶,這是又怎麼了,怎麼感覺這人突然暴躁起來了。

    某人現在周身的怨氣真的是很重啊。

    因為男神說要出來吃大餐,顧青野才不甘不願哼唧哼唧著跟著聶雲書一起出門,順便去一趟影樓把照片拿回家。

    真的是非常不想見那個討厭的人啊!怎麼會有人這麼討厭呢!

    不過,這回某人根本沒有見到紀岩,等著他的,是更加殘酷的,事實……

    顧青野現在略覺得心方方,為什麼這個妹子,要以如此炙熱的視線面對著我、和男神,這種赤裸裸的目光,讓人心理壓力非常大啊,小心髒簡直受不了!

    因為照片中有放大版的,聶雲書沒讓顧青野經手,直接就準備從被紀岩叮囑著把東西交給他們的妹子手里接過照片。

    可是,他卻沒能接過,因為妹子的眼神都粘在了某人身上,而雙手則緊緊攥住照片,力氣可大。

    然後某人就不願意了,這是要搶照片還是怎麼著?!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怎麼能這麼明目張膽呢,而且還是個妹子!這簡直不科學!

    于是伸手就要奪,眼神對上妹子的,可嚴厲!看起來,非常凶!

    想搶我和男神的結婚照,那必須不行,有本事從我的尸體上踏過,真是非常,非常豪放,且殺氣騰騰。

    不過妹子的反應非常奇怪,居然,更加激動了,眼楮里都在放光,還可閃耀可閃耀,整張臉的表情都快跳脫了,感覺下一刻就要逃脫主人的控制。

    顧青野簡直想“臥槽”,這是什麼見鬼了的表情?!

    妹子馬上開口說的話,更是讓某人瞠目結舌了,什麼叫做“我是慕公子的死忠粉”啊?!而且,那種看起來馬上就要一口把我吞下去的表情是要怎樣?!

    為什麼有種全世界人都認識我的感覺,真的有這麼巧的事情嘛?!顧青野非常想要罵人,還是中英文夾雜的那種。

    這足以證明某人的……氣憤,且,激動!

    最終,在聶雲書的好言相勸,以及諄諄善誘下,妹子終于松了手,把照片交到了他的手上,並且,目光終于落到了聶雲書身上。

    看起來,非常苦口婆心,“淵神,我是看著慕公子在圈子里一點一點成長起來的,他有多不容易,以及對這個圈子有多喜歡,我都知道,所以我希望你好好對他,他值得你對他好,並且一直對他好。”

    顧青野的表情非常懵,這種進錯片場的感覺……

    為什麼這個妹子的情緒能轉換得如此之快,感覺就像是專業演員,情緒秒變什麼的完全沒壓力。

    然後得出一個結論,果然能跟紀岩一起共事的人,都有這種共性,一看就是“近墨者黑”的最好證明!順便點點頭,表示對自己的無比認可!

    雖然也有些淡淡感動,但是,很明顯吐槽紀岩比較重要!某人想著,順便望了望天。

    聶雲書看著那個妹子,笑得很溫和,我知道,我都知道,就是因為知道他有多好,我才更加珍惜。

    “好,我會的。”

    然後妹子就一步半回頭地,去工作了。

    某人縮了縮脖子,眼楮眨了又眨,這就走了?

    “走吧,我們去吃烤魚。”聶雲書側頭看著某人半懵的樣子,抬手就揉了揉他的腦袋,說著。

    然後顧青野的注意力就迅速被轉走,烤魚什麼的,一听就非常有食欲,簡直值得吃三碗米飯,還是壓得實實的那種。

    所以說啊,小吃貨真的是挺好騙的。

    吃飯中,某人剛把一大塊魚肉喂進嘴里,就被自己剛剛拿起手機,打開微博後跳出來的第一條動態雷到,直接把嘴里的魚肉噴了出來。

    不過幸虧某人的方向是偏向左側的,聶雲書幸免于被噴一臉。但他還是很疑惑,開口便問,“怎麼了?”怎麼這麼大反應。

    那個妹子真的是……“喪心病狂”啊……

    顧青野實在是找不到合適的形容詞了,只好用了這個,他也不知道他是要表達什麼情緒,總之,他已經被雷得,或者說是震驚得,外焦里嫩了……

    顫抖著手,某人把手機遞了過去。

    他覺得自己可能下一刻就要暈掉,結婚照被曝光神馬的,想一想就覺得,要掉一大把眼淚啊!

    雖然只是選了自己和男神的側影的那張,但還是……略覺得心累啊……

    “我們已經公開了,而且,大家都知道我們的樣子,你為什麼要這麼激動?”聶雲書道出真相。

    對啊,我為什麼這麼激動?某人張大嘴巴,恍然大悟中。

    看他這懵逼,又萌呆呆的樣子,聶雲書的唇角笑容拉開,捏著某人的下巴,就親了過去。

    于是,某人更懵了。

    等聶雲書親完了,顧青野才反應過來,迅速伸手捂嘴。

    周圍都是人啊臥槽!

    但其實,都各自忙著吃各自的,哪還有功夫去看別人,某人有些擔心過度了。

    不過確實有人看見了。

    不遠處的一個小蘿莉,扒著椅背,眼神好奇地看著他們。

    顧青野當然看見了,于是虎軀一震,扯起背包,以及男神,就……落荒而逃了……

    一路奔走之後,某人才喘著粗氣停下腳步。聶雲書被他拉著,倒不覺得有多累,只是覺得,略有些想笑。這人喜歡害羞的習慣,還真是一如既往啊。

    “害羞了?”嘴角牽著,聶雲書微微彎下身子,問。

    顧青野抬頭,怒視,就是你害的,那種地方,怎麼能說親就親呢?!就不能等回家再親麼?!簡直是煩得不行!

    “好了,我們回家。”

    對于聶雲書而言,某人的這種表情,完全可以算是情趣啊。

    某人甩頭,“哼!”但還是表情十分冷艷地,任由男神拉著他的小手,一起走去停車場,開車回家了。

    沒錯,某人就是這麼有原則!版權歸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