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作品:《總裁不高興

    徐清越的手術很成功,只是後續的恢復需要很長的時間,但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盛世集團雪中送炭,徐氏的危機解除,徐清越的父親的身體也有好轉,很快就出院了,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徐母對言弈的態度與之前相比可以說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也願意住到言弈家里,每天熬湯送到醫院給徐清越喝。

    在徐清越手術後,傅青蔓不再每天都去醫院,開始投入到工作當中,也時常去程一澤那邊找南意討論新劇本,作為原作者,關于劇情,南意的想法和思路也很重要。

    投入到工作中的傅青蔓經常是在程一澤那邊一待就是一整天,午餐、晚餐一起蹭了才回甦瀚的公寓。。

    當然,很多時候是甦瀚下班了來接她回去。

    自甦瀚復職後,葉邵天又當起了甩手掌櫃,很少去公司,多數時間就在家里陪愛妻,夫妻感情二十年如一日,現在依然如膠似漆,以前傅青蔓只听甦瀚說他姐姐姐夫感情很好,親眼見了以後她才知道甦瀚說的’感情很好‘還是輕了。

    這世上恩愛的夫妻很多,可能像葉邵天和甦漪這樣卻不多。

    傅青蔓想,甦瀚之所以這麼好大概是因為從小耳濡目染,甦漪的溫柔耐心他學了七八分。

    他小時候跟著甦漪過了一段苦日子,那時他還小,記不住什麼,後來葉邵天與甦漪經歷磨難終于結婚了,雖然婚後生活也不是一帆風順,但因為深愛彼此,所以堅持走過來了。

    苦盡甘來。

    這一天中午,傅青蔓約了葉未晚與南意在咖啡廳見面聊天,三人坐在一起聊了很多,也很開心。

    傅青蔓這段時間經歷很多事,現在終于能喘口氣兒了,臉上的傷也好的差不多了,她也可以出來放風了。

    三人聚在一起,聊著聊著就聊到了結婚。

    南意是三人中最早結婚的,也是離婚最快的一個,她自己說起來都覺得好笑,但再過兩個月,葉未晚就要與顧景時舉行婚禮了,接下來是傅青蔓和甦瀚的婚禮,南意自然不會說煞風景的話,只有由衷的祝福。

    傅青蔓問南意,“你和一澤打算就這樣?”

    南意微笑說,“現在這樣挺好的,其實婚姻對我和阿澤來說也就那樣吧,已經結了一次婚了,以後的事走一步看一步吧。”

    葉未晚打趣,“總不會是要趕潮流奉子成婚吧,我看也就你不急,程一澤心里急不敢讓你知道而已,畢竟他在你這里有黑歷史,怕是不敢輕易提復婚的事,他想和你復婚,唯一的捷徑就是……”

    懷孕了,結婚就順理成章了。

    但程一澤應該會再等幾個月,至少等南意順利畢業後才會實施奉子成婚的計劃吧。

    南意微微一愣,想起最近程一澤的反常,好像背著她忙什麼大事,忽然覺得葉未晚說的話不無道理,因為程一澤時不時就會在她耳邊念叨說他欠她一場盛大的婚禮。

    很快話題又轉到傅青蔓身上。

    葉未晚笑問,“小舅媽,我小舅舅馬上就三十了,你什麼時候才能給他一個名分啊,婚禮日期定了,你們差不多也該去把證扯了吧?”

    “就是就是,陽陽現在還沒和甦先生在一個戶口本上呢,甦先生肯定著急啊。”南意笑著附和葉未晚的話。

    傅青蔓不禁老臉一紅,嗔了兩人一眼,失笑,“都是老夫老妻了,有什麼可著急的。”

    聞言,葉未晚與南意對視一眼,笑得曖昧,但沒有繼續說下去。

    傅青蔓嘴上說著無所謂,但卻將兩人的話听進心里了。

    領證這件事還真被她給忽略了,第一次在別墅吃飯時甦漪直接將婚期告知她和甦瀚,等葉未晚個顧景時的婚禮結束,就該忙她和甦瀚的了。

    她想,晚上回去和甦瀚商量一下,抽個空去把證領了似乎也不錯。

    最近甦瀚很是賣力,搞不好兩人也會趕奉子成婚的潮流。

    想到這個,傅青蔓又有點擔心,這段時間甦瀚很努力,也很少做措施,可以看得出來他是真的還想再要一個孩子,但是她這肚子好像沒什麼反應。

    難道是姿勢不對?

    也不對啊,他們的姿勢其實……很多了。

    三人分別前,葉未晚曾無意中提到杜家的事,傅青蔓這才想起來她好久沒關注秦雨薇的事情了。

    之前她要親自動手收拾秦雨薇出一口惡氣,甦瀚幫她把什麼事情都安排好了,她一聲令下,秦雨薇的各種丑聞就被扒了出來上了熱門,但那幾天正是徐清越出事,她無暇顧及,後來是真將秦雨薇這個人給忘了。

    听葉未晚說起,她才知道事情的發展真是大快人心。

    晚上,傅青蔓靠在甦瀚懷里玩手機,看了一點秦雨薇的丑聞八卦,好奇地問問,“甦哥哥,秦雨薇是杜家的私生女這件事,杜凝薇的媽媽是不是一開始就知道了?”

    如果那位杜夫人早就知道秦雨薇其實丈夫的私生女,丈夫卻以外甥女的身份將私生女接到杜家照顧,就在杜夫人眼皮子底下晃悠,是個女人都忍受不了的吧,那這位杜夫人卻能忍氣吞聲十多年,還真是夠寬容大度的。

    甦瀚退出游戲,將手機放到床頭櫃上,手臂收攏,圈住懷里的女人,低頭看她,淡笑,“杜夫人可沒閑著,也是個睚眥必報的,丈夫不忠,她也給丈夫戴幾頂綠帽,他們的婚姻早已名存實亡,其實早在兩年前兩人就悄悄離婚了,杜家一出事,那位杜夫人立即帶著女兒出國了。”

    “啊?”消息閉塞的傅青蔓驚訝,“杜凝薇跟她媽媽出國了呀,難怪新聞上說找不到杜凝薇。”

    杜凝薇也算是小有名氣的女星了,以前都傳杜凝薇的背景有多厲害,就是因為有一個當部長的父親,所以杜凝薇的黑料幾乎沒人敢爆。

    有過幾次都是傳杜凝薇與顧景時的緋聞的,可想而知這種緋聞是得到杜家默許的,奈何流花有意流水無情,一次兩次也讓顧景時生氣了,親口說他與杜凝薇只是中學同班,很普通的同學關系,而且當著媒體的面承認他已經有未婚妻了。

    就在顧景時澄清不久後,他未婚妻是盛世集團董事長葉邵天的獨生女的消息也傳開了。

    從那之後再也沒有任何關于顧景時與杜凝薇的緋聞了。

    而這一次杜凝薇的父親落馬,杜凝薇也被扒的徹底,與秦雨薇實際是同父異母的姐妹的事也曝光了,又有人說杜家的保姆可以證實,杜凝薇與秦雨薇的姐妹情都是演出來的,在家里誰也不待見誰。

    這一點傅青蔓倒不這麼認為,在片場的時候她是見過杜凝薇與秦雨薇相處的,秦雨薇虛情假意,杜凝薇對秦雨薇卻是真的好。

    姐妹倆同在娛樂圈,杜雨薇是杜家的正牌大小姐,自然是順風順水的,秦雨薇雖然也不差,但比杜凝薇還是有差距的。

    就比如說同一部劇,杜凝薇能演女一號,秦雨薇就只能演女配,甚至連女二號也夠不到,但听說只要有機會,杜凝薇都會幫秦雨薇爭取。

    傅青蔓八卦因子被勾了起來,她覺得甦瀚知道的可能比狗仔曝出來的更勁爆。

    “甦哥哥,你說杜凝薇是不是早知道秦雨薇與她是親姐妹啊,還是說杜凝薇真是個單純的傻白甜,十多年也沒發現異常?”

    甦瀚原本對這些八卦沒什麼興趣,但為了她,勉為其難了解一些,現在看她這麼有興趣,他就多說了兩句。

    “那位杜夫人算得上是一個好母親,為了唯一的女兒她並沒有立即選擇離婚,秦雨薇的身份應該也是瞞著杜凝薇的,但這也正是那位杜夫人的聰明之處,只要她不捅破,杜家就只有杜凝薇一個大小姐,秦雨薇什麼也得不到,這些年杜夫人暗中從杜家拿走的足夠母女倆一輩子衣食無憂了。”

    傅青蔓感慨,“豪門果然狗血多啊,但看別人再怎麼不幸,至少都有一個靠譜的母親,而我……”

    她沒說下去,話鋒一轉,趴在甦瀚懷里笑嘻嘻地說,“我有一個靠譜的老公就夠了,不僅一輩子衣食無憂,還有別的女人羨慕的幸福,命運是公平的。”

    甦瀚呼吸微頓,手撫上她的下頜,抬起她的下巴,打量了幾秒,倏而一笑,“我在你心里真這麼好?”

    “嗯嗯,你是我的大寶貝,是全世界最好的老公。”傅青蔓很認真地點了點頭,生怕他不相信,湊上去在他唇上親了兩下。

    她的舉動成功取悅了甦瀚,翻身壓住她親了夠本,停下時兩人氣息都不穩。

    “我們明天去領證好不好?”

    傅青蔓害羞地往他懷里鑽,甦瀚將她攬在懷里,繾綣輕吻她的發頂,“我听到了,你說出來就不能後悔了。”

    他沒有逼她,即便姐姐已經將兩人的婚期定下,他知道還需要給她時間讓她自己想通,他耐心等著。

    就是這麼再尋常不過的一句話讓傅青蔓一瞬間濕了眼眶,因為感動而笑。

    “阿瀚……”

    “嗯。”

    她低聲叫他,他輕聲應答,臥室里氣氛很溫馨。

    “早幾年你就開始安排要對付安城的蕭家了,我知道的,陸家和蕭家有舊怨,那時候陸恆還太年輕,陸老爺子一個要撐起陸氏,其實沒打算那麼快對蕭家下手的,是不是你……”

    就在甦瀚帶著她去了安城一趟,回來不久,就傳出蕭家破產的消息。

    蕭瑩的父親蕭文在蕭家破產後準備帶著情人和私生子到國外躲債,但第二天蕭文被人發現死在了自家的車庫里,是蕭瑩的母親下的手,而當夜蕭瑩的母親割腕自盡,等發現的時候已經沒救了。

    失去一切的蕭瑩成了她叔叔蕭呈用來拉生意賺錢,輾轉在各種男人之間,淪為玩物,如行尸走肉一樣活著。

    這些事傅青蔓都是听秦俞凡說的,告訴她,曾經欺負她的蕭家人都遭了報應。

    “嗯,是我。”甦瀚沒有隱瞞她,把她想知道的都告訴她。

    “當年姐姐被葉老頭子逼得走投無路,帶著我去了安城,幸得陸老相救庇護,陸老是我們姐弟倆的恩人,我對付蕭家除了為你,也算是還陸老當年的庇護之恩,其實我也沒出什麼力,我們都小看了陸恆那小子了,那小子扮豬吃老虎,真是……”

    安城陸氏,陸家長孫陸恆,小時候遭遇意外後一直體弱多病,人前一副人人可欺的小白兔模樣,實際是只聰明狡猾的小狐狸,連甦瀚也被他柔弱的外貌的給欺騙了。

    傅青蔓見過陸恆,乍一眼驚為天人,陸恆是她見過的長得最驚艷的男人,比女人還美的那種,但在美色掩蓋下的光芒才是最耀眼的。

    不然,陸老怎麼會這麼快就將整個陸氏交到陸恆手上。

    傅青蔓還有一事不解,“陸家有你相幫,搞垮蕭家根本不需要那麼久,為什麼現在才收網。”

    她其實已經猜到原因了,但就是想听他說。

    甦瀚的手輕撫她的臉頰,沉默了一會兒才悠悠地說,“因為我在等你回來,讓你親眼看到蕭家人的下場,原本傅家的人我也要……但他們畢竟和你有血緣關系,我尊重你的決定。”

    甦瀚只是讓傅家那些人的日子不好過而已,以前他們怎麼欺負她的,他都替她討回來。

    傅青蔓眼楮酸澀,喉嚨有些堵,說不出話來,只是更用力地抱緊甦瀚。

    甦瀚溫聲繼續說,“是秦雨薇把你的行蹤透露給蕭承宗的,那次傷了徐清越以後,也是秦雨薇幫蕭承宗逃跑,她把蕭承宗藏了起來,最終自食惡果,第二天晚上她就被蕭承宗給強了,之後秦雨薇在水里下藥讓蕭承宗喝了昏睡,把蕭承宗殺了,後來她又叫了王來幫她拋尸。”

    王是甦瀚的大學同學,還是同寢室的室友,大學時候王就追秦雨薇,後來秦雨薇成了明星,就和王分手,但兩人私底下一直藕斷絲連,王被秦雨薇哄得服服帖帖的,秦雨薇叫他做什麼他就做什麼。

    蕭承宗死後,秦雨薇並沒有收手,她再一次指使王出面花錢雇人跟蹤傅青蔓,制造車禍撞死傅青蔓。

    秦雨薇沒有得逞,王做事沒腦子,留下了證據。

    撞了徐清越的那輛車就是當初拋尸的那輛,雖然牌照是假的,但開車那個人很快就落網了,被抓後將王供了出來,原本王還想替秦雨薇頂罪,把所有的罪名扛下來,因為秦雨薇告訴王,蕭承宗是逃犯,無意中進了她家,想對她行凶,她是自衛才失手弄死蕭承宗的。

    秦雨薇的鬼話,王還真信了。

    甦瀚去見了王一面,說了一些話,王就坦白全招了。

    傅青蔓甦瀚說完,好奇地問,“你和王說什麼了?”

    甦瀚低笑一聲,再次抬起傅青蔓的下巴,低頭又是一記熱吻後,伏在她頸間低喘。

    “我和他說,秦雨薇與蕭承宗早有苟且,還懷了蕭承宗的孩子。”

    四年的大學同學,甦瀚知道王是什麼樣的人,也知道說什麼最有效。

    傅青蔓听得一愣一愣的,“秦雨薇真懷孕了?”

    “我瞎編的。”甦瀚輕咬她的耳朵,引得她一陣戰栗。

    他的吻沒有停,一路往下,大手從她的睡衣衣擺探進去。

    “甦先生原來也有這麼壞的一面,以前我怎麼沒發現呢。”傅青蔓痴痴笑著,雙手抬起摟住甦瀚的脖子,任他胡作非為。

    房間里溫度在攀升,安靜的氛圍,粗重的呼吸聲與親吻聲讓氣氛更加旖旎。

    衣衫盡褪,溫熱交纏時,傅青蔓迷離睜了睜眼,看著上方男人英俊的臉。

    “阿瀚,我愛你。”

    一瞬的停頓之後,急切的吻再度襲來,讓傅青蔓承接不暇,很快淹沒在這份熱情里。

    意識渙散之際,她似乎听到一道不真切的聲音。

    “蔓蔓,我也愛你……”

    她知道,在感情上,他是一個死心眼兒,認定了就是一生,愛一個人就會愛一輩子。

    很幸運,她是被他愛的那個人,她將擁有他一輩子的愛,一世的寵。

    而她,也只愛過他一個,往後余生都是他。

    版權歸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