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Jvip

作品:《朕的皇後是機器人

    “國師, 陛下!陛下他又跑了!!”

    張貫哭得傷心欲絕。

    國師派去的兵護送陛下回城, 誰知剛出了九龍山, 陛下便帶著皇後娘娘消失了,扔著張貫孤零零一人。

    這些日子, 國師便與陛下過上了互相追逐的日子。

    奉先師正執筆書寫字畫, 听到張貫的話, 筆尖微微一頓,便是輕輕一勾, 一個灑脫不羈的‘龍’字應運而出。

    他微微垂著頭, 臉上波瀾不驚, 似乎是習以為常。

    奉先師皺著眉, 狹長的眼眸盯著那副字半響,那停頓的一點破壞了整個字形, 他優雅地放下了筆, 將那張不滿意的字畫揉成了一團,極其優雅隨手一丟。

    “繼續找。”輕描淡寫的話淡淡的。

    張貫跪在地上, 聞言驚恐︰“國師,陛下說了,讓您盡快登基,別再糾纏于他了!皇後娘娘她身體不好, 不宜四處奔波, 陛下還說,國師若是閑著無事•••無事•••”

    說到這里,張貫也說不下去了, 他真想抽自己一嘴巴子。

    奉先師終于抬起頭來看他,冷寂的眼眸微挑,無喜無怒︰“閑著無事便如何?”

    張貫渾身一抖,跪在地上義正言辭︰“陛下說這些日子游歷江湖見識了不少美人,他是無福消受了,便統統讓侍衛護送入宮了,說是讓您挑選一兩個鐘意的,便不會再煩他了。”

    奉先師皺眉,薄唇脫口而出︰

    “那個神經病••••”

    “••••••”張貫幾乎懷疑自己的耳朵,那個高高在上的國師,竟、竟然罵人了•••

    罵的還是當今聖上!

    “人在何處?”

    “奴奴才不知啊!”張貫差點哭出來了。

    “本國師問的是那些美人在何處?!”奉先師扶額。

    張貫一喜︰“在儲秀宮呢!國師是要招幸美人嗎?”

    “撿些好看的,封為郡主,都送到各個封地去罷。”奉先師神色毫無變化,捋平白紙,執筆蘸了蘸墨︰

    “下去罷。”

    張貫依舊跪著不動,小小的身軀受到了許多沖擊,雙腿無力站起。

    “還有事嗎?”淡淡的聲音又道。

    奉先師頭也不抬,專注地勾勒筆畫。

    “李貴人鬧了幾次,說要見國師您呢。”張貫猶豫道。

    自從陛下離宮後,這位貴人可謂是鬧翻了天,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戲碼是天天在後宮上演著,便也是國師這樣的人物能眼不見為淨,竟然無動于衷,甚至于勒令不許給李貴人傳太醫。

    鬧了一頓時間,許是李貴人不見成效,她又不敢動真格,後宮竟也平靜了下來。

    不料近日听說送了一批美人入宮,李貴人更是坐不住了,偏偏要鬧著來見國師,如今已在門口候了半日。

    “不見。”奉先師斷然拒絕,一句話不多說。

    “我好歹是陛下的妃子,你不過是一介國師,憑什麼你說不見便不見?!”

    囂張的聲音自門口傳來,女子推門走入。

    只見她穿著淡藍色聞著艷麗繁花衣裙,外套一件潔白輕紗,半遮半掩,把優美曼妙的身段體現得淋灕盡致。

    此時此刻,張貫真想一拳打暈自己。

    奉先師正書寫著字畫,眼簾也未抬,眸色淡淡。

    “你好大的膽子,見了本宮,不必行禮嗎?”李知O見狀氣不打一處來,矯情的雙手抱胸,顯得十分生氣。

    張貫跪在一旁擠眉弄眼。

    李知O權當沒有看到,態度依然囂張︰“本宮知道國師在朝野上呼風喚雨,可是在禮節上,陛下一日是陛下,本宮便是陛下的妃子,國師未免對本宮太過隨意,你就不怕陛下怪罪嗎?”

    聞言,也恰巧奉先師寫完一字,便放下筆來,舉手投足間從容不迫。

    “那便等陛下回來再怪罪罷。”

    奉先師含笑的眼楮寧靜優雅,不會讓人感覺到不適,話語間也是淡淡的,並無任何情緒。

    李知O一時語塞,五官因為憋氣憋得通紅,她一腳就近踢到張貫身上,怒道︰

    “狗奴才,看什麼看,小心本宮挖了你眼楮。”

    張貫縮著身子連連求饒,奉先師微微皺起了眉,似乎甚是不悅,他亦並未出聲阻止,而是淡淡道︰

    “娘娘若無事,便回宮罷。”

    李知O盛怒,也顧不得高貴的優雅體態,雙手叉腰,撒潑道︰“你若不給本宮一個交代,本宮今日便是不回了。”

    奉先師慢斯條理整理著衣裳,輕輕起身,整理著衣袖,反手身後,緩緩走來︰

    “那娘娘想要臣給什麼交代?”

    “陛下究竟去了何處?你是不是故意霸佔著皇位不放?”李知O不知死活嘲笑道,杏眸危險半眯︰

    “天下人盡夸國師謙遜禮讓,可誰不知是你在操控著朝野,陛下是不是你逼走的?”

    奉先師猶如听見了好笑的事情,他也笑著解答︰

    “臣也想知道陛下去了何處,娘娘若是實在思念陛下,可親自去尋。”

    奉先師走到了張貫面前,微微彎身將他扶起,輕輕撢去他身上的灰塵,話卻是對著李知O說的︰

    “臣在打理秦家的天下,又如何談得上霸佔皇位。”

    李知O見奉先師扶起一個奴才,也不願意正眼看自己,頓時氣得口不擇言︰

    “你這個狼心狗肺的東西,若不是陛下將你從邊疆救回,怕早已橫尸街頭,陛下將你留在身邊,你卻窺探不屬于你的皇位。”

    “實在是吵鬧。”奉先師頭疼,手搭在了張貫肩上,微微一笑,笑容不達眼底︰

    “既然娘娘如此思念陛下,你便安排安排,送娘娘出宮去找陛下罷。”

    張貫惶恐,低著頭連連應是。

    奉先師拍了拍他的肩膀,揚手示意門口的侍衛,便有侍衛上前架著李知O下去了,罵聲傳遍大殿。

    張貫弓著身,也退了下去。

    奉先師反手身後,青素的白衣映得他膚色如雪,燭火只照亮他的半張臉,如墨的秀發微微遮住了似笑非笑的桃花眼。

    文案上白紙赫然躍起瀟灑二字︰

    天下。

    全書完。

    本文已完結,多謝各位一直以來的不離不棄,期間有些個人的事情,導致停更了許久,小豬還是回來完結了,謝謝你們能看到最後,本文是開放式的結局,人的一生很長,只要是活著就有故事,小豬能做的便是給你們一個結局的方向,但是文中的男女主都是幸福在一起了,最後提及的落月樓是《江門別柳》的故事,另外南樓教海新月是新文的女主,一篇文的結束,也是另一篇文的開端,只是換了新的故事和新的男女主,故事框架正在構思中,相信不久會與大家見面。

    最後,《歷代帝王都是我兒》預收歷史悠久,小豬會在四月份開始更新,請各位多多關照哦。

    作者有話要說︰ 主推新文︰《我家夫人》——我家夫人是我夫君

    簡介︰海初月︰我家夫人是我夫君

    作者君︰說人話!

    海初月︰我是受,她是攻。

    作者君︰純愛文?

    海初月嘆氣︰穿越的時候穿錯身體了•••

    【被稱為小祖宗的狡猾小狐狸與霸道冷傲權謀皇子,兩人靈魂互換】

    被原主繼母欺辱的唐君微,轉身就是一巴掌。

    被陰險反派追殺的海初月,使用法力輕易脫身。

    在一個夜黑風高的夜晚︰

    海初月︰你的手摸哪里?

    唐君微︰幫你按摩胸膛。

    海初月︰•••

    ps︰此文是甜甜的甜寵,男女主身體互穿文,1vs1

    希望喜歡的朋友繼續支持哦,喜歡的加個收藏

    版權歸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