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作品:《吻她會上癮

    當晚雖然很累,兩人還是驅車離開B市,連夜趕了回去。

    到家之後,時初就開始準備第二天的見面。

    說是準備,但其實她也不知道應該干些什麼,最後就開始在屋子里轉圈。

    這是她的習慣,心情一旦激動起來,腦袋反而會變的一片空白,不自覺的重復一些動作。

    最後冀東霖實在看不下去了,過來一把把人摟在懷里,抱到床上坐著去了。

    “你腿不疼嗎?”按著她的肩膀不讓她再起來。

    時初這才眨了眨眼楮,乖乖的靠在他的肩膀上︰“可是,明天谷先生就要見我了啊。”

    “我知道,但是你也不能就這麼一直走啊,累不累?”冀東霖有些無奈的摸摸她的腦袋。

    “嗯……但是我就像動,根本坐不住呀。”

    “那就換個別的方式運動一下吧?”他的語氣像是在打商量,實際動作卻一點兒也不含糊,一下子把她壓趴在軟軟的墊子上。

    時初這才怕了︰“我累了,真的很累,你讓我休息一會兒,行不行?”

    男人俯在她上方︰“乖乖睡覺,知道了嗎?”

    “嗯。”時初把被子拽過來,裹緊自己︰“乖乖的,一定乖。”

    把她搞定之後,冀東霖這才起身到了客廳,把行李稍微規整了一下,換了睡衣躺下。

    時初的這個小出租屋的格局不太好,兩個人住在里面難免顯得狹窄,就連這個小床也是這樣,他的個子太高,兩只腳幾乎是懸空的,十分別扭。

    轉了下身,把身邊的女人攏在懷里,他就尋思著,得盡快找個時間勸勸她,一起搬到他那里去住。

    第二天一早起來,兩個人一起吃了早飯,時初就鑽回屋子選衣服,化妝,盡量讓自己看的得體一些。

    到了下午約定的時間,就讓冀東霖開著車,送她去谷先生的家。

    按著地址過去,到了才發現,眼前是一座樸素的民宅,外頭有個小院子,種著很多花草,打量的十分整潔。

    谷先生和谷太太已經早早的在那里等候了。

    和之前在照片里看到的一樣,兩人都是一副樸素的打扮,看起來很是恩愛。

    看到車里的冀東霖,夫婦二人便也邀請他一起進去,在小院的大樹下頭擺了張桌子,泡了很好喝的龍井茶。

    這場談話十分愉快,谷孝林先生和他的太太都是很有名氣的畫家,看到時初這種有天賦的年輕人,頓時便起了愛才惜才之心,對她拿來的那幾幅畫也是十分喜歡,但是有一些瑕疵也毫不留情的指了出來。

    時初連連點頭,認真的听著,這樣的教誨,她連听三天三夜都不會累。

    最後告辭的時候,谷先生這才說道︰“小時啊,其實這次叫你來,還有一個目的,我和太太兩個人都是惜才之人,對于你的畫也是真心的喜歡,如果你願意的話,以後可以經常過來,我們幫你提些建議,對于你的提升多多少少有些幫助。”

    “當然願意,怎麼可能不願意?”時初激動的不知道說什麼好。

    還是冀東霖拉拉她的手,在旁邊提醒了一句︰“快叫老師啊,兩位願意指導你,那就是你一輩子的恩師了。”

    時初這才反應過來,急忙低頭,恭恭敬敬的叫了聲︰“老師。”

    谷先生笑眯眯的擺擺手︰“哎呀,不必有這麼多禮節,隨便一點就行行啦。”

    差不多就是默認的意思了。

    回到車上的時候,時初禁不住有些眼圈發紅。

    她怎麼都想不到,真的會有這樣一天的到來,自己的努力終于得到認可,沒有白費。

    冀東霖拿過紙巾,仔細的替她擦干眼淚,這才把人擁過來,輕聲笑道︰“我相信,總有一天,別人再介紹的時候,會把我稱作是畫家時初的愛人。”

    “這樣的話,你不會生氣嗎?”時初笑著問道。

    之前請陳總在酒店吃飯的那次,他的秘書兼情人在衛生間說的那番話另時初非常不爽,出來之後學給冀東霖听,本來以為他並沒有在意,卻想不到他一直記在心里,在現在這個時候給了她不同的解答。

    “不會,我會為你高興。”他的語氣異常溫柔,輕輕一低頭,就吻上了她的唇。

    再去公司之後,同事的態度就又變了一個樣子。

    雖然之前也是相互之間十分客氣,但這次卻更嚴重了些,幾乎可以用畢恭畢敬來形容了。

    時初就知道是上次騎馬場的事情被傳了出來,大家都知道她來頭不一般,爭相想要討好。

    這就讓她很別扭,有了種狐假虎威的感覺。

    晚上回家之後,就跟冀東霖說了下自己的想法。

    他正在廚房忙活著炒雞蛋,一丁點兒的小空間,一個大男人站進去簡直是憋屈至極,饒是這樣,揮鏟子的姿勢還是蠻帥氣的。

    “所以呢,你想怎麼辦?”把西紅柿倒進去之後,他這才轉頭問她。

    時初歪頭想了想,還是說了︰“我打算辭職,然後騰出時間專心跟著谷先生學習。”

    “那很好啊,就這麼辦吧。”他立刻便贊同的點頭,一會兒又問︰“那這個房子還住不住了?要不換個地方。”

    “那去哪兒住?”時初有些猶豫,這兒雖然條件不太好,但她住久了,還真挺有感情。

    “搬去我那里。”他笑著提議,接著補充說明︰“我那兒床大,能折騰開。”

    “折騰什麼呀折騰。”時初白了他一眼。

    “你說折騰什麼?”男人笑著逼近。

    之後的日子並沒有因為辭職而悠閑一些,因為時初還要每周去找谷先生學習,並且在先生的引薦下,她開始被美術界關注到,不久就開始籌辦一個小型的畫展。

    冀東霖這邊,也變的更加忙碌,但即便如此,兩個人還是每天都準時回到家里,一起度過每晚的甜蜜時光。

    六月的時候,時初忽然接到了母親的電話,說是有事商量,讓她回家一趟。

    正好第二天是周末,就和冀東霖一起開車回去了。

    到了樓底下,照例是她先上去。

    進門之後,母親就在沙發上坐著等她,笑著讓她過來坐下,有些欲言又止。

    時初嚇得不輕,還以為她得了什麼病,一把把手捉住︰“媽,你跟我說實話,到底怎麼了,是不是病啦?”

    “什麼病啊,我沒病。”母親一臉莫名其妙,隨即笑起來︰“我只是想跟你商量件事兒,只不過……有點兒開不了口。”

    “什麼啊,快說吧,別賣關子啦,媽。”時初這才放心,笑著搖了搖她的胳膊。

    母親的臉就漸漸有些紅了。

    時初在旁邊察言觀色,總算看出點兒眉目︰“是關于感情方面的,是不是?”

    母親沒說話,就算是默認了。

    “您是不是想再婚?”時初眼前一亮,捉著她的手繼續問。

    母親張張嘴,有些羞澀的把臉轉到一邊,過一會兒才轉回來看她,試探的問︰“行嗎?你會不會反對?”

    “怎麼會反對啊?您自己一個人過了這麼多年,我巴不得您有個伴兒啊。”時初急忙笑道,又有點兒八卦的問︰“對方是什麼人啊,我認識嗎?”

    母親這才說道︰“是和我一起跳廣場舞的人,他今年五十歲,比我小三歲,三十多的時候老婆得病去世了,為了孩子一直單了這麼多年。”

    “哦,我知道了。”時初點頭,腦海里立刻想起了那個穿藍色半袖的中年男人。

    當初看見的時候就覺得兩個人有些曖昧,沒想到真成了啊。

    她沖著母親豎起手指,一臉壞笑︰“媽,你真牛,吃嫩草啊,這是。”

    話剛說完,又想起自己的那棵嫩草,訕訕的閉上嘴巴。

    “你這孩子!”母親嗔怪的拍了她一下,命令的語氣︰“去,把你男朋友叫來,我和他談談。”

    時初有點兒發愣︰“真的啊?那不準欺負他啊。”

    冀東霖根本沒走,就在樓下等著呢,時初打過電話之後,沒過一分鐘他就上來了,進來之後恭恭敬敬的朝著母親喊了一聲︰“阿姨,您好。”

    “嗯。”母親點點頭,還算和顏悅色,看了一眼時初,起身往里屋走。

    冀東霖便特別有眼色的跟了上去,時初便也想進去,結果那兩個人倒十分默契,一起沖她擺手︰“你先去客廳,一會兒有事兒再叫你。”

    眼看著那扇門在眼前關閉,她只能不甘心的趴在門外偷听,結果卻什麼都听不清,這門的隔音也太好了吧?

    又過了十多分鐘,那門才打開,冀東霖走了出來,臉上帶著笑意,似乎十分高興。

    禮貌的向母親告別之後,他這才走了出去。

    時初看著他的背影,抓心撓肝兒的想跟上去問個清楚,但又怕母親不允許,有點兒為難。

    “去吧。”這時母親也從臥室走了出來,坐在沙發上打開電視,淡淡的說了一句。

    她這才送了口氣,換好鞋子跑下樓去。

    到了樓下,冀東霖的車子還停在遠處,她急忙上去,著急的問︰“到底說什麼了呀?”

    他的嘴角翹了翹,顯得十分神秘,根本不回答,俯身給她系上安全帶,發動了車子。

    “去哪里啊?”時初嘟嘟嘴,雖然著急卻也無可奈何。

    他一路把車子開了出去,最後的目的地十分眼熟,就是她以前經常去寫生的那個小公園。

    把車子停在外頭,冀東霖這才去後備箱拿了一身運動服出來,當著她的面,把外衣脫了換上。

    然後才拉著她下來,兩個人一起進了里面,到了球場邊上,他才笑著說道︰“于航他們找我來打球。”

    看台上,時初托著腮坐著,望著底下盡情奔跑的一群少年,仿佛時光並沒有過去。

    天色正好,和一年前完全一樣,仿佛時光從來沒有過去。

    她眯起眼楮,眼光追逐著其中一個穿著黑色球衣的身影。

    那是她的少年,她的愛人,她此生的伴侶。

    一會兒,終于打完一場,避開聚集上來和他拍掌慶祝的于航,冀東霖徑直朝著這邊走來。

    到她身邊,微微一笑,俯身輕輕吻了下她的側臉,在她的身邊坐下。

    “你剛才到底和我媽媽談了什麼?”時初轉頭,用紙巾替他擦擦額頭的汗水。

    “沒什麼。”他眯眯眼楮︰“只是像她保證,我會一輩子愛你。”

    時初被他逗得笑了起來︰“這東西到底怎麼保證?你當我媽媽傻啊。”

    “用這個。”他拍拍自己的胸膛,又從兜子里掏出一樣東西,套在了她的手指上︰“也用這個。”

    時初下意識低頭,頓時變被那閃亮亮的大鑽戒驚呆了︰“你這是……”

    他摸摸她的腦袋︰“我知道這有些太突然了,你也許沒有想好,別擔心,這只是提前送給你的,就當是預約好不好?”

    “什麼預約啊,你當這是買東西?”時初哭笑不得,但還是把手收了回來,珍惜的看著這枚戒指。

    打趣說道︰“你還記得第一次送我的那個戒指嗎?你自己手工做的,簡直是……丑爆了。”

    “我記得啊,當時花了我很多心思呢。”他看了她一眼,眼神有些促狹︰“也不知怎麼了,我就是特別想送給你自己親手制作的東西,就像這個鑽戒,也是一樣。”

    “什麼?這個也是你做的。”時初驚呆了,急忙舉起手來細看,這才發現戒托歪歪扭扭的,看著有些手工的痕跡。

    這個人……真的太頑固了吧?

    這樣下去,她真怕結婚的那天,他親手給她做一個手工婚紗出來。

    “寶貝,咱們結婚的時候,我給你做一套婚紗吧?”

    真得想什麼來什麼,身邊的男人靠過來,興高采烈的說道。

    “不要了吧?”她低頭扶額,簡直快無奈死了。

    作者有話要說︰ 這章就是結局了,兩個人從相識到相愛,再到分別,然後各自成長,最後相聚,整個過程算是交代清楚了。

    結婚,生子和小包子的情節將在番外展示,大約有兩章左右的番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