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終章

作品:《重生之修復師

    三年後。

    “班長,博物館那邊打電話過來說他們最近剛接到一批漢朝古籍,破損得非常嚴重,希望你能過去幫忙一起修復。”程森一進工作室,整個人就安靜了下來,說話聲音都輕了不少,就怕打擾大家的工作。修復工作十分繁瑣,最受不了嘈雜,程森雖然大大咧咧卻也十分注意這一點。

    郭啟辭正指導幾個徒弟揭畫芯的技巧,一听到這話頭也不回道︰“好,你跟他們說我明天就過去。”

    程森得了準確答復便輕手輕腳的出門了,如今的郭啟辭在修復界里頗具盛名,不僅吸引了私人收藏家把手頭上破損文物送來修復,就連博物館也在束手無策的時候邀請他。郭啟辭基本上都是義務性的幫忙,因此還掛了個名譽工作人員的名頭,也算是個吃皇糧的。

    郭啟辭在兩年前建立的這個修復工作室,經過篩選考試考查等陸續收了六個徒弟。雖然只是短短三年,因為他的教學方法十分先進,這幾個徒弟已經開始能做一些簡單的修復工作,而大徒弟帆子則已經開始獨立修復一些破損不太嚴重的畫卷。

    程森則負責工作室的各項事務,程森報錯志願其實對修復術並不感興趣,後來又看到這麼繁瑣更是不喜歡。可程森這人活躍,腦子也靈,郭啟辭建立這工作室的時候他本只想著過來幫幫忙,結果覺得這事還挺有意思。畢竟是文物修復的學生,雖然技術不怎麼樣,可還是有一定的理論基礎,處理事務的時候比外行要通透。

    于是程森大三開始就給郭啟辭打工,不僅自己解決了學費和生活費,還因為工作的實際需要平時上課的時候更用功了。這把程媽媽樂的,在小區里沒少炫耀。原本還為兒子未來干啥發愁,現在沒畢業就掙錢了,甭提多美了。

    郭啟辭有程森處理事務,自個更輕松了。這幾年里重要工作就是帶徒弟和修復古物,偶爾還會給一些修復師做培訓,雖然年紀不大,卻是業界里公認的修復大師。

    “師父,翟先生又來接你了。”一個徒弟抬頭揉揉脖子,看到門口高大身影,眨巴眼一臉曖昧。

    郭啟辭雖然工作時候很嚴謹,可平時卻是非常好說話,徒弟們雖然敬重他卻不會怕他。翟軼每天都會接送郭啟辭,這兩年風雨無阻。大家都知道翟軼的背景身份,能做到此實在不容易,郭啟辭每次都惹來徒弟們善意的調笑。

    郭啟辭早已習慣,完全不會羞赧,只是笑了笑道︰“今天我有事先回,你們自由活動。”

    郭啟辭挑的這幾個徒弟談不上天資聰穎,但是都很勤奮好學,他根本不用監督。

    徒弟們不由起哄,“師父,你們都老夫老妻了還去約會啊?這感情也忒好了吧。”

    工作室里氛圍很輕松,雖然工作的時候全神貫注,可放松的時候都會開些無傷大雅的玩笑。而且郭啟辭這個工作室還有休息間和練身房,工作休閑兩不誤。

    “再吵吵罰你們全體打漿糊。”話一落大家伙鬧騰得更厲害了,郭啟辭沒再理會朝著翟軼徑直走去,“我們走吧。”

    翟軼頷首,領著他離去。徒弟們只玩鬧了一會,又開始認真練習。郭啟辭雖然很好說話卻也十分嚴苛,之前拜他門下想學習修復術的不下百人,最後能留下來的只有他們六人,可見一斑。留下來的都是想學真本事的,而且只要努力郭啟辭給的福利很好。郭啟辭承諾,只要出師,房子就能給解決了,現在則先提供房子免費居住。大家伙不管是為了興趣還是好福利都下了很大的功夫,若是淘汰,以後可就沒這麼好的事了。

    兩人剛上車,郭啟辭便將小二召喚出來。小二其實已經可以以實體自由出入空間,且可以在外邊很長時間,但是他卻不像萬能王一樣賴在外邊,說這樣不和規矩,任郭啟辭怎麼勸都沒用。郭啟辭便是送給他一堆電子產品,怕他會悶。小二拿到這些禮物的時候,小臉紅撲撲的,明明很高興又不像萬能王一樣用夸張的肢體表述自己的情緒,那強裝一本正經的樣子逗得郭啟辭越發喜歡給他買東西了。

    小二依然如同第一次見到一般一板一眼的,“宿主大人。”

    “今天是打打和糖糖的生日,他們都想你了,今晚你就留在外邊和他們玩吧。”小二雖然出空間的次數屈指可數,可打打和糖糖非常喜歡小二,小二也很喜歡他們,郭啟辭有機會就將小二召喚出來,這種時候小二都會破例留在空間外邊很長時間盡情玩耍。

    小二嘴角忍不住微微網上勾,可依然坐得直直的,認真點頭,“是,宿主大人。”

    雖然已經相處了三年,可每次看到小二郭啟辭依然忍不住搖頭,萬能王和小二未免差別太大了。想起萬能王,郭啟辭不由微微皺眉,“萬能王現在怎麼樣了?”

    小二臉色瞬間黯然,“爸爸還沒消息。”

    這三年郭啟辭修復了許多文物,每天在空間里練習學習都保持二十個小時以上。加之收徒培訓以及帆子開始可以修復,這讓郭啟辭迅速成長,使得萬能王進階可以脫離系統。已經消失數日,這次大劫也不知道能不能挺過去。

    正在開車的翟軼篤定道︰“他不會有事的。”

    郭啟辭听他這麼一說瞬間安心下來,只要是翟軼說的,郭啟辭都深信不疑。

    且這三年他足夠努力,成就值積累得很多,將翟夫人翟老爺子和楊秀珍都修復了一遍,如今三人越活越年輕了。雖然時光不可逆,但是卻讓他們不會出現那些惱人的疼痛。

    不僅如此,郭啟辭還用成就值救助了一個失明男孩重見光面,這使得郭啟辭現在越發積極修復。而郭啟辭修復術學得好,萬能王的成功率也就越高。

    “爸爸,你們回來啦!咦,小二哥哥,你終于來了!”

    郭啟辭和翟軼剛從車子里出來,穿得小洋裙跟個小公主似的糖糖以及穿著背帶褲的打打從屋子里奔了出來,一看到小二,原本朝向翟軼和郭啟辭的路線瞬間變成奔向小二。兩個孩子圍著小二嘰嘰喳喳的歡呼,要拉著小二一起去玩,完全把兩個爸爸扔在一邊。

    郭啟辭和翟軼無奈對視一笑,糖糖和小二打了招呼又記起兩個爸爸,她撲向郭啟辭,賣弄道︰“爸爸,糖糖今天和奶奶做了大蛋糕。”

    郭啟辭一把將他抱起,親了親她紅撲撲的小臉蛋,“糖糖真厲害!”

    糖糖笑得更燦爛了,打打這下也反應過來,也著急的朝著翟軼伸出手,就怕被落下,“大爸爸,抱抱。”

    翟軼卻板著臉,“你昨天不是說自己是男子漢,不需要抱抱了嗎?”

    打打這下著急了,緊緊抱住翟軼的大腿,“抱抱也是男子漢。”

    翟軼搓了搓打打的腦袋,依然沒有抱起,打打看到糖糖在郭啟辭懷里蹭啊蹭,心里越發不平衡了。不停蹬著小短腿,“爸爸,爸爸,要抱抱。”

    翟軼依然不松口,“不抱。”

    打打知道翟軼說一不二,癟著小嘴又不敢哭,睜著大眼一臉委屈的望著郭啟辭。

    翟軼一把將打打抱起放到自己的肩膀上,“騎馬。”

    打打瞬間樂了,猛的拍手,“騎馬馬騎馬馬!”

    郭啟辭看打打手舞足蹈晃來晃去嚇了一跳,“打打,不要亂動,掉下來怎麼辦。”

    翟軼笑道︰“不怕,我扶好的。”

    打打也跟著點頭附和,“扶好的,扶好的。”

    郭啟辭看打打不再鬧騰,這才放心下來。

    打打興高采烈的四處張望,“糖糖,小二哥哥,打打能看到好遠哦!”

    糖糖看到打打這威風八面的樣子,心里也癢癢,卻沒像打打一樣鬧騰,只是眼巴巴的望著郭啟辭,卻不敢提要求。

    “糖糖想不想騎馬馬?”

    糖糖眼楮一亮,輕輕的點頭。

    郭啟辭也將糖糖放到肩膀上,糖糖不似打打那麼大膽,剛開始還有些害怕,緊緊的抱住郭啟辭的頭,擋住了郭啟辭的視線。

    “糖糖,不要捂著爸爸的眼楮,爸爸看不到路了,不用害怕,爸爸抓著你呢。”

    糖糖這才松開小手,有些顫顫道︰“爸爸,小二哥哥,真的能看到好遠哦。”

    糖糖沒堅持到客廳就讓郭啟辭抱著走,小姑娘比起哥哥還是膽小了些。打打越長大越發皮實,到處跑來跑去滾來滾去,一天要換幾身衣服。而糖糖卻一直很軟糯,十分乖巧貼心。

    “媽,陸叔你們回來啦。”郭啟辭一進門就看到楊秀珍和陸信,兩人已經成婚,現在全世界到處跑,一邊做慈善一邊當旅游。

    楊秀珍現在除了透出來的質樸已經完全找不到從前灰撲撲農村婦女的形象,和陸信結婚之後腦門就沒差刻著幸福兩字。整個人精氣神十足,看著就是熱愛生活享受生活的人。

    陸信依然如從前那般儒雅,卻多了一絲生動。

    楊秀珍笑得燦爛,“我們家的兩個小寶貝的生日肯定要回來,打打糖糖,想不想外婆啊?”

    糖糖朝著楊秀珍伸手要抱抱,“外婆,糖糖想你了。”

    打打也急道︰“外婆,打打也想你了。”

    楊秀珍抱著糖糖,一只手揉了揉打打的腦袋,“真是外婆的乖孫子,來,看看外婆給你們帶的禮物。”

    打打和糖糖拍手歡呼,楊秀珍不忘叫上小二。

    沒一會,郭啟乾和郭啟迪也過來了,郭啟迪最是喜歡打打和糖糖,兩個孩子也非常喜歡這兩個舅舅,一看到兩人就撲過去要舉高高。

    郭啟辭如今已經知道郭啟乾和郭啟迪兩人關系,剛開始還嚇了一跳。雖然沒有血緣關系,可他之前一直把郭啟迪當做自己的親弟弟,兩個人竟然會在一塊,實在是沒有想到。

    郭啟乾今天眉飛色舞的,一直緊緊的盯著郭啟迪,生怕對方突然不見似的。郭啟迪一有個大幅度的動作,郭啟乾就火急火燎的去阻止,結果收到郭啟迪無數個白眼。那小心翼翼的模樣不免這讓郭啟辭生疑。

    正疑惑,郭啟乾無不得意道︰

    “哥,我和啟迪打算年底結婚。”

    郭啟辭錯愕,郭啟乾和郭啟迪雖然很早就在一起,可兩人一直不願意結婚。倒不是家里不同意,郭啟乾現在撐起了郭氏,且有超越從前的趨勢,根本無人能管。而郭啟迪父母都是開明的,最關鍵失而復得已經讓他們十分高興,哪還會計較。可郭啟迪就是不同意結婚,兩人一直這麼不明不白的同居著。

    “啟迪終于同意啦?”

    郭啟乾的笑容燦爛郭啟辭瞧著眼楮都有些疼,如此外放的表情已經好久沒在郭啟乾臉上看到,“這次不同意也得同意。”

    郭啟辭疑惑,郭啟乾樂呵呵道︰“啟迪有了,我的孩子可不能是非婚生子。”

    郭啟辭直接被口水嗆住,“有,有了?”

    郭啟辭一直沒有承認打打和糖糖是自己生的,其他人也沒問過。

    郭啟乾意味深長的望了他一眼,“哥,你不會以為我們什麼都不知道吧?”

    “啊?”郭啟辭愣了愣,瞬間明白過來。話已經說開,也就沒必要隱瞞,“啟迪的身體也跟我一樣?”

    郭啟乾笑著點頭,望向郭啟迪的目光充滿柔意,郭啟迪正被三個小不點圍著,毫不在意其他。若不是耳根有些發紅,還真以為郭啟迪完全不知兩人的私下談話。“我們都沒有經驗,以後得找你討教。”

    雖然男人生子著實奇怪,可有孩子確實是件高興的事,郭啟辭也為他們高興,“隨時歡迎,以後可以在我這生,我這東西齊全,還不會透露出去。”

    郭啟乾正有此意,高興的答應了。

    “現在幾個月了,要不今天就做個檢查?我這有B超機,可以看到寶寶的樣子。”

    郭啟乾眼楮一亮,“我去跟他說說。”

    郭啟乾湊到郭啟迪耳邊說起這事,郭啟迪耳朵更紅了,扭捏了半天才點頭。

    郭啟迪不願太多人圍觀,醫生一到,便是跟著郭啟乾到B超室里去查看。

    瞧得出兩人都期盼這個孩子,雖然匪夷所思,但更多的是幸福,如同他一樣。他和身邊的人都過得很快樂,此生已足夠。

    翟軼從背後摟住郭啟辭,兩人十指交叉,無名指上帶的對戒踫撞在一起。低沉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怎麼,羨慕了?還想要一個?”

    郭啟辭沒好氣瞪了他一眼,望向活潑可愛的兩個孩子,心里軟軟的,不由道︰“要是有,也挺好。”

    翟軼笑而不語,只將頭放到郭啟辭的肩窩,嘴角微微勾起,眼神里盡是柔意的望著正在玩鬧的一雙兒女。

    此時,魏立銘從門而入,而他身邊竟是萬能王!萬能王朝著郭啟辭俏皮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而另一邊郭啟乾和郭啟迪也從房里出來,手里拿著一張紙,兩人滿臉笑意。

    郭啟辭見屋里暖意濃濃,想起前塵往事,不由感嘆︰“我是何其幸運,才會有今生。”

    —全文完—

    【更多精彩好書盡在千千小說網 http://www.qqtxt.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