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作品:《重生之修復師

    郭啟辭是從電視里知道胡茜的事,這段時間他一直忙活,帶孩子準備百日宴修復術也沒拉下。而且沒想到報應這麼快,得了消息的時候錯愕半響才回過神來。

    怪不得那天他向郭啟乾伸出援助之手,郭啟乾胸有成足的拒絕了,原來早有安排。只是沒想到胡茜竟然這麼胡作非為,除了謀奪郭氏還做了這麼多傷天害理的事。不過想想也就明白,若不做這些哪來的實力在郭光明背後搞這麼大的手腳。郭光明在生意上非常精明,否則也沒有今天的成就,並不是這麼容易蒙騙的。

    郭啟辭得了消息當天就打電話給郭啟乾,得知了來龍去脈更是唏噓不已,尤其是郭啟迪的身世。他完全沒想到胡茜和辛武竟然做了這麼傷天害理的事,怪不得胡茜對郭啟迪不似對郭心慈那般寵愛,原來如此。

    之前對郭啟迪的故意疏離,讓郭啟辭有些慚愧,想來那時候郭啟迪已經知道自己身世,想和他套近乎尋求溫暖呢,他卻忌諱胡茜並沒有接受。郭啟辭從小被人嘲笑和排斥,深知這樣的期盼被拒絕是多麼的寒心。往事不可追,以後做些什麼彌補吧。

    “軼哥,百日宴我能請我的同學嗎?”

    龍鳳胎的百日宴是大事,翟家另外兩系必定都到場,還會邀請不少重磅級人物,因此對邀請的人不能馬虎,避免宴會時候出差錯。

    翟軼頭都沒抬,“多邀請幾個,你家那邊人太少。”

    老家那邊來的親戚並不多,楊秀珍一個女人帶著郭啟辭長大不容易,這些年沒少些風言風語。尤其楊秀珍又是在離婚後生的郭啟辭,閑言碎語就更多了。村里人基本上都是依仗郭光明發家,為了避嫌,與楊秀珍母子親厚的人家並不多。楊秀珍因此並沒多邀請老家的人,就邀請幾個平時比較照顧,走得比較近的。加上郭啟乾和郭啟迪,都不滿一桌。這麼一來他們這邊的人確實冷清了。

    郭啟辭就等他這話, 里啪啦的輸入不少人名。郭啟辭雖然消失了一年,可這些同學從來沒有忘記過他,尤其是那幾個舍友,隔三差五就打電話過來詢問他的‘病情’。尤其知道翟軼和他是一對,翟軼還有對龍鳳胎的時候,第一時間都打電話給他詢問什麼狀況,就怕他受委屈。

    郭啟辭看到名單上魏立銘的大名,不由嘆了口氣,“如果萬能王能到就好了。”

    提起萬能王,翟軼也放下手邊的事,微微皺眉道︰“還沒有消息嗎?”

    郭啟辭搖搖頭,神色黯然。

    “哦,我親愛的宿主主夫,你們這是想念我了嗎?”

    屋里突然金光閃閃,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兩人面前,捧著臉踮著腳在那轉圈圈。

    是少年版的萬能王!

    雖然動作和外貌極其違和,卻讓郭啟辭感到異常激動,萬能王又恢復從前活潑定是成功了。

    郭啟辭從椅子上蹭的站了起來,跑到他跟前,“你成功了!?”

    萬能王笑得燦爛,得意道︰“我萬能王是誰,那是必然成功。”

    郭啟辭想握住萬能王的手,卻撲了個空,萬能王依然是虛體,這令郭啟辭一臉錯愕。

    “你怎麼還是虛體?”

    萬能王卻不以為然,“這是必然的,你雖然進步快,可距離合格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所以我培育好繼承者,就變成虛體了。等你再多修復些東西,我就慢慢恢復成實體,然後就可以分割出來了,而且還是這麼大的模樣,很棒對不對?”

    萬能王雖不說,從以往的只字片語中郭啟辭也猜出來這樣做的代價。若說萬能王化為人一半出于自己,可以這樣的方式化為人卻是為了魏立銘,這樣比以小娃娃形狀脫離系統化為人難度要大得多,也痛苦得多。

    萬能王見郭啟辭神色黯然,轉移話題道︰“我親愛的宿主大人,你不想看看新的系統使者嗎?由我打造,棒得不能再棒。”

    郭啟辭其實並不感興趣,認定了萬能王,覺得他是無可替代的,不過也很給面子道︰“是嗎?他在哪呢?”

    萬能王像是沒看出他的敷衍,依然笑眯眯的拍拍手,“萬能2號,出來吧,來見見我們的宿主大人。”

    說罷,屋里又是金光一閃,出現了個四五歲的小正太。身穿筆挺的小西裝,頭發梳得一絲不苟,一根一根都能數出來似的,長得唇紅齒白,表情認真和外貌十分不符,這樣的違和感倒是襯得他異常可愛有趣。

    “宿主大人,您好。”小正太規規矩矩的鞠了個躬,動作十分標準,聲音清涼帶著稚氣,卻極力一本正經。

    郭啟辭失笑,瘋瘋癲癲的萬能王制造出來的繼承者還真是和本尊相差甚遠,性格完全相反。

    郭啟辭自打有了龍鳳胎,更是喜歡逗弄小孩子,學著他的腔調認真道︰“你好,以後請多多關照。”

    萬能王捂嘴偷笑,小正太卻依然一本正經的站在那,並不覺得有異。

    “以後叫你什麼呢?”總不能叫萬能2號吧。

    小正太依然站得筆挺,目不斜視,“請宿主賜名。”

    這讓郭啟辭有些犯難,望向萬能王,“他是你制造出來的,還是你起吧。”

    萬能王早就想好,語氣十分輕松,“就叫小二吧。”

    郭啟辭不由皺眉,望向長得非常漂亮絕對不亞于萬能王的小正太,這名字忒……不合適了吧。

    小正太卻毫不在意,朝著萬能王認真點頭,“謝謝爸爸賜名。”

    這下不僅郭啟辭,就連一旁的翟軼都忍俊不禁。

    萬能王沒好氣瞪了兩人一眼︰“不該叫我爸爸嗎,是我把他創造出來的呢。”

    郭啟辭無奈搖頭,不管外表怎麼變,萬能王總能這麼不靠譜,也不知道魏立銘是怎麼忍受他的,不會再魏立銘面前都是一副縴弱小清新吧?那也忒能裝了。

    萬能王和小二出來沒多久就進去了,小二剛誕生而且一來就長這麼大大,還出于非常虛弱的狀態。萬能王也同樣如此,今後大部分時間只能停留在空間里,直至變成人。

    第一步成功,郭啟辭稍稍放下心,如今只有他加倍努力,才能讓萬能王變成人的幾率更大。

    百日宴的時候魏立銘也到了,郭啟辭發現原本有些中二的青年如今變得越發沉穩起來,一言一行都不再像從前一樣不經大腦。由于萬能王的關系,郭啟辭平日也頗為注意魏立銘,也不知道是因為之前犯事變老實了,還是因為萬能王的關系。這個從前只會玩樂的二世祖倒是開始做起一些事業來,雖然還沒有取得什麼成績,可腳踏實地的開始干事使得魏家人刮目相看。圈子里也津津樂道魏立銘的改變,以他作為榜樣教訓不爭氣的子孫。

    郭光明醒來後郭啟辭也曾去看過一次,郭光明左半邊身子全癱了,嘴都是歪的,含不住的口水滴滴往下流,左手不停的顫,無人攙扶根本無法行走,基本上都是坐在輪椅上,樣子頗為淒慘。

    郭光明看到郭啟辭的時候,頓時怒了起來,可他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根本听不明白,口水還落了滿胸口。想罵罵不得,想打又無力,只能坐在輪椅上大喘氣。

    郭光明現在氣不得,郭啟辭看他這模樣也便極少過去,過去也只是在窗戶邊看看,省得病情更加惡化。雖然作為老子郭光明並不幾個,可作為兒子也得履行義務。郭啟辭和郭啟乾分擔了照顧的費用,郭啟乾雖然不缺這點錢卻也接受了,讓彼此都心安。

    胡茜和辛武落網,使得郭氏有了些許回轉。只是之前受創太大,現在依然沒能恢復元氣,可有郭啟乾在,翟家又對他伸出了友善之手,已經逐步走上正軌。

    郭啟乾和郭啟迪一同前來赴宴,郭啟迪還帶來了剛剛認的親生父母。邀請郭啟迪父母是翟軼的主意,意于讓郭啟辭和郭啟迪修好,這讓郭啟辭十分感激,他還真沒想到這一層。

    大家听了郭啟迪的身世都十分心疼這個孩子,尤其知道了郭啟迪之前活得並不好,身上還有辛武用煙頭燙的印子,郭啟迪平日表現又十分乖巧,和張揚的郭心慈完全不同,這讓人十分憐惜。特別是楊秀珍和翟夫人,對這樣的事最是听不得,聊天的時候都不由唏噓,還專門從基金會撥了一部分款項作為打拐基金。

    郭啟迪並不在意從前,十分樂意和郭啟辭成為兄弟,便是接受了邀請。郭啟迪的親生父母都是大學教授,見到這麼大的排場難免有些拘謹卻舉止妥帖,又在翟家人的熱情招待下很快融入了這樣的氛圍。

    郭啟迪看到郭啟辭懷里的糖糖,一雙眼楮亮亮的,“大哥,我能抱抱嗎?”

    “當然。”郭啟辭很高興郭啟迪並沒有因為他之前的冷淡而對他有意見,就把糖糖遞了過去,郭啟迪小心翼翼的接了過來,糖糖睜著大眼一臉好奇的望著郭啟迪。

    郭啟迪望了望糖糖又望了望郭啟辭,“大哥,我怎麼覺得糖糖長得和你好像啊?”

    郭啟辭笑得燦爛,一臉坦然,“我也覺得很像,不過比我好看多了。”

    如此坦蕩,郭啟迪反而沒有聯想到其他,只笑道︰“說明這孩子和你有緣,我們糖糖長得可真漂亮,以後肯定是個大美人。”

    糖糖並不排斥郭啟迪,熟悉了一會,還對著郭啟迪咿咿呀呀的不知道在叫喚著什麼,聲音嫩嫩的惹得郭啟迪都不願將糖糖還給郭啟辭。郭啟乾在一旁看著也有些心癢,沒想到郭啟迪這麼喜歡孩子,那模樣真是太招人了,母性光輝照耀四方啊。

    郭啟乾望向翟軼懷里的打打,“我能抱抱打打嗎?”

    郭啟迪沒好氣的嗔了他一眼,“笨手笨腳的,別把我大佷子給弄疼了。”

    郭啟乾頓時縮回手,瞬間沒了想法,眼巴巴的望著兩個孩子,時不時逗弄一下。打打最是容易被逗樂,沒一會就笑得咯咯咯的,那嗓門亮亮的,惹來眾人目光。原本就是主角,這下更是變成了焦點。

    大家不由對著翟老和翟夫人稱贊會笑的孩子聰明之類的好听話,樂得兩人眉飛色舞的。翟老這支人丁稀薄,現在一下來了兩個孫子,還是龍鳳胎,一下就湊了個‘好’字,能不樂呵嗎。

    而郭啟辭看著兩個人相處時和平時完全不同的感覺,總覺得哪里怪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