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作品:《重生之修復師

    胡茜怎麼也想不明白,前一秒她還是風光無限的人生贏家,坐擁巨額財富,有愛情有家庭有事業,現在怎麼就灰頭土臉的被送進了大牢。而男監獄里的辛武也同樣不明白,怎麼一夜之間世界變了一番顏色,他由成功人士變成了階下囚。

    坐在雜亂新家里的郭心慈也一臉木訥,她正準備進軍娛樂圈,昨天還在微博里炫富,今天怎麼爸爸媽媽都被帶進了監獄里。這個新買的富麗堂皇的別墅,怎麼突然進來這麼多外人,就像抄家一樣,將所有值錢的東西都封存起來。

    不,這一切都是她的,誰也不能踫!

    “你們在干什麼!誰給你們的膽子私闖民宅,這都是我的,你們不能踫!”郭心慈發瘋似的阻攔著這群侵入她家,將她父母親帶走的強盜。

    “這里怎麼還有人?不是都清場了嗎?”一個看著是個頭的男人望著不停阻攔封存的郭心慈不悅道。

    一名警官點頭哈腰連連道︰“我這就把她轟出去。”

    說罷警官命兩個女警將郭心慈轟出去,在領導面前出了這麼大紕漏,竟然還留了一個女人在這里,這不是影響仕途嗎。

    郭心慈掙扎著,“你們干什麼這是我的家,你們這些強盜!給我滾給我滾!我要告你們,讓你們吃不了兜著走,你們知道我是誰嗎,你們這些走狗,我不會放過你們的!”

    兩位女警雖然長得還沒有一米七的郭心慈高,可力氣卻不小,郭心慈連抓帶撓愣是佔不到一點便宜,毫無辦法的被女警架了出去,只能嘴里怒罵著。

    女警听到這話,嗤笑道︰“你是誰我不知道,你爹媽干的那些事我們可清楚著呢。掙那些黑心錢住這樣的大房子,買了一堆奢侈品,也不怕晚上厲鬼纏。”

    郭心慈一臉莫名其妙,直到現在她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明明一切都那麼的美好,她再也不是那見不得光的小三女兒,而是擁有著帥氣的父親漂亮的母親,像個公主一樣被捧在手心。

    前不久還在這新買的別墅里舉辦了盛大的宴會,昨天還開著新買的頂級跑車在馬路上奔馳,買了一堆名牌衣服首飾,被一群人簇擁著。手里還有好幾個電影的劇本,只要她樂意,就能成為其中的女主角,和最赤手可熱的男演員共同出演。不用擔心潛規則,因為他親爹從指甲縫里露出點,就能弄個陣容強大的大制作電影。

    可今天怎麼了,他們正吃著從國外空運過來的早餐,結果一群人沖了進來將爸爸媽媽帶走,現在又要封存他們的家,還要趕她出自己的家門,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這些人說的話又是什麼意思,那些錢都是爸爸媽媽辛辛苦苦賺來的!郭光明這個死老頭子霸佔自己母親這麼多年,她這些年叫了這麼多聲爸,這些本來就該是他們的。

    另一名女警也嘲諷道︰“做什麼不好竟然拐人家的孩子,缺不缺德啊。前幾天還看到上電視把自己說得跟聖人一樣,還什麼追逐真愛,什麼都市新女性標桿。真不知道為什麼有人臉皮這麼厚,真是老天長眼,沒讓這人渣逃過。”

    辛武當年偷郭啟迪很順利,覺得這事挺好做,那時候缺錢又偷了幾個。直到後來資金資金周轉開才罷了手,他認識的拐子後來沒個好下場,他還曾慶幸自己收手早,才沒被逮到。這些年為了翻身,辛武沒少做些貪贓枉法的事,路子拓寬了,才能不知不覺把郭光明的公司霸佔掉。

    郭心慈想要反駁,想要怒斥,可兩位女警根本沒理會她。將她帶出去之後,一群記者圍了上來,閃光燈照得她眼楮發暈。再反應時,兩名女警已經不見蹤影。

    “郭小姐,請問你對你爸媽偷孩子貪贓枉法草菅人命這件事怎麼看。”

    “郭小姐,你平時在微博上炫耀的那些都是贓款嗎?那些古董是不是都是偷盜來的?”

    “郭小姐,你有沒有參與……”

    一群記者圍著郭心慈詢問著她許多莫名其妙的問題,所有人臉上都帶著嘲諷和幸災樂禍。鏡頭直直的對著她,恨不得將她每一個表情都拍攝下來,想從中猜測到什麼。

    郭心慈之前在網上炫富,與其他炫耀者不同,她還多了個炫耀古董,並頗為專業的點評著。還就著現在的修復界做了一番評價,還曾把矛頭指向郭啟辭。彰顯自個不僅白富美還富有內涵,在網絡上也算是個小有名氣的公眾人物。不少人酸言酸語甚至懷疑她炫耀的東西是假貨,令她嗤之以鼻,嘲諷那群人都是吃不到葡萄叫葡萄酸。

    郭心慈耳邊亂哄哄的,這一天太多的信息讓她腦子無法冷靜下來,心亂如麻,終于在一個人質問她嘲諷她是私生女的時候爆發了。郭心慈事後也忘了自己是怎麼出手的,她從小就受到良好的禮儀教育,平時就算再生氣也會注意儀態,可是那天不知道為什麼竟然大打出手。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那個人已經被他用攝像機砸傷了腦袋,流著鮮血,十分恐怖。

    郭心慈就在眾目睽睽之下被警察帶走了,讓她想不到的是對方竟然傷得很重,無法保釋,也無人保釋。最糟糕的是沒有人為她證明是那個人先出言嘲諷所以她才怒極出手,她必須為此擔負全責。

    雖罪不及胡茜和辛武,卻也難逃牢獄之災。

    胡茜和辛武數罪並罰,不僅僅是拐賣兒童,還有欺詐、走私、故意傷害罪等等。辛武直接被判死刑,而胡茜雖不是死刑,可這輩子基本上就是在牢獄中度過了。

    所有一切都被新聞播報出來,還有電視台把以前胡茜上的節目視頻剪輯出來做了個專輯,還有郭心慈微博上的炫富,再對比現在,嘲諷至極。

    若之前沒那麼高調,興許現在也沒這麼多人關注,有些事就可以暗箱操作。可現在成了眾所周知的大笑話,天朝頻道某收視率很高的節目都播報出來,網上更是引起一片嘩然,成為最大的熱門,佔領頭版頭條。原先和胡茜、辛武有些關系能幫個忙的,都躲了起來,不願沾惹。若是不小心引火上身那可就麻煩了,又不是多深厚的交情,對方現在所有財產都被沒收,現在還鬧得這麼大,腦子被門夾住了才會去摻合一腳。

    這使得郭心慈求救無門,只能老老實實的在牢里待三年,出來之後則要面臨一貧如洗。

    有人用一句流行話評價這件事︰NO zuo NO die。

    郭啟迪望著電視里狼狽的三人,捧腹哈哈大笑,笑到最後竟然發現眼角被染濕了。

    郭啟乾走了進來,見到他這笑得比哭還難看的表情,直接將電視關掉。坐進沙發里一把將郭啟迪摟住,“心軟了?”

    郭啟迪鄙夷,“我還沒那麼賤。”

    郭啟乾親吻他的眼角,惹得郭啟迪輕顫,郭啟迪有些痛苦道︰“可為什麼我沒有覺得痛快?這些人這麼害我,為什麼我就不覺得痛快呢。”

    郭啟乾撫摸著他的頭,“人非草木,好歹是相處了這麼多年的人。別想這麼多,這只是他們應有的報應而已。”

    郭啟迪突然撲到郭啟乾懷里,雙腿分開坐在他的腿上,“我們做吧。”

    那火急火燎的樣子令郭啟乾失笑,“寶貝,你這麼熱情我很高興,不過現在我們還是先談談正事吧。”

    郭啟迪不悅的皺眉,嘟囔道︰“現在還有什麼正事,是不是你不行了?你要不行趕緊說,我好換下家。”

    郭啟乾狠狠捏了郭啟迪的腰肉,“再胡說八道,一會非把你做到你下不來床。”

    郭啟迪不怕死的在郭啟乾身上扭動,一副來啊來啊,我不是嬌花,請不要憐惜我的模樣。郭啟乾被他蹭得起了火,只能按住他,“別動,今天不準再逃避。”

    郭啟迪見郭啟乾不中招,從他身上爬了下來,白了他一眼,“不樂意就算了。”

    郭啟乾平了平氣,讓欲望消退,這才開口道︰“是去見你的父母不是去龍潭虎穴,你至于嗎?跟我叫板時候的囂張勁都哪去了?他們現在都在家里等著你呢,我跟他們說好了,今天晚上就過去。”

    剛還耷拉個腦袋的郭啟迪直接蹦了起來,“你,你跟他們說啦?”

    郭啟乾冷哼,“平時賊精,這時候就犯傻了。出了這麼大的事,你以為那邊沒消息?他們這些年一直沒有放棄過尋找你,還參加了打拐的民間組織,時刻關注著這類信息。抓到辛武的時候他們從時間地點上已經推算出來了,只是怕你一時之間不能接受所以才忍著沒過來探望,想給你消化的時間。他們還以為你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委托我跟你慢慢說,讓你心情平復他們再過來看你。這樣的父母,你還怕相認?”

    郭啟迪眼淚直接從眼眶里落了下來,再不蹉跎往門口大步走去,“走,老子從今天開始也是有父母疼的娃了。”

    郭啟乾嘴角勾起,從沙發站起來拉住他,“說風就是雨,你就這樣去看他們啊?”

    郭啟迪低頭掃了自己一眼,自從胡茜和辛武落網他就一直悶在家里不出去,整個人邋遢得不行。

    郭啟迪哎呀了一聲,直接竄進洗手間,“你等等,我洗個澡。”

    郭啟乾笑得很曖昧,“用我幫你洗嗎?”

    “滾,你要進來我今晚還用去個屁。”

    郭啟乾咂咂嘴搖頭,明明從前看著是嬌花一朵,含羞帶怯跟個小姑娘似的軟軟的,怎麼走近了竟然變成仙人掌了,扎人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