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作品:《重生之修復師

    看到來人,郭啟乾的表情變得有些古怪,郭啟辭下意識望了過去。

    “抱歉,我先去接個電話。”郭啟乾不動聲色的將手機按了靜音藏進口袋里,不想讓人看到對方是誰。

    郭啟乾的語氣里難掩喜色,饒是郭啟辭也察覺到他的異樣。郭啟辭並沒有深究,只道︰“嗯,這邊沒事我們過會也要走了。”

    郭光明雖然已經癱掉,好歹沒有什麼生命危險。郭啟辭打定主意以後偶爾會過來探望,但是照顧的事就不必親力親為了。過多的殷勤只怕會引來郭光明得寸進尺,他不會棄郭光明不顧,但是也僅限于讓郭光明衣食無憂有人照顧,其他的絕不會讓步。

    一直沒有動靜的方思瑜此時突然開口,“乾乾,听媽一句,能不再和他聯系嗎?”

    郭啟乾嘆了口氣,把手搭在方思瑜的肩膀上,“媽,我喜歡男人不是因為他。我天生就這樣,就算沒有他,也會有其他男人。”

    方思瑜閉上眼,一臉痛苦。

    郭啟乾蹲在方思瑜跟前,“媽,除了我不能給你抱個大孫子,其他並沒有不同。你要喜歡孩子,我們從孤兒院里抱一個也是一樣的。”

    方思瑜沒有再說話,表情木木的,卻也沒再阻攔。

    郭啟乾接通電話的時候,對方已經連續撥了三次,一開頭就是劈頭蓋臉的吼罵,“手殘啦,怎麼這麼久才接電話!”

    郭啟乾不僅沒怒,反而嬉皮笑臉道︰“這麼想我啊?”

    對方狠狠呸了他一口,“美得你!喂,老頭子怎麼樣了。”

    郭啟乾收起了笑,語氣淡淡的,“死不了,只是今後要在輪椅上度過了。這些年他對你還行,你不過來瞧瞧嗎?”

    對方嗤笑,“去補一刀嗎?他現在已經知道我不是他兒子,還到他面前晃悠,這不是純粹找刺激嗎。要是一個不好把人真氣得見閻王了,你這個親生兒子還不把我給掐死。”

    電話那頭的人不是別人,正是郭啟迪。

    郭啟乾並沒繼續和郭啟迪調侃,望向遠處,深深嘆了口氣,“說實話,我之前其實挺怨他的,可現在看到他這個樣子,心里也怪不好受的。人爭一輩子,不管從前多風光,最後還是逃離不了生老病死啊。”

    郭啟迪那邊頓時沒了聲,雖然一切的原罪始于他,可這些年郭光明對他確實還不錯。尤其相較于胡茜,于他可謂一縷溫暖的陽光。曾經他很希望自己能夠守在郭光明身邊,得到一絲絲的寵愛。

    為了得到關注,郭啟迪也曾努力過,只是每次都被這個耀眼的二哥遮去光華。一想起從前再怎麼努力,也比不上郭啟乾優秀,現在還莫名其妙和這個嫉妒對象陷入見不得光的關系里,郭啟迪就恨得牙癢癢。

    郭啟迪涼涼道︰“得了吧,老頭子這個樣子還不是被你氣的,現在假惺惺的忽悠誰呢。”

    胡茜告訴郭光明郭啟乾是個同性戀的時候,郭啟乾也在場。郭光明質問郭啟乾,郭啟乾並沒有隱瞞並不願松口答應郭光明和女人結婚,還告知郭光明他已經有了對象。加之胡茜在一旁煽風點火,郭光明這些天原本就氣得不行,這下徹底沒頂住,一下栽倒在地。

    郭啟乾也不知道當時怎麼就犯擰了,死活不松口。“我真要答應老頭子娶個女人,還不被你撓死。”

    “這他媽關我什麼事!”郭啟迪惱羞成怒,雖然沒親眼看到,郭啟乾已經猜到他現在估計已經蹦起來了。

    郭啟乾老神在在,“不知道是誰,我就跟以前的同學吃個飯,他就氣哄哄的沖進來跟個潑婦似的……”

    “郭啟乾你個混蛋,你特麼就挖了個坑讓我往進跳,我這蠢貨還他媽真信了,笑吧笑死你算了,不笑死哪天老子也滅了你!”

    郭啟乾手機遠離自己的耳朵,還好反應快,否則真要被震聾了。

    看對方沒聲,這才放到耳邊,“來吧,我等著呢。”

    郭啟迪氣得冷哼一聲沒再說話,郭啟乾看逗弄得差不多,這才提起正事來,“你那邊什麼狀況?”

    說到正事,郭啟迪壓住心中的怒氣,語氣帶著嘲諷︰“幸災樂禍唄,他們以為老頭子癱了就更沒人可以阻擋他們了,哼。殊不知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我也讓他們嘗嘗被‘自己人’捅一刀的滋味。”

    “你再忍忍,我再搜集點證據,這次絕對會讓他們永遠沒辦法翻身。”郭啟乾眼神閃過一絲狠戾。

    郭啟迪冷冷一笑,“這麼多年都忍過來了,我怎麼可能會急這一時半會兒。”

    郭啟乾听到這話心里不好受,聲音放緩轉移話題道︰“你還沒有去認你爸爸媽媽嗎?要不要我陪你?”

    郭啟迪微微怔了怔,久久才開口,情緒變得十分低落,“他們現在有了新的生活,恐怕已經不再惦記我了,你不是說他們都不再提起我了嗎,我何必去打擾他們的安寧呢。”

    郭啟乾不悅道︰“瞎說,不提起你是怕一說起會難過,心里不知道怎麼惦記著呢。”

    郭啟迪依然不積極,近鄉情怯,半響才喏喏開口,“再等等吧,我現在還沒有做好準備怎麼面對他們。”

    郭啟乾嘆了口氣,“不要讓他們等太久,你媽媽身體不大好,日子過一天少一天。你們已經分別了這麼久,早認一天早一天團圓。”

    “嗯。”

    “晚上到我那?”

    郭啟迪蹉跎,現在的他確實很希望身邊有個人。距離成功越來越近,他也越來越迷茫,自從得知了真相,他的內心無時無刻不被報仇侵蝕著,一直期待著這一天,現在這一天要來臨了,他又茫然了。

    扳倒了那兩個人,很快就可以去見親生父母。想起陌生的親生父母,又畏懼又渴求。他們會不會喜歡他,會不會和普通的父母親一樣疼他?會不會覺得他的出現打破了他們早已習慣的生活?郭啟迪望著牆壁發呆,腦子里很亂。

    這個時候,他真的很想見到郭啟乾,和他狠狠做愛,忘掉所有的事,可想想大局硬是拒絕了,“不了,這段時間我還是不要和你接觸吧,等事成了之後再說,省得他們起疑心。”

    郭啟乾卻執意道︰“過來吧,我想見你。”

    聲音里充滿著渴求,渾厚低沉的聲音讓郭啟迪空空的心里變得充實。

    原本就不大堅定的心,瞬間妥協,“好。”

    郭啟迪不是郭光明的兒子,也同樣不是胡茜的。當年胡茜生下郭心慈之後肚子再也沒了動靜,可郭啟辭和郭啟乾陸續出來,又有其他年輕漂亮的女人爭寵,郭光明有一段時間理很少上她那,相應的給的錢也就沒那麼多。胡茜當時也有心想要脫離郭光明,所以也並不在意。

    可後來胡茜和她的情人辛武做生意破產,欠了高利貸無法償還,被人追上門來。為了填補這個窟窿胡茜又惦記起郭光明,那時候的郭光明資產已經上億。胡茜欺騙郭光明自己有了身孕,照B超還是個兒子。郭光明深信多子多福,一听是兒子對胡茜有求必應。

    郭光明雖然喜歡兒子,卻並不會守著,只等結果。郭光明對胡茜深信不疑,胡茜很容易欺瞞下來。

    等‘預產期’到的那天,辛武抱回了一個男嬰充當胡茜的孩子,這個男嬰就是郭啟迪。

    郭啟迪和郭家辛武沒有任何關系,不過是辛武從產房里隨便抱來的一個男嬰。辛武是個混混,認識三教九流的人物,其中就有拐子。原本他是打算跟拐子買個孩子,後來覺得太貴,還不如自個偷一個。當年醫院管理比較松散,辛武早就蹲好點,只等胡茜‘生’就順手牽羊抱走一個。

    郭啟迪真正的父母都是普通人,初為人父母,孩子就這麼丟了,可想如何的傷心。為此郭啟迪的母親抑郁差點崩潰,一度深深的陷入自責中,整個人都有些恍惚。直到後來又有了個女兒,這才緩過勁來,可身子骨卻一直都不大好了。曾經有個兒子的事根本不敢在她面前提,否則就會犯病。

    胡茜這些年對郭啟迪一直很不好,非打則罵,郭啟迪以為是自己做得不夠好,討不到郭光明的歡心,所以才如此。直至有一次無意間听到胡茜和辛武的談話,這才知道他的身世。怨恨的種子深深的種了下來,可面上依然不動聲色,委曲求全。

    郭啟迪曾試圖去尋找自己的親生父母,卻一直無果,直至遇到郭啟乾。作為交換,郭啟迪提供這些年收集來的胡茜和辛武在公司里動的手腳,自從他知道自己的身世,就開始有意識的收集這些信息,他也不知道用作什麼,只知道肯定會有用處。而郭啟乾則利用人脈幫助他尋找親生父母,兩個人混在一起實屬偶然也是必然。

    兩個人都有著共同的目標,那就是將胡茜和辛武搞垮。只是郭啟迪從來沒有想過會和這個從小被當做目標的二哥合作,他一直以為會借助的是郭啟辭的力量。郭啟辭為人老實,又‘嫁入’翟家,比郭啟乾這個狐狸要容易掌控得多。

    結果陰差陽錯讓兩人綁在了一起,還真是一段孽緣。

    要是郭光明得知他‘兩個兒子’有一腿,雖已經得知其中一個非親生,但那心情……

    恐怕只能有兩個字可以形容了——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