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作品:《重生之修復師

    翟夫人看到少年版的萬能王時,整個人都愣住了。翟夫人這人特別重感情,又很喜歡萬能王,得知萬能王被家人帶回去的時候還郁悶了好久。雖然現在有了龍鳳胎彌補的心中的空缺,可時不時還會提起萬能王,就怕他被欺負過得不好。

    翟夫人每次接到萬能王的電話,都那惋惜跟著孩子沒緣分,這麼可愛乖巧的孩子要是是他們翟家的該多好。現在看到少年版的萬能王,雖然以為是兩個人,也不由愛屋及烏起來。加之萬能王的氣色並不是很好,一副病弱美少年模樣。清澈的雙眼,縴細單薄的身材,眉間淡淡的哀愁,安安靜靜的,站在旁邊都感受到一股清爽涼意,讓翟夫人這樣上了年紀的女性更是容易產生憐惜感。

    “媽,這是萬盟,萌萌的親哥哥。”

    萬能王笑得靦腆,臉上泛起淡淡的紅暈,“阿姨,您好。”

    翟夫人忍不住將萬能王攬到跟前,上下打量著︰“真是惹人心疼的孩子,身體好些了嗎?”

    郭啟辭之前告訴翟夫人萬能王身體不大好,所以看起來臉色很蒼白,這讓翟夫人更加憐惜。

    萬能王點點頭,聲音輕輕的,“好多了,謝謝阿姨關心。”

    翟夫人望著萬能王,不由感嘆,“萌萌長大了估摸也是這個模樣吧,萌萌在新家過得好嗎?要不是怕對方多想,我真想去看看他。”

    萬能王眼楮有點酸澀,翟夫人是真的對他好,哪怕過了這麼久又有了新孫子孫女也不曾忘記過他。可惜他要成人,若是太過頻繁出現,以後就不好交代了,只能慢慢退出翟夫人的生活。

    “萌萌挺好的,以後有機會讓他多過來看看您。”

    翟夫人笑著擺擺手,“這倒不用,住得遠來回麻煩,而且這對他適應新家也沒好處,只要知道他過得好就成。”

    翟夫人一直扯著萬能王說話,直到到了拍賣現場才松開。因為她是主事者之一,要去主持大局。翟夫人叮囑萬能王以後多來家里玩,才戀戀不舍的離開了。

    萬能王看著翟夫人離去的背影,不由擦了擦眼角。郭啟辭心底黯然,拍拍他的肩膀,“你會渡過這一劫的,以後有的是時間回來陪陪她。”

    萬能王點點頭,“你去忙吧,我跟立銘哥越好在外邊花園見面。我會自個回去的,不用擔心我。”

    郭啟辭沉默片刻,“你好好照顧自己,不要在外面逗留太長時間。”

    萬能王之所以這麼安靜並不是淘氣要裝什麼,而是這樣的變身讓他痛苦難耐,根本無法像嬰兒外形一樣活潑亂跳。每一步如同刀尖上游走,所以看起來才那麼的無力。在外邊的時間越長,身體上的苦楚就越發明顯。

    萬能王伸手摟住郭啟辭,因為之前是嬰兒模樣,兩人身高差距太大,無法實現這個動作,這還是兩人第一次相擁。

    “宿主大人,謝謝你。”

    郭啟辭不悅道︰“怎麼弄得跟生離死別似的,你不會有事的。”

    萬能王松開手,眼楮笑得彎彎的,倒是有幾分他胖乎乎時候的模樣,“我就是想抱一抱而已,幾百年了,這還是我第一次和人擁抱呢。”

    “以後有的是機會。”

    萬能王深以為然,“嗯。”

    郭啟辭感受到一束不大友善的目光,順著望過去,看到魏立銘就在萬能王身後不遠處。魏立銘看到郭啟辭望向他,臉上泛起了尷尬,可眼神一直追隨著萬能王,唯怕自己的人被搶走了一樣。

    郭啟辭笑道︰“你等的人來了。”

    萬能王轉身望去,猶若迎春花開,冰雪融化。萬能王不自覺的奔了過去,緊張而興奮,“立銘哥。”

    魏立銘看這臉色有些蒼白的萬能王,忍不住出手扶住他,眉頭緊鎖,“怎麼臉色這麼蒼白?”

    萬能王毫不在意,“是我天生臉白而已,不用擔心。立銘哥,昨天你說的那些,我們今天都要玩遍了,不準食言哦。”

    魏立銘看到他這副模樣,不由擔心道︰“你的身體能受得了嗎?”

    萬能王笑得燦爛,“沒關系的,醫生說沒事的。要是不行,啟辭哥哥也不會同意我出來。”

    魏立銘望向還站在原地的郭啟辭,郭啟辭朝著他點了點頭,這才放心下來。用眼神傳遞交給他沒問題,便是領著萬能王離開了。

    郭啟辭看著他們遠去的背影不由嘆氣,希望萬能王能夠得到幸福。萬能王想化為人不僅僅因為魏立銘,但是魏立銘卻是給了他這個勇氣和動力。兩人雖然極少見面,可魏立銘的眼神表現出他的認真,希望兩人有緣有份。

    郭啟辭走進會場,翟夫人看到他朝著他招手,“啟辭,這邊來。”

    郭啟辭走了過去,看到楊秀珍旁邊站著一個一位非常優秀的男士。郭啟辭心里頓時明了,連忙走了過去。

    翟夫人笑著為兩人介紹,“這位是陸信陸先生,熱愛祖國的歸國華僑,對書畫很有研究。陸先生,這位是秀珍的兒子,我們翟家的未來兒媳,郭啟辭先生,他現在從事文物修復工作,今天拍賣的很多畫卷就是由他修復的。”

    陸信長得非常儒雅帥氣,帶著金絲眼鏡,身材筆挺,微微一笑給人如沐春風的感覺。郭啟辭沒想到對方這麼出色,怪不得能吸引住已經對情愛沒有什麼渴望的母親,看著和自己的母親倒是挺般配。

    郭啟辭不卑不亢的打招呼,“陸先生,您好。”

    陸信笑道︰“叫我陸叔叔就好,听你媽和翟夫人提過你,果然一表人才,年輕有為。”

    “謝謝陸叔叔夸獎,陸叔叔以後是打算在國內定居嗎?”郭啟辭心里對陸信十分滿意,尤其看楊秀珍站在陸信身邊的時候,眼神都不同,整個人散發著異樣的光彩,心里更是有了計較。便是開始關心起實際問題來,他雖然希望母親能得到幸福,可也不想遠離她。

    陸信一听就明白了,臉上的笑容更深了,“是的,國內才是我的根,不管在外邊漂泊得多遠,總要回來的。”

    郭啟辭一听心里更加舒暢了,想了想又問道︰“您的子女在哪高就啊?”

    “他們都已經成家立業了,全都在國外。人老了,和年輕人處不到一起了。就逢年過節時候聚聚,平時啊都各忙各的。他們比你大些,都很好相處。”

    翟夫人此時也插話,“陸先生的兒女我也都認識,都是通情達理的,而且一直都很期盼陸先生能再找一個伴。”

    陸信點點頭,“是啊,他們前幾天還打電話催我呢,尤其見到了你的母親相片之後更積極了。”

    這話說得明白,楊秀珍有些羞澀的低頭。

    郭啟辭卻並沒有放松,“我母親以前一直在鄉下,沒讀過什麼書,和您的生活經歷有很多不同之處。這些,您和您的子女也不在意嗎?”

    陸信笑道︰“您母親如果還是從前的狀態,我們確實很難說到一塊,可現在我們有許多共同話題,對生活有著同樣的憧憬,相處很愉快,其他便不是問題。我們已不再年輕,珍惜每一分每一秒對我們來說都尤為重要,我的子女也希望看到我能得到幸福。”

    陸信並沒有把話說很滿很漂亮,反而讓郭啟辭放下心來。其實之前翟夫人也跟他說過陸信的情況,可依然想能得到陸信的肯定。

    “我也如同您的子女一樣,希望我的母親能享受下半生,活得快樂。她已經辛苦了大半輩子,現在到了享受的時候了。”

    陸信篤定道︰“你的母親是個偉大的女人,我會竭盡所能讓她擁有幸福。”

    楊秀珍朝著他會心一笑,陸信握住她的手,在郭啟辭面前毫不避諱。楊秀珍起初有些掙扎,可看到郭啟辭一臉笑意,這才放下心來,不再拒絕。

    郭光明看到楊秀珍時,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楮。這還是那個蓬頭垢面土里土氣的鄉下婆子嗎?!要不是她旁邊站著郭啟辭,外貌和年輕時候很相像,郭光明若是在街上遇見根本不會認為這個自信散發著獨特魅力的女人會是楊秀珍!

    這段時間到底發生了什麼,竟然會讓這個女人發生這麼大的變化?若是不提,恐怕所有人都以為她是哪個豪門貴婦。

    郭光明並不重視慈善,覺得自個辛苦掙來的錢憑什麼送給別人。方思瑜在他耳邊嘀咕了很多年,他都沒同意。這幾年看形勢不同了,才偶爾出手做做面子。今天來也是沖著翟家人的面子,又有其他算盤才過來的。他之前就听說過楊秀珍在和翟夫人忙活些什麼,原以為她是為了讓郭啟辭在翟家有些地位,才給人當丫鬟使,現在看來好像並不是那回事。

    離開了自己活得更滋潤瀟灑,這對于郭光明來說是極大的諷刺!

    而楊秀珍身邊的那個男人是誰,竟然敢牽著他的女人的手,活得不耐煩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