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作品:《重生之修復師

    一夜縱欲的後果就是腰酸背痛,身體都不像是自己的了。郭啟辭醒來的時候翟軼早已起床上班去了,真是精力無限的男人,昨晚出了那麼多力,今天還能一大早起床去上班。

    想起昨夜的瘋狂郭啟辭不由面赤起來,昨晚不知道發泄了多少次,最後都身寸不出來了。翟軼抱他去浴室清洗的時候又來了一發,從鏡子里清清楚楚的看到翟軼是怎麼進出自己的。因為這樣的刺激,不僅沒有因為害臊而抗拒,甚至覺得更加興奮。看這翟軼巨大的家伙和自己身體緊緊相連,進進出出任意肆虐,那種滿足感和爽快感無法用語言形容。

    郭啟辭拍打自己的臉,真是越來越放浪了。

    此時萬能王蹦了出來,今天它換了一身白色的兔子衣,胖乎乎的臉蛋和身體,跟個圓乎乎的大白兔一樣。不似別人COS一看就是假的,萬能王長長的耳朵以及屁股還有根短短的尾巴都十分逼真。

    萬能王捧著小胖臉,眨巴著無辜的水汪汪的大眼,“哦,我親愛的宿主大人,您終于醒來了。昨日的激戰可真是令人血脈賁張啊,若是改成鈣片絕對大賣!你男人真是太勇猛了,你也夠臊,天生一對!”

    郭啟辭咬牙切齒,“萬能王,你不會又偷看了吧?!”

    萬能王唬了一跳,“這種無恥的事我萬能王怎麼可能會做呢,況且你家男人那敏銳的洞察力也由不得我偷窺。”

    郭啟辭一臉懷疑,萬能王伸出小胖手指著他青青紫紫坦露在空氣里的上半身,“一看就知道縱欲過度,而且你家男人一大早就召喚我讓我幫你修復,否則就昨天那激烈狀況,你那被蹂躪得不像樣的地方還想這麼好好的坐在床上?嘖嘖,戰況實在是太激烈了,用經驗值換取的修復機會都不能解決問題,還得利用成就值。這個我不敢做主,所以現在你還會覺得很酸痛。”

    郭啟辭紅了臉,抓起床邊翟軼準備的衣服往身上套,“成就值不要浪費,我現在沒事了,要留給寶寶們。”

    萬能王一副我早就知道的模樣,這段時間郭啟辭為了兩個寶寶煞費苦心。雖然修復和練習的時間加起來並不多,可郭啟辭腦子里一直在高速運轉,就連睡眠都不大好。若非如此,根本不會有這麼快的速度。這都是他在腦子里演練了無數次,動手時候才能游刃有余。

    翟軼昨日這麼瘋狂,除卻身體上的渴望,二來也是為了讓郭啟辭在暫時放下,讓身體和心靈都能得到休息。郭啟辭自打生完孩子之後,今天還是第一次睡得這麼安穩和長久。

    郭啟辭洗漱之後,不知道是自己恢復得比較快還是之前修復術起了作用,覺得身上沒有那麼酸楚了,雙腿雖然還是有些發虛,卻神清氣爽。郭啟辭下樓的時候已經過了午飯時間,翟夫人和楊秀珍坐在客廳里,懷里分別抱著糖糖和打打。

    外婆和奶奶成了小姐妹,最喜歡的事就是逗弄家里這兩個小寶貝。哪怕他們一直睡著,她們只能在一旁靜靜的看著。

    郭啟辭上前逗弄,想要去抱抱孩子卻被翟夫人攔住了,“廚房給你炖了湯,先喝了再過來。”

    楊秀珍也道︰“以後不管怎樣,早飯得起來吃,吃完再睡也成。”

    郭啟辭耳根發紅,他平時起床都是最準時的,每次都是和翟軼特瘋狂的時候才會晚到,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吃過飯郭啟辭並不急著去修復,而是抱著跟著兩個媽媽一起逗弄兩個寶寶。才剛滿月,兩個寶寶對外界的反應還不大,眼楮咕嚕咕嚕轉,黑眼球又大又黑的到處望著。看到郭啟辭,一臉興奮。打打笑得很燦爛,嘴里‘安谷、安谷’亂叫,糖糖沒那麼吵,笑得甜甜的顯得有些靦腆。

    “糖糖和打打長得怎麼一點都不像?”郭啟辭望著一雙兒女,極力想找出兩人相似的地方,卻怎麼也找不到。要不是在自家生的,還以為被掉包了,郭啟辭以前一直以為只要是孿生的不管是同性還是異性都應該長得一樣,再不濟也應該很相像才是。

    翟夫人笑道︰“這是兩個孩子懂事,一人像一個誰都不虧。”

    郭啟辭點點打打的鼻子,打打咯咯笑了起來。說實話他還真瞧不出這兩個孩子誰像翟軼誰像自己,大家都說打打跟翟軼是一個模子出來的,簡直和翟軼小時候一模一樣。雖說是有些相像,可距離他們說的一個模子出來的有著很大的距離。他怎麼說現在也是很有眼力勁的,偏這上面遲鈍得很。

    而糖糖身上更是找不到自己一點影子,郭啟辭有些慶幸又有些哀傷,“可也沒覺得像我啊?不過一瞧就是美人胚子,這點沒接著我真好。只是以後得守著,不能讓壞人騙走。”

    翟夫人和楊秀珍對視而笑,不管孩子到底長得怎麼樣,父母總會覺得自個的孩子是世界上最可愛漂亮的寶貝。

    翟夫人看看糖糖又看看楊秀珍,“糖糖其實最像的還是外婆,以後啊肯定是個大美人。”

    郭啟辭的相貌接了楊秀珍,可不知道是因為郭光明的基因問題還是同一模式男女詮釋不同,郭啟辭長得很普通,遠不如楊秀珍年輕時候出眾。兩個人最大相似點就是給人感覺很老實,很富有親和力。

    楊秀珍笑得燦爛,她現在和翟夫人關系很好,經常被對方打趣現在已經淡然了,不像剛開始別人夸一句就不知所措半天。“別說,我年輕的時候在十里八鄉是個有名的美人,那時候門檻都被踩爛了,可惜我這雙眼楮不行,偏偏挑了這麼個人。既不是最俊家里還窮得叮當響,家里不同意還想要跟著私奔,腦子都魔障了。”

    楊秀珍自我調侃,眼楮里卻沒有哀傷,郭啟辭知道楊秀珍是真的將這一頁揭過了。

    “網上那句話怎麼說來著,誰年輕時候沒愛過個渣。只要自個別鑽牛角尖,及時翻篇,日子照樣過得紅火。”翟夫人拍著楊秀珍的手背,意有所指。

    楊秀珍想起了什麼,微紅了臉,只喃喃附和︰“誰說不是。”

    听了這話翟夫人頓時了然,笑得別有深意,“啟辭,明天你沒什麼事吧?”

    正盯著糖糖睡顏的郭啟辭回過頭,想了想,“昨天剛從爸那里拿了一幅破損的畫,明天要揭畫芯,有什麼事嗎?”

    “這事不急先放放,明天你跟我們一起去慈善拍賣會,你媽都在里邊干了大半年了,你這當兒子的都還不知道這是干嘛的吧?”

    郭啟辭有些猶豫,他對這樣的活動並不感興趣,況且現在還著急修復,為兩個孩子積攢成就值。可畢竟是母親的事業,不去瞧瞧確實不妥當。

    楊秀珍看出他的為難,“就是一般的拍賣會而已,去不去沒關系,還是趕緊把翟先生的畫修復好。”

    翟夫人白了她一眼,“那死老頭子佔了啟辭多長時間了,還不行讓啟辭陪我們一天?況且這也是讓阿辭多見見人,阿辭和小軼結婚還得等一段時間,現在沒正式過門也得以未婚妻的身份出去溜溜。

    不是我自夸,我兒子雖說冷了臉不招人待見,可外邊想嫁進來的人多的是,咱們啟辭不出去溜達宣告身份,可不是讓那些狐狸精以為有了機會?雖說我家那傻小子不會做對不起啟辭的事,可那麼多蒼蠅瞧著也煩。以前是不方便,現在啟辭得多出來認識些人。不光是作為我們翟家的媳婦,更是作為未來的修復大師。”

    楊秀珍和郭啟辭听到翟夫人這麼直白的說出其中緣由,心中甚為感激,有哪家婆婆能這麼為兒媳婦著想的。剛才的話,是很多做婆婆的不會說出來的,有的婆婆甚至為了打壓,故意做些讓兒媳婦猜忌的事。翟夫人這人最是直爽,只要把你當做是自己人,有話說話絕不藏著掖著。這句話已經不是簡單提點了,而是赤裸裸的明示。

    郭啟辭這時再不接受好意,就是真傻了。便是笑道︰“我昨天又修復了一幅畫,明代著名山水畫大師所做,具有很高的藝術價值,非常值得收藏,我明天也帶去拍賣吧。”

    這幅畫也非常珍貴,翟老已經收藏了很久,因為過于破爛實在難以修復一直沒有拿出來。現在郭啟辭的修復術已經學有所成,翟老才拿出來讓他修復。翟老手上如此珍貴的破爛畫卷還有很多,都是幾十年來收集並保存下來的,每年光投進去作為保存維護的費用就令人咂舌。

    翟老更注重畫卷的還原,至于如何處理並不太在意,昨天看完就交給郭啟辭隨便他處理。這些圖畫在郭啟辭手里打了個轉,就能增值幾十上百倍,一雙手當之無愧的金手指。

    楊秀珍︰“有了那幅畫咱們的拍賣會更吸引人了,你之前修復的畫明天也會一起拍賣,我們之前已經放消息出去,明天A市大亨都會過來,到時候肯定能湊集得不少善款幫助需要幫助的人。”

    翟夫人卻笑得曖昧,“明天陸先生也會來,阿辭你可要好好見見。”

    郭啟辭楞然,不明所以,“陸先生?哪個陸先生?”

    翟夫人望向臉微紅的楊秀珍,“你還沒告訴阿辭吶?”

    楊秀珍羞赧的低著頭,不敢看自己的兒子,雖說之前母子都說好了,可真遇到合適的人,楊秀珍還是有些覺得不好意思。“這事八字沒一撇呢。”

    翟夫人沒好氣道︰“你啊你,不就是找個伴嗎,至于這麼害臊嗎。阿辭又不是不通情達理的人,你怕什麼。”

    郭啟辭這下听明白了,驚喜道︰“媽,您找著合適的人啦?”

    楊秀珍看郭啟辭並沒有不高興,心里踏實不少,話說開了反而不害怕了,便是道︰“還沒到那一步,就覺得在一起還挺舒服,和其他人不大一樣,未來怎樣還不知道呢。”

    郭啟辭頓時明白楊秀珍在忌憚什麼,二十年來一直圍著他轉,現在怎麼會不顧他的感受,“媽,您不用顧及我,只要您能過得高興,我雙手雙腳贊成。”

    翟夫人插話,“瞧瞧,我就說吧,只要真心關心對方,肯定就會希望對方擁有幸福。阿辭又不是那老古板不孝順的,怎麼可能會介意。”

    楊秀珍被說得羞赧,“我知道,就是不知道咋開口而已。”

    郭啟辭怕楊秀珍不自在,倒也不急著詢問對方是怎樣的人,翟夫人也認識的應該錯不了。原本還擔心楊秀珍再找一次不知道靠不靠譜,現在有翟夫人監督著,對方人品肯定不會有問題。翟夫人現在和楊秀珍情同姐妹,若是沒有翟夫人,楊秀珍也不會這麼快蛻變,擁有獨立的思想和自信。

    要是楊秀珍能跟那個陸先生成了,也算是了了郭啟辭心里一件大事。伴侶之間的愛,是其他愛替代不了的,郭啟辭自己幸福,更不希望看到自個的媽媽孤零零一個人。

    郭啟辭翻著櫃子,換了好幾套衣服總覺得不合適。要麼覺得太正式死板,要麼覺得太隨意不夠莊重,時間一點點過去,他越發焦慮起來。

    翟軼瞧得一股酸味,“不就是去參加個慈善會嗎,看你緊張的。”

    郭啟辭拿著兩套衣服在自己身上比劃,並沒注意到翟軼的臉色,“軼哥,你說哪套好啊?”

    “不穿更好。”

    “哦,那就左邊那套……哎呀,我跟你說正經的呢。”郭啟辭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

    翟軼被那小眼神一瞟,整個人都酥了,從身後摟住郭啟辭,舔弄著他的耳垂,惹得郭啟辭一陣顫栗。

    “別鬧,媽媽她們還在樓下等著呢。”

    聲音語氣明明很正常,只是比平時要低一些,可听在翟軼耳朵里跟貓撓似的,說不出的勾人。手探入郭啟辭的衣服里,停留在在胸口紅點上用力一捏,郭啟辭一個不防,失聲叫了起來,尾音上挑。

    翟軼再也忍不住把郭啟辭掰過來面向自己,狠狠的吻了上去,叫囂的下半身磨蹭著,郭啟辭腰肢酥軟若不是被翟軼撐著整個人都往下滑。

    一記長吻讓兩個人氣喘吁吁,郭啟辭臉泛紅,雙眼變得迷離。前晚瘋狂昨晚休息,不知饜足的欲望隔了一天又叫囂起來。

    郭啟辭努力平緩呼吸,拉回理智,“等晚上好不好,現在真不行。”

    翟軼原本只是想調戲一把,今天兩人都有事,不可能任性滾床單,哪曉得把火都給挑起來了,只能不甘的捏了一把郭啟辭緊翹的屁股。咬著郭啟辭的耳朵,恨恨道︰“看晚上我怎麼膇A。”

    郭啟辭噎了噎,以前翟軼並不是很喜歡把這種糙話掛在嘴邊,可自打那天無意中吐了幾句發現他因為著糙話而激動的無法控制蠕動內壁時候,整個晚上郭啟辭都被這些話弄得又爽又羞。郭啟辭心中的矜持和狂野在打架,最終便宜了翟軼。

    翟軼那處被蹭得硬挺,這樣根本沒法子出門,只能惡狠狠的瞪了郭啟辭一眼,鑽進衛生間里沖涼水。郭啟辭被那一眼弄得菊花一緊,晚上後邊又要被蹂躪了,好吧,他承認非常之期待。

    “我親愛的宿主大人,您和您的男人好性福哦。”萬能王突然出現,眼神里發著綠光幽幽道。

    郭啟辭正幻想著晚上的旖旎,被萬能王嚇了一跳,“萬能王,你不要嚇人好不好。”

    萬能王睜著大眼,今天換了一身貓咪服在那雙手握拳捧臉,扭動著肉呼呼的屁股,“主人,萌萌小貓咪也想去。”

    雖說畫面賞心悅目,萌得心肝顫,可郭啟辭仍覺得得慌。不知道為什麼萬能王一作怪,郭啟辭就有種大難臨頭的感覺。

    因為郭啟辭又破了紀錄,還修復了不少畫卷,瓷器訓練也突飛猛進,萬能王也跟著飛速成長,又能實體化在人類社會里奔跑。可萬能王這次沒有再像以前一樣,恨不得二十四小時都在人類社會玩耍,現在只不過是偶爾出來和魏立銘通個電話就鑽進空間里。

    郭啟辭以為他是悶得慌了,沒細想就直接答應了,“可以,不過你得乖乖的,可不能鬧事。這套衣服也不能穿過去,換套正常的。”

    萬能王眨眨大眼,“那當然,人家是去看立銘哥哥,怎麼可以穿得這麼幼稚。”

    郭啟辭瞪大眼,“你要去見魏立銘?這個樣子?”

    “當然不是啦,我要和立銘哥哥真身約會,怎麼可能用這種侏儒身材。”

    郭啟辭皺眉,“你又要犧牲什麼?你再等等好不好,不要這麼急,我現在進步很大,會讓你很快成長的。”

    萬能王一臉羞澀︰“是立銘哥想見我了,我消失了這麼久,他有點不耐煩了。”

    萬能王的笑容刺得郭啟辭眼楮有些酸疼,這場戀愛也不知道是誰更悲催一點。為了魏立銘萬能王這段時間並不好過,這一點郭啟辭比誰都清楚。這一次簡單的見面可能會讓萬能王如同站在刀尖一樣行走,萬能王才剛剛緩過來,郭啟辭不願意又看到他再一次陷入困境。

    “萬能王,要不,還是算了吧。”

    萬能王似乎早就聊到郭啟辭會這麼說,幽幽道︰“我就要培育出繼承人了,只需要最後一步。”

    郭啟辭心中有種不祥的預感,“你是不是會有危險?”

    萬能王眼神黯然,他是系統的一部分,想要培育繼承者,那必須從自己身體里剝離出一部分。不僅痛苦還有可能抗不過去,這是他脫離系統的第一步,至關重要。若不是郭啟辭進步巨大,還破了紀錄,這一步還要很長一段時間才能實現。

    眼底的惆悵只是一瞬間,隨即又是燦爛的笑容,“宿主大人您不用擔心,我有分寸。想要實現自己的願望就要付出代價,不管是人還是神。”

    郭啟辭壓下心中的酸楚,“我能幫你什麼嗎?”

    萬能王搖頭,“您已經幫了我很多了,宿主大人,請你答應我,不管我發生了什麼事都不要為我做任何事。這是我的選擇,任何後果都由我自己承擔。我很愛糖糖和打打,我不希望看到他們會有任何事。嬰兒時期是最佳的修復時機,您一定不能錯過。而且系統並不是萬能的,它也是有死角的,所以你一定不能把那些成就值浪費在我身上。”

    郭啟辭不知道萬能王是為了阻止他的行為還是確實如此,只能姑且相信,“你就不能再等等嗎。”

    萬能王依然搖頭,“您進步得越快,我距離成仙也越近,想脫離就越難。現在是最佳時機,我必須抓住。在這之前,我想看看立銘哥。”

    雖是未說明,郭啟辭也很明白,這一眼很有可能是最後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