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作品:《重生之修復師

    大半年沒有性生活的夫夫二人,只需要一記熱吻就將被彼此點燃,緊緊相擁恨不得揉在一起。結婚之後還當和尚,這日子真不是人過的!

    熾熱的吻如同暴風驟雨一般襲來.唇齒廝纏漸漸變成你啃我咬,郭啟辭被吻得全身都發軟,只有那處硬挺著,喉間難耐的發出低低的嗚咽聲。這樣的聲音對于翟軼來說無疑是最好的春藥,那玩意硬得生疼,不停拱著隔在兩人之間的毛毯。毛毯並不厚,郭啟辭清晰的感受到了翟軼的熱情,自個也跟著更加渴望起來,憋了大半年兩人都等不及了。

    翟軼不忘將空調溫度調高,掀開毯子郭啟辭未著寸縷,那東西高高翹著,翟軼不由勾嘴一笑,伸手彈了彈,惹得郭啟辭耳根通紅。

    “真精神。”

    郭啟辭把臉歪過一邊,雖是老夫老妻可觸及這種話題郭啟辭還是難掩窘迫。翟軼並沒有繼續逗他,如今的郭啟辭越來越有脾氣,若是惹急了可就不好辦了。畢竟是大半年來的第一次,走溫情纏綿路線更合適,強制戲碼還是等後邊再玩的好。

    翟軼從抽屜里拿出潤滑劑,扯開腰上的浴巾,大家伙雄赳赳氣昂昂,在空氣中叫囂著自個的存在感,郭啟辭眼角瞄到腦門直突突,後邊竟是不由自主的縮了縮。

    翟軼將郭啟辭的雙腿拉開到極致,跪在兩腿之間,大炮急需入洞。幽徑之處就這麼直勾勾的袒露著,郭啟辭臉發燙,用胳膊擋住雙眼,以化解自己的羞澀。可翟軼的視線過于熾熱,即便擋住了雙眼依然感受到那能把人灼傷的目光。袒露的秘密之處仿佛知道將要迎來何事不受控制的收縮著,使得翟軼心中一緊,真想一口氣就沖進去。

    翟軼的呼吸變得更加粗重,眼眸子暗沉,額頭冒出細汗憋著一口氣,一邊輕揉著郭啟辭的前邊,一邊為他開拓後邊,許久未曾用于這個作用的幽處已經有些忘記曾經的這項功能,緊致得一根手指也難以納入似的。前後攻勢讓郭啟辭眉眼間都泛著春情,睫毛上沾染著薄霧,咬著牙低聲喘氣,雙腿微微顫抖,氣息不定。

    翟軼看到他這個模樣更加心癢難耐,巨大的家伙跟老式火車一樣,出發前呼鳴噴氣。手指前進困難,翟軼不由微微皺眉,“生完孩子怎麼還那麼緊。”

    郭啟辭被說得臉通紅,抓起枕頭往翟軼身上扔,恨恨咬牙,“別得了便宜還賣乖。”

    翟軼閃過枕頭,看著郭啟辭嗔怒的模樣心里一樂,原本木訥傻愣的小老鼠如今越來越氣性了,可不管怎麼變依然也只能是他的。

    翟軼越想越得意,手下的動作越發急促。可依然前後兩不誤,身體還壓在郭啟辭身上,用嘴吸吮著郭啟辭胸前的紅豆,好似什麼玩具一般,又是啃又是吸又是拉扯,直把左邊弄得又紅又腫。

    兩邊的失衡讓沉迷于下處的郭啟辭也感到另一邊寂寞起來,終于忍不住低嚀︰“另一邊。”

    翟軼輕笑,郭啟辭面赤冷哼,身體往翟軼嘴邊送,為了痛快豁出去了,孩子都生了害羞個啥,還有什麼比那更讓人尷尬的。

    翟軼伸出舌頭舔舐著被忽略已久的右邊紅豆,手下的動作越來越用勁,後邊已經塞進了三根手指,在里邊一會輕一會重的四處點火,一直在那點周圍輕揉打轉,就是不攻向那銷魂點。郭啟辭覺得自己快要被折磨瘋了,每次前邊快到了頂峰,翟軼就放緩速度,繞開敏感點逗弄,好似快要飄到天堂又被拽了下來然後繼續讓他往上飄一樣。

    床單幾乎快被郭啟辭抓爛了,腳趾蜷曲,雙腿忍不住自己張到最大,聲音藏不住的從唇尖吐出。這樣的挑逗讓生完孩子更加敏感,又許久未得發泄的的郭啟辭根本無法招架,終于人受不了,“給,給我個痛快。”

    聲音說不出的粘膩,一聲聲勾得原本就要爆炸的翟軼全身都繃緊了,如同即將噴發的火山口,地震山搖洶涌而來。若再不進攻,真的要廢了!

    郭啟辭的後邊已經很松軟,早已做好容納的準備,潤滑劑涂得滿屁股都是,亮晶晶的黏膩膩的顯得十分淫靡。翟軼收回手,將郭啟辭的雙腿搭在自己的肩膀上,舉槍正欲捅入,郭啟辭突然推開了他,“等等!”

    這點力度雖然擋不住翟軼的去路,可依然讓翟軼硬是忍著停了下來。臨陣叫停,翟軼腦門上都的青筋都爆了出來。眼里的火差點沒把郭啟辭燃燒成灰,聲音粗重低啞,因為被打斷而使得語氣十分不善,“干什麼?”

    郭啟辭縮了縮,也知道這節骨眼上打斷實在太不人道,吞咽了一下,支吾道︰“套,套子,啊——”

    後邊早就等候已久的地方突然沖進猛獸,是之前手指完全不可比擬的,把後邊塞得滿滿的,又痛又麻又充實。郭啟辭的腰間酥麻使不出一點力氣,早已到了臨界點的前方因為這突然襲擊一下子失守了。

    郭啟辭忍不住頭一仰,聲音拔高尾音上揚,眼淚水都出來了。整個人癱軟在床上,粗喘著氣,心髒劇烈跳動,好像要從胸脯沖出來一樣。

    郭啟辭被這突然一擊直接膍迨o了,腦子里一片空白。因為高潮使得後邊不自覺蠕動,好像要邀請翟軼不斷往前一樣,吸得翟軼再也忍不住低吼一聲開始瘋狂的炮擊。原本癱軟的郭啟辭被聯動著不停搖晃扭動著,身體和心靈都在不停的搖擺,剛剛發泄過的地方又開始抬頭,藏不住的呻吟聲不停從嘴里吐出,換來的是更猛烈的攻擊。

    郭啟辭整個人被折了起來,雙腿壓倒胸前,更好的接納那巨大的物體。翟軼的大玩意在進攻著最深處,快而重的動作弄得他的腰肢幾乎要被扭斷!強烈的快感讓郭啟辭完全沉醉于這樣的激情中,完全忘記方才到底要說什麼,無法控制的吐著自己也不知道的是什麼的羞恥話語。

    “天,太快了,慢,慢點。”郭啟辭覺得自己要被這樣的快感淹沒,讓他瘋狂讓他入魔。這樣的失神和無法控制,讓他不知所措,只能緊緊抓住翟軼的胳膊,像溺水的人抓住最後的浮木。

    “這樣?”翟軼放緩速度,讓快要噴發的大家伙緩緩,抽出一半輕輕研磨著。這樣的動作讓郭啟辭瘙癢難耐,根本無法滿足後邊的需求。雙眼迷茫的郭啟辭不由微微皺眉,嘟囔著催促,“快點,不夠。”

    身體不自覺向翟軼靠近,試圖讓那玩意進入更深,後處更是不停蠕動邀請。翟軼在郭啟辭鎖骨間狠狠吸了一口,突然將郭啟辭抱了起來坐在自己腿上,重力加速度巨大的玩意沖想郭啟辭最深處,郭啟辭頸往後仰,形成一條美麗的弧線。

    “啊——”

    郭啟辭只覺得眼前一晃,還來不及反應,翟軼抱著他的腰,就開始狠命長程炮擊,毫不憐惜的瘋狂上下膇佽菕C這樣的體位進入得更深,好像要把郭啟辭戳穿一般,速度快得後邊連收縮的機會都沒有,只能無力的承受著攻擊。

    郭啟辭全身顫抖著,緊緊摟著翟軼的頸脖,前面摩擦著翟軼的身體,後邊被翟軼堵得滿滿的,前後快感逼得眼角流出淚水,黑發甩出了汗珠。

    房間里盡是肉體的撞擊聲,還有低低的喘息聲和時不時拔高的呻吟聲。不知道過了多久,經過暴風驟雨般的快速攻擊之後,翟軼終于將精華灌進郭啟辭的身體里。又燙又多,這可是存了大半年的量,好像要將他灌滿,漲得生疼,可看著腹部又十分平坦。

    郭啟辭這才反應,忍不住扭動起來,“不要身寸在里邊。”

    翟軼緊緊箍住郭啟辭的腰,將大家伙埋在最深處,讓精華進入最深處。郭啟辭抬腳想踢過去,卻被翟軼抓住了腳踝。

    啪啪啪——

    翟軼大手拍在郭啟辭臀部,脆響震耳卻是不痛。

    “別動,吞進去。”

    渾身無力的郭啟辭實在使不出力氣,只能咒罵道︰“混蛋,要是再有怎麼辦!”

    “生。”

    “有本事你來。”

    翟軼往里捅了捅,笑道︰“我還真沒這本事。”

    現在說什麼都晚了,郭啟辭只能悶悶不樂的嘀咕,心里很是擔心。翟軼壓向他親了一口,“哪有這麼容易有,你忘了你看的資料了?”

    郭啟辭這才想起男人生子概率非常小,他能有兩個孩子已經是非常稀罕的事了,還想來第二胎簡直是就是中大獎的概率。郭啟辭心里這才舒坦了些,他倒不是怕再來一次,只是現在兩個小的都還沒恢復,要是再來個,他根本沒有成就值保孩子們的平安。

    兩個人摟在一起,癱倒在床上,下邊相連著,十指相扣。等呼吸平息,這才惦記起身上粘膩,郭啟辭忍不住扭動了一下,結果竟將體內的沉睡的猛獸喚醒了。

    郭啟辭整個臉都垮了,“不要了。”

    “早著呢。”

    “我好累。”

    “不用你動。”

    “明天會起不來,我還要……啊,停,停,啊——”

    翟軼猛的炮擊著,親吻郭啟辭的額頭,笑得危險,“修復就好。”

    郭啟辭欲哭無淚,這個該死的系統真是讓人一點借口都沒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