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作品:《重生之修復師

    翟軼不動聲色的將郭啟辭拉到身後,翟老哪里不知道自個兒子的德性,也沒理會他,欣賞著修復好的畫卷,笑得見牙不見眼。

    見子如此能干,楊秀珍說不出的得意。離開了郭光明又如何,如今兒子自個就有出息,能夠在婆家站穩腳跟,還不用委屈自己,照樣活得風生水起。雖說這門手藝比起翟家的雄厚背景不算什麼,可這世上也沒幾個人能比得上他兒子不是。

    楊秀珍現在不是井底之蛙,因為加入了慈善基金會,還成為了理事之一,平日也經常參加慈善拍賣會,又加上郭啟辭從事這行她也閱讀了不少相關書籍,很清楚一個優秀的修復師擁有何種地位。

    她不知道翟家人當初為何看上郭啟辭,可現在憑借這麼手藝翟家人也不會看輕他。楊秀珍現在經營這慈善基金會一來是讓自個有事做,二來也是為郭啟辭積善緣,不讓郭啟辭因為沒爹在後邊撐著被人瞧不起。

    慈善基金會的成員大部分都是豪門貴婦,她通過基金會結識了不少人,用自己的努力獲得了她們的贊許和認可。或許這點人脈用處不大,卻聊勝于無。

    郭啟辭現在掌握了一門絕活,又誕下兩個孩兒,算是在翟家站穩了腳跟。這一個月來楊秀珍雖然因為孩子身體虛弱,郭啟辭生產時遭遇風險使得她憂心忡忡憔悴了不少。可現在寶寶們越來越健康,郭啟辭也身體恢復得很不錯,楊秀珍越來越充滿底氣,整個人都是眉飛色舞的。

    楊秀珍現在瞧著都年輕了不少,站在翟夫人身邊年紀相差也沒這麼大了。雖然沒有經過郭啟辭的修復恢復年輕,可因為心境的變化、飲食上的注意以及適當的保養,整個人都散發出光芒,擁有著這個年紀的獨特魅力。楊秀珍從前在鄉下也是個美人胚子,不過因為勞作而顯得蒼老暗淡,現在越發露出她原本的美來。

    氣質雖還是不及翟夫人高貴典雅,卻擁有自己質樸的特色,和善令人願意親近,用圈里一個貴婦的話就是,腦門上刻著四個大字——賢妻良母。楊秀珍去孤兒院老人院等地方,總是最受人歡迎的。如今楊秀珍身邊還不乏追求者,都是圈里喪偶的同齡人,家世為人都不錯。

    這事還是郭啟辭從翟夫人那听到的,翟夫人故意透露給他想听听他的看法。站在女人的角度,翟夫人還是非常希望看到楊秀珍能重新找到幸福,可楊秀珍怕郭啟辭心里有想法,根本不肯跨出這一步。翟夫人不忍看到楊秀珍這麼年輕就獨自一人,雖說郭啟辭孝順,可這老來伴是兒子無法替代的。

    郭啟辭听到這消息時候,整個人都愣住了,這才反應他又忽略了什麼。他這輩子還真是沒什麼長進,除了知道讓媽媽吃好喝好其他完全不去想了,他完全沒記起這茬了。郭啟辭找了楊秀珍談話,這還是母子兩第一次談起這些事。兒子給自個做媒,這讓楊秀珍十分羞赧,郭啟辭也不是那嘴巧的人,磕磕絆絆兩人終于說明白了。

    要說一年前楊秀珍是不可能會有這重新找人的想法的,雖說現在現在鄉下也不少二婚的,可那是人家不是她楊秀珍。不可否認,從前她心底依然將郭光明看做是自己的丈夫,還有著不切實際的想法。

    可這一年多里讓楊秀珍眼界開闊了,不再是那個傻乎乎的鄉下婆娘,接觸的人也不是鄉下那些沒讀過幾天書的婦人,這想法也就跟著變了。楊秀珍現在雖說還是沒有再次成家的想法,卻也不像從前那樣一點不松口,而是抱著遇到有緣人可以試試的想法。現在又有郭啟辭的支持,楊秀珍心里更踏實了,不會因為別人的追求惶恐不安,害怕郭啟辭會嫌她老不正經,這麼大年紀了還四處勾搭人。

    母子兩個因為這事跟親近了,有些話從前不好意思說的,現在都會找對方說說。楊秀珍還把幾個追求者跟郭啟辭說起過,要是從前哪里敢和自己的兒子說這些。

    楊秀珍心里為郭啟辭高興和驕傲,可面上依然沉著臉叮囑著,“孩子,你可不能驕傲,咱們得腳踏實地的。”

    “嗯,媽,我會更加努力的。”說罷,郭啟辭轉向翟老,“爸爸,軼哥,我有個請求。”

    翟老的目光這才戀戀不舍的從那些畫卷上里抽出來,一臉不悅,“一家人客氣啥。”

    翟軼並未言語,郭啟辭現在已經很少這麼慎重其事的和他們說話,都像一家人一樣很隨性,如今一般必有大事。

    郭啟辭笑道︰“我是怕您心疼。”

    翟老來了興致,“不會是要拿走我的那些老伙計吧?”

    “還真是。”

    翟老佯作怒臉,“你們一個個的都打我這些破爛的主意,真是千防萬防家賊難防啊。說吧,又有什麼想法了。”

    郭啟辭完全不被嚇到,坦然道︰“今後我修復的畫卷,可不可以一半都拿去慈善基金會拍賣,獲得善款去幫助更多的人?當初您承諾的,給我的分紅我都不要,我都想捐出去。”

    除卻一些珍貴的畫卷或是實在喜歡的,郭啟辭之前修復的圖畫,不少都直接拿去售賣,賺取中間的差價。為此郭啟辭獲得了不少分紅,之前郭啟辭全都給了楊秀珍,楊秀珍用去做投資,小賺了些。

    可經過生產這一劫難,郭啟辭覺得自個身外物已經足夠了,是時候該做些什麼事為家人祈福。若非當初翟老提議將‘鷹’贈送給博物館,恐怕現在不是他和兩個寶寶不會安好。就算現在捐出去沒有成就值,郭啟辭也願意分出這部分的利積累功德。

    翟老哈哈笑了起來,“這還用說,必須的同意,咱們家也不靠那蠅頭小利過日子,我就喜歡看前後差價而已。老婆子,親家母,這事就交給你們了。”

    翟老都發話,翟軼更無異議。楊秀珍和翟夫人這下來勁了,這下他們的基金會又多了一項收入來源。

    楊秀珍甚至開口道︰“我有個想法你們看成不,在咱們基金會捐款數額達到一定程度的時候,讓啟辭免費給他們修復一次,你們覺著咋樣?”

    翟夫人樂了,“親家母,你這算盤打得越來越響了。不過這事我們說的可不算,得小兩口同意啊。”

    翟軼望向郭啟辭,郭啟辭連連點頭,這才出聲答應,“好。”

    郭啟辭原本想著這不過是想買個冰箱送個杯子一樣,也不過是一點點彩頭,不值當什麼,哪曉得在未來的日子里,不知道多少人為了這點彩頭獲得了基金會慈善大使的榮譽稱號,還不一定能搶到。要知道不捐贈到一定程度,根本無法擁有這個名頭。

    “你小心別讓打打嗆著,這小家伙吃東西最性急了。”郭啟辭抱著糖糖喂牛奶,翟軼則抱著打打,看到自個兒子那著急勁,郭啟辭忍不住出言叮囑。

    “嗯。”翟軼的手法也很純熟,不再像剛開始一樣不知所措,打打不悅的扭動了幾下,沒一會也乖乖的慢慢吸了,那小臉叫個享受好像在吃什麼人間美味一樣。

    兩個寶寶現在已經滿月,比剛出生時候大了不少,打打現在有7斤8兩,糖糖有6斤7兩,和正常寶寶剛生下來差不多大。小臉還是沒有張開,尤其是糖糖依然像個小貓似的,哭的時候聲音柔柔低低的,郭啟辭每次一听整個人都心疼起來。剛開始的時候郭啟辭和翟軼都不敢去抱,生怕一個用力就給捏碎了。

    這段時間才敢抱著喂奶,雖然有佣人,小兩口還是盡量親力親為,至少每天要保證一次和孩子們親密接觸。親自泡奶粉親自喂奶,洗臉換尿布,洗澡卻還是不敢,總怕一個不小心把寶寶淹到了。

    喂完牛奶又給兩個寶寶拍嗝,兩個寶寶都非常好帶,除了餓了打打會哭鬧,平時都是乖乖睡覺,不哭也不鬧。而且不管是吃還是拉都非常有規律,那個時間點準備好就成,翟夫人一共請了八個保姆,富有經驗的保姆們都表示從來沒有見過這麼乖巧的寶寶。

    兩個寶寶雖然現在長得很好,但是保險起見滿月的時候還是沒有大辦,只是一家人簡單吃個飯。準備再長大一些,在百日的時候才正式將兩個寶寶公之于眾,到那個時候再大擺筵席。

    兩個寶寶原本情況其實並不好,黃疸過重,照藍光也不見好轉,若不是郭啟辭施展修復術修復,恐怕黃疸不會那麼容易消退。還有其他因早產引發的並發癥,都是郭啟辭用修復術減輕了癥狀。現在兩個寶寶依然需要進行身體修復,郭啟辭現在出了月子將擁有更多時間修復,相信在百日的時候就可以和普通寶寶一樣健健康康的了。

    寶寶們吃完就睡著了,兩口子小心翼翼的將他們放在小床上,捻手捻腳離去。

    洗完澡,郭啟辭躺在床上,並沒有像平時一樣鑽到空間里練習。翟軼洗完從浴室里出來,看到郭啟辭坐在床上看書微微詫異。

    “今天不舒服?”

    郭啟辭幽幽的憋出一句,“我今天出月子了。”

    翟軼看了他一眼,“明天只能工作八個小時。”

    郭啟辭眼神飄來飄去,重復道︰“我今天出月子了。”

    翟軼挑眉,“你說過了。”

    郭啟辭不悅的掃了他一眼,繼續重復︰“我今天出月子了。”

    “我知道啊。”

    郭啟辭眼神幽幽的盯著翟軼,一臉欲求不滿。翟軼終于忍不住噗嗤笑出聲來,撲到郭啟辭身邊摟住他,“忍不住了?”

    自打發現郭啟辭有了身孕以後,翟軼再也沒有踫過郭啟辭。剛開始是怕胎兒不穩,後來肚子越來越大,郭啟辭也越來越不舒服,翟軼更不可能勉強。郭啟辭之前也怕他憋著,每天都被個熱棍子頂著也著實不好受,想著用嘴幫他解決,翟軼死活不同意,要麼生生挺過去,要麼去洗涼水澡。堅決要和郭啟辭一起憋著,不能老婆難受,自個一邊快活。

    生完之後,雖然在修復術的幫助下身體恢復了,翟軼依然不敢踫郭啟辭。哪怕郭啟辭說沒說,就算有事以後修復不就完了,翟軼也不敢冒險。

    郭啟辭也是男人,又嘗過滋味哪有不想的,哪怕最難受的時候也會有欲望。別了大半年,如今終于特赦了,不管心里還是身體都癢癢。

    “你不想嗎?”郭啟辭嗔了翟軼一眼,翟軼那玩意直接起立了。

    翟軼用那玩意頂了頂郭啟辭的大腿根,低沉著聲︰“你說呢?”

    郭啟辭雙手勾住翟軼的脖子,狠狠的吻了上去,“做吧。”

    翟軼擰眉,表情有些糾結,“早了。”

    出月子並不代表身體已經恢復,其實還需要更長的時間,同房才比較穩妥。

    郭啟辭有些怨念道︰“我早就好了,還是你不想和我……”

    翟軼堵住郭啟辭的唇狠狠的在他口中肆虐,吞咽不及的唾液從嘴角落下。兩人都有了感覺,呼吸變得粗重起來,翟軼聲音變得沙啞,“老婆大人這麼想要,那為夫恭敬不如從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