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作品:《重生之修復師

    郭啟辭睜開眼望著天花板,整個人有些恍惚,一時之間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記憶跳在他落魄的流浪在街上,住進一個髒兮兮的賓館,不知何去何從。

    他又回來了嗎?

    郭啟辭從床上彈坐起來,噗通噗通跳得厲害的心在望到靠著沙發睡著,腿上還躺著筆記本電腦的熟悉面孔的時候,整個人瞬間安心下來。

    腹部的傷痛提醒了自己,他之前遭遇了什麼。感謝上帝,這一切並不是夢。如果讓他在這個時候醒來,他一定無法堅持下去。夢里實在太美好,他不願意醒來。

    郭啟辭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沙發上的人看著很疲倦,他坐起來這麼長時間對方都沒有醒過來。若不是困極了,絕對不會如此。

    那天他打了麻醉之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那時候的情況很糟糕,止不住的鮮血令他心驚,可現在除了腹部的傷口隱隱作痛,並沒有感受到什麼不適。萬能王給他施展了修復術吧,那寶寶呢,寶寶怎麼樣了?

    郭啟辭一想起寶寶,再也難以平靜,正準備下床翟軼睜開了雙眼。一看到郭啟辭,連忙放下腿上的筆記本,跑了過來。

    “你醒了?感覺怎麼樣?”

    郭啟辭搖頭,“我沒事,寶寶呢?”

    翟軼看他氣色還不錯,心里舒了口氣,“寶寶們很好,在隔壁的保溫箱里,等你好些就帶你去看他們。”

    “真的?你沒騙我?”

    “真的,一會可以給你先看投影電視。現在你先躺下來,把萬能王召喚出來。”翟軼扶著郭啟辭躺了下去。

    郭啟辭一听這話就覺得不對勁了,萬能王可以隨時出現,只要他和佛珠在翟軼也可以將它召喚出來,現在需要他召喚,肯定是萬能王又掉級了。

    “發生了什麼事?”

    翟軼嘆了口氣,“你當時情況很糟糕,急需進行修復。可你又打了麻藥,萬能王在沒有你的指令下擅自啟動修復術,所以又被罰了。”

    郭啟辭激動得要坐起來,被翟軼按了下去,“別激動,有什麼話你把他召喚出來再說。”

    郭啟辭連忙對著珠子召喚,萬能王嗖的跳了出來,穿著最初的那件紅肚兜,漂浮在空中墊著腳尖轉圈圈,胖乎乎的小臉笑得燦爛,“哦,我親愛的宿主大人,您終于醒了,看你面色紅潤有光澤,已經好了大半啊。”

    萬能王出來的時候還在囂張的翟軼面前扭了扭,從翟軼的表情上看,雖然感受到萬能王已經出現,卻並沒能看到他到底在哪。

    郭啟辭微微皺眉,“萬能王,你又倒退了?”

    萬能王捧臉,“我最親愛的宿主大人,我是不是特有奉獻精神,我簡直都要被自己感動到了。如果我們系統有電視台,我肯定被獨家報道了,我簡直就是系統界的活雷鋒。”

    郭啟辭愧疚不已,若不是他執意不讓萬能王一開始就施展修復術,想留給兩個孩子,萬能王也不會因此而受罰。“對不起,我又連累你了。”

    萬能王擺擺手,“我萬能王從來不做虧本生意,救了你也就是救了我自己,我還得靠你化作人呢。而且你男人已經答應,以後要包養我,讓我衣食無憂,嘿嘿,這下我可賺大發了。”

    郭啟辭哪里不知道萬能王這是為了讓他心里好受,所以才故意說的這些。可現在說對不起或者謝謝實在太蒼白無力,一臉認真的承諾︰“雖然這話我說了無數次,但我現在還要說,我發誓一定會讓你盡早成人的。”

    萬能王笑得眼楮眯成一條線,“若是其他人我可能不信,你說這話就是千真萬確了。你現在已經學習到兩大文物修復術,只要將兩者繼續深化,成為行業中的小能手,我可成人,你更是可以擁有更多的修復機會,不像這次還得小心翼翼的使用成就值。”

    “寶寶真的沒事嗎?”翟軼不讓他去看孩子,郭啟辭總是有些擔心。

    萬能王一副這還用說的表情,“當然,這多虧之前你們把那幅畫捐了出去,所以獲得了很高的成就值,才有多余的成就修復了一下兩個寶寶。只是他們兩人都是早產,因為並發癥修復成就又不大夠,所以身體比較虛弱。不過沒關系,你存夠了成就值就可以幫他們修復身體。以後保準身體倍棒,吃嘛嘛香。”

    郭啟辭這才放下心來,“我馬上開工。”

    翟軼一听這話立刻反對,“不行。”

    萬能王也勸道︰“我為了寶寶們並沒有在你身上花掉所有成就值,你的身體並沒有修復徹底,還得跟一般產婦或者產夫一樣坐月子。這事急不得,先休息兩天吧。如果你想早些為寶寶們修復,那你必須要脫離系統的預演部分,直接對實物下手,這段時間你正好用來心理建設。你現在技術足夠撐起,就是需要膽量去跨這一步。”

    郭啟辭听到這話心里更堅定了想法,都是因為還不夠自信,過分依賴系統,所以才會害得他獲得成就值速度緩慢,這次生產才會有如此大的風險。他不能這麼繼續下去,他的練習已經夠多了,就算出錯又如何,他必須要承擔得起失敗,才能得到更大的進步,這一步必須邁開走!

    郭啟辭昏迷了三天,醫生過來檢查發現他身體各項機能都良好。最令他詫異的是流了這麼多的血,全身的血幾乎都換了一遍,竟然沒有貧血,更不會有因為貧血引發的後遺癥,身體幾乎和正常生產沒有區別,這也太匪夷所思了。

    要知道當時就已經給郭啟辭下病危通知單了,結果現在竟然恢復得這麼快這麼好,這反倒襯得他當時胡亂嚇人了。

    翟軼瞧出醫生的困惑,只淡定的用郭啟辭非常熟悉的四個字解釋——天賦異稟。

    郭啟辭醒後當天,醫生檢查無礙便可以去看寶寶了。剛生完也得走動走動,不能一直躺著。郭啟辭看到像個小貓一樣的兩個寶寶,雖然長得並不好看,皺巴巴紅彤彤的,可在他眼里卻是最漂亮的寶寶,如同天使一般。

    兩個寶寶都閉著眼,躺在保溫箱里身體插著不知名的管子,瞧著很是可憐,郭啟辭心里酸酸的。

    隔著玻璃,翟軼指著兩個寶寶道︰“左邊是哥哥,右邊是妹妹。”

    “他們都好小啊。”

    哥哥還罷了,雖然長得小巧,可給人很皮實的感覺,妹妹就不行了。因為在肚子里被哥哥搶了營養,整個人又小又虛弱,若不是萬能王使用修復術,估摸現在都已經不好了。

    兩個寶寶的情況都不算太好,二十四小時都需要看護,若是一般家庭根本無法承受這樣的醫療費用。

    翟軼攙扶著他,“會健康長大的。”

    “我也會加油,不會讓他們失望的。”郭啟辭心中愧疚,若不是他太膽小,不敢邁出那一步,兩個孩子也不會受到這樣的苦。

    翟軼認真道︰“你已經做得非常好了,這是謹慎,不是怯弱。”

    不是安慰而是事實,就算是再自信的人,只要心存謹慎,珍惜畫卷。這麼短暫的時間也不敢如同那些學了幾十年一樣的修復大師一樣直接下手,哪怕是在擁有系統的情況下。那些修復大師在修復作品之前,都是經過千錘百煉的,只不過不是依賴系統的虛擬練習,而是真實的畫卷而已。

    郭啟辭會心一笑,靠在翟軼的胸口,他何其有幸才會認識這樣一個人,總能讓他充滿勇氣,讓他找到自己的閃光點,讓他不會否定自己,而是看到自己的好,讓他自己更自信,努力做得更好。

    “五天之後我就開始工作好不好?”

    翟軼微微皺眉,最終還是妥協了。實在是兩個寶寶情況不佳,雙胞胎比一般孩子難養活,而且還是早產,保險起見還是需要讓郭啟辭多攢些成就值。一點點修復維持生命至少能保持不出意外,否則真有什麼閃失,就算以後擁有再多成就值也無法挽回寶寶的生命。不管于誰,這都是非常可怕的打擊。

    翟軼對此無能為力,只能道︰“不要太累。”

    寶寶們分別叫翟牧廷和翟牧芸,是翟老請高僧算出來的,希望能保他們兩人平安。而小名分別為打打和糖糖,之所以叫打打是因為翟牧廷竟然能發出類似于‘打打’的聲音,所以干脆就叫他打打。而糖糖則是希望她活在甜蜜的世界里,生活甜美。

    郭啟辭五天後基本就恢復得差不多,楊秀珍和翟夫人一听他就要開始進行修復,都堅決反對。

    “你這孩子,傷口還沒好呢,著急什麼!這些破爛東西放這又丟不了,先養身體再說。”翟夫人瞧這幾天郭啟辭身體好得差不多,還準備給他大補,現在竟然就要開始工作,這話要是傳出去,得說他這婆婆多苛待人。翟夫人橫了翟老一眼,肯定又是這個死老頭子又那碎碎念,讓郭啟辭有了想法。

    翟老一臉冤枉,雖然自從那幅‘鷹’捐出去之後,引起強烈反響,不少人都向翟老打听這修復師和點楮之人是誰,他也若有似無的開始透露出去,這也是給未來郭啟辭鋪路。雖說名利都是身外物,可是應有的肯定還是要有的。現在就等郭啟辭身體恢復,就可以逐漸走到人們的面前,現在已經有人隱約猜到是郭啟辭修復的了。他雖然著急想他收集的‘破爛’重見光面,可還不至于這麼沒有人性。

    楊秀珍也不贊同道︰“雖然男女不同,可這生完孩子都很傷元氣,再加上那天你流了那麼多的血,現在必須好好休息。”

    “媽,醫生都說了我恢復得很好,而且我這活又不費力,累不著我的。”

    楊秀珍依然不認可,“孩子,這事你得听我的,我當初也仗著年輕不在乎,現在吃夠了這個虧,你可千萬別學我。這活雖然不是體力活,可是費腦又傷眼,你不能這麼任性。咱們不能急這一時半會兒,後面可就要吃苦了。”

    翟夫人也苦口婆心勸道︰“是啊,我知道你們男人事業心重,可也得權衡利弊。听媽媽們的話,不著急這麼一個月,等一個月之後我任由你隨便舞。”

    郭啟辭心里暗暗叫苦,可兩位媽媽都十分堅決,他又不能把事實真相說出去,只能向翟軼求助。

    翟軼原本就意志不堅,听到兩個媽媽這麼慎重其事的勸阻,心里更加搖擺不定了。“要不再等等?”

    這還是翟軼第一次這麼拿不定主意,平時從來都是說一不二,可這抉擇實在是太難了,無法只能這麼牆頭草起來。

    郭啟辭知道大家也是關心他,可他手上沒有修復的機會,看到小雞仔一樣哭的聲音都很小的兩個孩子,他不做點什麼根本無法安心。哪怕醫生說目前沒什麼大礙,寶寶們又被照顧得很好,可這種事誰又說得清楚。他大出血不也是很突然的事,他絕對不能在有辦法的情況下不去努力,若真出了事,他如何能原諒自己。

    郭啟辭磨破了嘴皮子兩位媽媽才有所退讓,不過一天不能超過三小時,這已經是最大的讓步了。

    每天三小時對于修復來說時間很緊,尤其揭畫芯的時候需要一氣呵成,若是遇到破損得厲害的圖畫,三個小時很難完成。

    郭啟辭並不著急著開始,而是開始進行了規劃。雖然只有三小時的動手時間,但是其他時間他可以用來思考。在腦子里可以演練無數次,然後再下手。這一招出奇的好,從前在空間無數次的全真模擬練習因為銘記于心,如今閉上眼就能夠演練。既能讓他心里有譜,又不用依賴系統。

    瓷器修復術他剛學會,還需要在空間里進行修復練習,他還不敢進行實物下手。翟軼每天給他兩個小時的時間進空間,這部分時間就專門用來練習。一來是鍛煉手法增加經驗,二來也能多弄些經驗值,讓他等級提高,活得更完善的修復機會。

    郭啟辭把時間安排妥當,便開始了練習和實際修復。

    在媽媽們的約束下,心中又為寶寶著急。郭啟辭竟意外的突破了自己,破損得不是十分厲害的圖畫,三個小時以內就能修復完畢。破損得厲害的圖畫,從前需要一個月的現在只需要不到一個禮拜的時間,而且一天只能進行三個小時。

    若不是只有帆子一個學徒,而且只是剛入門,技藝不太純屬,有些瑣碎技術含量不太高的事依然需要他完成,否則還可以更快。

    一幅幅畫從郭啟辭手中得到最燦爛的綻放,直至郭啟辭正式出月子,不到二十五天的時間,郭啟辭就修復了4幅破損得非常厲害,修復難度非常大的畫,以及8幅破損不太大的畫卷。

    這個成績出來,不止郭啟辭和翟老一行人,就連萬能王都震驚了。雖然修復速度提高得異常迅速,可郭啟辭修復水平從未曾降低過,甚至越來越好。系統最高評分曾達到了9,這可是令人震驚的成績。又一次打破了萬能王的記錄,從來沒有人這麼快就擁有如此迅速的進步,這麼短的時間就能拿到9分!

    郭啟辭現在的修復水平或許還不及顧老,可這修復速度卻遠遠超過了顧老。修復文物也是在和時間賽跑,若多幾個像郭啟辭這樣很早就出師,速度還極快,修復效果極佳的修復師,那麼這世間就不會有那麼多被時間腐蝕掉的文物的了。

    翟老拿到這些畫卷的時候,忍不住抓住郭啟辭的手,激動得顫抖,“孩子,你,你這雙手真是巧奪天工,金不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