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作品:《重生之修復師

    郭啟辭听到翟老的提議心中忍不住激動起來,對啊,他怎麼沒想到這點!這幅畫若僅僅作為私人收藏未免太可惜,它的光彩應該讓更多人看到,這也是馮元奇的願望。從畫中可以看到馮元奇的野心,他並不甘心歸隱山林,而擁有著自己的雄心壯志。

    雄鷹展翅,傲視群雄。

    “這個主意好!”郭啟辭說完不忘征求翟軼的意見,“軼哥,我們捐出去好不好?讓更多的人看到這幅畫。”

    翟軼微微皺眉,表情猶豫。

    翟老深知翟軼的顧慮,便是道︰“啟辭的進步很快,我們不可能一輩子將他掩藏起來,遮掩住他的光華,現在是他站出去的時候了。”

    翟軼下意識望向郭啟辭的肚子,他從不曾懷疑保護不了郭啟辭。可因為在意,哪怕是萬分之一的可能郭啟辭會受到傷害,也不敢去嘗試。若是平常還罷了,郭啟辭現在這個狀況,讓他不免膽怯了。

    郭啟辭也明白了,笑道︰“軼哥,我做好準備了,有你在,我無所畏懼。”

    翟軼深深看了他一眼,郭啟辭一臉自信,這才松口,“好,但點楮這幅不送。”

    翟老瞪大眼,“這還用你說!”

    ‘鷹’這幅畫的展世是把郭啟辭推出去的最佳時期,可最終為了保護目前身體特殊的郭啟辭,一行人決定先聯系好,具體送出去要等生完之後。那時候會連臨摹的這幅畫一起公之于眾。以郭啟辭現在的能力,也應該到了示人的時候。

    而且按照系統的要求,郭啟辭想要最終通關,必須開班收徒,這對自身有很大幫助,也是造福于人類。翟老對此更是喜聞樂見,他這樣的古董愛好者,最惋惜的莫過于因為破損可無法看到文物的原貌。目前天朝頂級修復師實在是屈指可數,若郭啟辭能帶出幾個徒弟,也是為後人造福。

    翟家有這個實力去供養這些需要經過數十年才能出師的修復師,這對人才的培養很有益處,可以讓這些人安心學藝。

    “我親愛的宿主,您的肚子真是大得恐怖啊。”剛關上房門,萬能王就跳了出來,圍著郭啟辭轉圈圈。還飄在空中把耳朵貼到郭啟辭的肚子上,最喜歡就是看到胎動時候肚皮翻滾的樣子。

    這段時間郭啟辭進步很大,已經開始進行陶瓷修復的練習,並且已經修復了不少,評分可達6分,若非懷孕之後身體笨拙手指有些浮腫,妨礙了行動,否則7分也能夠拿到。這使得萬能王也進階,不再像之前一樣那麼虛弱,能夠自由出入空間,還能讓翟軼看到自己。

    郭啟辭摸著肚子笑道︰“最近我覺得肚子好像老往下掉,現在就這麼大不知道足月的時候有多恐怖。”

    萬能王听這話不由微微皺眉,“我親愛的宿主大人,您能把衣服掀開嗎?”

    郭啟辭下意識望向翟軼,翟軼竟然沒有醋意大發,反而點頭同意了,這讓郭啟辭有些詫異。平時萬能王若敢提這要求,想看看寶寶胎動時候肚子翻滾的樣子,翟軼肯定不會允許的,今天是怎麼了。

    郭啟辭將衣服掀開,萬能王只掃了一眼,突然說了一句風馬牛不相及︰“你們打算將那幅畫送給博物館?”

    郭啟辭不明所以,卻老實道︰“是的,已經聯系了博物館,等我生完就送過去。”

    “現在就送。”

    郭啟辭不解,“啊?為什麼?”

    翟軼卻眉頭緊鎖,想到了什麼。

    萬能王認真道︰“不存私心,造福于人,系統會贈送一個大紅包。這也是隱藏成就,所以我從前不可提起,現在你們有這個心,那就趕快去做。”

    郭啟辭沒想到還有這麼一出,還真是意外的驚喜。“這也不著急吧,等我生完再說也一樣的。”

    萬能王搖頭,“事不宜遲,趕緊送。大不了不急著把你推出去,反正你也不好這虛名,有本事就是有本事,有沒有名聲並不是最重要的事。”

    郭啟辭更加鬧不明白了,萬能王可是最希望他能夠被推于人前,成為名譽天下的修復大師。名氣越高對于系統的升級以及自身提高都有很大幫助,還也能搜集到各種不同的破損文物,去施展修復術,從而修復能力也得到提高,還更好開班收徒。

    翟軼想到了什麼︰“是不是寶寶出了問題?”

    男子受孕本就不易,懷孕過程中也很容易出現狀況,一個還好過了頭三個月一般都很穩妥,可兩個就很難說了。所以才會只有一個案例,實在是雙胞胎太難保住了。這段時間醫生檢查時候就發現了問題,只是怕郭啟辭擔憂所以一直沒告訴他。他們甚至做好了最壞的打算,若實在不行提前剖出來。

    萬能王其實早就察覺到了胎兒的不妥,這段時間他總喜歡跑出空間,就是為了在現實狀態下查看胎兒情況。

    郭啟辭一听這話整個人都緊張起來,他其實早就有些察覺到了什麼,可大家瞞得好,醫生一再肯定胎兒很健康,所以將信將疑。可寶寶在他的肚子里,雖然無法確切感受到怎麼回事,可他的心一直慌慌的,總覺得不妥。

    “你們是不是瞞了我什麼?”

    萬能王連忙安撫︰“你不用擔心,沒有那麼嚴重,只是穩妥起見。你們既然有心,那就趕緊把那幅畫捐贈出去。我不能說太多,否則這事變了性質,于你我都不好。”

    萬能王只是系統的代言人一樣的人物,自身也受到系統規則的約束,有些話是不能提前說的。他受到相應懲罰還罷了,若是讓郭啟辭失去得到成就的機會,那就麻煩了,依照人類現在的醫療水平,肯定是保不住寶寶和郭啟辭的。

    話已經說到這份上了,翟軼和郭啟辭哪有不明白的道理。第二天立馬將那幅畫捐贈了過去,翟老詫異不明白兩人為何這麼著急,卻也沒有深問。出于對郭啟辭的保護,依然不將此畫的修復者透露出去。

    ‘鷹’公之于眾,掀起一片嘩然。各大媒體的頭版頭條全都是這幅畫的新聞,世人無不為其風采所驚嘆。這幅畫構架極大,俯瞰的雄鷹栩栩如生,不管是藝術價值還是歷史價值都是令人驚嘆。這畫一展出,不僅僅在國內無比轟動,國際上也激起了一片驚濤駭浪。紛紛稱其為絕世名畫,藝術成就不亞于XXX。

    尤其看到臨摹的那幅完整的畫卷,圖畫中的雄鷹真實得令人不敢盯著瞧,唯怕被發現盯為獵物,眾人不由聯想原畫若是未缺失將會是何種風采,無不令人惋惜。這幅畫的價值更是令人驚嘆,已經無法用金錢去衡量。而翟老無償貢獻出來,使得人們議論紛紛,這真是財大氣粗啊,否則這麼一幅畫拍賣出去,不知道令多少人衣食無憂一輩子。

    翟老一起捐贈給博物館的不僅僅是這幅畫,還有不少名畫和古董,但是加起來都沒有這幅畫吸引人的眼光。甚至還有媒體稱之為圖畫版的斷臂維納斯,不完美中的完美。有人贊同也有人反駁,憑什麼天朝老是向外看,這幅畫的價值絕對不比維納斯低,怎麼就變成圖畫版的維納斯,這不是贊美而是貶低。

    總之各家言論都有,還有好事者用其他名畫估算了此畫的價值,以億為單位簡直能把人眼戳瞎。可也有好事者挑刺,而這緣由令人哭笑不得。這幅畫修復得太完美,以至于根本瞧不出原來破損的模樣,便是有好事者揣測,這幅畫是被故意摳下眼楮,以此為炒作點,構建一個圖畫版的維納斯。

    否則怎麼可能臨摹的時候能點出如此契合的眼楮,丁老雖是臨摹高手,可卻沒有這創造的能力。若是沒瞧見原畫如何能點楮得這般高明?在得知點楮之人並非丁老,又是引起一番新的猜忌。

    翟家雖然實力雄厚,卻也不是天下無敵,還擁有著不少奇虎相當的對手。因此在一些有心人的推動之下,這樣的流言越演越烈。加之翟老怎麼也不肯公布修復師是誰,只說未到時機,更是讓這樣的謠言傳得越來越玄乎。尤其是那網絡上,各種水軍掐手知情人,甚至還把話題引申到了政治上去。一時之間所有的媒體都在討論這件事,一個月下來也沒有消停。哪哪都是這幅畫的新聞,令人都生理性反胃了。

    翟家人對這樣的反應並不稀奇,早就安排好相關的公關去處理後續事件。帆子更是在郭啟辭修復這幅畫的時候,全程拍攝下來。還聯系了馮元奇的後人馮貴,得知他父親重病,還為其安排醫院免費治療。人們看到修復前的畫卷時候,所有人都驚呆了,這麼破爛的圖畫竟然能夠修復得如此完美,實在令人稱奇。

    因為這件事還吹起了一陣學習修復術之風,還有電視台借此事做了文物修復這門古老的手藝紀錄片,引起了強烈反響。作為修復界的泰山北斗的顧老,看到這幅畫之後,還專程打電話詢問翟老這幅畫到底是誰修復的。

    翟老與顧老也頗為相熟,又為了郭啟辭今後的路打基礎,便沒有刻意隱瞞。顧老得知郭啟辭才二十歲,頓時激動不已,當下想見一見。翟老只道他如今身體不適,至少要等半年以後,顧老才作罷。還不停叮囑翟老,一定要好好治好,這樣的人才實在難得。

    顧老是國家博物館的修復師,一生都在為文物修復做貢獻。除卻珍貴的畫卷,不會輕易去接私活為自己牟利,只拿著與他的技藝相較十分微薄的死工資。在文物修復界如此富有盛名不僅僅因為他技藝高超,還因為其品性高潔。被這樣的人肯定,對郭啟辭來說無疑是非常大的肯定。

    眾人紛紛猜測這幅畫修復師是誰的時候,修復師郭啟辭正處在深水火熱中。

    郭啟辭的肚子越來越大,進入七個月的時候兩個寶寶鬧騰得十分厲害,一天二十四小時都沒個消停。有時候突然一踢,正行走時差點沒摔一跤。隔著肚皮都能清清楚楚的看到寶寶小腳的形狀,胎心監護的評分一直很低,胎心跳得太快,胎盤老化,情胎兒況並不太好。

    翟家上下氣氛緊張,就連遠在京城的另外兩支每天都會打電話過來,詢問郭啟辭的情況。翟家現在住進了兩位醫生、四名護士輪番照看。翟軼更是放下手中大部分的事務,幾乎二十四小時都守在郭啟辭身邊。

    萬能王那天說過,郭啟辭估摸會早產,情況不容樂觀。現在郭啟辭的成就值和經驗等級還不夠高,雖然也可以進行修復,但是可修復的狀況機會太少,若是大人小孩同時出現狀況,很難保證父子三人均平安。

    翟軼一听這話,當晚就熬夜將所有事務分派出去,自己在家中邊盯著郭啟辭邊辦公。實在需要他出面的,要麼抽空前往要麼干脆讓翟老去坐鎮。

    有翟軼在郭啟辭趕緊心安不少,楊秀珍曾擔心會耽誤翟軼的工作,怕大家說郭啟辭不過是懷孕,竟然鬧這麼大動靜,未免太過于矯情。可看翟家上下這緊張模樣,對郭啟辭的重視她都看在眼里,翟家人是真心把郭啟辭當自家人,心底那點擔心也消散了。

    其實若不是這段時間跟著翟夫人處理慈善基金會以及自己也有些小生意,讓楊秀珍越發自信起來。從前的她,估摸肯定要擔心郭啟辭這麼大動靜會影響到他在翟家人的印象,瞻前怕後,小心翼翼,現在卻不會這麼想。他的兒子已經在這生死關頭,又是為他們翟家留後,自個難受得緊,還要擔驚受怕,他翟軼不過是放下手邊事務伺候幾天,本就應該。

    郭啟辭在噩夢中驚醒,他夢見自己走在大路上,天上突然掉下一塊大石板,狠狠砸在他身上,肚子頓時疼痛不已。夢里他又急又怕,覺得孩子受到了極大的創傷,肚子又痛得不能用語言形容,結果就醒了過來,全身冒著冷汗。

    “軼哥……肚子好疼。”

    翟軼一听到動靜,立刻彈坐了起來,趕忙打開燈,郭啟辭臉煞白。郭啟辭並不是動不動就喊疼的人,若不是真的不舒服絕對不會說出來。

    翟軼趕忙按響床頭的呼叫鈴,“你忍忍,醫生馬上就過來了。”

    郭啟辭眉頭緊鎖,痛苦難耐,覺得肚子在往下墜,腿間一片濕潤。郭啟辭心中恐慌,“寶寶好像不大好……”

    翟軼拉開毯子,床上一灘鮮血,觸目驚心,“萬能王,萬能王!你他媽的出來!”

    萬能王立刻蹦了出來,一看到郭啟辭這副模樣也著實嚇了一跳,正想施展修復術卻被郭啟辭攔住了。“不要,給孩子。”

    修復機會並不多,如今才胎兒才七個月,早產很容易使寶寶出現意外,郭啟辭不希望將修復機會浪費在自己的身上。

    翟軼表情冷得嚇人,朝著萬能王厚道︰“愣什麼,趕緊修復。”

    郭啟辭連連搖頭,不顧肚子的疼痛扯著翟軼的胳膊,“軼哥,求你了。”

    翟軼鐵青著臉,相處這麼長時間哪里不明白郭啟辭的想法,平時他對郭啟辭基本上都是有求必應,可現在堅決不從。

    萬能王看他們兩人爭執,完全談不下去,便是道︰“你們兩都別急,還沒到那份上,等醫生來了再做決定。”

    醫生很快就趕了過來,一經檢查情況十分不好,大出血,寶寶等不及要出來了。

    兩位醫生十分有經驗,因此雖然情況緊急,一切卻有條不紊的進行著。醫生當即決定進行剖腹產,胎兒很快被剖了出來。因為早產又是雙胞胎,兩個孩子加起來還不到5斤重,跟個小雞仔似的,剖出來哭的聲音都只是嚶嚶叫了幾聲,有氣無力,一出來就被放進了嬰兒保溫箱。

    “恭喜,是龍鳳胎,寶寶目前情況穩定,具體還需要進一步的檢查。”

    翟軼顧不得瞧上一眼,拉著護士問道︰“啟辭怎麼樣?”

    護士搖搖頭,“大出血,現在還在緊急搶救。”

    楊秀珍擔憂道︰“需不需要轉到醫院?”

    “這里擁有最好的醫療設備,並不比大醫院差,轉來轉去不如在這里安心治療的好。”

    楊秀珍其實也知道這里的醫療設備有多先進齊全,大醫院也不過爾爾,只是問一句安心。為了這翟家不知道砸了多少錢,當時她還說沒必要這麼破費,直接去醫院不就得了。可翟軼堅持如此,只因為擔心郭啟辭不自在。

    郭啟辭的情況越來越糟,翟軼再也忍不住閃到一邊召喚萬能王。萬能王出現的時候也是一臉憂心忡忡,“宿主的狀況很糟糕,若要修復需要現在的所有成就值才能保證不會留有後遺癥,可這麼一來寶寶如果出現問題就沒法子進行修復了。”

    早產兒很容易出現狀況,兩個孩子的體重又過輕,很難保證不會有什麼病癥。

    翟軼直接道︰“啟辭還活著才有恢復的希望。”

    萬能王眼楮一亮,拍拍大腦袋,“對啊,我怎麼忘記這茬了!我這就去給宿主修復,哎喲,他現在昏迷了,沒有他的同意我不能進行修復啊。得,我豁出去了,不就是又降階一次嗎,虱子多了不怕癢。”

    翟軼雖然緊張郭啟辭,卻沒漏掉後邊那句,知道萬能王擅作主張又要被罰了,千言萬語只一句︰“以後任你玩,我買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