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作品:《重生之修復師

    郭啟辭和萬能王只說了幾句閑話,又開始修復術的練習。郭啟辭的圖畫修復術已經學習得差不多,現在已經進入具體修復中提高技藝和繼續學習。每天郭啟辭都會在空間里花費兩到三個小時的時間去閱讀相關書籍,以及進行繪畫的基礎練習。修復師雖然不需要有很高的繪畫水平,只是培養修復師擁有最基礎的鑒賞力,這樣才能讓修復技藝達到頂級。

    這部分的練習也促進了郭啟辭在瓷器修復術的學習,如今他的瓷器修復術已經學習到了作色。練習了數百次,郭啟辭已經摸到了門,無論是從質量和速度上都能評上高分,早已通過了這一關。只是郭啟辭依然如同從前一樣,並不急著往前走而是繼續鞏固練習。

    郭啟辭完成了今天的作色練習,萬能王出聲了,“我親愛的宿主,作色的學習就到這吧,我們接下來要學習新的東西,也是關鍵的一步。”

    郭啟辭也覺得自個練習的也差不多,便是點頭同意了。他現在懷了雙胞胎,翟軼比之前要緊張得多,不允許他再像從前一樣每天練習這麼長的時間,生怕他累到。以後有了孩子,也沒辦法像以前一樣花費許多時間鑽進空間里學習修復術。所以他必須趁著沒生下來的時候多練習,早些掌握瓷器修復術,以後除了每日基礎練習,其他時間都可以在現實中進行實物修復。

    瓷器修復技藝的最後一步是仿釉,仿釉是在展覽修復和商品修復中,鑒定一件古陶瓷器物修復質量優劣的關鍵。

    郭啟辭之前就看過瓷器修復的相關資料,因此並不陌生,有些猶豫道︰“我在空間練習不會影響到我的身體吧?”

    仿釉過程中難免會接觸一些化學物品,郭啟辭不免有些擔心。

    萬能王笑道︰“當然不會,空間里的東西都是虛體,包括你自己的身體。如果有影響,連作色我也不會讓你練習的。”

    郭啟辭一听這才放心下來,知道懷一個的時候他還沒這麼在意,兩個就讓他覺得有些頭皮發麻了。翟家的人從上到下都故意表現出輕松,可郭啟辭已經明顯察覺到大家看他的眼神是多麼的小心謹慎。

    若不是怕他多心,已經想把他們兩人的臥室改成一樓,唯恐他下樓梯的時候摔到。可現在就算沒換,每次上下樓都有人盯著,甚至還想讓讓他坐室內電梯。就二樓到一樓還坐電梯,這未免也太謹慎了些,讓郭啟辭有些哭笑不得,再三堅持翟夫人才退讓說過一段時間肚子更大的時候再坐。

    郭啟辭摸摸微微凸起的肚子,“既然是虛體,為什麼連肚子都帶了進來,否則就不用擔心肚子大了不方便練習。”

    萬能王睜著圓圓的葡萄大眼,“還真是呢,這太真實了也不大好啊。不過這還是利大于弊的,要是和現實差距太大,你在空間里學習到的操作手法,在空間外使用的時候就不容易太生疏。再說了,適當的休息也是必要的,尤其這還是迎接小生命的大事。咱們系統不能這麼不人性,產假還是得有的。”

    郭啟辭也明白這個道理,可難免覺得可惜,現在只需要現實中的一個小時就能練習十個小時,可以學習到很多的東西。一兩個小時又不耽誤什麼,不能利用到實在可惜。要是到了那時候就看看書吧,他接觸文物修復的時間還是太短了,必須要不斷的學習。

    “我們現在開始進行第一步練習,那就是調制涂料。你之前看過資料已經清楚,仿釉雖然有好幾種方式,可基本方法和步驟大體上是一致的,分為調制涂料和施釉。無論哪個步驟做得不好,之前的修復都成了無用功。修復術就是這麼的殘忍,再細小的環節都是至關重要的,錯一步步步錯。”

    萬能王一臉嚴肅認真,類似的話並不是第一次說,可每次都不厭其煩的重復著。郭啟辭並不會感到厭煩,而是認真的听著,謹記在心中。萬能王雖然經常不靠譜,可關于修復術的事卻從不含糊。

    調制仿釉涂料包括調色和配制基料,猶豫釉色的調制與作色工藝中的調色方法相同,只是注意在調制仿釉涂料時,要掌握好顏料與基料的比例,所以郭啟辭學習起來,並不會覺得十分困難,卻也不敢掉以輕心。

    郭啟辭在空間里待了十個小時就準時出來了,這是翟軼給他定的時間。每次只能進去一個小時,然後要出來活動休息。

    郭啟辭剛從空間里出來沒多久,翟軼的電話就打進來了,“今天感覺怎麼樣?寶寶有沒有鬧你?”

    每次都是這樣的開場白,郭啟辭卻百听不厭,對于男兒身有孕的排斥也因為大家的關心而消失不見,只剩下喜悅。“我好著呢,寶寶也挺好的,你上班也不要太辛苦。”

    “嗯,練習時間不要太長。”

    郭啟辭不由自主的笑了,這話翟軼不知道說了多少次了,每天都要叮囑幾次,那嘮叨功夫快能給楊秀珍比了。現在楊秀珍反而嘮叨得少了,楊秀珍現在和翟夫人交好,翟軼送的一套房子距離老宅非常近,楊秀珍現在都住在那里,每天都會過來看看他,並和翟夫人一起喝茶聊天,有時候還會一起出去做美容或者是和一些貴婦聚會。

    郭啟辭之前買的房子和鋪子現在已經增值了不少,未來前景十分樂觀。其中一些鋪子已經開始出租出去,每個月的房租都十分可觀。而楊秀珍本身也用給她防身用的錢買了個鋪子,也有了些收入,所以花銷的時候也比較有底氣。

    而且翟夫人她們雖然都是貴婦,卻並不喜歡去一些奢侈的地方聚會,經常是到各自家中做客,而且聚會也是經常搞搞慈善之類的,還一起建立了一個慈善基金會。楊秀珍沒錢,可為人勤快又細心,最關鍵是非常老實,因此翟夫人那伙人邀請她加入,雖然沒錢卻可以出力。

    早些年楊秀珍因為和郭光明一起做生意也知道些資金流水,很容易上手。若當初不是因為要回家照顧老人,還要養身體準備孕育,楊秀珍也不會在郭光明事業剛有起色的時候離開公司。楊秀珍雖然熱愛土地,但也不是像有些人一樣離不開,她其實也很喜歡折騰這些,只是之前情況不允許,她也沒這麼大的野心覺得怎麼樣都成,所以才會繼續和土地打交道。

    楊秀珍現在負責慈善基金的財務管理,為這事楊秀珍還專門去報了個班,重新上了一回學。楊秀珍現在每天都忙得不亦樂乎,還得到了大家的肯定,整個人也散發出異樣的光彩。

    找到事業的第二春,雖然因為是搞慈善並沒有金錢收入,卻讓楊秀珍異常興奮和滿足。因為重責任,唯恐自己做不好,每天都不停的充實自己,不知不覺中楊秀珍從內心向外的越發不同起來。

    楊秀珍現在雖然會擔心郭啟辭,卻不會一心都撲在他身上沒有了自我,也會擁有自己的生活。郭啟辭對此喜聞樂見,現在只想著讓自己的修復術更精湛,把楊秀珍的身體修復好。早些年太辛苦,雖然現在開始保養,成效卻並不是很大,如今看著依然比翟夫人還要老上不少。尤其是陰雨天氣這疼那酸的,彎腰時間長了都直不起身來。

    “我今天已經開始練習仿釉,還挺有意思的,按照這個進度,在寶寶出來之前就可以進行瓷器修復了。爸爸房里的那堆破爛,也就可以重見光明,修復完那些,我就可以換取很多修復機會,真是讓人期待啊。”

    因為郭啟辭懷了孩子,雖然還沒辦法成婚,卻也正式改口了。為此翟老和翟夫人還送了郭啟辭一個大紅包,光這一個改口紅包就能讓普通人一輩子不奮斗了。而給孩子的紅包更是令人瞠目,只要孩子一出生不管是男是女,每個孩子都會獲得翟氏百分之五的股份,並在孩子成年之前都將由郭啟辭管理,管理費為這些年的獲得的利潤。

    翟軼只叮囑道︰“不要太辛苦。”

    “嗯,我會量力而行的。我現在等級越來越高,疲倦度越來越低,所以你不用擔心。”

    翟軼沒繼續這個話題,其實彼此都會十分注意,不會肆意妄為,可每次一打電話這樣的話就忍不住吐了出來,就跟問人你吃飯了沒一樣成了一種習慣。

    “一會丁老會過去,想讓他出山臨摹,他估摸是會要求知道是誰修復的那幅畫,你做好準備了嗎?”

    郭啟辭心里不由咯 了一下,這段時間他又修復了一些畫作,雖然都沒有‘鷹’珍貴,卻也都是不俗之作,每一次作品出現在人們面前,都是贊譽一片。眾人紛紛猜測到底是誰的手筆,不知道多少人到翟老面前套話了,甚至還有套到楊秀珍和郭啟辭這里來的。可想一旦世人知道修復者是他,會讓他受到多少矚目。

    無論是誰都不是人民幣,不可能每個人的喜歡。就算是人民幣,也沒人喜歡殘缺無法去銀行換的殘幣,郭啟辭現在又這麼年輕,肯定會被人質疑的。

    所以之前出于對郭啟辭的保護,原本打算目前還暫時保密,至少要等到孩子出世,最好是兩人正式結婚以後。可現在要臨摹圖畫,就得提前曝光了。有能耐的人脾氣都有些古怪,丁老尤為如此。最近還有消息他要退隱江湖,所以才這麼著急請他過來臨摹,也是怕錯失良機。這世間很難找出和他在臨摹上相媲美的了。

    郭啟辭對‘鷹’也有著很深的感情,因為他是唯一見過真實面目的人,非常清楚這幅畫帶給人的震撼。而且根據現在的圖畫來看,甚至比空間里他所看到的還要生動,這讓他更加期待點楮之後,這只欲展翅的雄鷹是何模樣。

    雖說丁老的嘴很嚴,可畢竟是第一次示人,現在就連翟家的佣人也不知道修復者是郭啟辭,翟軼才有此一問。

    郭啟辭沉吟片刻,心底逐漸平靜,“嗯,我做好準備了。只要我自己有實力,我不懼面對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