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作品:《重生之修復師

    翟老一接到電話立馬趕了過來,一看到修復好的圖畫,眼楮頓時發出異樣光彩,整個人都為之一振。除了進門和郭啟辭打了一聲招呼,眼楮直接釘在了畫上,半晌才發出一聲響亮的贊嘆,“好!”

    千言萬語全在一個字里,不管是圖畫本身,還是郭啟辭的修復技藝,實在令人驚嘆。翟老激動道︰“一直久聞馮元奇的大名,如今一見果然名不虛傳。這幅畫實在是精妙絕倫,世間罕見杰作,能得一見真容實乃萬幸,無價之寶,這絕對是無價之寶!只可惜鷹眼遺失,以現在的驚艷程度,點楮之筆不知道讓這幅畫不知會給人多大的震撼力。”

    翟老無不遺憾道,畫鷹如無眼,神韻根本無法體現出來,大部分情況下都是俗畫一幅。可這幅畫就算沒有眼楮,所帶給人的氣勢和震撼都令人無法挪眼,若是點楮不知道會是如何模樣,翟老心中難掩的激動和遺憾。親眼目睹此畫,真是幸也不幸。

    看到過原畫的郭啟辭最是明白不過,“這幅畫沒有點楮至多能展現他本身魅力的百分之二三十,確實令人十分遺憾。所以我現在猶豫,是否要幫他點楮。”

    翟老愕然,他很清楚郭啟辭的性子,哪怕是有百分之百的確定,都不一定能讓他有勇氣去面對這樣挑戰。可現在竟是會有這樣的想法,除非是很有把握,否則不說提連想都不敢想這樣膽大的事,別說還說出來給他听。

    “你能點楮?”

    郭啟辭一直盯著畫作,正糾結著其中利弊,並沒有注意翟老的語氣。只點點頭道︰“八九不離十,只是哪怕我和原作點得一模一樣,也會使得這幅畫不完全是馮元奇的作品。而且我點得再像也是有所偏差的,但是若是不點,這幅畫的價值大打折扣,無法讓人一睹他真正風采,實在可惜。”

    若不是翟老定力足夠,否則非激動的跳起來不可。畫作越高明,這點楮之筆越難,若沒有十足功力,根本無法點楮。多少名畫家都不能保證這一筆能夠妙筆生花,而不是毀了整幅畫。可郭啟辭竟是敢這麼肯定,這孩子並不是莽撞之輩,這說明他非常有把握,他的修復術已經高明到如此程度?

    翟老說話的聲音都變了,“你真的有把握?”

    郭啟辭這才反應翟老的不同,不由撓撓頭,心里閃過一絲猶豫。可一想起他在空間里練習過的無數次,就連萬能王都鼓掌叫好,評分破例為8分。郭啟辭心中的猶豫頓時再也不見,充滿了底氣。

    “是,雖與原作依然有些許差別,但是只要外人不知,絕對看不出是我點的。”

    翟老捏著拐杖的手都微微顫抖起來,“孩子,你……”

    “爸。”翟軼走了進來,半摟著郭啟辭,讓郭啟辭把重量放在自己身上。“今天感覺怎麼樣?”

    郭啟辭詫異,“你怎麼回來了?”

    按道理翟軼現在依然還在上班才是,翟軼不是紈褲,而是一個大集團的決策者,哪能一直待在家中。

    翟軼並沒回答,旁若無人的撫摸著郭啟辭已經微微凸起的肚子,使得郭啟辭的耳根都紅了起來。雖然已經確定有孕兩個多月依然有些不習慣大庭廣眾下展現肚子的存在感,還好翟軼並沒有流連太久便轉向翟老。

    “爸,這事不行。”

    翟老瞪大眼,“我什麼都沒說呢。”

    “說了,就遲了。”

    翟老噎了一下,最終嘆了一口氣。剛才要不是翟軼走進來,他估計就會慫恿郭啟辭點楮了。郭啟辭這孩子本來就有這念想,他一提這孩子肯定就去點了,還好及時制止住了。這幅畫實在太珍貴,這可不僅僅是點楮這麼簡單的事。

    “罷了,不管怎樣,這都是馮元奇的作品,我們這些後人確實沒有資格去動別人的畫。只是太可惜了,這麼一幅驚世之作,如今卻無法展現最驚艷的一面給大家。”

    郭啟辭拉了拉翟軼的手,以為翟軼不同意是不信他,一臉著急道︰“軼哥,我真的可以。”

    翟軼放軟聲,拍了拍他的手背,“我知道。”

    郭啟辭頓時不解,“那你怎麼……”

    翟軼擺手打斷認真道︰“有些事並不是可以就能做的,鷹的神韻在于眼,是他的靈魂所在。不管你點楮得如何精彩,如何能與原作者媲美,都不會讓人滿意。若是外人得知,到了那時候不管你點得有多精彩,都會使你飽受爭議,因為你不是原作者,因為你還沒有爬到被人仰視的高度,注定會被人質疑甚至辱罵。我希望你能成為最優秀的修復師,但是不希望會因為這個給你帶來困擾,讓這事成為你前進的絆腳石。”

    郭啟辭沉吟,他這段時間確實只顧修復圖畫,並沒有去想那麼深,現在有翟軼提醒,確實是他想得太簡單了。這幅畫哪怕沒有眼楮,只要展現在世人面前,絕對會引起轟動,那麼那時候就會把他推到風口浪尖之上。

    這種出風頭的事雖然談不上百害而無一利,甚至對有些人來說是個大好事,但是于他來說絕非好事。一是他性子不喜,二是肚子,三也是最重要的,很大可能會影響到他以後的修復之路。

    雖知道這個理,郭啟辭依然忍不住道︰“只可惜了這幅畫。”

    郭啟辭看過馮元奇的資料,這位傳奇人物對自己要求很苛刻,這也是他沒有什麼畫作留下來以及被貶的原因之一。

    馮元奇他傾盡一生鑽研畫鷹,每每創作只要稍稍不滿便撕毀畫卷。若是後來畫作比之前要好,還會去把之前的畫作撕毀。因此他留下的畫作極少,還因此得罪了權貴。起初有靠山的時候,對方不在意他這一舉動,只要能欣賞到他的圖畫,其他任意。可後來靠山倒了,處境就艱難了起來,最終離開皇宮流落民間。

    流落民間更無人拘束,所留畫卷更是少之更少,又加上後來的損壞,目前只發現剩下這一幅。不愧是馮家人努力保存下來的圖畫,可真稱得上絕世經典。

    翟軼不以為然,“不可惜,點楮依舊。”

    郭啟辭詫異,“啊?你剛才不是說……”

    “對啊!好,就這麼辦。我怎麼把那個老家伙給忘了!”翟老突然大聲道,打斷了郭啟辭的話。

    沒頭沒腦的一句,讓郭啟辭更加摸不著頭腦了。帆子卻听了出來,一臉興奮火急火燎的邊沖出去邊喊道︰“我這就去請丁老。”

    翟老失笑,“這個帆子,真是個急脾氣。”

    話是這麼說,卻一臉贊賞。

    郭啟辭更疑惑了,“這個丁老是誰啊?”

    翟軼道︰“臨摹高手,他臨摹的圖畫可以以假亂真,從前不知道騙了多少行家。你雖不便直接在原作上點楮,可在臨摹的畫上點楮就完全沒有問題了。這麼一來,即可保存原作獨一性,又可一展原作風采。”

    “這個主意好!”郭啟辭眼楮一亮,心中的那點遺憾也徹底散去,激動不已。

    翟軼嘴角微微勾起,“現在覺得舒坦了?”

    郭啟辭傻笑撓頭,這段時間因為點楮的事已經讓他煩惱了好長一段時間,晚上睡覺都不安穩。

    翟軼拍拍他的後背,“先去休息,現在最關鍵是養好身子,一會醫生會過來幫你檢查。”

    正一直認真盯著圖畫的翟老這時候才想起一件事,“今天可以照B超了吧?”

    郭啟辭現在已經懷孕三個月,因為怕對身體不好,所以一直沒有照過。可現在肚子已經微微凸了起來,要不是因為現在是冬天,穿的衣服很厚實,否則很容易看出異樣。

    翟軼點頭道︰“嗯,今天照照看看胎兒情況。”

    “正好一會我把照片帶回給你媽瞧瞧,過幾天就過年了,你們直接搬回老宅吧。這學上不上都沒關系了,以啟辭現在的技藝,去上學反而耽誤了時間。不過這事看啟辭自個咋想,我也就是這麼一說。”

    翟老見過郭啟辭的修復技藝,一直覺得他去上學是耽誤時間。這修復術不同其他,並不是高等教育可以培養出來的,還是需要師傅手把手帶出來。郭啟辭雖然現在沒有師傅,可自身已經達到做師傅的級別,可以從實際修復中得到經驗逐漸進步,再去學那些基礎性的東西,確實是浪費時間。

    不過翟老心里是這麼想,卻從沒有對郭啟辭的決定有任何異議,只會適當提醒幾句,不會干擾他的決定。

    郭啟辭其實並不是去大學上課的,而是去鍛煉怎麼和人相處,以及在此體驗大學生活。現在計劃有變,確實不需要執拗。一個學期的大學生活,已經讓他體會到從前不同,還交到了朋友,這已經足夠了。

    “我下個學期就辦休學吧,以後上不上我再好好想想。”

    始終是不忍心徹底隔斷,上輩子沒能拿到大學畢業證和學位證,是他的遺憾,這輩子如果有可能還是希望能夠拿到。對于很多人來說興許這東西根本不值一提,可因為沒有這兩個證件,上輩子找工作一開始就被攔在門口,而且總覺得低人一等,這給郭啟辭的印象太深了,因此對這東西異常執拗。

    翟老點頭道︰“你自個打算好就成,現在最關鍵還是保養好身體。修復圖畫也可以繼續,這東西一斷手就生疏了,所以能繼續還是繼續,哪怕看看相關的書籍都成,只是這種高難度的就不要繼續了。”

    郭啟辭原本也是這麼打算的,毫不猶豫的答應了。

    自從查出郭啟辭懷孕,這處房子以及老宅早就單獨弄了一個房子作為檢查室,把所有相關儀器都準備好了,老宅還有設施非常完善的產房,簡直可以做個小型的產科醫院。

    醫生在郭啟辭的肚子上涂著冰涼又有些黏糊糊的東西,讓郭啟辭不由打了個寒顫。而那探頭在微凸的肚子掃來掃去的時候,郭啟辭總忍不住想笑。

    為了避免尷尬,翟老並沒有在屋里,而是在屋外賞畫等待結果,翟夫人一听要給檢查,也風風火火的跑了過來,和翟老一起在外邊等。看到那幅‘鷹’的時候,也激動得差點忘記了自個是來干嘛的。

    郭啟辭也能看到屏幕,可是完全看不懂,所以干脆放棄,眼楮卻緊緊的盯著醫生的表情。雖然直到現在他都沒有太大的感覺,哪怕是肚子已經微微凸起,都有種不真實的感覺。可是寶寶的健康,依然是他最關系的話題。

    醫生一直掃著卻沒說話,表情嚴肅看不出其他,就連翟軼都有些憋不住氣,“怎麼樣了?”

    醫生停下手上的動作,護士小姐給郭啟辭遞上溫溫的濕毛巾。翟軼拿走毛巾,給郭啟辭輕輕的擦了起來。

    郭啟辭坐了起來,一臉著急︰“怎麼樣?”

    醫生卻對著翟軼道︰“先讓你爸你媽進來吧。”

    醫生神神秘秘的,又不肯直接說。惹得翟軼都一臉狐疑,而郭啟辭更是害怕有什麼不妥,心中忐忑不已。

    翟老和翟夫人進來了,醫生依然一臉嚴肅,語氣沉沉的,“大事。”

    兩個字使得在座的人的心都提了起來,醫生嘆了口氣,“以後得花雙倍的錢了。”

    郭啟辭緊緊捏著翟軼的胳膊,把翟軼掐出印來都不自知。第一次覺得自個離孩子這麼近,是如此的擔心孩子會有什麼意外,原來這種在意已經深刻在心中。

    翟老卻悶哼了一聲,恨恨道︰“你個老東西,不嚇唬人心里就不舒坦,快說!”

    醫生推推鼻子上的眼鏡,“那幅畫……”

    “為了一幅畫嚇唬人,你這醫生可以下崗了。”

    醫生卻一臉無所謂,“早下崗早享福,這是大喜事,討你一幅畫怎麼了?”

    翟老大手一揮,“成,只要我寶貝孫子好好的,別說一幅畫,兩三四五幅都成。”

    醫生嚴肅沉重的面容瞬間變得明媚起來,“那你就準備送我兩份吧。”

    “什麼?!”

    這話一說,所有人都驚詫了。

    翟夫人更是激動不已,“你的意思是……”

    醫生笑眯眯的,“對,你這兒媳婦能耐啊,一下就給你們家添兩個。”

    男子懷孕很是不易,大多數人是沒有這個機會,就算有一生大多就一個。而雙黃蛋以及以上更是稀罕,記載這麼多案例,只有一個人曾經有過,可想是多麼的稀少。

    肯定的話從醫生嘴里吐出,這下翟老和翟夫人直接樂得摸不著邊了。他們這一支一直人丁稀薄,一下來了兩這下可就熱鬧起來了。

    翟夫人直接發話,“別等了,今晚就回老宅去。這兩個啟辭會很辛苦,你們兩個小年輕在外邊待著我不放心。”

    翟老這下也不搞民主了,也直接勒令他們必須馬上回去。女性懷兩個都很辛苦,何況骨盆狹小的男性,半點馬虎不得。

    郭啟辭一臉茫然的撫摸著微微凸起的肚子,怪不得肚子從兩個月開始就凸了起來,比一般人肚子要大。剛開始還擔心孩子太大今後會太辛苦而且不好生,總想控制食量,可肚子實在餓得難受,只能敞開肚皮吃。沒想到是懷了兩個,郭啟辭整個人都愣住了,一個已經讓他不知所措,何況兩個。

    翟軼微微皺起眉頭,“有危險嗎?”

    醫生收起笑容,一臉認真謹慎,剛才因為喜事,兩家又熟悉所以可以開開玩笑,但是遇到專業問題,卻不能掉以輕心了。

    “案例太少,確實很不利于臨床判斷。所以這段時間你們一定要多加小心,直到分娩之前同房的事都先不予以考慮,飲食上也會給你們制定一套方案。翟老翟夫人說得對,你們今晚最好就回老宅,那邊的儀器比這邊要專業,那里的佣人也都是精挑細選的,能照顧好啟辭的飲食生活。我到時候會留下一個有過照顧男性生子的護士隨時觀察,一旦有異樣,我立刻就會趕過來。”

    醫生的家距離翟家老宅十分近,坐車只需要兩三分鐘,確實比較方便。

    醫生的話一落,一家人都警惕緊張起來,尤其是郭啟辭,這心情簡直是跌宕起伏。醫生見狀寬慰道︰“不用這麼擔憂,一定要保持心情舒暢,有我在不會有事的。我會聯系我的老伙計,他可是男性生子方便的高手,有他在更不用擔心了。只是你們平時需要多注意,要保持心情舒暢,適量的運動、合理的飲食以及悉心的照顧就不會有問題。現在寶寶的情況非常好,再過段時間做四維彩超的時候你們會瞧得更清楚,還能看到寶寶的性別。”

    翟軼握住郭啟辭的手,在他耳邊道︰“不用擔心,還有萬能王。”

    郭啟辭緊繃的身體瞬間放松了下來,他堅持修復,翟軼也一直同意,有個很重要原因就是因為想用成就值換取修復機會。這麼一來確實沒有什麼可擔心的了,想到萬能王郭啟辭忍不住嘆了口氣。

    萬能王變成了虛體,也就無法在人前出現。前段時間翟軼騙翟夫人和翟老萬能王被家人帶走,這讓翟夫人傷心了好長一段時間。要不是郭啟辭肚子里還有一個,翟夫人估計現在都緩不過來,哪怕是現在也時不時念叨幾句。現在知道懷了兩個,喜悅讓翟夫人的陰郁又更少了些。

    郭啟辭和翟軼直接被拉回了老宅並通知了楊秀珍,楊秀珍立馬趕往老宅,第一件事就是詢問會不會對郭啟辭的身體有什麼傷害,得到了確定答案這才放下心來。郭啟辭回老宅住她也放心不少,這里有不少人伺候和看著,比兩個小年輕單獨住著要靠譜得多。這里的醫療設備又很齊全,應不會出什麼問題才是。

    晚上楊秀珍吃過晚飯,叮囑了幾句便離開了。平時翟夫人經常去尋楊秀珍聚一起,楊秀珍剛開始還有些約束,現在被翟夫人帶著慢慢變得從容起來。不僅和翟夫人成了閨中好友,還間接認識了不少貴婦,擁有了自己的小圈子。

    郭啟辭平時要上學又要修復圖畫,楊秀珍有很多自己的時間。如今她已經和初來的時候狀態完全不同,不光是外貌還是氣質,都和從前灰撲撲的模樣大為不同。不再土里土氣,但是依然淳樸,瞧著就是個好說話好親近的人,這也是她很快被貴婦接受的原因之一。好說話又不多舌,為人簡單也不會總想著攀比爭人風頭,相處起來十分輕松。

    郭啟辭對于這個現象喜聞樂見,楊秀珍若是能在A市擁有自己的小圈子,不但能打發時間,更重要的是可以通過接觸不同的人,視野變得更寬廣,更會享受生活。

    郭啟辭一進空間,萬能王就蹦了出來。

    “恭喜您,我親愛的宿主,我從前就說什麼來著,現在果然是雙蛋黃!”

    郭啟辭有些難為情的笑了笑,男人生子一個都已經夠詭異了,現在還鬧了兩個。

    “萬能王,趕緊開始練習吧。”

    萬能王搖搖頭嘆氣,“你還真是一刻不停歇,知道有兩個了還這麼平靜。不過話說回來,你也確實需要更努力,積攢更多的經驗和成就,也能以防萬一。男子懷兩個風險還是太大了,到後期估計你行走都很困難。你一定要注意控制飲食,別听老人說的胎兒吃越胖越好,你是男人,盆骨小,胎兒要是過大又是兩個,是普通人的雙倍,想想都難過。修復術雖然可以用,但是能少用盡量少用。”

    “嗯,我會注意的。”剛才醫生也是這麼叮囑的,可再听一次,郭啟辭的心里依然暖洋洋的。哪怕懷孕生子很怪異又如何,被人視為怪物又如何,只要身邊有人關心,所有事都變成了幸福。

    萬能王看郭啟辭一臉鎮定,笑道︰“果然有男人疼就是心不慌,瞧你現在心里踏實的,明明知道未來會不舒服,卻一點都不擔心。”

    郭啟辭看著越來越正經的萬能王不由想起來魏立銘,“今天你要和魏立銘打電話嗎?”

    萬能王的虛體外人是看不到的,也听不到他的聲音。所以萬能王只能借助郭啟辭的經驗值才能轉換聲波讓魏立銘听到他的聲音。可這樣需要很多的經驗值,萬能王不過才打了幾次電話,郭啟辭這段時間的經驗值就基本沒漲過。

    萬能王搖搖頭,“你現在懷了雙黃蛋,需要很多的經驗值,不能浪費在我身上。”

    郭啟辭連忙道︰“沒關系的……”

    萬能王直接打斷,“有關系,經驗值不夠多等級也不夠高,你可以用成就值換取的修復種類就會很少。現在開始你必須趁著肚子還沒太大,活動還比較方便的時候多練習和修復圖畫。這樣才能換取更多更好的修復機會,以保證孩子的順利出生。雙胞胎很容易早產和出現許多問題,女性生子如此男性更甚,你必須要為他們打算。我知道你心疼我,可現在更需要考慮的是你腹中胎兒。”

    郭啟辭一听這話也遲疑起來,今天大家伙雖然表情輕松,表現得極為歡喜,實際上有多擔心他心里很清楚。不管男人女人生產的時候都是過鬼門關,哪怕現在科技發達,依然難逃危險。而雙胞胎更甚,不僅是母體,胎兒本身也很容易出現各種狀況。

    可萬能王是他的好朋友,又帶給他這麼多無法用金錢計算的東西,現在連這點小忙都幫不上,讓他如何自處。

    萬能王最近的日子並不好過,現在他已經開始培育他的接班人。他現在很虛弱,等級很低,培育一個接班人如同吸血抽骨,十分難熬。萬能王雖然從沒說過什麼,可郭啟辭卻明顯的感受到了,這也是萬能王無法像從前一樣不靠譜的開玩笑的原因之一。因為痛苦得連一句話都不想說,何來興致調侃。

    萬能王見郭啟辭這副模樣,哪里不明白他糾結什麼,寬慰道︰“我現在也不易和立銘哥太多聯系,我們只不過是在網上談談小戀愛,就算真心真意沒有現實的相處也很難持久。那時候他痛苦,不過是發現了我是小孩子的模樣,一時想不過而已。我現在慢慢退出他的生活,就不會那麼深刻的逗留在他的心上,如果我無法轉化成人,他也就不會那麼傷心難過了,我也不會背著難以償還的情債。”

    郭啟辭听到這話,微微皺眉,“如果他把你給淡忘,你又轉化成了人,那時候不是白忙活了嗎?”

    萬能王一臉輕松,“我們說好的,到那時候你必須養著我!當然我不會白吃白喝,我可以做你的助手,我就算脫離了系統身份,要是順利的話,腦子里還會記著許多修復知識。呃——要是是失憶梗的話,你就看著辦吧,反正我都忘記了,哈哈。”

    郭啟辭壓下心中酸楚,“我會好好照顧你的,給你重新找個好的。”

    萬能王揚起燦爛的笑臉,“你自己說的哦,我可是當真了。”

    郭啟辭一臉認真,“我決不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