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作品:《重生之修復師

    郭啟辭擰眉,習慣了萬能王的無厘頭,看到他這樣心里莫名的沉重。“只要我能辦得到的,我會盡量去幫你實現。”

    萬能王笑了,“宿主大人,你比我剛認識你的時候變了很多,可是相信人對人打心眼的好卻一直沒有變過。在我這麼不靠譜的情況下,你沒有問我是什麼就答應,我表示內心十分感動。”

    郭啟辭毫不猶豫道︰“我信你。”

    萬能王笑得更甜了,“所以我才會更感動,謝謝你的信任。這個請求是你可以實現的,而且絕對不違法不違紀,只是有一點難度。”

    郭啟辭依然態度堅決,“說吧,我會努力辦到。”

    萬能王卻並不急著回答,“雖然有些矯情,我還是想問是因為想要報恩,還是因為覺得我這個人還不錯?”

    郭啟辭頓了頓,老實道︰“都有。”

    萬能王笑著搖頭,“你還真是實誠,一點動听的話都不會講。不過這才是你嗎,這情我記下了,不用來生,今生就讓你不會後悔這個決定。我的請求是,如果真有那一天我轉化為人失敗,消失不見,而且那時候立銘哥真的在等我,請幫我修復他的心靈,讓他不會因此而難過。”

    郭啟辭心里一痛,這樣的對話讓他想到了遺言。雖是這般依然抓住了重點問道︰“修護心靈?”

    “是的,你現在已經開始進行修復,你的每一個作品都會有成就值。隨著你經驗的增多,等級的提高,你可以用成就值換取越來越多的其他類型修復機會。心靈修復屬于高級修復術的一種,需要很高的等級以及很多的成就值。依照你現在的水平,到那個時候完全可以實現,但是需要浪費一些你的成就值。”

    萬能王緩緩解釋,小小的外形下如此嚴肅那種違和感比他平時古怪行徑還要令人不習慣。如果可以,郭啟辭寧可萬能王恢復從前不靠譜的樣子,而不是這樣正常得不正常。

    “這談不上浪費,但我更不希望有這個機會。”萬能王一臉希翼,郭啟辭承諾道︰“我答應你。”

    萬能王咧嘴笑得燦爛,“謝謝你,這段時間我會盡量輔佐你學習修復術。雖然系統授予的東西都是一樣的,但是作為一個有經驗的系統,還是有不少竅門,我不會讓你吃虧的。”

    郭啟辭瞪了他一眼,“不許這麼說話。”

    萬能王笑得嘴角彎彎的,並沒接著那個話題,而是道︰“需要再次提醒的是,您現在的圖畫修復術已經達到了一個境界。只是你太過小心,總是要在空間里練習一次才敢下手,這對于你的成長並無益處。你必須要給自己一個時間計劃表,在那之後要忘記空間帶給你的作弊器,和一般人類一樣進行修復。

    這才是系統存在的價值,學習人類智慧結晶之術,造福于人類本身。到時候你修復一件東西能擁有更多的成就值,是現在的三到四倍。其實你也發現了,系統授予你的修復術並非多神奇,只不過是集眾家之所長,而這眾家則為人類本身,為最人類尖端的技術。你若有天能成為修復大師,後邊你帶領的徒兒學得你一招半式,他們今後所修復完成的物體也能給你帶來成就值。”

    郭啟辭驚愕住了,完全不知道還有這麼個說法,“還能這樣?之前怎麼沒听你說過?”

    萬能王想起過往,嘆氣道︰“從前我也曾提前告訴過其他宿主,結果換來的卻是宿主更加懶惰且貪得無厭。他們並沒有像你經過嚴苛的學習,而是逐步擁有點石成金的修復術。收徒雖是要找到徒弟一步一步去修煉這個技能,學習固然艱難,但只需要學習基礎修復術即可。成就值雖沒有你這樣拿到的多,可徒弟多了便積少成多了。

    好處是很容易擁有修復術,雖然不精且修復一次所需的代價很大卻已經足夠賺取錢財,壞處便是很容易成為別人眼中肉。這是個很令人傷感的事,所以我選擇了隱瞞。你很踏實,所以我覺得現在已經可以告訴你。”

    郭啟辭想到了什麼,“所以你才使勁想撮合我和軼哥?”

    萬能王微怔,片刻笑了起來,“你也不笨嗎,有部分確實是因為這個原因。僅擁有巧奪天工的修復術一項已經很容易被人覬覦,但是這是一門需要靜心的技藝,你又不似其他宿主只需小手一揮就能修復,所以倒也還罷了。

    可一旦你學精,擁有數量可觀的成就值之後,就相當于擁有點石成金的技能。懷璧其罪,到時候若沒有一個強大的背景,你只會成為其他人眼中的大肥肉。我之所以八百年還這副模樣,就是不少有天分的宿主被人迫害,無法實現讓人類傳承修復術這一重要使命。而我也無法完成任務,所以接受到了最嚴苛的懲罰,存于世間數百年還是這副模樣,之前還被幽禁在昏暗空間里。這樣的事不能再發生,而你也是運氣好,踫到了合適的人。”

    郭啟辭誠心道︰“謝謝你。”

    萬能王搖頭笑了,“我當不得你的謝,我也是為了我自己。你今天所擁有的是你自己努力得來的,包括翟軼的感情。”

    郭啟辭微微皺眉︰“我還是不太明白軼哥為什麼會看上我,那時候的我就連我自己也瞧不上,真的和你沒有關系嗎?”

    萬能王笑道︰“我只能算是一個牽線的,能不能連起來卻不是我能做決定的。感情的事如果有道理可講,這世上就不會有那麼多的痴男怨女了。有時候就是這麼的奇妙,我眼中的草,他眼中的寶。不過這樣一瞬間的迷惑常常如同煙火一般來得快也去得快,或是到了年紀看到個順眼的定下來,然後就是責任,並沒有多大的愛戀。不管什麼樣的情況,想要長久都需要悉心經營。”

    萬能王難得一本正經說出這樣的話,讓郭啟辭一時忘記他稚嫩的外表,堅定道︰“不管原因是什麼樣,既然抓住了,我就會竭盡所能維持這段感情。”

    萬能王一臉燦爛,“果然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我也是這麼想的,所以我才會做出這樣的決定。人生難得幾次任性,我雖然不是人,也想任性一回。縱使頭破血流,那也有個經歷,否則都不好意思唱悲傷情歌,總有無痛呻吟的嫌疑。”

    郭啟辭沉吟片刻,萬能王雖然沒說,他卻感受得到化成人有多艱難。萬能王是他這輩子第一個朋友,雖然經常不太靠譜,卻給他帶來很多快樂以及從前不敢想的本事。他不希望萬能王會有任何危險,“我能幫得上你嗎?”

    “你只要努力學習修復術,技藝越精湛,我成人的可能性就越大。你不需要有壓力,我給你匹配的文物修復術,並不需要多聰明的腦子,只需要膽大心細,以及不停探索的精神。這些你都有,現在做得也非常好,我相信你一定會成為一代大師的。”

    萬能王坦誠道,態度認真並非出于奉承,而是真的這麼認為。

    郭啟辭看著自己的雙手,他現在雖然還是不太敢直接修復貴重的圖畫,卻比之前自信了不少。之前他修復的圖畫,全都以原價十幾幾十倍賣出,反響非常的好,不少人都在打听修復師是誰。這讓郭啟辭越來越有信心,動手的時候沒有那麼拘束。

    郭啟辭相信他總有那麼一天,能真正配得起修復師這個稱號。

    若不是身體特殊,一天動手的時間並不多。否則加上帆子的輔佐,‘鷹’早已被他修復完成,那時候將會是他階段性的進步。他從帆子的眼神中明顯看出心底的佩服和激動,這些都是對他的肯定。

    郭啟辭突然想起一件事,“你得過幾年才能變成人,那這幾年怎麼辦?”

    萬能王笑得苦澀,“一個謊言需要無數個謊言卻掩飾,不過你放心我會處理好。如果這段時間立銘哥無法堅持等我,也是我自己作的,怨不得別人,對他也是一種解脫。”

    郭啟辭微微皺眉,還是覺得有些不妥當。

    萬能王猜到他的想法,“你放心,這段時間我不會給立銘哥太多的幻想,我雖然自私,但是也不會做出很缺損的事。”

    “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哎,你自個斟酌吧,千萬別像這次這麼不靠譜了。”

    郭啟辭一出空間就和翟軼說起這事,翟軼雖早就猜到,可听到這話依然頓了頓,卻什麼都沒說。

    自從檢查郭啟辭有孕之後,翟軼再不敢折騰他,晚上只是抱在一起純睡覺。每天晚上熾熱的硬物頂得他心驚,郭啟辭曾提出幫翟軼用手解決,都被拒絕了。

    郭啟辭不解,“你不想要嗎?”

    翟軼的眼皮跳了跳,將郭啟辭抱緊,“想。”

    “那你怎麼……”

    翟軼久久才吐出兩個字,“公平。”

    郭啟辭瞬間明白了,笑了起來,“你啊,又鑽牛角尖了。”

    翟軼不置可否,執拗的堅持著。郭啟辭身體不適的反應越來越明顯,每天躺到床上就不想動彈,確實沒心情弄這些,便也沒堅持。

    雖然沒有性愛總覺得生活中缺少了什麼,卻也不會因此而感情冷淡,使得郭啟辭放下心來。

    有了帆子的協助,郭啟辭的‘鷹’在停停頓頓中終于修復完成,帆子看到整幅畫的時候,整個人都激動得微微顫抖起來。帆子在翟老身邊時間雖不算長,卻因為忠叔的關系也見過不少好物,可現在卻為一幅畫如此不淡定。不僅因為畫本身的精妙絕倫,還因為郭啟辭的技藝。

    帆子之前就目睹過郭啟辭的大作,他當時簡直不敢相信這樣的技藝會是一個這麼年輕的人所擁有的。哪怕是被派到郭啟辭身邊,心中都有所懷疑,可這段時間的相處,他完全信服了。這幅‘鷹’的破損程度他再清楚不過,若不是一路跟來,根本不敢相信那樣的圖畫也能修復得如此天衣無縫。

    郭啟辭望著牆壁上的畫,微微皺眉,並沒有帆子的喜悅和激動。在空間已經修復過太多次,早就知道這幅畫會帶給人多大的震撼,況且現在這幅畫還沒有真正完成。

    帆子看到郭啟辭的表情,不由收斂住內心的激動,不解郭啟辭為何會出現這樣的表情。“有什麼不對嗎?”

    “還沒有點楮,這只鷹還不算活過來。”

    這確實是很大的遺憾,眼楮乃整幅畫的神韻,現在缺失了,無疑使整幅畫大打折扣。可哪怕是這般,依然無法掩蓋住這幅畫的耀眼光芒。這幅畫氣勢宏大,栩栩如生,實乃罕見極品。不愧是最擅長畫鷹的馮元奇一生中畫得最好的一幅畫,果然不是浪得虛名。

    可點楮這事可就不好辦了,修復師畢竟不是原作者,無法擁有那麼強的功力,若是點差了,整幅畫都會被毀了。可如果不點,又總覺得缺了一部分。

    帆子斟酌片刻,“我個人覺得還是不宜點楮為好,雖有遺憾,卻確實是馮元奇的畫作。就像維納斯的斷臂,雖然遺憾卻成為一種殘缺美,經典絕倫。”

    郭啟辭嘆了口氣,他也知道這一點,這麼大的事確實不是他一個修復師可以做主的。可這幅畫和維納斯有很大不同,沒有眼楮的鷹,實在無法展現馮元奇真實水平。若原畫為一百分,現在這幅只不過五十分。況且他現在完全有能力點楮得和原畫一模一樣,明明有這樣的能力卻不能去施展,讓人一睹原畫風華,這讓他非常遺憾。

    郭啟辭現在已經不似從前對這些沒用一丁點的鑒賞水平,他經過訓練和燻陶,可以很明確的斷定這幅畫可謂無價之寶,絕不比現在世上那些聞名于世的畫作遜色。

    這幅畫不僅擁有藝術價值還擁有歷史價值,畫中還隱晦的體現了當時的政狀。這麼一來點楮更不可能是他可出手的了,無法點楮這幅畫也注定無法成為世間頂級畫作。這是個悖論,難以解決。

    帆子見他一臉糾結,想了想開口道︰“不如先把畫給翟老他們瞧瞧,到時候再做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