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作品:《重生之修復師

    美少年話一出,郭啟辭和魏立銘都驚呆了。

    怪不得郭啟辭覺得眼前的少年很眼熟,確實和萬能王有幾分相似。只是萬能王臉粉嘟嘟圓乎乎的,而眼前的美少年卻是尖尖小小的臉蛋,且臉色有些蒼白,一副大風就能吹倒的模樣,使得郭啟辭一時想不到那去。

    魏立銘目瞪口呆的望著眼前人,不自覺的站了起來,猶若幽魂一般飄到美少年面前。眼前人和他曾經所想象的萬盟模樣簡直一模一樣,手忍不住伸了過去,感受對方是否真實,“你是萬盟?”

    美少年咧嘴一笑,“是啊,立銘哥,對不起。相片里的人確實不是我,這都是我的錯,我不該欺騙你,讓你造成誤會,但是請你相信我,我是真心的,從來沒有那麼真過。”

    “真心?”魏立銘失笑,眼前突然閃過那日萬萌萌接電話的場景,眼神里傷過苦澀,“你不用再欺騙我了,雖然你和我想象中的一樣,可我知道真正的萬盟是誰。你告訴那個小屁孩,栽在他手里我認倒霉,誰讓我連個小屁孩都玩不過。”

    萬能王不明所以,“立銘哥,我是真的萬盟啊,我這次真的沒騙你,你說什麼小屁孩?”

    魏立銘抹掉眼淚,“行啦,你們也算有心,我這人厚道也就不跟你們計較。不用再騙我了,那天我打電話清清楚楚的看到是那個小屁孩接的。這麼個小不點竟然這麼犀利,我他媽被騙也不算冤。”

    萬能王回想,頓時明白了什麼,不由嘆道︰“立銘哥,你真的看錯了,郭叔叔家的萬萌萌確實是和我有關系,他是我的親弟弟。萌萌是他的小名,我當時玩游戲的時候隨手用他的名字輸入進去的,否則也不會想到這麼娘的網名。你要是不信我們可以上游戲PK,我的技術你是知道的,尤其是我們兩個人的配合,都不是可以復制模仿的。”

    魏立銘听到這話有些動搖了,他們現在玩的游戲確實需要一定的技術。現在他們正在打聯賽,已經取得了不錯的成績,兩個人的配合十分默契,雖然不是實戰可那默契感也不是一天兩天能夠練成的。眼前人敢這麼說,不應該有假才是。

    “可那天……”

    萬盟打斷道︰“我不知道你怎麼會有那種誤解,你真的敢百分之百的確定不是听錯?”

    萬盟的表情堅定不似作假,魏立銘不由開始自我懷疑起來。那天他距離那個小屁孩確實有一定的距離,對方接電話的聲音也不是非常大,自己一邊耳朵又貼著手機,難道真的是幻听?

    萬盟看他動搖再接再厲,“如果你還是有所懷疑,我們現在就可以去網吧試試配合和PK。我弟弟雖然是比一般孩子聰明,可也沒這麼逆天,那小手那麼小還那麼胖,怎麼可以操作得這麼利索。”

    魏立銘還猶豫不決,萬盟卻拉著他一起進了網吧,結果因為萬盟沒夠十八歲被攔住了,好說歹說才放了進去。

    郭啟辭和帆子也跟著,帆子雖然不大樂意,卻也沒拒絕郭啟辭的請求,還很細心的給郭啟辭買了些吃的墊墊肚子。

    萬盟熟練的登陸賬號,只操作了一會,魏立銘立馬可以確定對方就是萬盟。萬盟操作的時候有些小習慣連他自個都沒注意,卻被魏立銘記在心上,現在看到熟悉的場面,直接就可以確定了。可那天是怎麼回事?真的是他看錯了?

    魏立銘越回憶越覺得有問題,那天發現照片上的人已經訂婚,確實有些惱羞成怒。或許因此才會搞出這麼個大烏龍?最關鍵是,眼前的人實在和他想象中的萬盟一模一樣,讓他不由動搖起來。

    網吧的空氣並不好,幾人只待了一會就出來了。萬盟的臉色很差,魏立銘忘卻了其他,只剩下一臉焦急︰“你怎麼了?”

    萬盟小臉蒼白的搖頭,聲音變得異常虛弱,“沒事,只是不太習慣里邊的空氣。”

    魏立銘卻不信他,“不行,我這就帶你去醫院。”

    萬盟搖頭,“我真的沒事,我時間不多了,听我說完。立銘哥,非常非常對不起,我不是故意騙你的……”

    萬盟的臉色越來越差,臉色蒼白沒有一點血色,魏立銘見此更加著急了,忍不住吼了起來,“這時候說這些做什麼!看你臉色都跟死人一樣了。”

    萬盟抓住魏立銘的手,蒼白一笑,“我知道我的身體怎麼樣,你不用擔心。”

    “你這樣我還不擔心,我他媽還是人嗎?!”

    萬盟笑得更燦爛了,可蒼白的臉色讓他看起來卻令人心酸,“如果可以再等我五六年好嗎?對不起,我又自私了,我這個樣子怎麼會提出這樣過分的要求。我只是想告訴你我喜歡你的事,絕對不是騙你。咳咳——我偷偷跑出來太久,必須回去了,回去我再詳細告訴你。咳咳,郭叔叔帶我回療養院吧。”

    說完萬盟暈倒在郭啟辭懷里,帆子眼疾手快接走了大部分的重量。此時一個有氣無力又十分著急的聲音在郭啟辭腦中響起︰宿主大人,快點帶我離開,我要是再回不去空間,就灰飛煙滅了。

    郭啟辭神色一凜,趕緊招呼帆子將萬能王扛進車子里。魏立銘也想跟過來,卻被郭啟辭攔住了。“具體怎麼回事,我回頭會讓萬盟親自跟你說,現在你跟過來只能是添亂。”

    魏立銘心有不甘卻不敢不從,怕真有什麼閃失,剛才听萬盟的話,恐怕萬盟的身體非常糟糕。無奈,魏立銘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車子離去。

    郭啟辭一上車就給翟軼打電話,帆子雖然是自己人,有些事還是越少人知道越好。翟軼一听到這消息,便是讓帆子開車到他公司樓下,翟軼自個駕車帶著萬能王和郭啟辭離去。

    司機一換人,萬能王便變成了原來的樣子,沒一會又消失不見。郭啟辭剛電話里並沒有說清楚,翟軼從後視鏡看到這情形,不由開口,“怎麼回事?”

    郭啟辭搖搖頭,“我也不知道,萬能王突然就變得這麼大,然後沒一會就這樣了。”

    翟軼微微皺眉,“這不靠譜的系統恐怕是動了真情,這次變化對他的損害不小。”

    郭啟辭也想到了這點,萬能王明確說過他的成長是和自個的掌握修復術技能有關。現在他只算是步入初級階段,遠遠達不到萬能王成長為這麼大的時候。修復系統不是七十二變系統,這個有違規定的成長必是損傷很大。可現在沒有萬能王的消息,只能靜候結果。

    兩人將車子駛回家中,並讓帆子今日不用過來。等到家的時候,萬能王終于有了音訊。郭啟辭被拉近了空間,看到萬能王的時候郭啟辭微微一愣,“萬能王,你又變小了?”

    萬能王望望自己的身體,有些苦笑道︰“一下回到解放前啊,我現在不僅變小了,而且還無法實體化了,愛情真他媽的傷人啊。”

    郭啟辭沒想到一次偷偷成長會造成這麼大的惡果,“怎麼倒退這麼多?不過是變成大人一會功夫而已啊。”

    萬能王搖頭,“重點不是這個,系統是依賴宿主而生。我卻自作主張,為了自己的利益而破壞規矩,這是有違天理,沒有讓我灰飛煙滅已經算是很小的懲戒了。這還多虧你,要是你不爭氣,或者對此非常不滿,恐怕這懲罰不止于此。”

    事已至此,郭啟辭只能嘆氣惋惜,“那現在該怎麼辦?你對魏立銘那麼說不是又讓他心存希望嗎,要是到時候你不能出現,不是又欺騙他一次?”

    萬能王望向遠方,眼神異常堅定,“我這段時間做了個重要決定。”

    “什麼?”

    萬能王一臉輕松,“待你修復術出師時,我將脫離系統身份,變為肉體凡胎,擁有短暫的壽命。如果立銘哥可以等我,我們就有情人終成眷屬,若是不能,我親愛的宿主,以後求你養我,我吃得不多還能干很多活。”

    郭啟辭驚愣住了,“系統也能變成人?”

    萬能王笑道︰“系統不過是一種洋氣的說法,這要是古文我就是個引領人類進步的修道者。只要我帶出的宿主可以學得修復術,我亦可以羽化登仙位列仙班。是不是覺得我也太狗血了,學什麼不好學為了愛情而放棄這麼完美的身份,電視劇果然不能看太多,系統都被帶壞了。”

    郭啟辭卻是想到其他,“也就是說我得練習到修復術你才能有機會便成人?如果我學不到那個地步呢?”

    “你不用因為這些有壓力,你能學成這個樣子已經是給我選擇的機會。之所以要幾年,是我得在這段時間培育出我的繼承人,這樣我才能脫離而去。只是如果你的修復術高明些,我也就沒那麼痛苦了。”萬能王眼底閃過一絲恐懼,可腰桿卻挺得直直的,一臉堅決。

    郭啟辭敏銳的撲捉到了,“痛苦?”

    剝皮抽筋,刮鱗剔骨。

    萬能王只是想想就不由打了個哆嗦,只剛才一會功夫的變身,那痛苦已經讓他無法言語,每一步都如同在油鍋尖刀上穿行,到那個時候不知道自己會多狼狽。可他絕不會退縮,百年孤獨已經讓他失去了對那仙境的向往,如今得一知心人,雖無法長命,卻可愉悅百年,值得。

    萬能王搖頭掃走心中的胡思亂想,“沒什麼,總之,你好好練,好好學,不管對你還是對我都是有極大好處。我會給你創造出一個極好的系統,不會像我一樣只會給你增添煩惱。”

    “我覺得你挺好的……”

    萬能王瞬間笑得燦爛,“有你這句話也不枉我做了這麼長時間的修復系統,我知道我不是很討人喜歡。總用一種不討喜的方式找存在感,謝謝你這段時間的照顧。”

    郭啟辭越听越不對勁,“等等,你這話怎麼跟生離死別似的?”

    萬能王撓撓頭,“有嗎?哈哈,可能最近看悲情片看多了吧。”

    郭啟辭皺眉,“萬能王,你是不是有什麼事瞞著我?”

    萬能王眨巴著大眼,小臉無辜,“有嗎?沒有啊。”

    郭啟辭一臉嚴肅,“不,你肯定有,變成人是不是並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是不是還會有其他可能?”

    灰飛煙滅。

    萬能王哈哈大笑,“討厭啦,這麼不相信我萬能王,我萬能王是誰!天下無雙,世間獨一份,我能有什麼事?不可能的好嗎!”

    郭啟辭皺眉,“笑得真假。”

    萬能王噎住了,“哎喲,反正沒什麼啦。能認識你們我已經很高興了,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輕于鴻毛,系統亦是如此罷了。但是只要有人知道我存在過,會惦記我,對我而言就沒算白來過。只是,真要是那樣,我就又失言了。”

    萬能王的心情變得低落,此生並非第一次動心,卻是第一次如此放縱和任性。如果真有那日,魏立銘如果真的一直在等他,那麼他該如何償還這段情?

    萬能王深深吸了一口氣,鼓起勇氣緩緩開口,“我親愛的宿主大人,可否請求你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