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作品:《重生之修復師

    郭啟辭還沒反應,帆子就把他攔在身後,警惕的盯著眼前的人,就像看守的牧羊犬,只要對方一動就要撲上去撕咬。

    帆子人高馬大,郭啟辭第一次看到他的時候很擔心他會粗枝大葉無法勝任助手這個角色,可畢竟是翟老的一番心意,便沒有拒絕。結果相處下來,帆子雖然人長得熊腰虎背的,卻十分細心。而且又有一定的專業知識,很容易明白郭啟辭的意思,兩人現在合作得很融洽,這讓郭啟辭修復圖畫的時候沒有那麼辛苦。

    上課時翟軼也讓帆子過來保護他,郭啟辭雖然沒有拒絕,總覺得有些大題小做,現在卻覺得這個決定十分正確。

    攔住他的人就一個詞可以形容——亂糟糟,好像剛從酸菜壇子里撈出來的一樣,跟街邊的流浪漢似的,怪不得帆子一臉警惕。

    “我能跟你聊聊嗎?”那人一臉恍惚,好似沒看到帆子一樣,深陷的雙眼直直的盯著郭啟辭。雖然人高馬大,可給人的感覺像是骷髏一樣,十分人。

    聲音略帶嘶啞,可郭啟辭卻覺得十分耳熟,像是在哪里听到過。又上下仔細的掃了這半路殺出來的人,雙目圓瞪,驚愕道︰“你,你是那,那個……魏立銘!”

    魏立銘點點頭,木木的完全沒有那日見到的那股精氣神,“能聊聊嗎?”

    帆子听到這個名字也下意識掃了魏立銘一眼,在翟家做事,魏家的人他也是熟悉的。只是無法將眼前人和魏立銘這個有名富三代套在一起,魏立銘雖然經常犯渾,可年紀輕又被家人寵愛,意氣風發頗為囂張,否則之前也不會鬧出這麼大的事,現在怎麼變成這副模樣?

    郭啟辭不知道怎麼面對魏立銘,卻也沒辦法拒絕。看魏立銘這模樣,雖然是網戀,卻是真的把這段感情當真了,作為那個坑爹不靠譜系統的宿主,他也得負一定的責任。

    兩人找了個安靜的涼亭坐下,帆子在不遠處看守著,時刻注意著魏立銘的一舉一動。不怪他戒心強,實在是魏立銘這模樣讓人不放心。

    魏立銘的眼神充滿著痛苦和糾結,半響也沒憋出一句話來。郭啟辭斟酌片刻,開口道︰“非常抱歉,我確實不是你說的那個人。”

    魏立銘眼皮跳了跳,聲音悶悶的,“嗯。”

    郭啟辭吞咽了一下,聲音盡量緩和輕柔,“不管對方是誰,不敢用自己的真實身份,所以你還是別把他放在心上吧。”

    魏立銘厲眼掃過,冷哼一聲,把郭啟辭嚇了一跳。雖然一切都是萬能王造的孽,可萬能王是自家人,且那電腦游戲花費的錢財都是他出的,他也是有一定責任的,面對魏立銘譴責的目光既尷尬又心虛。

    郭啟辭頓時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現在不管說些什麼總有些站著說話不腰疼的嫌疑。總不能告訴他,萬能王是真心的,如今狀態也非常糟糕,這段感情並不是欺騙,只是兩人差距太大不能在一起吧?怎麼听這話都十分敷衍,很有拆散恩愛情侶的勢利眼惡婆婆嫌疑。

    兩人就這麼靜靜的坐著,一句話也不說,就連帆子都詫異不知道他們在搞什麼鬼。帆子看看手表,再不快點午飯點就過了,不由出聲提醒。

    魏立銘這才開口,聲音幽幽的,“你收養的孩子是個天才?”

    郭啟辭瞪大眼,不明白魏立銘怎麼會這麼問,想了一個可能,頓時驚愕住了,對方不會知道萬能王的存在吧!

    郭啟辭不知道哪里漏了陷,可魏立銘這話絕對不是無的放矢。猶豫半天才支支吾吾開口︰“比,比一般孩子稍稍機靈點,你,你為什麼提這個?”

    魏立銘下狠心,表情如奔刑場,“我不想跟你兜圈子,你直接告訴我,萬盟是不是你收養的孩子萬萌萌?”

    郭啟辭腦子嗡嗡作響,完全猜不出魏立銘是怎麼知道這個真相。雖然兩人的名字諧音是很像。可畢竟萬萌萌外表才兩三歲,按照三歲的年齡身高範圍參照表,他還會被判做不達標,一般人都不會往那想吧?

    郭啟辭糾結不知道是說實話還是說假話,要是說實話未免太打擊眼前這個年輕人,瞧他現在的模樣,估計這段時間被折騰得不行;可要是說假話,他還真不擅長此道,估計最後也是會被戳破的。

    這時候腦子里出現了萬能王的聲音︰否認,堅決否認!

    郭啟辭驚詫不已︰萬能王,是你媽?

    是我,快,趕緊否認。

    萬能王,哇,你怎麼進我腦子里了?

    現在是說這個的時候嗎!趕緊回答啊。

    郭啟辭雖然沒有看見萬能王,可萬能王炸起來的聲音,讓他好像看到萬能王在自個面前跳起來罵罵咧咧一樣。

    郭啟辭卻不似平時那般老實听話,而是猶豫道︰我就算否認,他也不會相信吧?感覺他好像知道了什麼。

    我會讓他相信的。

    什麼意思?

    我已經找到解決的辦法了。

    解決的辦法?什麼解決的辦法?

    哎呀,這個以後再說,現在你先回答他。一定要否認,堅決不能承認,否則一點余地都沒有了。我知道網戀對你來說太虛,可我是真心的他也是,沒道理相愛的兩個人不能在一起。可你要是承認了,我們兩立馬要分手快樂了。我雖然喜歡看曲折的愛情故事,但是一點都不希望這種事發生在我身上。

    你真能解決?不是胡鬧。

    萬能王十分認真的語氣堅定回道︰我確定,從來沒有這麼確定過。

    郭啟辭听到這話雖依然覺得有些不妥,卻選擇再一次相信萬能王。郭啟辭至始至終都是一臉木訥,並沒有因為心里活動使得表情發生太大的變化,“我家萌萌還不到三歲吶。”

    “我他媽當然知道!否則我也不用這麼糾結,我到底上輩子是造了多少的孽,今生才這麼倒霉遇到這種事!我雖然是個富三代,但是也是個遵紀守法的好青年,不70碼不炫富不海X盛宴,還帶有正義感喜歡做慈善,潔身自好到現在,結果竟然遇到這種事,這是暗示我要黑化黑化嗎!”

    魏立銘越說越激動,從石凳上站了起來,指著郭啟辭大聲咆哮。一直立于一旁早做準備的帆子沖了進來,將郭啟辭護住。不過魏立銘吼是吼,卻沒有做出什麼異常舉動,倒是顯得郭啟辭和帆子小題大做了。

    魏立銘更委屈了,“我就是個倒霉蛋不是什麼瘋子,你們至于嗎。”

    說完還蹲在角落哭了起來,魏立銘哭得是昏天暗地,那撕心裂肺的听得人的慌。有人路過不由竊竊私語涼亭三個人之間的關系,一部狗血男男三角戀在腦子里迅速構建,晚上A大論壇就出現了這麼個以此為題材的套紅連載文。

    魏立銘完全不管不顧的那抹眼淚,一點都不知道什麼叫做丟人。直惹得郭啟辭手足無措,帆子也忍不住撓頭。要是他弟他就一腳踹過去教訓了,一個大男人可以流血不能流淚,再說了要哭回家蒙被子哭,這大庭廣眾下的八輩子臉都給丟光了。

    可這好歹是魏家二公子,他只能站一旁看著,心底還想著怎麼就把魏立銘哄走,把郭啟辭領回去吃飯。

    “立銘哥,對不起,我真不是故意騙你的。”一個清澈略帶稚嫩的聲音響起,三人紛紛望了過去,除了不明所以的帆子,另外兩人均是瞪大了眼。魏立銘直接忘記了哭泣,淚水落入張大的嘴也不自知。

    涼亭外站著一個縴瘦的美少年,約莫只有十六七歲,長得非常干淨清秀。個子並不是很高,穿著白色的襯衫,露出一點點鎖骨。正是雌雄莫辯的年紀,臉比巴掌大不了多少,尖尖的下巴,縴細的身材,典型現在流行的美少年長相。可又沒有洗吹剪的油膩,清清爽爽的看著人很舒服,配上聲音如同溪泉一般清洌。

    這人怎麼這麼眼熟啊?郭啟辭腦子里不停搜索著,可是怎麼也無法匹配。自從郭啟辭開始學修復術,似乎技藝都好了不少,尤其對于圖畫的記憶幾乎可以達到過目不忘。可是為何眼前人他怎麼都想不起來是誰呢?

    魏立銘則徹底驚愕住了,今天過來找郭啟辭也是為了了結。這段時間過得混混沌沌,越想越想不開,他不願意這麼下去,可又沒勇氣去找萬盟,只能找郭啟辭發泄一番。或許對于很多人來說網戀尤其是游戲上的情緣虛無縹緲,可對于他來說卻是認認真真的經營過。

    雖然沒有見過面,他卻是真的投入了感情,否則也不會這麼利落的出櫃,一切都是在給兩人的未來做鋪墊。只因為他不希望那個時候讓萬盟和他一起承受這些,他很自信萬盟和他是心意相通的,是真心實意的,結果換回來的竟然是這麼大的笑話,這比被感情騙子欺騙還要令人無法接受。

    可眼前這位少年是怎麼回事?

    魏立銘不自覺站了起來,目瞪口呆,“你是……”

    那少年微微一笑,在陽光下于魏立銘眼里簡直如同落入凡間的精靈,這句話俗氣得太他媽切合了。

    “立銘哥,我是萬盟啊,你不要生我的氣了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