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作品:《重生之修復師

    第二天郭啟辭的不適癥狀全都消失了,神清氣爽,不適來得快去得也快。可郭啟辭總覺得身體好像哪發生了變化,具體又說不明白。

    惹得郭啟辭有些莫名其妙。問萬能王偏又賣關子不肯說,只說再等半個月,到那時候才能確定。翟軼很緊張他,依然不肯讓他去學校。

    “我沒事了,真的,你看我活蹦亂跳的,可以去上課了。”郭啟辭為了證實還想蹦跳打圈圈卻被翟軼制止住了,一臉不容商量。

    “別亂動,今天不行。”

    郭啟辭還從來沒曠課,現在都病好了還賴在家里,心里特別別扭。已經上了大半學期的課,已經有同學混熟了開始翹課,郭啟辭都不知道幫程森打馬虎眼打了多少次了。他們專業點名的老師很少,用老師的話說,這個專業如果連課都不願意上,就算現在管得了以後也是不成事的。這門技藝沒有耐心毅力,根本無法堅持。

    郭啟辭深信這點,不管身邊有多少人翹課,都不能讓他有所懈怠。每天都如第一天一樣早早的就到,每門課都會預習和復習,每天在空間里至少花五個小時看專業課的書。空間的小樓里擁有最齊全的相關書籍,而且不似死板的文字,是用全息影像展現的,還能融入其中體驗,這讓郭啟辭更加有興趣去鑽研。

    郭啟辭哀求,“可我已經曠了一天的課了,而且今天有素描課。”

    翟軼雖然霸道,可大部分情況下都會尊重郭啟辭的意見,這次卻態度堅決。“我在家陪你。”

    這話說出來就是沒有商量的余地了,郭啟辭無奈只能繼續待在家里。其實系統教導的素描比老師教的更好,但是雙方帶來的感受卻是不同的。郭啟辭可以在老師的言語中得到系統無法給的東西,具體郭啟辭說不上來,大概歸結于人性化和機械化的不同。

    郭啟辭想要進到空間里,翟軼猶豫,望向萬能王。

    “啟辭在空間里身體會受到影響嗎?”

    萬能王現在心情很低迷,完全沒有平時的活蹦亂跳,反應都慢了半拍,可關于宿主的事依然不含糊,“不僅不會還會有好處,不過依然不易過于勞累。”

    翟軼這才同意,只是郭啟辭進到空間里進行基礎練習,翟軼也跟了進去。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讓他停止,兩人一起在空間里散步游玩。自從空間發生變化,除了第一天和萬能王粗略逛了一圈之後,郭啟辭就再也沒四處逛過,每次進來就著急著練習。這次倒是把空間里游走了個遍,空間又比之前大了許多,動物植物的種類也比從前多了不少。

    荷塘上還有小舟,泛舟賞蓮,清風徐徐,著實舒坦,就連翟軼也喜歡在這里辦公,只是他電話不停時不時就得出去一趟。

    接下來的半個月,翟軼真的如同萬能王所說不近郭啟辭的身。郭啟辭覺得自己身體沒問題,甚至難得主動都被拒絕了。不僅如此,平時翟軼對郭啟辭的行為要求更嚴苛了,甚至體育課都不允許他再上。

    郭啟辭總覺得翟軼和萬能王的態度怪怪的,好像在瞞他什麼似的。可是又問不出來什麼,便是放棄了,反正不會害他就是了。

    郭啟辭在空間里又練習了好幾次,幾乎閉著眼就能那幅‘鷹’,這才正式開始對這幅畫修復。可一直支持他的翟軼,竟制止住了他。

    郭啟辭不解,“你不是一直鼓勵我修復這幅畫的嗎?”

    翟軼欲言又止,萬能王此時道︰“可以繼續正常修復,多積累點成就值有好處。”

    然後一副‘你懂的’的表情,翟軼這才松了口,不忘叮囑郭啟辭,“別太累。”

    郭啟辭實在受不了兩人不停的給他打啞謎,不由道︰“到底怎麼了,最近感覺你和萬能王都怪怪的,這不讓我做那不讓我動的,我難道有什麼絕癥?”

    翟軼還沒開口,萬能王就呸呸呸,“有我萬能王在,你怎麼可能有那不吉利的東西,放心吧,不會有問題的。”

    郭啟辭狐疑,卻也沒深究,心底也曾閃過點什麼東西,卻沒抓住。等醫生過來給他做檢查的時候,結論讓他徹底傻了眼。

    “你,你說什麼?”

    醫生看到他驚愕的模樣並不意外,他為數不多見的幾位都是這反應。雖說確實有先例,可這樣的案例非常少,發現一例就能上頭條。

    “你沒听錯,雖然男人有孕非常罕見,但是你並非是第一個,不用因此而驚慌。對于同性夫妻來說,有個孩子是上天恩賜,不要因此有什麼負面情緒。”

    醫生安慰著,可郭啟辭卻被驚得全身顫抖起來。早就猜出點苗頭的翟軼,被確定時候的喜悅因為郭啟辭的反應全都散去。

    翟軼握住郭啟辭的手,摟住了他,“如果你接受不了,我們就不要。”

    郭啟辭搖了搖頭,他並不是無法接受,只是有些哭笑不得。

    上輩子莊卓帶著童吉安到他面前,因為有孕被莊家人捧到天上,把自己踩到泥里的時候。他平生第一次說了惡毒的話,當時他在和莊卓的爭吵時,口無遮攔的嘲諷明明是男兒身還會懷孕的童吉安是個怪物。果然報應不爽,他罵出去的現在就套在自己身上了。

    郭啟辭半響才幽幽開口,“我,是不是怪物?”

    翟軼直接訓斥,語氣冷冽,“胡說八道什麼!”

    “對不起,我只是……”

    翟軼緩聲,“我說過,你接受不了就不要。”

    郭啟辭望向翟軼,“那你想要嗎?”

    翟軼頓了頓,一臉堅定,“這事在于你,我尊重你的意見。”

    郭啟辭笑了,撫摸著翟軼的眉間。相處了這麼長時間,哪里不明白對方的真實想法。雖然男人生孩子實在詭異,可出于人本身對血脈傳承的渴望以及家族的需求,無疑這樣是最好的結果。翟軼曾經也說過,他的孩子只能由郭啟辭生,哪怕這句話只是表態自己的決心,並非真的有這個想法。

    能說出這樣的話于翟軼而言已是不易,並不是敷衍故意討好,而是真的會尊重他的意見,要或者不要。郭啟辭終于明白為何這段時間翟軼神神秘秘的,估摸早就猜到了吧,只是這種事沒確定的時候,確實不易提前‘嚇人’。

    郭啟辭摸摸平坦的肚子,並沒有特別的感覺,“在肚子沒顯出來的時候,我可以繼續上學嗎?”

    翟軼一听這話表情頓時輕松起來,瞧得出十分喜悅。可沒一會又微微皺眉,認真考慮這件事的可行性。

    郭啟辭解釋道︰“雖然我現在已經學會了修復術,技術尚可,畢業的時候大部分人都無法達到我的技藝。但是我依然想去學校,感受那里的氛圍,多和人接觸,不讓自己那麼封閉。”

    翟軼依然沒說話,郭啟辭又道︰“我會小心的,不會讓你擔心。”

    翟軼最終還是松了口,“好。”

    郭啟辭靠著翟軼的寬闊厚實的胸膛,內心的躁動漸漸平靜下來。“你怎麼就猜到了?他們告訴你的?”

    翟軼輕輕撫著他的肩頭,“曾耳聞,癥狀很像。”

    “你當時什麼感覺?”

    翟軼頓了頓,半響才吐出四個字,“天賦異稟。”

    ……

    翟夫人和翟老一得到消息立馬趕過來了,翟夫人高興得合不攏嘴,翟老內斂些,可眉眼間的喜悅卻是遮不住的。這讓郭啟辭有種錯覺,男人生孩子是天經地義的事,否則怎麼一個二個的怎麼都這麼淡定的接受了,難道不覺得很奇怪,覺得他是怪物生出也是怪物嗎?上輩子是他太少見多怪了?

    翟夫人笑道︰“這真是老天保佑我們家不該絕後,這種好事都能撞上,我們家真祖墳風水好。話說回來,要是是個女孩就更好了。”

    翟夫人一直想要個閨女,可惜懷翟軼的時候年紀就已經不小了,後邊一直再沒動靜了,無疑是她的遺憾。

    翟家人不像大部分富貴人家重男輕女,非講究兒子才能繼承事業。可社會的壓力在,而門第越高反而越注重這些,就怕事業沒人繼承,不少人為了兒子娶了小的。郭啟辭能有孩子已經很不容易,翟夫人這也是給郭啟辭放寬心。

    郭啟辭倒是沒想那麼多,有這個孩子已經是意外了,便是笑笑沒說話。

    翟夫人見他這樣也放心下來,“你們兩個還是回去住吧,都是男人又沒經驗,你們在外邊我不放心。”

    郭啟辭有些為難,翟軼道︰“啟辭還要上學,過一陣吧。”

    翟夫人詫異,不過立馬也想明白了,“那也成,我讓張媽每天都過來瞧瞧,不過過幾個月還是得回家里。家里產房什麼都準備好,做什麼都方便。”

    郭啟辭听到這話耳根子都紅了起來,翟老則非常同意這個決定,“這孩子要生,修復技藝不能拉下。”

    翟夫人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這時候還說這些,你就惦記你那些破爛,孫子都不在意了。”

    翟老深覺冤枉,“我哪是不在意啊,雖然啟辭能生孩子,可這男人和女人終究是不同。男人沒自個的事業心底總覺得落人一頭,啟辭會生孩子已經讓他很難堪了,要是以後因為孩子一事無成更自卑了。”

    翟夫人也知道這個理,可男人生子因違天理所以十分辛苦,這時候還惦記這些,這也太辛苦了。

    郭啟辭笑道︰“我不會逞強的,上學對我來說是很高興的事,你們不用擔心。”

    翟夫人這才放心下來,對著一直安靜有些消沉的萬能王道︰“萌萌,你不是說給奶奶畫了畫嗎?拿給奶奶看看好不好?”

    萬能王乖巧的點點頭,一蹦一跳的跑進屋了。

    翟夫人看他走遠這才開口,“你們雖然有了自個的孩子,可萌萌是你們之前決定收養的,他從那刻起就是我們家的人,不能怠慢了。別看孩子小,心里明白著呢,你瞧這孩子悶不吭聲的,回頭要好好說說,別讓兩個孩子生了間隙。”

    翟軼和郭啟辭對視有些哭笑不得,萬能王的消沉還真不是因為吃醋,而是感情受創。自打那日以後萬能王再也聯系不到魏立銘,整日消沉,從前抽風的樣子都不見了,舉止正常得讓兩人面對萬能王都覺得有些別扭。

    可難過歸難過,這事也不能縱著他,長痛不如短痛。

    翟夫人離開的時候還想帶走萬能王,想著給他做做思想工作,表示就算有了小的也不會薄待他。而萬能王卻拒絕了,“奶奶,萌萌要在爸爸身邊照顧小弟弟小妹妹,等周末的時候再和爸爸們去看您。”

    翟夫人听到這話徹底放心了,連續親了好幾口,“真是我的小心肝,這麼小就這麼懂事,你放心不管有沒有小弟弟小妹妹,萌萌都是奶奶的心頭寶。”

    萬能王這段時間第一次笑得見牙不見眼,滿身的陰郁散去了不少。

    郭啟辭不知道怎麼跟楊秀珍說這事,實在是太尷尬了,還是翟軼打了電話過去。結果楊秀珍第二天就火急火燎跑到了a市,一進門就不停打量郭啟辭。

    “真有了?”

    郭啟辭鬧了個大紅臉,頭壓得低低的,“嗯。”

    楊秀珍嘆了口氣,雖然有些意外,卻也不至于多驚奇,反倒是讓郭啟辭覺得自個從前是不是太大驚小怪了,怎麼身邊人都這麼淡定的接受了這個事實。

    楊秀珍看到他這模樣,便是嘆道︰“其實咱們家祖上也有過這事,小時候听你姥姥說過,當時還覺得特稀奇,媽就當故事听了也沒往心里去。要是早想起來,也不至于現在就有了。”

    郭啟辭以為楊秀珍是擔心影響他的學業,便是道︰“我可以先休學,等生完再繼續去上課。只要修夠學分,我就能正常畢業,不礙事的。”

    “媽不是擔心這事。”楊秀珍看看翟軼又看看郭啟辭,有些難以開口。

    郭啟辭不解,“那擔心啥事?”

    楊秀珍擺擺手,“沒事,現在有了也就別想那麼多,現在你不是一個人了,要好好照顧自個的身體。媽這次也不走了,這里離小軼給我備的房子也不遠,平時我也能過來照顧你。小軼,能商量個事不?”

    “您說。”

    “我想把你給的那套房子的花園鏟了,養雞種菜成不?”楊秀珍說完這話也覺得不妥,訕笑道︰“現在的東西都不知道咋催生的,平時吃著還好,啟辭現在是兩個人,我覺得還是吃自個種的養的心里放心。”

    “那是您的房子,您說的算。”

    楊秀珍听了這話心里才踏實下來,雖然依然不覺得那是自個的房子,至少壞了人家的院子不被嫌棄就成。她明白著小兩口過日子她是不好插進來,雖然這屋子多,還是不要搬進來的好。

    郭啟辭不大樂意,“媽,您不用忙活那些,現在有綠色有機食品,都長得挺好的。您就在這里住下唄,跑來跑去多辛苦啊。”

    楊秀珍搖頭,“媽這也是想找點事做,家里有佣人累不著我,你們小兩口過日子媽就不插進來了。小軼是個靠譜的,有他看著你媽也沒啥不放心的。況且現在過來多方便,就幾分鐘的功夫。”

    楊秀珍執意如此郭啟辭也不好強求,翟軼雖說對楊秀珍一直很客氣,可終是隔了一層,兩人住一起也別扭。

    到了晚上快要睡覺的時候,萬能王突然跑進兩人的房間,生龍活虎的嚷嚷,“我終于想起有什麼不對勁,楊媽媽為啥心里不踏實了。”

    郭啟辭和翟軼一臉莫名。

    萬能王指著兩人,笑得詭異︰“我親愛的宿主,你是未婚先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