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作品:《重生之修復師

    翟軼準備好早點,郭啟辭還沒從屋里出來,這很不符合他平時的習慣。郭啟辭很自律,很遵守時間,不會賴床拖沓,尤其今天還有課。昨天雖然做得狠了些,可從前也不是沒有過,第二天都沒什麼事,就算實在不舒服有萬能王在,完全不是個事,所以翟軼才敢這麼放縱。

    今天是怎麼了?

    翟軼走進房間拉開窗簾,郭啟辭還閉著眼楮,因為光亮微微皺眉,表情似乎有些難受,臉泛著不正常的紅暈,“啟辭,起床了,快遲到了。”

    郭啟辭努力睜開千斤重的眼皮,頭暈腦脹全身上下說不出的難受,口干如燥,噴出的氣都是熱騰騰的,聲音軟綿無力帶著嘶啞,“我好像有點不舒服。”

    翟軼撫上他的額頭,並沒有感到異常,從藥箱里拿出體溫針給郭啟辭量溫度。37度在正常範圍內,可郭啟辭的樣子完全不像是沒事的。

    郭啟辭很想撐著起來去上學,他從小上學都是風雨無阻,可現在實在是有心無力,別說起床連睜眼都十分困難。說一句話都是用盡全力,說完整個人都虛脫了。

    翟軼看他難受,心中不忍卻很鎮定︰“你把萬能王召喚出來吧,讓他幫你修復一下。”

    郭啟辭重重的腦子這才運轉起來,萬能王可比醫生都靠譜,可呼叫了半天對方也沒聲響。翟軼不悅的皺眉,這小家伙不會是昨天挨打被罰,所以鬧別扭故意不出來吧?

    呼叫萬能王無果,翟軼趕忙撥電話讓家庭醫生過來。家庭醫生一直為翟家服務,彼此都很熟悉,翟軼對他的技術很放心。可現在醫生為郭啟辭上下里外統統都檢查了,還搭脈診斷,卻半響沒有結論。要不是對方是個老頭子,翟軼早就一拳過去了。

    醫生的表情有些詫異,翟軼口氣不佳,“他到底怎麼了?”

    醫生微微皺眉,似在思考些什麼,“並沒發現異常,恐怕還是得去醫院里仔細檢查一下。”

    翟軼听到這話心底不由緊張起來,二話不說就要帶著郭啟辭去醫院。郭啟辭卻怎麼都不肯,“我不想去醫院。”

    “听話。”翟軼沒理會他,我行我素安排車子。

    “等明天還不舒服再去好不好?我現在一想起醫院就想吐,更覺得難受了。”郭啟辭抓著翟軼的手一臉哀求,除了床上特殊時刻郭啟辭從未曾這麼求他過,翟軼不免有些心軟,可事關身體不敢放他這麼任性。

    翟軼有些猶豫,醫生適時道︰“現在看各種數據並無問題,興許是自身在調節。今天注意觀察,要是出現異樣立馬去醫院,我會讓護士留下來隔兩個小時檢查一次。”

    郭啟辭一听這話眼神盡是哀求,翟軼無奈,“明天再不好一定要去。”

    郭啟辭笑著點頭,瞬間覺得沒有那麼難受。此時才想起他還得上課,正想翻手機被翟軼告知已經幫他請好了假。

    翟軼給郭啟辭蓋上毯子,讓郭啟辭繼續休息,和醫生到客廳說話。

    “不去醫院真的沒事嗎?”

    醫生猶豫了片刻,這種癥狀他並不是第一次見,可是最後的癥狀……

    在沒有確定之前醫生還是選擇了隱瞞,而貿然去醫院恐怕那些檢查會對身體造成傷害,不如等等再說。

    “今天仔細觀察,若是沒有其他異樣就等明日再看。如果明天沒事,這段時間都不要進行劇烈運動,包括床上,半個月之後我再過來做個檢查。”

    翟軼微微眯眼,“你知道是怎麼回事?”

    “還不敢確定,不過不是壞事,你不用擔心。”

    翟軼知道醫生的性子,不確定的事是不會說出口,也知道他不會刻意隱瞞,雖然疑惑卻也沒再深問,只問了郭啟辭最近飲食上需要注意些什麼。

    “感覺好點了嗎?”翟軼回到屋里,郭啟辭已經坐了起來,整個人已經恢復了點力氣,可臉依然有些紅暈。

    郭啟辭雖然身體不適,可不知道為何總覺得自己沒病,“我沒事,你趕緊去上班吧。”

    “不去,陪你。”

    最近翟軼一直很忙碌,郭啟辭有些擔憂道︰“這不大好吧,我沒事你不用管我,而且有護士在,不用擔心。”

    翟軼刮了刮郭啟辭的鼻子,“口是心非的家伙。”

    不管是誰身體不適的時候總會特別渴望有人陪,郭啟辭現在也是如此。可為了‘識大體’只能忍住心中的渴盼,說出違心的話。

    被猜中最真實的心思,郭啟辭有些窘迫,“我只是……”

    “在我面前不需要說假話。”

    郭啟辭笑了起來,“好。”

    到了傍晚郭啟辭已經沒有像上午一樣難受,腦袋清醒了不少,可翟軼堅持讓他臥床,不允許他看書或者想修復的事。翟軼一直拿著筆記本陪在郭啟辭身邊,一邊工作一邊不忘兩個小,時。為他做檢查,除了一些技術性翟軼無法做到的,其他都不允許護士插手。

    郭啟辭又嘗試召喚萬能王,萬能王終于出現了。郭啟辭和翟軼看到他的時候都怔了怔,萬能王的眼楮腫得跟個核桃一樣,滿眼都是血絲,出來的時候還是一抽一噎的。

    還沒等郭啟辭開口,萬能王撲進郭啟辭的懷里,哭得好不淒慘,“唔,我失戀了。”

    翟軼一把將萬能王拎走,毫不憐憫的扔到一邊。

    萬能王嘟著小嘴更加委屈了,“你們一點都不愛我,我都失戀了,你們不來安慰我就算了,還這麼對我。”

    翟軼臉色不好看,郭啟辭使了個眼神,讓他不要動怒,這才沒把萬能王扔出去。

    “萬能王,你到底是胡鬧還是來真的?”

    萬能王指著自己的雙眼,“我都這樣了你還問我的真心,唔,人家都快心碎了啦。立銘哥一直沒有接我的電話,也沒有回我的短信,還把我拉進了黑名單。我趁你們睡覺的時候偷偷用客廳的電話打給他,結果他一听是我的聲音立馬就給掛了,一句解釋的話都不願意听我說,他怎麼可以這麼對我,唔,人家的第一次都是給他的。”

    翟軼的眼皮跳了跳,忍了忍才沒發作。

    郭啟辭無奈搖頭,“萬能王,別再胡鬧了,就這麼散了吧,別再給他造成困擾。”

    萬能王瞪大眼一臉不可思議,“你怎麼可以這樣,你這話是往我原本就千瘡百孔的心窩子狠狠捅了一刀,刀上還沾了辣椒水,捅進去還狠狠轉了一圈。”

    郭啟辭正色道︰“你這個樣子只讓我覺得你在玩,今天我看到那個人,他卻是認真的……”

    萬能王跳到郭啟辭面前,雙眼閃閃發亮,“真的?他有沒有說什麼其他話?”

    “他說什麼不重要,既然他已經知道真相,那這件事就此打住吧。”

    萬能王痛心疾首,“為什麼你非要拆散我們?我知道我錯了,不該拿你的相片去欺騙立銘哥,可是你也不能因為這個小小的錯誤好吧,是挺嚴重的錯誤就對我趕盡殺絕啊。我掏心窩的對你,你怎麼可以為了這點小事就不希望我得到幸福。”

    郭啟辭的頭更痛了,用手揉了揉太陽穴,“我先不管你是不是認真的,就算你們是認真的,你是系統他是人,你們兩個在一起沒問題嗎?”

    萬能王臉蛋微紅,“自古人妖戀最是尋常,我雖不是妖卻比妖更貼近人類。不會吸收對方的陽氣,也不會讓對方有不良反應。”

    郭啟辭直擊重點,“可你才那麼大點,他會等你二十年?況且他要是知道你是個小屁孩,正常人都會嚇跑,覺得你是小孩子瞎胡鬧,不會相信你對他有真情吧?貿然告訴他你是系統,你覺得他會相信嗎?而且這種事不說出去為妙吧?”

    萬能王的小臉頓時垮了下來,哭喪著臉又開始落淚,從未有過的認真和嚴肅,“可這是我的初戀啊,我第一次這麼喜歡一個人,這個人也是這麼喜歡我。雖然是虛擬空間,可是從來沒有一個人對我這麼在意過。以前的宿主總想從我這里得到好處,一听到我沒有那麼神奇就嫌棄我。他們直把我當做一個工具,想著怎麼最大發揮我的價值,為自己謀取利益,從來不曾如家人如愛人如朋友的對我。當然這不包括你,但是有些感情是無法替代的。

    在黑漆漆的幽禁域里,我也希望曾經有這麼一個人真心對我,哪怕無法廝守,至少可以懷念,但是我從來沒有過這樣的記憶。作為系統,必須忘卻對前任宿主的所有好處,這樣才能為新宿主全心全意服務。沒有一個可以想念的人,沒有可以回憶的事,漫長的歲月里實在是太孤獨寂寞了。”

    郭啟辭听到這些話心里也不好受,伸出手撫摸萬能王的頭,翟軼雖然有些不悅,卻並沒說什麼。

    “那現在該怎麼辦呢?你畢竟不是真的人類,我希望你得到幸福,卻也不希望傷害到其他人。”

    萬能王眉頭緊鎖,小臉露出和外形不符的表情,“讓我再想想吧,我有解決的辦法,只是……我再想想吧,想清楚再跟你說。”

    郭啟辭語重心長道︰“以後不要再胡鬧了,兩個人相處要是不坦誠,這段感情也難做數。”

    萬能王忙不迭點頭,“好,我答應你。那我可以拿回我的電腦嗎?哎呀,我只是想上游戲說清楚而已。”

    郭啟辭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態度極其強硬,“你想清楚的時候會還給你電腦,現在免談。”

    “哇——你現在也學你男人了,討厭!”萬能王嚎嚎大哭,一看到翟軼鐵青臉站一邊,立馬收聲準備鑽進空間里,卻被翟軼提了起來。

    萬能王被嚇個夠嗆,“啊啊,我知道錯了,不要打我屁屁了。我的自我修復也需要經驗值的,唔,求求你,不要繼續疼愛我的屁屁了。”

    翟軼深吸一口氣忍著沒把萬能王扔出去,語氣冷冷道︰“啟辭不舒服,你幫他恢復一下。”

    萬能王立刻停止了掙扎,“宿主大人,您不舒服啊?對不起,我太不稱職了,竟然都沒察覺到。”

    郭啟辭笑了笑,“沒事,我現在感覺好了很多。”

    翟軼將萬能王放下,萬能王走到郭啟辭面前,握住郭啟辭的手,微微詫異,“你沒病啊,健康度滿槽,我沒辦法給你施展修復術。”

    郭啟辭納悶了,“剛才醫生也查不出來,可是我全身都覺得難受,不知道怎麼回事。”

    萬能王摸摸下巴,腦子里搜索著信息,久久才如老夫子一般搖頭晃腦,“此狀甚為詭異,當需半個月後再行診斷。期間不可縱欲行歡,修身養性,否則易傷及根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