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作品:《重生之修復師

    熟悉的鈴聲響起,萬能王的小胖臉頓時泛起了紅雲,不自覺間臉上帶著淺淺的笑意。小胖手從兜兜里掏出手機,一看到屏幕上的來電顯示照片眼楮眯成一條線。

    正逗弄他的翟夫人不由下意識傾了過去,好奇到底是什麼人的電話會讓萬能王的表情這麼的--花痴。這麼形容一個小孩子並不妥當,可那表情實在太詭異,只有這詞符合。

    萬能王小胖身體一扭,擋住了翟夫人的視線,惹得翟夫人和其他夫人笑了起來。

    翟夫人笑道︰“哎喲,我們的小萌萌接什麼人的電話,連奶奶都听不得啦?”

    萬能王的大腦袋在翟夫人身上拱了拱,奶聲奶氣的撒嬌,“萌萌最愛奶奶了。”

    翟夫人摸摸他的大腦袋,“你個小人精,趕緊去接電話吧,這鈴聲吵吵得我心神不寧的。”

    “那奶奶萌萌先去接個電話,一會再陪你玩。”萬能王笑得甜甜的,臨走是還飛吻了一個,只逗得翟夫人以及其他夫人笑呵呵的。

    “你們家哪找的孩子,古靈精怪的,太討人喜歡了。”

    翟夫人一臉得意,雖知道這些人里有部分是出于奉承,可听到這樣的話心里照樣高興。翟軼注定沒有自己的孩子,這是她最遺憾的,但是也不想逼迫他。現在有了萬能王,這樣的缺憾也沒有了。這段時間的相處,翟夫人是真心疼愛這個孩子。

    萬能王小手拽著手機,心里噗通噗通跳,一蹦一跳的跑到角落,開心的接起電話並甜膩膩的叫著,“老公∼∼∼”

    銷魂的波浪線讓人听得全身酥麻,萬能王下載的這個變聲器把萬能王原本的聲音處理得清澈干淨,只聞其聲腦中就閃現出一個白淨少年的形象,瘦弱頎長,倒是很符合p過的郭啟辭照片形象。

    這個聲音曾經讓魏立銘心中蕩漾,原本就不太直一下戀聲控就給勾過去了。看到照片的時候雖然有那麼一咪咪的失望,雖然相片處理得很高明,魏立銘也瞧出了端倪,比起聲音相貌不算出眾,這還是經過處理的未經過處理的估計差距更大。這年頭誰不喜歡自拍然後美化自己,魏立銘並沒覺得有什麼大不了。而且相片里的人眉眼間的認真還是吸引了魏立銘,雖然和他想的有些不同,可看習慣了也漸漸喜歡上了。

    最重要是志趣相投,外貌什麼的都是浮雲,只要不是太讓人瞧不下去就行。這句總結讓魏立銘一下覺得自己十分有深度,和那些膚淺的外貌協會成員天壤之別。

    可現在魏立銘接到這個電話,如同晴天霹靂,曾經的想法簡直就是個大諷刺。

    魏立銘躲在一個大花瓶後邊,萬能王並沒瞧見他,還以為四周沒人‘毫無廉恥’的膩歪著,並沒有刻意控制音量。萬能王軟糯奶氣的聲音和電話里清澈甜膩的聲音同時在耳邊響起,魏立銘心底那點希望徹底被擊碎。

    魏立銘還是不敢相信這個事實,拿著手機的手都顫抖得快握不住電話,吞咽了一下,不死心低聲道︰“你現在在哪?”

    萬能王笑得眼楮彎彎的,“我正在參加宴會,雖然挺有意思的,但是要是老公你在就更有意思了,喂喂--”

    萬能王詫異的望著手機,不明白魏立銘怎麼突然掛了電話。听魏立銘說他也要參加一個宴會,是不是太忙碌了,被人拖去喝酒了?

    萬能王想了想,發了個短信過去︰老公,美酒雖好,可不要貪杯哦。

    發完短信萬能王覺得自己簡直太人妻了,他都快被自己感動到了,小胖臉笑眯成一條線。等了一會沒有回復,有些失望的把手機放進兜兜里,一蹦一跳特天真無邪的邁著小短腿奔到客廳,鑽進翟夫人懷里撒嬌去了。

    魏立銘覺得自己全身發涼,忍不住的直打哆嗦,呼吸急促快喘不上氣來。

    真他媽我擦我膇琱擏睅a!

    千萬匹草泥馬在心中奔騰,魏立銘想要大吼一聲,可偏偏又存了一米米的理智遏制住了他的瘋狂。魏立銘直接用頭猛的撞在牆壁上,頓時頭暈眼花。

    一個佣人路過,看到額頭上冒血的魏立銘頓時嚇了一跳,正想上去詢問,被魏立銘那泛著血絲的眼楮,扭曲猙獰鐵青的表情嚇退了,不會是毒癮犯了吧!

    佣人正慢慢往後挪步,想要溜走報告管家,這宴會上的人都不是一般人,必須小心行事。可魏立銘全身籠罩在黑影之下,不顧額頭上的鮮血流淌,氣勢洶洶的離開了。

    管家听到這消息也有些莫名其妙,宴會上來的小輩只有魏立銘一人,一听佣人的描述就猜出是他。魏立銘名聲在圈里還挺大,是個沖動愛現的公子哥,本性不壞就是有些缺心眼,從他不顧對方家世就敢直接上去拍一板磚就能看出來。在這上流圈里,不管平時多胡鬧,可明面上還是做的很漂亮的。除非地位懸殊,否則都喜歡背地捅一刀,哪有像魏立銘那麼直白的,直接操家伙就上。

    現在又鬧出這莫名其妙的事,管家猶豫再三還是報告給了翟夫人。翟夫人听的時候也微微有些詫異,可畢竟不是他們家的事,便是將魏立銘離開翟家的事讓管家報告給魏老听。魏老听到並無動作,這孩子憋了這麼久恐怕是悶著了,倒也不在意,只讓人跟著瞧著,別又惹禍。

    魏立銘一出翟家就清醒了,撥了個電話給自己的哥們,“大頭,過來接我,我們去喝一杯。”

    “二少,你終于被放出來啦?這必須得大大的慶祝一把!哥們幾個早就恭候多時了。”

    魏立銘現在哪有心思跟對方胡扯,“廢話少說,我在翟家門口,趕緊派車過來。”

    “翟家?行,哥現在就開車過去。話說怎麼听你這口氣不對啊?是不是跟你那小情人鬧別扭了。”

    魏立銘抽風也不是一兩回了,不管是和萬能王鬧別扭還是知道萬能王是男生,魏立銘每次心里不痛快都會荼毒這幫兄弟的耳朵。一個大老爺們膩膩歪歪的,煩透了又不能直說,大頭表示他也很受傷,又不能不听。

    不提還好,魏立銘直接又哆嗦了起來。萬能王外表只有兩三歲,胖乎乎的可愛又天真,跟魏立銘的佷子一般大。可就是這麼個小不點,還是被爸爸媽媽抱在懷里,跑幾步怕摔跤的年紀,在不久前還和他說著你儂我儂的情話。光是情話還罷了,還有黃段子!只有黃段子就算了,兩個人還電話性愛,我勒個草!

    想起那時候說的那些糙得不能再糙的葷話,再想起對象的模樣……

    啊--

    魏立銘對天長嘯,狠狠扇了自己幾巴掌。他真他媽是個大傻逼!天下第一大傻逼!

    網戀對方是人妖不可怕,對方是有夫之夫也不可怕,對方是摳腳大漢騙錢的依然不可怕,至少你可以打他罵他詛咒他,哪像現在有氣都沒地方撒!你能對個熊孩子怎麼樣,還是個兩三歲屁都不懂的熊孩子!熊孩子爹媽你他媽還惹不起!真要捅出去只會被被扣上變態加傻逼的帽子。

    魏立銘感受到了這個世界的深深惡意。

    小伙伴听到這動靜,整個人都驚呆了,完全猜不出還有什麼事情可以打擊到沒心沒肺的魏立銘,得知萬能王是男生的時候,魏立銘也只是憂郁了那麼一會會就淡定出櫃了。小伙伴又心驚又好奇,可也知道這時不是問這事的時候,反正就魏立銘這大嘴巴,不用套話都能知曉。

    讓小伙伴意外的是,這次他徹底猜錯了,魏立銘的嘴徹底縫了起來,不僅如此誰提誰被揍,使得這事成為圈里未解之謎之一。

    “爺爺奶奶再見,萌萌過幾天就來看你們。”萬能王揮著小胖手,小模樣特別耐人。

    直到遠離翟夫人和翟老的視線,萬能王這才猛的坐好,也不理會翟軼和郭啟辭,拿出心愛的電腦又開始登陸游戲。

    一晚上魏立銘都沒有回復短信和接電話,萬能王不放心的登陸游戲瞧瞧,對方依然不在。萬能王不由小聲嘟囔,“去哪了呢?”

    小胖手掏出手機認真發短信,完全沒有看到翟軼一臉陰沉,郭啟辭望著他的時候忍不住搖頭嘆氣。

    死到臨頭卻一無所知,也就萬能王有這能耐。

    三人剛到家,大門被關上,萬能王的好日子到頭了。

    翟軼一把提起萬能王,跟拎個小雞似的,正專注于手機的萬能王嚇了一跳。

    “哇哇哇,這是干什麼呢,我能自己走。”

    翟軼手一甩,萬能王就摔進了沙發里,倒是沒摔壞,可整個人被嚇到了有些暈乎。萬能王反應過來,從沙發上咕隆的坐了起來,氣呼呼的指著翟軼大吼,“我警告你哦,不要以為你是宿主的男人,覺得我讓著你就以為我怕了你,就可以對我這麼粗暴!你個野蠻的男人發什麼瘋,告訴你你要是不對我客氣點,我就讓我的宿主再也不理你,再也不!”

    翟軼原本就很生氣,現在听到這話,整個人更加陰測測的,氣勢洶洶,整個房間都變得壓抑起來。萬能王罵完才發現不對勁,不由望向郭啟辭。郭啟辭這次沒心軟,雖然沒翟軼這麼嚴厲,卻忍不住對他搖頭。

    這件事實在是太胡鬧了。

    萬能王這下有些怕了,眨著大眼楮,一臉不解,“怎,怎麼了?”

    “萬能王,你是不是網戀了?”郭啟辭直接問道。

    萬能王小臉刷的泛起紅暈,嘴里卻極力否認,“你,你才網戀……”

    郭啟辭沒等他說完直接插話︰“而且還是拿我的相片招搖撞騙。”

    萬能王瞪大眼,“我沒有!”

    翟軼厲眼掃過來,萬能王哆嗦了一下,終于知道自個露餡了,低著頭對著手指小聲嘟囔,“人家,人家……哎喲,人家就是借用一下你的相片做藍本而已,就像畫畫一樣,人家處理得完全看不出是你。人家是個技術宅,你懂的。”

    這節骨眼上還狡辯,郭啟辭嘆氣,“我不懂,我只知道對方直接找上我了。”

    萬能王這下震驚了,直接從沙發上跳了起來,就要往郭啟辭身上撲,卻被翟軼拎起毫不客氣的扔進沙發里。

    “你見過他?怪不得呢,今天我打電話發短信他都沒理我,是不是你對他說了什麼?唔,完了完了,你把我的姻緣給毀掉了,不行我得和他解釋!”

    萬能王掏出手機就要撥過去,卻被翟軼抽走了,萬能王還想抱怨,一看翟軼的表情,這才反應自身的危險。

    “哎呀,哎呀,人家現在的姻緣也沒有了,借你相片的事也就扯平了……”

    翟軼聲音陰沉沉的,跟地獄里發出來的一樣,“扯平?”

    萬能王的眼神左閃右閃,一副完全不知悔改的模樣。郭啟辭此時也有些動怒,忍不住問道︰“你到底是怎麼跟人家交往的,為什麼他會說,會說剛那,那什麼過我?”

    萬能王在空間外的身體就跟普通人類一樣,沒有特殊的能力,也是知道困倦疼痛的,只是每次他累極了就回空間里休息,很快就可以恢復原狀,才有所不同。這是萬能王告訴郭啟辭的,可現在郭啟辭不由懷疑萬能王是不是隱瞞了什麼。

    萬能王一听到這個刷小臉通紅,“什麼什麼那什麼。”

    翟軼直接把萬能王提了起來,“就說不用審問,直接揍。”

    萬能王頓時哇哇大叫,“你不能這麼對我,我可是帶給你們幸福的修復系統,還是你們兩個人的媒人。要不是我你怎麼可能在那閃爍的夜晚看到不怎麼閃爍的我的宿主!怎麼可能有眾里尋他千百度,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的浪漫經歷!啊啊啊,我是個小孩子,你們這是虐童虐童!不,是虐嬰虐嬰,會被世人所唾棄的!救命啊,耍流氓啊,有人要強x嬰兒啊!”

    郭啟辭原本還想給萬能王說幾句好話,一听到這些直接坐著不動了。翟軼將萬能王的褲子扒拉下來,大手直接往上招呼,每一次都是又狠又重。

    啪啪啪——

    清脆響亮,萬能王在空間外也是知道疼痛的,哪怕進了空間就會恢復,可現在的疼痛感卻沒法子消除或減弱。萬能王哪里受到過這樣的虐待,雖說以前找的宿主都不靠譜,可誰不把他當散財童子供著,現在卻被脫褲子大屁股,簡直是奇恥大辱。

    最關鍵是——好疼啊。

    唔,人類真是太野蠻太凶殘了太討厭了,屁股好疼。萬能王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覺得自己被賞了一丈紅。在暴力下,萬能王終于屈服了,“別打了,唔——我老實交代,唔——我真沒有干過什麼,就是借用你的相片,還是處理過的相片去騙人而已。啊,疼。人家,人家是,是真的喜歡他,我們感情很好很甜蜜。他還猜出了我是男生,他不但沒計較,還為了我彎了。這,這樣的好男人不抓住天都看不過去,可他老是想要看我什麼樣子。不得不說人類的科技太討厭了,我上網搜圖,用軟件很容易查出圖來自哪里,于是,于是我只能拿您的相片。但是我有處理過,你也看過相片,你根本沒有那麼帥對不對。我為此專門學習了ps,現在可是頂級高手!你們今後有需要可以找我,絕對免費。啊啊啊——你怎麼還打我,好痛啊,我再也不愛你們了。”

    啪啪啪打屁股的聲音加上萬能王‘淒慘’的陳述,構成詭異的效果。

    郭啟辭卻沒心軟,最關心一件事,“那件事是怎麼回事?你變成我的樣子和他約會?”

    萬能王的屁股紅臉更紅了,“沒,沒有啦,我是修復系統,沒有那功能,就,就電話里那什麼而已,啊——我都在你們嚴刑逼供下招了,還這麼大力,啊,我不說了,唔——饒命啊,宿主,主夫,求你們放過我吧,我只是個八百歲的老嬰兒而已。唔——”

    郭啟辭卻沒听明白,“什麼意思?電話怎麼了?”

    萬能王剛想開口解釋,卻被翟軼狠狠打了一巴掌,直接給打回去了,只記得痛哭鼻涕流了一臉。

    萬能王的屁股已經紅彤彤的慘不忍睹,小臉被口水鼻涕糊成一團,郭啟辭這才阻攔,“軼哥,差不多教訓就得了,放過他吧。”

    萬能王一臉哀求的望著翟軼,不停抽噎著。

    “還敢不敢再犯?”

    萬能王連忙搖頭,“再也不敢了。”

    翟軼眯著眼,一臉危險。萬能王連忙發誓,“我要是再敢冒犯宿主和主夫,我詛咒自己永遠只能長這麼大。”

    這對于萬能王來說是非常狠毒的詛咒了,翟軼這才將萬能王放下來,萬能王已經疼得沒法走路了,只能跪在地上。想進空間又不敢,只能可憐兮兮的望著兩人。

    郭啟辭難得語重心長,“萬能王,以後不能再這麼胡鬧了。”

    萬能王重重的點頭,“不會了,再也不會了。”

    “作為懲罰,我決定收回你所有的電子產品……”

    “什麼?!”萬能王直接從地上跳了起來,可屁股的痛疼以及翟軼的厲眼讓萬能王直接蔫在地上,小臉可憐,“宿主大人,您不能這麼對我。”

    郭啟辭面目表情,“不能?是不是覺得懲罰有點重?”

    萬能王小臉委屈,“人家都已經甘願受罰了。”

    萬能王可以隨意進出空間,剛才完全可以進空間逃避。雖然疼痛難耐,萬能王也知道無法逃過這一劫,所以才乖乖讓翟軼揍。大丈夫能屈能伸,進了空間再出來又是一名好漢。可要是把他的電子產品都收了,無疑是把他的生命線都給割斷了。

    郭啟辭卻並沒有心軟,“覺得重就對了,以後才不會繼續胡鬧。”

    萬能王不敢相信老實木訥的郭啟辭竟然這麼狠,“宿主,主人,您不能這麼對我。您是如此的善良純真,怎麼可以這麼心狠。”

    葡萄大眼還時不時望向翟軼,一副都是你教壞了的表情。翟軼眼神幽幽的掃過來,萬能王徹底不敢再有其他想法。

    郭啟辭完全不為所動,“這還是你教我的,以眼還眼以牙還牙,人打我一尺我打人一丈,別人才會懼怕不敢侵犯。一直沒使過,今天就嘗試一回。”

    萬能王哀嚎求饒,可郭啟辭卻鐵了心不理會。手腳利落的將電腦手機平板全都收了起來,就連那張銀行卡好的密碼都給改了,徹徹底底的斷了萬能王的所有念想。

    萬能王抓著郭啟辭的大腿,“主人,您不要這麼對我,萌萌只是個被囚禁了八百年的孩子。一直孤單寂寞的被關進一個幽暗的空間,所以才會向往美好的愛情。萌萌知道做了,求您好歹留一樣給萌萌啊。就算你不心疼萌萌,你也得讓萌萌和那個人說清楚。而且而且爺爺奶奶也知道這個電話,他們也會撥電話過來和萌萌聊天,要是他們找不到萌萌會傷心難過的。”

    郭啟辭听到這話頓了頓,望向翟軼。翟軼冷笑一聲,從抽屜里掏出一款老舊的手機,除了電話短信沒有其他功能。換上萬能王原本手機的電話卡,“每個月只有1塊錢的話費。”

    萬能王徹底蔫了,哭喪著臉接過手機,就這還得感恩戴德,唯恐被收了回去。萬能王進空間的時候,整個人還帶著蕭索之氣。被打被罰還不是最可怕的事,最可怕的是怎麼跟魏立銘解釋,還在只有一塊錢話費的情況下。這次魏立銘再也不信他了吧,萬能王絕對心里哇涼哇涼的,整個系統都充滿了悲涼。

    “軼哥,還生氣?”郭啟辭洗完澡趴進翟軼的懷里,翟軼的臉色依然沉沉的。翟軼生性霸道,知道自個老婆被人那麼yy,一想起心里就咬碎一口牙。

    郭啟辭親吻翟軼的唇,“我們已經狠狠教訓了萬能王,諒他也不敢再犯。”

    翟軼翻身將郭啟辭壓在身下,半響才吐出幾個字,聲音悶悶的,“我在你眼里……老了?”

    郭啟辭睜大眼,終于明白翟軼一晚上的別扭了,被魏立銘的話給刺激到了。這段時間的相處,郭啟辭隱約感受到翟軼還是很計較兩個人之間的年齡差,雖然只是大了十歲,依然讓翟軼有些不安。

    “怎麼可能,剛剛好。”

    “加深點印象。”

    郭啟辭還沒反應,翟軼的突襲深吻讓他腦子無法思考。翟軼好像要證明什麼似的,動作又狠又急,郭啟辭被進入的時候,忍不住大喘氣,眼睫毛上沾滿了薄霧。

    入口被極大的撐開,每一次撞擊都又狠又重,全是往郭啟辭最敏感的地方攻擊,體內被掀了萬層浪,刺激得郭啟辭忍不住低低呻吟。被刺激得全身痙攣,因為激動抽搐腹部都有些疼痛起來,手緊緊抓住床單,差點沒扯爛。

    不知道被炮擊了多久,張到最大的雙腿無力箍住翟軼的勁腰,只能被動的承受這暴風驟雨般的襲擊。褶皺被撐平,身下一片狼藉。

    “不,不要再撞那里。”

    “哪里?這里?”

    攻擊越來越凶猛,郭啟辭覺得自己簡直要被戳穿。

    “啊——饒了我吧,唔,要去了,啊——”

    郭啟辭眼前閃過白光,直接被蒡g了。後端在猛烈收縮,翟軼忍不住悶哼一聲,暫時停下動作,頓了頓稍緩片刻又開始了長程炮擊。郭啟辭全身因為高潮而軟綿無力,撞擊的力道大得讓他說不出話來,整個人隨著翟軼的動作搖擺。被撐開被穿刺,全身染上對方氣味被完全佔有。

    剛軟下去的前端漸漸又被挑起,下身涌起燥熱,翻來覆去幾次,郭啟辭整個人都虛脫了。方才還覺得對萬能王有些嚴厲,現在唯剩下的一點愧疚感都沒有了,系統犯錯,倒霉的是他!

    “軼哥,求你,不要了——”郭啟辭的聲音變得嘶啞,可翟軼依如那猛獸毫不饜足的繼續瘋狂進食。

    郭啟辭的聲音都有些帶著哭腔,顫抖著低吟,“軼哥,翟軼,不要了,受不了了,唔——老公——”

    這一聲出來兩個人都頓住了,翟軼第一個反應過來,動作更加急劇凶猛,沒多久郭啟辭酸麻的後端感受到了滾燙的熱度。翟軼深深的抵在里邊,讓更多的熱液進入。

    兩人如同從水里撈出一樣,全身都是汗,插入的姿勢擁抱在一起,那東西依然不肯離去。直到兩個人的呼吸變得平緩,身上粘膩得難受,郭啟辭開口︰“我們要不去洗洗?”

    “不急。”

    翟軼吻住郭啟辭的耳垂,惹得他顫抖了一下,體內沉睡的龐然大物又開始甦醒。郭啟辭瞪大眼,忍不住掙扎起來,“不,不行了。”

    “早著呢。”

    翟軼抱著他翻了個身,郭啟辭一下坐到翟軼身上,重力使得已經有些硬度的大東西進入到了從未到達的深度,郭啟辭難耐的低吟了一聲,那玩意又脹大了一圈,越來越硬。

    “你動。”

    郭啟辭臉上又泛起了紅暈,知道今晚不會被這麼輕易放過,卻沒想到會使用這樣的姿勢。翟軼的控制力很強,喜歡一切在他的掌握中,很少用這樣的姿勢。

    郭啟辭無奈,只能咬牙動了起來,東西埋得很深,動一下那東西就更燙更硬更大,深深的埋在身體里。郭啟辭忍住那充盈腫脹的感覺,上下動著,每一下都進入到深處,讓他酸痛的腰肢酥軟無力,前端又起了反應。

    翟軼終于忍不住大手禁錮著郭啟辭的腰,猛的往上頂,又快又重。郭啟辭直接癱軟在翟軼身上,雙眼迷離,耳邊盡是兩人結合之處的暖昧水漬聲。明明後端被摩擦得酸疼,卻忍不住緊緊咬住翟軼的龐然大物,承受重擊。這樣的舉動無疑讓翟軼更加瘋狂,夜還長,雙方角逐,到底誰輸誰贏,明日再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