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作品:《重生之修復師

    郭啟辭和翟軼兩口子前腳剛離開老宅,翟老就拿起電話特N瑟的撥給相熟的老伙計魏老。電話剛撥通,那頭就傳來調侃的笑聲,“哎喲,這不是翟老弟嗎,這麼晚了有何貴干啊,是不是又踫到騙子啦?”

    翟老對如此嘲諷嗤之以鼻,“我那是為民除害故意而為之。”

    “哎喲,翟老弟還真富有奉獻精神,只可惜了那幅畫,收回來的時候也有好幾萬吧?隨便找個人修修也能轉手賣個幾十萬,現在啊全都打水漂了。不過翟老弟您財大氣粗,這點錢就是漱口的毛毛雨。”

    魏家和翟老這單支幾乎是平起平坐,兩老從前是一起搭伙發家,是戰友是同盟。兩家關系密切,要不是翟軼喜歡男人,興許兩家還會考慮聯姻,翟軼和魏家的丫頭從小一起長大的,可謂青梅竹馬。只可惜竹馬愛竹馬,青梅只能泡酒喝。

    翟老完全不理會他的奚落,老神在在︰“咱們都是泥腿子出身,就算現在發達了一毛錢也得算好了花,發揮樸素優良傳統。我這幅畫雖然談不上絕世佳作,那也是很有收藏價值的,我怎麼可能這麼糟蹋呢?你還沒瞧過他的真面目吧,明兒過來給你開開眼。”

    魏老听出這話里的意思了,就說翟老被騙之後跟蔫了的白菜似的,今天咋就這麼意氣風發,原來還有後招。“你找了顧老修復?”

    手藝精湛的修復師就那幾個,魏老這樣的行家熟悉得很,那幅畫如此破損,目前只有顧老能夠修復。顧老有自己的獨門絕活,可以去除膠水揭開畫芯,這是秘方不輕易外傳的。

    “這種程度哪里用得上顧老上陣,找個小後生隨便玩玩就能搞定。”翟老悠然自得的坐在搖椅上,拿著茶壺茗了一口,嗯,香而不洌,啜之淡然,好茶!

    魏老嘖嘖,“別牛皮吹破了沒法補,你又踫上了騙子吧。這人啊一旦遭了霉運,還真是接踵而來。”

    翟老搖晃著腦袋,悠然自得,“你來看看就知道了。”

    掛完電話,翟老又撥了好幾個電話給其他老伙計,前段時間因為被騙可被這些老東西笑壞了,現在非要找回場子揚眉吐氣一把。最重要的是這修復師就是他兒媳婦!想怎麼用怎麼用,他那堆破爛終于可以重見光明了,那些老伙計知道非羨慕死不可。

    第二天翟家老宅來了不少a市里上層人物中的泰山北斗,這還是翟老得了那古怪青花瓷之後,第一次招待這麼多大人物。

    魏老望著修復好的畫卷,驚詫不已,“這真不是顧老的手筆?”

    翟老擺擺手,佯作一臉淡然,“這幅畫還沒到顧老出手的程度。”

    幾人中對書畫研究最深的胡老拿著放大鏡仔細瞧著,“確實不像顧老的手法,雖然比顧老稍遜一籌,可這等技藝確實難得,沒有個幾十年的功力做不出來。”

    “非也非也,只是個二十來歲小伙子的手筆。”听到這話,翟老越發得意了。

    這幅畫能被修復好于在座見多識廣的人來說並不稀奇,之所以今天過來瞧也是知道翟老的脾性,若不是有點事是不會大張旗鼓叫他們過來觀摩的。沒想到的是,這個爆點竟然是這個,果然令人驚奇。

    “二十來歲就能有這個技藝?不會是別人唬你的吧。”魏老有些不敢相信。

    其實才剛二十歲,翟老為了含糊不暴露郭啟辭才故意這麼說的,“怎麼樣,就憑這點讓你們這些老東西過來鑒定,也算值得吧?”

    在場都是年近古稀的老人,見過無數大陣仗,可听到這話也難免有些激動起來。他們都是好古物的,相比賣價更稀罕古物能夠真實的展現出他原本面貌,希望能一覽古人之風。只可惜因為年代久遠以及歷史中的動蕩,材料的局限性,許多珍品都毀于一旦,這對于他們來說十分痛心。

    可修復術的學習並不容易,能堅持的人太少,遠遠無法滿足需求。最終出師能成事的年紀大了,也沒幾年了,這無不令人遺憾。如果修復師的年齡低齡化,那工作時間也就能拉長,就會有更多文物趕得上‘治療’。

    如果此人的成功可以復制……在場的人都忍不住激動起來、胡老︰“這人是誰?可否一見?”

    翟老一臉嚴肅,“現在還不到時機,年輕人成名早並不是好事,再讓他磨練幾年,等心思穩了再說。他的手藝可還入得了大家的眼?”

    這還用問,那必是極好的。何況還年輕,擁有大量的時間提高,如果還可以精進,簡直就是巧奪天工。

    魏老卻想到一件事,“這個年輕人就是修復青花瓷瓶的那個?”

    翟老搖頭,“並不是一個人,不過假以時日我相信他也會擁有這樣的絕技。”

    雖然沒能得知這幅畫修復師是誰,可眾人都覺得此行收獲頗多,甚至有人想把這幅畫買回去。可以看出這幅畫的修復師只要沒有意外,必定會成為大師,得他第一幅畫,極為有意義。況且這幅畫修復得實在精妙,畫中的神韻保留得非常好,也十分值得收藏。

    翟老卻沒同意,還把這幅畫與那青花瓷瓶放在一起,可見重視。

    郭啟辭並不知道他離開之後發生了這麼多事,翟老雖然當場就肯定了他,卻因為怕他驕傲自滿,所以表揚的時候收斂了不少。郭啟辭只知道自己做得不錯,卻不知道會這麼驚艷。因此雖然因為被肯定充滿了自信,讓他對修復術的學習更加感興趣,內心卻平靜不受到影響。

    正式開學第一天,郭啟辭早早就起床,昨天被翟軼折騰了半宿,為了避免上課時候困倦,便想召喚萬能王利用經驗值為他修復身體。

    “萬能王,萬萌萌?”郭啟辭叫喚了半天都沒動靜,“不會又玩僵尸入迷了吧?”

    空間里不能聯網,可玩單機游戲就沒有壓力了,郭啟辭給萬能王買了個平板,上面下載了不少游戲。萬能王玩個植物大戰僵尸都能玩到入迷,還砸了好幾百塊錢買了游戲里的鑽石。有幾次郭啟辭召喚萬能王半晌都沒應,就是因為玩瘋了。

    翟軼走了進來,親吻郭啟辭的額頭,“那只寵物在隔壁玩游戲呢。”

    “這麼大早就玩游戲?”郭啟辭詫異。

    翟軼一臉淡定,“昨天他就沒睡,玩了一個通宵。”

    “不是吧?他也太夸張了。”這游戲癮也太大了,這幾天萬能王都是掐點進空間的。每次都要到實在沒辦法的時候才進去,其他時間都蹲在電腦前面玩游戲。郭啟辭開始有些擔憂起來,“這麼整下去不會系統混亂了吧。”

    郭啟辭走到隔壁,萬能王正聚精會神的盯著電腦屏幕,小胖手十分靈敏的在鍵盤和鼠標上操作,熒幕上正廝殺得厲害, 里啪啦的音效聲還挺能讓人熱血沸騰的,時不時還有人聲從喇叭里傳出來,有個男人的聲音還挺好听,似乎是個指揮,說著郭啟辭听不太懂的名詞。什麼大奶往xx地方站,dps往那集火。

    “萬萌萌……”

    萬能王頭都沒回,目不轉楮的盯著屏幕,小臉激動恨不得要組拿進電腦里。“噓,不要說話,我正忙著呢。這個野外boss我們守了一晚上了,現在已經到了最關鍵時刻,我是我們隊里的主力大奶,主治療t,要是分神把人弄掛了全軍覆沒就麻煩了。”

    郭啟辭剛想說些什麼,大喇叭那個指揮吼道︰萌萌寶貝!快給我奶一口,我綧oss狂暴了,一招下來我差點滅了。

    萬能王這會更加不理會郭啟辭了,手里那熟練動作著,完全不因為手小而影響手速。一口氣砸了一萬多塊的裝備又加上別人送的萬能王游戲里的裝備還算能看,金光閃閃的,又是個操作流還會賣萌,才幾天功夫就成了主力以及——幫主夫人。

    郭啟辭剛想離開,喇叭傳來一句話讓他無法淡定了。

    ‘老婆大人,你可真是太棒了,愛死你了。’

    隨即喇叭里還傳出了其他人的歡呼聲,什麼幫主和幫主夫人壽與天齊,屏幕更加熱鬧一群人在刷屏。

    萬能王的小胖臉笑得擠成一朵向日葵,全身都發著光的,迅速打了個親吻的表情發了過去。

    郭啟辭直到上飯桌都是暈乎乎的,他的系統談戀愛啦?還是網戀。

    “發什麼楞呢,好好吃飯。”翟軼不滿道。

    郭啟辭將剛才听到的話告訴給翟軼听,有些擔憂道︰“這可怎麼辦啊,要是萌萌真的陷了進去,對方看到他是個小屁孩……”

    翟軼忍不住笑了起來,“游戲里哪能當真,玩玩罷了。”

    郭啟辭還是納悶,前世莊卓雖然經常玩游戲,但是他還真不懂里邊還有這些,不免當了真。“可都老公老婆的叫了……”

    郭啟辭覺得這樣的稱呼是非常嚴肅認真的,只有要扯證的情侶才會彼此這麼叫喚。

    “游戲里有結婚系統,沒有幾個是鬧真的。”翟軼頓了頓,又想起什麼,“你不能瞞著我玩。”

    郭啟辭對這些還真不感興趣,覺得浪費時間,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按照萬能王平時耍寶的性子,也不大可能真的當真。況且才幾天工夫,能有個什麼事,這麼一想郭啟辭就不再把這事放在心上了。

    直到郭啟辭吃完早飯要上學,萬能王才依依不舍的離開電腦,可依然舍不得進空間,跟著郭啟辭上車,拿著他的平板電腦還在那玩,直到到學校這才鑽進了空間,小臉惆悵。

    大一第一學期並沒有什麼重要課程,全都是基礎課。什麼導論史論之類的還有一門素描課,課程設置得也不多有兩天下午都是沒課,時間很松散。這課程表以及書本發到手的時候,程森忍不住吐槽了一句,他們是來學鑒賞和修復的,這學素描就算了,這是為了擁有藝術的眼光,可這些什麼馬克思主義還有英語的,有啥用處啊。他們修復的是自己國家的文物,跟外國佬的沒關系。

    大學類似吐槽實在太多,大一的課程基本上都是看不到直接聯系的基礎課程,讓不少人覺得沒勁因此松懈下來,慢慢耗光原本的熱血。

    雖然不滿,課還是要上的,尤其剛開學大家伙還是很認真的。郭啟辭到教室的時候,大部分同學都已經到了,202室的成員又在一起扎堆。

    第一節課就是大學語文,也不知道是老師講得無聊還是大假剛過,沒多久就睡趴了一大半。董福寬還打起呼嚕,被郭啟辭推了一下愣是沒醒,那老師跟沒看見似的,依然淡定的繼續講課。

    放學的時候董福寬還是暈乎乎的,口水沾了一桌子。

    “胖子,你也太惡心了。”程森望著桌上一灘口水一臉嫌棄。

    董福寬用紙巾擦掉,一邊傻笑,“我困啊,這老師的聲音可有催眠效果了。”

    “哼哼哼,老實交代,這幾天都干嘛去了。跟著你那好基友竟然夜不歸宿,是不是辦事去了?”程森眯著眼一臉賊兮兮的。

    董福寬瞪大眼,說話都支吾起來,耳根還有些泛紅,“你,你,你胡說什麼呢!孔孔是我哥們。”

    程森哆嗦了一下,搓了搓胳膊,“孔孔,叫得可真膩歪。”

    董福寬臉漲紅,惱羞成怒就要過來撓程森,被郭啟辭一把攔住,“好了別鬧了,程森你也少說兩句,我們還得趕緊去食堂呢。”

    董福寬一听到食堂兩個字,哼哼了兩聲瞪了程森一眼就沒再搭理他。“哼,你要是再胡說八道我就不理你了。”

    程森感受到董福寬是真的火了,這才消停下來。有了董福寬在,尤其又有田瑞的陪襯,他們一路都是最引人注目的,程森對這回頭率深感得意,走路都帶風。

    剛下課食堂里的人很多,四人好不容易搶到一個四人座。郭啟辭用飯卡掃了三菜一湯,其實他吃不了這麼多,可這是翟軼要求的,他也就按著做。反正吃不完還有董福寬在,完全不愁浪費。

    郭啟辭把飯菜打好歸座的時候,其他三個都沒回來。而鄰座出現了熟悉的身影,他們這個位置很偏僻,鄰座是在夾縫里,空間狹小並不是很舒服,所以沒人樂意去。

    郭啟辭望到莊卓的時候怔了怔,下意識掃了他的飯菜一眼,一個饅頭一個最便宜的素菜,十分寒酸。

    莊卓感受到了他的目光,瞬間耳朵通紅,埋頭三口兩口吃完就離開了,腳步倉促。

    怪不得莊卓看起來更瘦了,這個吃法營養根本跟不上。a大的伙食雖然是出名的便宜和美味,可比起鄉下地方一道菜依然很貴,女生還好一道菜就夠了,男生卻不行至少一葷一素再加上米飯或者饅頭,還是挺費錢的。

    莊卓家境貧寒,在鄉下開銷沒那麼大,又上個大學花了家里所有積蓄還負債累累,一個月的生活費少得可憐。從前他們兩個人一直一起吃飯,那時候郭光明並沒虧待他,楊秀珍又經常給他打零花錢,所以生活還是很寬裕的。

    郭啟辭當時總是會打好幾樣菜和莊卓一起吃,所以莊卓從沒這麼寒酸過。剛開始莊卓並不願意接受他的好意,後來實在拗不過,就以幫他做事輔導功課交換。從什麼時候起莊卓漸漸改變,變成了他一味的付出,而莊卓是理所當然的享受?

    郭啟辭怎麼也想不起來,他上輩子過得太含糊,記憶就像大霧中看人一樣。可見他從前對什麼都不上心,混混沌沌的活該後來落到那個地步。郭啟辭嘆了口氣,還是他沒處理好的緣故吧,否則曾經一個自尊心極強的、總怕虧欠了別人的少年後來怎麼會變得如此貪慕虛榮。

    不管前世如何,都已經與此世無關,也許沒有他的存在莊卓不會變成前世那個樣子也不一定。雖是知道這個道理,看到莊卓的時候,郭啟辭依然難免感慨,卻不至于出手沾惹麻煩。

    “發什麼呆呢?”程森看到郭啟辭望著一個角落發呆,不由也往那望過去,見什麼都沒有不由疑惑道。

    郭啟辭搖頭,“沒什麼,怎麼只有你回來了,其他人呢?”

    “你又不知道胖子那食量,要排好幾個窗口慢著呢。”

    “田瑞呢?”

    程森壞笑︰“太小個,估計打飯大叔沒看到。”

    “我走暈了。”田瑞聲音幽幽的從程森背後傳來,惹得程森嚇了一跳。

    程森尷尬撓頭,“眼鏡,你又迷路啦,哈哈,下次跟哥走。”

    中午翟軼沒空回家,郭啟辭也就直接在學校吃飯睡覺,中間還能抽出半小時進空間練習。

    “哦,我親愛的郭叔叔,您可算進來了。習慣了熱鬧的萌萌,已經無法適應空間的寂寞了。”

    郭啟辭一進空間就被萬能王抱住大腿,熱淚盈眶的訴說自己苦楚。

    郭啟辭摸摸萬能王的頭,“什麼時候你才能遠離我也可以在外邊待著?”

    萬能王吸吸鼻子,掏出小手絹擦淚,“說到這個,我親愛的宿主,我們現在要開始新的課程了。完成了這一套訓練,我就可以在稍微遠離你,也能在現實中活動了。當然最重要的是,你可以學習到新的修復技能。”

    郭啟辭基本掌握了修復圖畫的技藝,後邊需要從修復圖畫的實踐中來不斷精進。他已經做好準備會學習其他東西,因此並不驚奇,“學習什麼新的技能?”

    萬能王一臉得意,“作為一個優秀的系統,我為你量身定做了相關學習方案。要知道修復系統並不僅僅局限于文物修復,還有其他物品修復,比如電腦網絡啊等等,以及人體修復、心靈修復等等。但是人的精力有限,你選擇了基礎修復術,那麼就只能專攻一項。雖然局限性很強,但是只要你學得精,等你的級別升高,就可以利用成就換取其他修復。”

    郭啟辭不解,“換取其他修復?是爭取學習其他修復的機會?”

    萬能王一副你也太小看我的模樣,“非也,打個比方,如果你能收集一百個成就值,就可以換取一次系統修復你母親身體的機會。她不是身子骨總有些毛病嗎,陰雨天骨頭疼,失眠健忘心慌氣短等等,吃藥也不見好,是頑疾以人類目前的水平無法治愈,或者容易產生後遺癥,畢竟藥有三分毒,但是你擁有了成就值就再也不用擔心這個問題。”

    “真的?!”郭啟辭驚喜不已。

    萬能王打開手中折扇,“修復,就是這麼簡單。成就值的來源均為你實際修復的文物成功時候的獎勵,分數越高難度系數越大獲得的成就值也越多。再加上等級的升高,就能獲得更高級的修復術,能換取更多的修復機會。真正達到專一通百的效果,是不是酷斃了。”

    “這真是太神奇了!”能學習到如此神奇的修復術郭啟辭已經覺得非常了不起了,比大部分人少走了許多彎路,沒想到的是還有這麼棒的附加獎勵,這怎麼不讓郭啟辭振奮。

    萬能王背著手一臉嚴肅,“所以不要心疼我花的那點游戲卡錢,有了我你可以賺取更多的利益,我那點就是毛毛雨。”

    郭啟辭笑道︰“我可從來沒因為這事說過你。”

    萬能王撇撇嘴,“你是沒口頭上說,可那表情上看我的時候好像我腦門上印了三個字——敗家子!”

    郭啟辭笑著沒說話,心里還真這麼想的。他完全不理解玩個游戲也能砸這麼多錢進去,燒錢又無意義。

    萬能王冷哼,“人家也是空虛寂寞冷才會這樣,虛擬的世界才有我一席之地。不過你放心,我就前期投入多點,現在我已經是很牛逼的高玩,沒過多久你瞧著吧,我不僅不會要你的錢還會掙錢給你花。”

    郭啟辭依然笑著沒說完,還沒听說過玩游戲還能掙錢的,鑒于萬能王不靠譜的性子,他听听就行了。

    萬能王也沒爭辯,等著瞧吧,等他賺到錢的時候嚇死他。

    “廢話不多說,我們現在開始新的練習吧。文物修復中除了圖畫書籍修復,還有重要一環就是瓷器修復。這兩樣都是易破損又極具收藏價值的古物,圖畫修復你已經掌握得差不多,後期只需要多練習即可,現在我們開始陶瓷的基礎練習。”

    郭啟辭看過課程設置,他未來四年里確實也有這門課程。

    萬能王小手一揮,地上出現一堆泥土。“要修復陶瓷就要先知道陶瓷是怎麼制作而成,要知道什麼樣的土可以燒出什麼樣的陶瓷,所以第一步先練習泥料制作。”

    不再是第一次接受類似教學,郭啟辭很快的掌握了泥料制作的技巧。等他出空間的時候基本上可以獨立完成,篩選出合格的泥料,只是在辨認上還需要下功夫。

    下午是中國工藝美術史,老師是個中年男子,氣質倜儻儒雅,語言幽默生動,就連一看到‘史’字就頭疼的程森也听得津津有味。總算讓一群對這個專業一無所知的新生們對本專業有了大概的了解,卻也深感到其中的難度。

    想要做一個精湛的修復師,相關的歷史知識也是必須要了解的,這樣才能根據朝代的特性做出精準判斷,況且他們專業還有一個方向是鑒賞鑒定。據以前的畢業生就業情況看,最後進修復這一行的並不多,一般更傾向與鑒定鑒賞方面,或者直接從事與專業無關的職業。

    下午只有兩節課,剛下課郭啟辭就接到了翟軼的短信。

    雕像。

    郭啟辭不由嘴角微微上翹,迅速收拾好就和202室其他人揮手再見,直接奔向了雕像。

    “你怎麼過來了?今天不忙嗎?”郭啟辭一鑽進車子里就忍不住問道。

    翟軼幫他弄好安全帶,順勢在他臉頰上親了一口,“第一天上課感覺怎麼樣?”

    郭啟辭老實道︰“早上的語文和英語課都挺無聊的,福寬足足睡了一上午,口水都流了一桌子。下午還挺有意思的,還讓我知道自己知識的匱乏,以後我得多看些歷史方面書,否則永遠無法精進。”

    “不要太累。”

    “嗯。”郭啟辭隨即又把萬能王今天中午跟他說的成就值給翟軼說了起來,翟軼也怔了怔,沒想到這個系統還有此能耐。

    “這不靠譜的小胖子還挺有一手。”

    一個軟糯的聲音從後座響起,“人家才不是小胖子咧。”

    郭啟辭已經習慣萬能王突然冒出,所以晚上睡覺的時候都把檀木珠子放到隔壁,可嘴里依然忍不住道︰“萌萌,你又不打招呼就跑出來了。”

    萬能王笑得甜甜的,“你們不用管我,繼續恩愛,我是出來玩游戲的。空間里要是能聯網就好了,光玩單機游戲好膩味,還是殺人搶怪過癮。”

    萬能王說完眼楮快長到平板電腦上,正在玩斗地主,一邊還跟人聊天。郭啟辭掃過去,萬能王還一個側身擋住了。

    “神神秘秘的,萌萌,你不會網戀了吧?”

    萬能王瞪大眼,也不顧出牌了,義憤填膺,“你,你胡說什麼呢,我才不稀罕老牛吃嫩草呢,你們都是我孫孫孫孫字輩的,我才看不上你們呢,看不上。”

    都惱羞成怒了,更加令人懷疑。

    郭啟辭語重心長道︰“萌萌,網戀不靠譜,你……”

    “哎呀哎呀,你不要以為你現在很粉紅看別人也很粉紅,人家才不玩這種老掉牙的把戲呢。”說完還捂著耳朵,一副我不听我不听的態度,郭啟辭無奈只能放棄。

    課時不多而且也不重,基本上不需要特別的復習和預習,可郭啟辭依然每天會花費一些時間在這上面。不過有空間,只需要每天擠出不到一個小時就足夠了。

    白天沒課的時候郭啟辭都會用收集回來的古畫進行修復練習,破損得不算嚴重的,兩個星期就能修復好,嚴重的需要三到四個星期。郭啟辭逐漸不再需要萬能王的方案就可以獨立下手,不過每次都會先在空間演練一遍,然後才敢在現實中操作。等大半個學期過去的時候,郭啟辭已經把,之前古董街收集到的十幾幅畫修復完畢。

    郭啟辭把修復好的所有畫卷按照修復時間順序掛在牆上,雖然乍看過去都是修復得非常完美的作品。可仔細一瞧便發現不同,技藝越來越精湛,尤其第一幅畫和最近修復的那幅畫相比,完全不是一個水平上的。

    “哇唔,這段時間你修復了不少畫卷啊,時間過得還真快。”扎在游戲里的萬能王這時候也圍了過來,萬能王現在是個名副其實的高玩,裝備全服排名第一,也是著名的操作高手,還會用變聲期上yy指揮作戰,據說還參加什麼比賽,要是獲獎還有獎金拿,游戲中混得風生水起。

    郭啟辭不懂他的世界,也沒去理會,就知道他有個老公,兩人甚為親密。有一次兩人不知道因為什麼事情吵架,那男人打了四十幾個電話給萬能王,不停的賠禮道歉,電話那頭苦哈哈的哄著。

    郭啟辭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也管不動萬能王,只能當做沒看見沒听見。

    翟軼望著牆上修復好的圖畫,“今晚拿回老宅吧。”

    郭啟辭自打修復好第一幅畫之後,後來修復好的話一直沒有拿回去給翟老瞧,也沒告訴翟老他修復了不少畫卷。

    “全都拿回去嗎?”

    “不舍得?那就不拿。”翟軼一臉無所謂。

    “這倒不是,我以為你會自個拿去拍賣。你說叔叔一下子看到這麼多,會不會樂歪了?”郭啟辭有些得意道。

    翟老每次想讓郭啟辭修復圖畫或者詢問情況的時候,都被翟軼攔住,郭啟辭還以為翟軼不樂意他幫別人修復。

    翟軼也笑了,“會。”

    修復了這麼多幅畫,郭啟辭心里越來越有底,也越來越自信。現在他已經逐漸脫離空間里預演就能實際修復,他發現預演和實際還是有一定差別的,因為外邊的世界不像空間里那麼完美,光線溫度等等都會影響到判斷。

    一直依賴空間就無法突破瓶頸,萬能王說過,只有把這一環節去除掉,他才有可能得到8分以及以上更高的評分。這不僅需要極佳的技藝,還需要自信。這是郭啟辭缺乏的,雖然現在已經慢慢改善,卻還不夠。遇到破損得比較厲害又比較珍貴畫卷的時候,郭啟辭還是會忍不住依靠空間。

    每次一圖畫的修復成功,翟軼都會毫不吝嗇的鼓勵,這也是促使郭啟辭越來越自信的原因之一。但光這點仍不足以扭轉,多年養成自卑怯弱的性格,並不是那麼容易改掉的,郭啟辭需要一個綻放光芒的機會。翟軼很清楚這一點,因此心底有一個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