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作品:《重生之修復師

    實際修復第一次,評分7分,成就加1,第一次啟動系統額外獎勵成就加1,經驗值1000。

    郭啟辭的腦子里出現了熟悉的系統播報音,可現在讓他興奮的並不是這些數值,而是眼前這一幅完整的圖畫。距離一米遠查看,並不能察覺到圖畫是經過修復的,就算是近距離,也得細細查看才能看出端倪來。整幅畫的神韻依然完好的保存下來,古樸具有歷史感,真實還原了圖畫的原來面貌。

    技術還談不上完美,距離真正的掌握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但是第一次憑借自己的雙手修復了一幅畫,不是在空間里的虛擬練習,這種踏實的成就感讓郭啟辭心里噗通噗通跳得厲害。興奮溢于表,完全沒有修復時候的沉穩,手都微微顫抖起來。

    “萬能王!我成功了。”

    萬能王也從電腦前面挪了過來,仔細查看了修復好的圖畫,肯定的點了點頭,“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不過現在你能做到這個地步已經很不錯了。”

    郭啟辭听了這句話頭腦稍稍冷靜了下來,系統分只有七分,只比剛及格稍微好些而已,他不能得意忘形。郭啟辭從來不知道自己的修復水平是什麼樣的,只有系統給他的冷冰冰分數,並不知道在現實中會是怎樣的評價。是否還算能過眼,還是覺得他毀了一個畫作?以前是在空間里沒辦法知道答案,現在不由期待起來。

    就在郭啟辭望著圖畫上無法掩蓋的修復痕跡越來越不自信的時候,翟軼的電話打了過來。

    “圖畫修復得怎麼樣?”

    郭啟辭今天早上吃早餐的時候就跟翟軼說過,今天不出意外的話就能把畫修復好。

    郭啟辭老實道︰“已經修復完成了,仔細看還是能看到修復的痕跡。系統給我打了七分,我也不知道算是成功還是失敗。”

    “晚上回老宅吃飯,到時候給爸看看就知道了。我這里還有點事,恐怕沒空回去接你,我已經讓忠叔派車去接你了,你收拾一下估摸很快就到了。”

    郭啟辭一听卻有些膽怯了,原本還想著先給翟軼過目,要是不好就收起來,翟老已經不抱希望也就不會問起,也就沒人知道他把一幅圖畫修壞。他都是采用可重復修復的手法,以後手藝好了,再回頭琢磨,沒想到翟軼這就讓他拿給翟老看,心里不免打鼓。

    翟軼見郭啟辭久久沒聲,猜出了他的想法,語氣溫柔道︰“不用擔心,爸不是那麼苛刻的人,你只要是用心了就行。就算是現在最頂級的大師在第一次修復的時候也不會那麼順利,這方面我不如爸研究得深,你給他看也能知道哪里做得不好。”

    現在翟軼非常清楚郭啟辭是怎麼跟著系統學習修復術的,並不是像書里寫的可以點石成金,而是需要自己努力花大量的心思和精力去練習。學習的內容和現實相差不大,至多是更加先進科學一些,擁有一些小訣竅讓人不至于走彎路,雖然高明卻不至于逆天。這意味著郭啟辭所掌握的修復術和現在的修復專家無異,修復師能稱得上是專家的至少都是四五十歲往上走。這麼短的時間,翟軼並沒有對郭啟辭的修復術抱有很高的期望。

    尤其是知道那個青花瓷瓶是萬能王修復之後,更加肯定,這個系統教授的結果興許是擁有獨一無二的修復術,可過程漫長且是一點一點的進步而成的。

    但翟軼認為郭啟辭現在已經有實力去獨立進行修復,以作為訓練。一來是因為系統的認可,二來是因為郭啟辭的努力。他之前總想不通為什麼郭啟辭被他喂了那麼多依然精瘦,知道知道系統空間速率的時候徹底明白了,這樣高強度的練習怎麼可能會胖得起來。

    他雖然心疼,卻也沒有阻止,出于尊重。

    不管男人女人都需要擁有自己的事業,才會有獨立的人格和自信。想做好一件事不容易,尤其在沒有特別天賦的情況下,只能靠勤奮補拙。修復術並不需要很高的智商,也不需要很高的學歷,但是需要極大的耐性和毅力,這也是浮華的年代,修復專家少得可憐的原因。並不是所有人能耐得住寂寞,十幾甚至幾十年都只是個學徒身份,想登峰造極必須要經過時間的打磨。

    勤奮、堅持也是一種天分,很容易得到,卻很難擁有。

    逃避解決不了問題,只會讓自己難以進步。經歷嚴苛的審核被訓斥,也是為後來的進步做鋪墊。郭啟辭想明白,便是道︰“是我想岔了,我這就去收拾。既然已經出手修復,就不應該因為做不好而害怕被批評。”

    “我很快會回去。”翟軼的聲音讓郭啟辭心里更加踏實,富有勇氣。

    郭啟辭笑道︰“處理公事要緊,我要是這點都扛不住,根本沒有資格做修復師。”

    掛完電話,郭啟辭把畫卷收了起來。萬能王一臉郁卒,郭啟辭不由好奇,“萌萌,你怎麼了?”

    未免以後露餡,現在都叫萬能王叫萬萌萌。

    萬能王哭喪著臉,“我剛包了個金團準備下副本,你要是去了老宅我可怎麼辦?”

    萬能王現在可以待在外邊的時間越來越長,可依然不能遠離郭啟辭。郭啟辭白天在現實修復圖畫,等晚上光線不足時晚上才會進入空間練習。白天一整天的時間萬能王都在玩游戲,拿了郭啟辭的銀行卡,短短幾天就已經在游戲里砸了一萬多塊了。

    萬能王孤獨了這麼久,應該好好玩玩,網絡就這點好處,誰也不知道對面是人是狗。他是系統也不存在玩物喪志,所以郭啟辭就任由他去。一萬塊雖然不少,可對于萬能王教授給他的修復術而言不值一提。現實中的修復術都需要修復師手把手教授,大部分修復師都有自己的絕活,一般都不輕易外傳,有的技藝甚至被列入非物質文化遺產,可見一斑。

    “要不,你跟我一起過去?”

    萬能王眼楮一亮,隨即又有些扭捏起來,“我這樣唐突過去合適嗎?我還沒有給倆老人家禮呢。”

    郭啟辭笑了起來,“你個小不點用備什麼禮,不過我還是先問問軼哥。”

    萬能王‘切’了一聲,大大的雙眼卻十分期待。翟軼二話不說就同意了,只是叮囑郭啟辭不要將萬能王的來頭告訴給兩老,只說是親戚的孩子就行。萬能王的存在只他們兩人知道即可,其他人都不能告知。

    這一點翟軼不說,郭啟辭也不敢說出去,懷璧其罪,萬能王跟他說過其中利害。

    萬能王一听他可以去老宅,興奮的跳了起來。“我要穿什麼好呢?第一次拜訪,穿小西裝怎麼樣?這還是我這麼多年來第一次去做客呢,我得好好打扮打扮。”

    萬能王雖然可以在空間里百變服飾,但是出了空間只能穿個紅肚兜。因此翟軼讓秘書給他買了不少衣服,樂得萬能王一個沒憋住在翟軼面前得意忘形,胡話連篇。甚至還把宿主可以利用經驗值恢復身體困倦透露了出去,害得郭啟辭晚上跟煎蛋似的被翟軼來回折騰。

    對于這麼一個賣主的系統,郭啟辭深表無奈。

    “這麼熱的天,你也不怕捂得慌。”除非熱極了,郭啟辭不喜歡待在空調房里,總覺得悶得很。

    萬能王撓撓大腦袋,“穿那條背帶褲好不好?我覺得我穿背帶褲超級酷,還可以打個小領結,端莊中帶著俏皮,可愛中帶著深沉。”

    郭啟辭忍著笑,“好。”

    萬能王屁顛屁顛的去打扮,穿著被擦得蹭涼的皮鞋,還拿了發膠噴頭上做了個造型。至于包金團的事早就忘得一干二淨,郭啟辭知道他是不想被關進空間里,期盼和現實中的人交流,所以才會那麼說的,因此也沒揭穿他。

    翟夫人和翟老看到萬能王的時候,都怔了怔。他們都知道翟軼不想別人給他生孩子,所以已經做好過繼或者絕後的準備,現在看到萬能王,不由覺得明白了什麼。

    萬能王乖巧恭敬的鞠躬,“爺爺奶奶好,我叫萬萌萌,打擾您們了。”

    翟夫人看到萬能王這個模樣,心都酥了,將萬能王一把抱起,“哎喲,怎麼有這麼乖巧漂亮的孩子。啟辭,你們也真是的,也不提前打個招呼。”

    郭啟辭笑笑,“阿姨,萌萌挺沉的,讓他自個走吧。”

    這年紀了都很喜歡軟糯的孩子,翟夫人一看到萬能王完全舍不得放開。萬能王的聲音軟軟的,“奶奶,萌萌可厲害了,萌萌可以自己走,不要累到奶奶。”

    翟夫人一听這話,笑得更開心了,把萬能王放下,牽著他的小手,“這孩子真是太討人喜歡了,來,奶奶給你找糖吃。”

    萬能王小臉紅彤彤的,“謝謝奶奶。”

    說著屁顛屁顛的跟著翟夫人走了,一會乖巧一會天真童言無忌,只逗得翟夫人呵呵笑。屋子里的人都感受到整個屋子變得活潑熱鬧起來,不抽風的萬能王還是非常討喜的。

    翟老看到翟夫人一臉歡喜的逗弄著萬能王,不由搖頭嘆氣。雖然一直沒有給翟軼壓力,尊重他的選擇,可這年紀大了就特別稀罕小孩子。平時翟老只要說一句翟軼,翟夫人都會出言勸阻,還說沒孩子挺好,逍遙自在,可如今看來不過是不想為難自個兒子罷了。

    可憐天下父母心。

    “你們打算收養這孩子?”

    萬能王來歷特殊,誰也不知道未來怎麼樣,郭啟辭只能含糊其辭,“還沒決定,只是過來玩幾天。”

    翟老看翟夫人沒注意這邊,語重心長道︰“我和你阿姨尊重你們的選擇,可是人老了對孩子有著莫名其妙的執念,總覺得兒孫滿堂才高興。這翟家的基業也需要人繼承,你們要是不想生,就早點領養一個吧。”

    郭啟辭不知道翟軼的想法,他似乎對這個並不看重,因此也不敢答應,默不作聲。翟老也知道這事和郭啟辭說沒用,重要還是在自家兒子身上,沒必要為難這老實孩子,便沒再繼續這個話題。

    郭啟辭見翟老心情有些低落,拿出抱在懷里包好的畫卷,“叔叔,這是我修復好的畫,你幫我瞧瞧。軼哥說你是這方面專家,哪里做得不夠好還請您指點一二。”

    翟老有些詫異,沒想到郭啟辭的動作這麼快。心里不免嘆息這孩子倒是個勤快的,只是有些急功近利,才學幾天就想著一蹴而就開始修復圖畫起來,今天得警醒他,不能讓他這麼糟蹋畫卷……等等,這是什麼!

    翟老完全不抱希望甚至還想好怎麼教育郭啟辭,既不打擊到他又讓他不那麼焦急的措詞。可當畫卷一點一點被打開,饒是見過各種大陣仗的翟老也忍不住心跳加速起來。圖畫漸漸展現在眼前,畫中的神韻完完全全被展現出來,如果沒人說他這麼一看根本瞧不出從前是破損過,現在是經過修復而成的!

    最難得的是他不僅充滿著古韻,又保持了圖畫原本的面貌。這幅畫就像剛完成一樣,完全沒有因為時間而掩蓋住原本的風華。在古玩界圖畫的修復更注重鮮亮漂亮,這樣更具有市場,可對于歷史研究來說,這一點卻破壞了緣由的面貌。而此畫除了影響了考究畫紙的歷史,其他並未曾影響到,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

    翟老震驚了,完全沒想到郭啟辭會有這樣的巧奪天工技藝!

    雖然仔細看,依然能看到這幅畫的修復痕跡,但是已經非常了不得了,尤其保護了圖畫的神韻,僅此一點就可以稱此次修復為絕妙之技。

    “這是你修復的?”

    翟老的聲音有些低沉,原本就忐忑的郭啟辭心里咯 了一下,深怕出了岔子。翟老的眼神深沉,面無表情讓他探究不出是何意味。

    郭啟辭老老實實的點頭,“是的,您覺得怎麼樣?”

    “好!好!”翟老激動的連叫了幾聲好,聲如洪鐘,直把一旁的佣人嚇了一跳。就連翟夫人和萬能王在不遠處也回過頭來。

    郭啟辭心里舒了口氣,萬能王得意不已,暗地給郭啟辭打了個‘v’。

    翟老臉上掩不住的喜悅,毫不吝嗇的開口夸獎,“沒想到你小小年紀竟然有這麼個手藝,只要再練幾年就可以和顧老平起平坐了。那老東西手藝不錯,可惜年紀大了,精力不濟,身上的活又多,博物館里的殘缺藏品他一輩子都修不過來。可是你不同,你還年輕,有的是時間。如果我們國家多幾個你這樣的優秀年輕修復師,就不會有這麼多殘破的文物難以修復了。”

    此時,翟老的表情變得嚴肅︰“你可不能驕傲,要不斷努力才能走得更遠,這行是一點都不能浮躁的。”

    文物修復術的學習費時費力,能成為專家的年紀都不小,技術精湛的幾乎都到了六十歲,能堅持下來的並不多。這無疑使得文物修復工作顯得更加艱難,大量的文物沒有人才去修復。有的文物生生被一些技術不佳的人毀掉,也實屬無奈。

    顧老現在只修復一些著名畫作,實在是忙不過來,只能先挑最珍貴的修復。毀在翟老手上的這幅畫顧老也可以修復,但是珍貴程度還打不到顧老的修復標準,所以只能作罷。

    郭啟辭深以為然,“我會繼續努力的,不辜負您的期望。這幅畫是我第一次修復,心里也沒底,沒有讓您失望就好。”

    翟老叮囑完,也不再似剛才那般嚴肅,望著手里的畫卷越看越美,“這下看誰還敢笑我,拿出這幅畫非震死那些老不死的不可。”

    翟夫人也湊了上來,看到修復完成的圖畫也驚到了,她可清楚的記得當初那幅畫有多殘破。

    “這是啟辭修復的?”

    翟老興致大好,“可不是嗎,找不到那個青花瓷的修復師又怎麼樣,我們自家人里就有個厲害的,羨慕死那些老東西。”

    萬能王一听到這話,小聲嘀咕,“青花瓷的修復師也在這,你們家是賺大發了,哦不,是我們家。”

    萬能王眼楮笑得彎彎的,對于這樣的說法表示很滿意。

    翟夫人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瞧你那N瑟的樣,啟辭到家水都沒喝一口就被你攔在這說半天的話。啟辭,甭管你叔叔,他都快魔障了。”

    翟老上次馬失前蹄被圈里幾個相好的同好笑個半死,這要是古董看錯真假那還沒啥,畢竟這年頭誰也不敢保證自個不裝在贗品手上。但是選錯修復師,這就鬧大笑話了,尤其是翟老這樣本身就很懂行的人,平時最心疼古物,最是小心謹慎,結果還給人騙了,這就有意思了。

    當然,敢嘲笑的也都是相好的,彼此之間經常奚落,習以為常。

    郭啟辭笑笑,有些靦腆道︰“沒關系,叔叔沒失望就好。”

    表面平靜,心中難掩興奮,這樣的肯定對郭啟辭來說是無法言喻的開心激動。和軍訓不同,這個是他未來要從事的行業,現在被人肯定,說明他沒有選錯道路,越來越有信心走好了。

    從小他不管怎麼努力學習,總是會落于人後。這讓他十分懷疑自己,會自我否定,覺得自己什麼都干不好。終日心情郁卒,十分自卑。現在得到了肯定,覺得原來自己通過努力也會得到肯定,也是有價值的,怎能不開心振奮。

    翟老拍拍郭啟辭的肩膀,“走,我那還有不少破損的畫,你都拿回去。啟辭,要不你們還是搬回來住吧,我們爺倆也好交流……”

    一只大手伸來,郭啟辭跌入一個溫暖寬厚的懷中。

    “他是我的。”

    翟老看著自個高大英俊的兒子,一瞬間覺得異常礙眼,氣哄哄道︰“我還能跟你搶老婆啊,我找自個的兒媳婦修幾幅畫怎麼了。”

    翟軼只道︰“不搬,周末回來。”

    翟老吹胡子瞪眼,“你個不孝子!有了老婆忘了爹娘。”

    “這是干什麼呢,有話好好說,別成天什麼都往外噴,說多了沒那意思也傷感情。”翟夫人連忙拉開兩人,郭啟辭也扯了扯翟軼的衣服。

    翟軼這才開口,“這里太遠,啟辭會累。”

    翟老一听這話原本就沒真生氣,現在也沒那麼激動了。翟夫人此時也說︰“啟辭現在還要繼續學習,就算回來住也不著急這一時半會兒的。都是自家人,還怕你那堆破爛沒人理會啊?”

    郭啟辭也趕緊道︰“叔叔,我現在還在練習中,珍貴的畫作還不敢動,等我的技術再成熟些的時候我一定會幫你修復的。對吧,軼哥。”

    翟軼對郭啟辭還記得當初的約定表示很滿意,卻是說起另一件事,“爸,啟辭會修復的事先不要傳出去。”

    翟老已經徹底平靜,沒繼續鬧脾氣,“嗯,這事先不要外傳。”

    郭啟辭年紀輕輕就擁有這樣的技藝,還是自學成才,到時候肯定會引來矚目,目前對于他並無好處。

    修復好的一幅畫可以是修復前的幾倍甚至幾十倍,這樣的暴利必將會讓他被推往風口浪尖。翟家雖然有能力保護郭啟辭,但是過早成名並不妥當,尤其這麼技藝不能驕躁。一旦心不平,變得浮躁,再好的技藝也無法修復好一幅圖畫。

    郭啟辭明白他們的用意,並無異議。他早就和翟軼約定好,只做他一個人的修復師,其他人知不知道他並無所謂,也不喜歡沾染麻煩,只是沒想到大家會如此緊張。

    翟老當場就給郭啟辭挑了幾幅並不算很珍貴,但破損得比較厲害的圖畫。並宣布以後用于練習的畫作他負責提供,至于修復好之後所賣得到的差價一半都給啟辭,作為他的小金庫。

    其實在修復市場中,修復好的文物拍賣和修復師並無關系。修復師的酬勞雖高,卻也不至于此,所以許多修復師經常自行搜集破損的文物,修復好再賣出去賺個差價。

    郭啟辭不敢收,翟軼卻直接幫他應下了。只偷偷一句就讓郭啟辭消停了,“不拿錢,你怎麼供萬能王玩游戲。”

    七天光游戲就花了一萬多,養個孩子果然壓力好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