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作品:《重生之修復師

    地動山搖並沒有持續多久便停止了,抱著萬能王趴在地上的郭啟辭在空間靜止之後抬起頭來,看到眼前風景,頓時詫異不已。

    萬能王從郭啟辭的腋窩下爬了出來,一看清空間的新模樣,頓時蹦起來到處跑來跑去尖叫,“天啊天啊!空間進階了!看看這天看看這樹看看這小溪看看這屋子,簡直酷斃了了!”

    空間如今就像一個世外桃源,約莫兩個足球場那麼大。還有個大荷塘,荷花正在怒放中,荷塘水還頗為清澈,里邊養著不少的魚和烏龜。

    東有竹林西有果林南為荷塘北為古樸小樓,青草鋪地,野花芬芳,野兔山羊在林間穿梭。古樸小樓古色古香,佔地約兩三百平米,一共三層,建造得十分雅致。里邊的用具一應俱全,不過皆為古式的,做飯還得燒火。

    之前的空間雖然可以擁有各種場景,但是那些就像海市蜃樓一樣,都是虛體可謂虛中虛。現在卻是不同,空間里的東西都為實物,雖然肉眼差別不大,但是感受完全不同,令人真正心曠神怡。

    而最為高興的莫過于萬能王,早就連蹦帶跳的竄進了果樹林,這果林什麼果子都有,不分季節每棵果樹上都結著滿滿一樹的果子。萬能王的矮胖身體變得異常敏捷,一下就爬上了一顆枇杷樹上,正津津有味的吃著枇杷,那小模樣叫個享受。吐出的枇杷皮和枇杷籽掉到地上,沒一會就陷入泥土消失不見,就跟西游記里的人參果一樣。

    萬能王不忘郭啟辭,朝著他招手,“宿主!快,過來吃吃看,味道一級棒,比你練習的那些葡萄好吃太多太多了。”

    郭啟辭笑著奔了過去,摘了一些吃了起來,眼楮不由一亮,“真的很好吃!”

    這里的味道和他家門口的那棵枇杷樹長的果子有得一比,肉厚果甜,比外邊賣的那種催熟沒什麼味道的枇杷好吃太多。

    萬能王已經跳下枇杷樹邁著小短腿轉戰荔枝樹,看得郭啟辭眼皮直跳,生怕摔出個好歹來。

    萬能王抱著一串荔枝,邊吃邊流淚,小手沾了一手的汁液,“這種感覺簡直是太令人懷念了,你知道嗎你簡直是在造福全人類。”

    郭啟辭笑了起來,心底又略感心酸,“萬能王,你又夸大其詞了。”

    萬能王擦掉眼淚,搖搖頭,“我是說真的,空間進階是永恆的,你下一任宿主可是有福了,因為你的努力今後直接就可以享受這個空間以及十倍速率。這樣一來就有更多的時間去鑽研修復術,更快的出師施展修復術,這可不是為全人類造福嗎?”

    郭啟辭疑惑,“難道以前都沒有人讓空間進階嗎?”

    萬能王已經有八百歲,不可能這八百年都沒找到個還不錯的宿主吧。他這樣平庸甚至比一般人還要愚笨的人都能輕易做到這個地步,其他人更應該能做到才是。

    萬能王黯然,“捷徑固然令人一時舒爽,但是基礎不牢終不能長遠,而太容易得到也就狂妄自大,大部分人在浮華面前都守不住本心,最後終是自掘墳墓。”

    郭啟辭有些听不大明白其中關聯,琢磨了一會,猜測也許是當初選擇不同道路的關系。他選擇打好基礎,興許才能為後人提供便利。如果全靠系統的神奇力量,終是不能長久也無法給後代造福。

    不管別人如何,做好自己才是真。

    “現在的空間的速率是不是已經提到了10倍?”

    萬能王的小胖臉頓時明媚起來,“是的!很棒對不對!以後你就會有更多的時間去練習去鑽研,之前你的修復術都只是打基礎,現在才開始要見真章。”

    郭啟辭欣喜不已,有些期待的問道︰“以後空間有沒有可能讓我之外的人進入?”

    萬能王聳動著眉毛笑得淫蕩,“你是想讓你家男人進來對不對,你真是太不容易滿足了,非要一天做夠二十四小時才能喂飽嗎?”

    郭啟辭腦門抽抽,一臉無奈,“萬能王——”

    萬能王小手捂著嘴竊笑,“逗你玩呢,你只要努力一切皆有可能,目前他只可以進來溜一圈,時間不能太長。”

    郭啟辭一听這話心里更加充滿期待了,翟軼是個大忙人,如果能進到空間里處理公務,那麼也就不會這麼辛苦了。

    “對了,那到時候可以把空間外的東西帶進來嗎?”

    “現在就可以啊,不過還不能太多。你要是想帶電腦之類的進來,是沒法子聯網的。”萬能王頗為遺憾。

    郭啟辭興奮不已,“這樣已經很好了!空間進階了,你也可以實體化了吧?”

    萬能王小臉紅紅的,眼楮散發著無法掩蓋的興奮光芒,“嗯,我現在可以出去了,只是等級太低,我目前還不能在外邊太長時間,也不能遠離你。但是以後我再也不用待在那個黑黝黝的幽禁室里孤單寂寞等候你的寵幸。我可以在這里吃果子,還能釣魚捉羊來烤全羊烤魚,還可以逗弄兔子。你的級別越高,空間里的東西也會越來越多。”

    郭啟辭摸摸他的頭,“那我們現在出去吧,怎麼帶你出去呢?”

    萬能王搖搖頭,“我不著急出去,你還是先繼續練習吧。”

    沒有練習完畢,郭啟辭確實還不想出去,總覺得沒完成任務就不能離開。而且帶著萬能王出去,不可能自己又進來練習,又要耽擱一段時間,可又不想讓萬能王久等,確定道︰“你真的不著急出去?”

    萬能王猛的搖頭,“現在這里邊玩的東西很多,對我來說都是實體的,和以前那種不一樣。所以你不用擔心我,繼續練習吧。現在你需要學習的東西越來越多,雖然擁有十倍的速率,時間依然很緊張。”

    郭啟辭現在需要學習和練習素描、水彩畫、中國畫、書法和陶瓷制作。每天還要空出時間練習修復書畫,每一個書畫的修復都需要上百個步驟。雖然有系統的指導,少走了很多彎路,可這是細致活,不管擁有多精湛的技巧,也得費很多功夫去琢磨。時間對他來說實在是太緊張了,之前因為要趕緊進階,所以那些練習都是淺嘗輒止,現在時間多就必須更深入些了。

    這還只是書畫修復,後邊還有陶瓷修復等等,僅僅是古物修復就需要花費大量時間。後邊還有更高級的修復術需要學習,時間越算越少。

    郭啟辭看萬能王是真的不著急,便繼續開始練習。他現在有個課程表,每天都會按照課程表的具體安排進行練習,昨天他沒能練習,今天必須要加倍補回來。

    空間進階後,不僅時間充足了,郭啟辭還明顯感受到身體上的疲倦度也比之前弱了許多。以前在空間里練完二十個小時,雖然每隔兩個小時都會停下來做操,到最後依然會全身酸痛,眼楮也有些干澀。現在雖然依然有些不舒服,卻比從前好了很多。

    郭啟辭將一副古畫修復完畢的時候,抬頭看到萬能王正頭戴花圈手拿柳枝騎在羊身上,旁邊還跟著三四只兔子和羊,得意洋洋的在空間里游走。

    萬能王听到系統的播報聲,眼楮笑成一條線的騎羊而來。

    “恭喜你又修復完成一副古畫,評分7分,進步還挺大。”

    空間外的時間還沒到兩個小時,可郭啟辭也停了下來,“今天就到這吧,我帶你出去玩,正好這幾天放假。”

    萬能王听到這話笑得更開心了,不過卻說︰“不著急,我第一次實體出空間還不太適應,吸取太多的人氣恐怕會受不了,還是再得一段時間。我是宅男,而且等了這麼多年,不急這一時半會兒。不過你得給我準備一台電腦,我已經看中了一款超級棒的網游,我想去玩玩。”

    郭啟辭哪有不答應,萬能王又不是真的小孩子,也不怕壞了眼楮耽誤了上課,“好,我給你準備一台配置最先進最合適玩游戲的電腦。”

    萬能王立刻從羊身上蹦了下來轉圈圈歡呼。

    “對了,我收集了一些破損的古畫,想要試試在空間以外施展修復術,你可以在一邊指導嗎?”

    萬能王立刻停了下來,一副我就知道的模樣,“真是狡猾的人類,不過你學習修復術就是為了能在人類社會挽救那些破損的物體,作為你的導師,我當仁不讓要在一旁指導。值得提醒的是,你在空間外修復的畫,也能獲得與經驗值類似的成就值,不過要是修壞了是會倒扣的。”

    郭啟辭不解,“成就值?這個是什麼,有什麼用?”

    “這可是有大用處的,具體今後你就會知道了。積累越多對于你以後的修復越有利,但是如果修復失敗,越珍貴的畫作扣得越多,你的經驗值也會倒扣。曾經就有宿主修復失敗一個倒扣一下回到解放前,這都是因為他不自量力,結果修復失敗的後果。不過你也不用太擔心,有我在,不會讓你去修復你不可能修復的物品。而你也不要自以為是,去觸踫不該觸踫的東西。”萬能王說這段話的時候,一臉嚴肅認真,眼神里閃過一絲黯然。

    郭啟辭認真的應了,萬能王平時很不靠譜,可到關鍵時候卻是很認真的,每一句話都有他的道理。

    “我們現在出去吧,怎麼帶你出去啊?”

    萬能王一秒變臉,笑得十分開心,“把我生下來就行。”

    郭啟辭覺得剛才暗想萬能王有時候還是很靠譜的想法簡直蠢呆了,嘴角抽抽,“把你拉出來嗎?”

    萬能王粉拳亂捶,“討厭啦,說得這麼惡心。”

    郭啟辭只覺眼前一個亮光,再睜眼的時候已經出了空間,從沙發坐了起來,迎面就是表情嚴肅的翟軼。

    翟軼明顯全身松了下來,“出來了?”

    郭啟辭伸手撫摸他微微皺起的眉頭,“怎麼了?”

    翟軼將他攬入懷中,抱得緊緊的好像在確認是否真實存在一樣。郭啟辭的虛體雖然和沉睡中的樣子無異,可敏銳的翟軼卻察覺到了不同,心底十分不踏實,深怕郭啟辭一覺不復醒。

    翟軼並沒有回答他的話,“今晚上想吃什麼?”

    “都好。”看翟軼臉色不大好,郭啟辭又道︰“做上一次的野山菌炖小雞吧,我覺得很好吃。”

    “好。”

    郭啟辭四處張望著,並沒有看到萬能王的身影,不由有些疑惑,萬能王沒有跟著出來?

    “你在看什麼?”

    郭啟辭解釋道︰“萬能王已經實體化了,他說要跟我出來的,可現在卻不見人影。萬能王,你在哪?為什麼還不出來?”

    郭啟辭對著檀木珠子召喚,一個嫩嫩的怯怯的聲音從沙發後傳了過來,“主人。”

    萬能王依然穿著大紅色的肚兜,小手小腿一節一節的,從沙發後探出胖乎乎的大腦袋,一副害羞膽怯的模樣。

    郭啟辭愣了愣,見過萬能王無數個樣子,還真沒見過他這麼羞澀乖巧軟糯過。而且‘主人’這個稱呼,他以前怎麼沒听過?

    郭啟辭並沒想這麼多,而是直接給翟軼介紹,“軼哥,這就是我跟你說過的萬能王。別看他樣貌很小,其實已經有八百歲了,非常厲害。”

    翟軼掃了萬能王一眼,並沒說話。萬能王從沙發後邊挪了出來,笑得十分靦腆,“您好,我叫萬萌萌,請多多關照。”

    說完還老老實實的作揖行禮,就算再吃遲鈍郭啟辭也覺得不對勁了,不僅名字改了,怎麼性子也改了!難道實體化還有這個功能?習慣了萬能王不,現在是萬萌萌的不著調,這樣子還真有些讓他不習慣。就跟看一個喜劇演員突然演苦情戲一樣,總覺忍不住的想笑,還覺得後邊會大反轉。

    翟軼頷首,“你就是修復系統?”

    萬能王點點頭,“是的,主夫。”

    “主夫?”郭啟辭和翟軼同時開口。

    萬能王認真解釋,“主人的夫君,簡稱主夫。如果覺得不妥當,可以改為主男,主人的男人,萌萌全听主夫和主人的吩咐。”

    翟軼被取悅了,郭啟辭卻忍不住抽抽,斷定這萬能王並沒有被換芯。

    郭啟辭連忙道︰“還是都把我們叫叔叔吧,要是別人听見什麼主人主夫的,還以為我們虐童。”

    萬能王望向翟軼,翟軼點頭,萬能王這才開口,“翟叔叔,郭叔叔。”

    翟軼至始至終都很平靜,萬能王則正常得讓郭啟辭有些不敢相信,卻也沒糾結這事。拉著萬能王到修復室里去查看收回來的古畫,想得到確切的答案,是否可以進行修復。

    萬能王瞟了一眼,直接說必須能。

    郭啟辭心里終于踏實下來,卻猶豫第一次到底修復哪一幅畫好。按照道理應該是由易到難,可是翟老給的那幅畫已經破損,就算出錯也不覺可惜,這讓郭啟辭有些為難起來。

    萬能王則打開那被認定回力無天的畫卷,直接拍板,“就先這副吧。”

    “可是這幅畫難度是最大的……”

    萬能王卻問他,“于你在空間里練習的那些,相比如何?”

    那還真的沒得比,他現在修復的圖畫有的直接成了碎片,四分五裂完全靠一片一片的粘合起來,而且已經老舊得不行,一個用力就會碎成好幾瓣。這幅畫難度雖然大,卻只在他掌握的修復術里排為中等難度而已。

    郭啟辭深吸一口氣,“我明白了,就先這幅畫吧。”

    修復師必須膽大心細,如果連這點勇氣都沒有,今後遇到更珍貴的畫作可怎麼辦。他並非是傻大膽,而是確實有把握,雖然是在空間里練習了無數次,並未曾在現實嘗試過,但是兩者之間差別並不大,他不應該這麼沒信心。

    一直沒開口的翟軼道︰“要到空間修復?”

    萬能王點頭,“這個看宿主的考量,只是所有工具道具都必須是現實的,不能借用空間里的。不過如果是想讓畫起死回生,建議要在空間外進行,否則效果在一天之後就大打折扣。如果只是為了練習,那就無所謂了。”

    郭啟辭毫不猶豫道︰“那還是在空間外進行吧,現在快中午了,我們吃完飯再繼續。”

    人不能太貪心,他擁有系統已經大大縮短了學習的時間,就已經是賺大發了。能帶到空間里修復,縮短實際時間固然更好,無法也無所謂。

    修復書畫很多步驟需要一氣呵成,就跟醫生做手術一樣,有時候冒汗都不能擦。所以郭啟辭干脆吃完飯再進行,省得做到一半肚子咕嚕咕嚕叫就麻煩了。

    萬能王道︰“正好我現在給這幅畫做測評,得出修復方案之後,你接下來也好按照步驟走。”

    郭啟辭現在還屬于被動階段,因為經驗不足,還無法主動的構想出合理的修復方案。尤其這幅畫還是被一些化學物品浸泡過,畫芯是用膠水粘合的,他還不知道怎麼合理運用自己所學具體處理。

    郭啟辭听到這話,心里更加有譜了,要是有了方案,那成功的幾率也就更大了。

    “中午你想吃什麼?”

    “什麼都好,謝謝主人。”萬能王眼楮閃過一抹興奮,可很快就消失不見,表情依然一副認真又帶著恭敬的模樣。明明是個小孩模樣,卻做出這種表情,乖得讓人心疼。

    郭啟辭撓撓頭,“那我們就看著做了?今天有野山菌炖小雞。”

    萬能王吞咽了一下,大眼楮透露了真實想法,表示非常的滿意。

    郭啟辭拍拍他的大腦袋,“那你現在這忙,我們做好了就叫你。”

    翟軼臨走時掃了萬能王一眼,別有深意的笑了笑,萬能王眨巴大眼,十分乖巧听話。

    翟軼掌勺,郭啟辭負責打下手,摘菜的時候郭啟辭還摸不著頭腦。

    “萬能王實體化之後怪怪的,以前他不是這個樣子的啊。”

    翟軼頓了頓,“不著急。”

    “嗯?”

    “本性難藏,憋不了多久。”

    郭啟辭點點頭,“希望吧,說實話以前覺得他挺聒噪又有些神神叨叨的挺怪異,現在他正常了,我反倒又不習慣了,還是覺得那樣子的他生動活潑。”

    直到到了餐桌上,萬能王明明沒想把自己埋在飯菜里,可硬是隱忍著,依然一副彬彬有禮又有些膽怯的模樣。讓他上桌的時候還扭捏了一會,直到翟軼厲眼掃來,才誠惶誠恐的上桌了。上桌之後連筷子都不敢伸進菜盤子里,只扒拉著自己碗里的白飯,只是望向桌上的菜時,熾熱的目光沒能藏住。

    郭啟辭也沒揭穿他,想想他八百年才實體也不容易,給他夾了不少好吃的,結果讓翟軼直冒酸氣。翟軼直接把每一種菜扒拉了一點放在一個盤子里,遞到萬能王面前,再也不允許郭啟辭給他夾菜。

    萬能王別看個子小小,那食量卻不小,一頓飯吃得比郭啟辭還多,頓時又引來翟軼的不悅,對比之下覺得郭啟辭吃得還是太少了。

    郭啟辭一吃完飯,收拾干淨就開始進行修復,翟軼也把自己的工作搬到修復室里進行。萬能王的修復方案很詳盡,郭啟辭看完之後心里更加有譜了。可許多藥水物件需要自己制作,還有裝裱的漿糊也得自己熬制,因此準備工作就進行了一個下午。

    修復圖畫必須在自然光下進行,雖然初期準備工作要求不那麼嚴苛,卻謹慎為妙。吃過晚飯郭啟辭依然沒有急著進行修復,而是領著翟軼進到空間里,讓他感受一下空間的神奇。

    翟軼進到空間,也不由詫異住了。雖是已經知道有這麼個神奇的存在,但是真的進來之後,依然會忍不住會被驚到。

    郭啟辭很興奮的和他分享,“這里很美對不對?我覺得特別像世外桃源。還有那些果子都挺好吃的,和外邊的不分上下,一會你可以試試。萬能王說我們吃只會感受到他的味道而不會有飽腹感,想吃多少就能吃多少。”

    翟軼四處望著,天空並沒有太陽,卻使空間擁有和太陽光一樣的亮度。“這里一直這個樣子?”

    郭啟辭搖頭,“不是的,今天進階才變成這個樣子,以前的風景也很漂亮,還可以變來變去,但是沒這麼實在。雖然差別很小,但是我依然能感受得出來。”

    翟軼並沒在空間里流連多久就出去了,出去之前叮囑郭啟辭不要太勞累,兩個小時要出來一次。

    郭啟辭笑道︰“空間里勞累度只是空間外的十分之一,所以不會很辛苦的。”

    翟軼挑了挑眉,眼眸子暗得郭啟辭心底有些發顫,突然意識到翟軼想到了什麼。

    翟軼一出空間,原本乖巧得不像話的萬能王搖身一變,穿著夏威夷草裙在那扭動,“我親愛的宿主,我表現得是不是超級棒!你的男人肯定喜歡上了我這個可憐蟲,他剛才還給我夾了這麼多的菜,你再也不用擔心我和他不和你左右為難了。雖然我風華絕代,但是我很有節操,你不用擔心你家男人會愛上我。”

    郭啟辭還真沒擔心過這個問題,“萬能王,你不用這樣偽裝,軼哥人很好,不管你什麼樣子他都會喜歡。”

    萬能王斜了他一眼,“睜眼說瞎話的功夫是越來越高了,再說了,我這是為了以後當童星打基礎,生活中就開始練習演技。我真是太努力了,感動天朝系列!”

    郭啟辭做完基礎練習,萬能王針對他空間外的那幅畫又讓他做了相應的修復練習。最後還讓他在空間里修復這幅畫,雖然是虛擬的,卻和外邊那破損的畫一模一樣,就連破損的每一個褶皺細節,都完全相同。郭啟辭離開空間的時候,已經將畫芯揭了下來,這個重要步驟的完成,讓郭啟辭對明天的實際修復更充滿了信心。

    晚上第二次進空間,郭啟辭則把整幅畫都修復完成,評分7分。

    郭啟辭听到這分數不由微微皺眉,“距離滿分太遠了,我明天是不是不應該著急修復?”

    萬能王擺擺手指,“你想達到滿分還早著呢,7分到8分這個過程你至少得練幾個月,讓你能夠獨立修復一副畫作,而不需要系統為你出方案。現在這個水平在人類社會已經算是很高的水平了,想要造就一個頂級修復高手,必要的犧牲也是必須的。雖然實際操作和空間了近乎百分之百的相同,可畢竟不是完全相同,你還是需要實體操作來磨練。”

    郭啟辭听到這話也不再糾結,東西都準備好了,箭在弩上,總歸已經是壞了,再壞也壞不到哪去。

    “去洗澡吧,我幫你放好洗澡水了。”

    郭啟辭從空間里出來,翟軼已經等候多時。郭啟辭其實並不喜歡泡澡,主要是覺得浪費時間,可翟軼堅持,他也不好拂了他的好意。

    一進浴室就聞到一股令人心怡的香薰味,“這是干什麼?”

    翟軼也跟了進來,“都是安神的東西,你泡一泡可以解乏安神,我教你怎麼使用這個按摩浴缸。”

    郭啟辭以為翟軼會留下來在浴室里這樣那樣,沒想到翟軼教會了他便轉身出去了。翟軼拍拍他的臉,“今天暫且先放過你。”

    一個假期郭啟辭都在修復圖畫,翟軼除了第一天在家里,第二天也出去上班了。中午沒空回來都會打電話回家提醒郭啟辭吃飯,翟軼並不管他怎麼做,甚至連修復室都沒進去過,這讓郭啟辭沒那麼大的壓力。

    雖然空間里已經進行了一次,實際操作的時候郭啟辭並沒有像在空間里一樣那麼放松。每一個步驟都戰戰兢兢的,畢竟這一旦失誤就是無法挽回的損害,不像空間萬能王小手一揮就能恢復。

    郭啟辭動不動就會詢問萬能王,這個動作是否正確,那個事情能不能做,那頻率簡直是一秒一問,惹得萬能王不勝其煩。終于有天爆發了,“不許你再問了!我正和我的小伙伴準備去下副本,我是大奶,要是分心治療死了人會被罵蠢的。方案給你了,你也試驗修復過一次了,已經做到這個地步,你現在連這點膽量都沒有,你這修復師也沒法做了。”

    郭啟辭這下消停了,沒有了依靠反倒是靜下心來,心里的忐忑和怯弱漸漸散去,一點點的開始進行著。從前的練習已經深入骨髓的透徹,一旦靜心,操作起來也就得心應手了。雖然謹慎小心,卻不會再給自己太大的壓力,放手去做。

    郭啟辭的狀態越來越好,每天都會和翟軼分享自己的心得,翟軼認真听著,卻沒有著急去查看驗證。郭啟辭沒想到他一點都不好奇,翟軼只道︰“我信你,就算現在不成,總有天能成的。”

    這不是安慰,而是完全的信任。沒有幾個人可以堅持一天花費超過八十個小時用來進行枯燥的練習,郭啟辭做到了,從不曾有一句怨言。要不是翟軼知道空間擁有10倍的速率,根本看不出郭啟辭在里邊練習了這麼長時間。

    心疼是必須的,晚上的折騰依然猛烈,尤其是知道郭啟辭現在的身體真正的天賦異稟之後。

    修復術的練習也會使得宿主身體恢復力越來越強大,所以郭啟辭現在只會享受到盡情性愛的歡愉,而不會嘗到縱欲過度的酸疼後果。沖著這點,翟軼就覺得這系統還挺靠譜,也比較能忍受郭啟辭固定時間會進空間練習,對裝模作樣的萬能王也越來越有好臉色,還時不時上幾個萬能王最喜歡的菜。

    在大假的最後一天,郭啟辭在現實中修復的第一幅圖畫終于完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