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作品:《重生之修復師

    郭啟辭是被吻醒的,睜眼的時候還懵懵懂懂的,翟軼撫摸著他的眉眼,“起來吧,早點已經準備好了。”

    “嗯。”郭啟辭搓搓眼楮,困倦的打了個哈欠,開口的時候聲音都是嘶啞的。剛睡覺的時候就感受到翟軼起床,他也想跟著起來,眼楮還沒睜開就被翟軼攔下哄了幾句又繼續睡過去了。昨天瘋狂了一晚上,確實累得很,倒也沒堅持起床。

    郭啟辭覺得自己越來越犯懶了,以前都是十二點睡覺早上五點就起床,每天最多睡四五個小時。現在早早上床,早上至少六七點才起來。由奢入儉難,他現在已經習慣了這樣的作息,想要改掉估計很難,而且翟軼也不允許。還好他有空間,時間充足,生活學習兩不誤。

    郭啟辭想起空間不由懊惱昨天又沒練習,經過一個多月的練習,他的葡萄剝皮術已經達到八九分鐘一次,已經通關。只是還沒有拿到破紀錄的成就,無法讓空間升級,他必須要多加練習才行。他現在要學的東西越來越多,又不希望犧牲生活時間,五倍速率已經遠遠不足。

    “想讓我幫你穿衣服?”

    郭啟辭應了半天沒動,坐在那發呆,上半身赤裸著,上面布滿青青紫紫的痕跡。翟軼捏了捏他的鼻子,不由調笑道。

    郭啟辭這才回過神來,抓著翟軼遞給他的衣服套了起來,“不用,我自己能穿。”

    翟軼直勾勾的盯著他,郭啟辭面紅耳赤的抓起內褲在毯子里套了起來。

    翟軼嗤了一聲,“做都做了還怕我看見?”

    “那不一樣。”郭啟辭沒理會他,繼續在毯子里折騰,因為跟翟軼說話又被盯得窘迫結果還穿反了。正準備下床發現不對,又得鑽了回去重穿。

    這一次做得夠狠,而且還在狹小的車廂里來了一次。可現在郭啟辭覺得除了腰間有些酸痛,那處完全不像第一次的時候那麼腫脹覺得漏風似的,只是嗓子啞得很不舒服,並沒有特別的難受。這到底是習慣了還是上次修復之後真的讓他天賦異稟?

    郭啟辭想不明白,翟軼又還在也不好召喚萬能王,只能把這事放一邊,卻忘了另一件重要的事,神色如常的起身去洗漱。

    翟軼望著他的背影,幽幽一句,“不夠。”

    郭啟辭差點踉蹌,第一反應就是變成一瘸一拐的挪步,翟軼冷哼一聲,“演技太假,你這是在嘲諷我還是安慰我?或者……提醒我什麼?”

    郭啟辭差點淚流滿面,昨天小別加新婚,翟軼差點沒把他折騰死。逃跑、求饒甚至咒罵都不能讓翟軼放過他,甚至越演越烈。郭啟辭被折騰得都不知道嘴里在嚷嚷著什麼羞人的話語,翟軼大有將一個月的量補回來的架勢,完全往死里做。美其名曰——天賦異稟,亦可盡情享受這美好。

    結果,直到天際露白才停歇,到了後邊郭啟辭半夢半醒,嗓子啞得都叫不出來了。這樣子還叫不夠,他以後真的光躺床上得了。身體恢復太好,也是一種罪過啊。

    “我餓了,今天早上吃什麼?”郭啟辭哪敢再觸虎須,趕忙轉移話題道。

    “煎雞蛋、餛飩和包子。”翟軼摟著郭啟辭的腰,有意無意的讓郭啟辭把自身重量壓到他身上。

    郭啟辭身體雖然不至于走不動,卻也接受了翟軼的好意,由翟軼攙扶著行走。“有溏心蛋嗎?”

    “那個不好,不熟有細菌。”

    郭啟辭惋惜,他很喜歡吃溏心蛋,可听翟軼這麼說卻也不堅持,“這樣啊,那算了。今天你要去上班嗎?”

    翟軼將他扶到椅子上,椅子上依然擺放好軟墊子,“不去。”

    “我們一起出去逛逛吧?我想出去買些修復古畫的工具。”郭啟辭眼楮亮亮的請求著,心里在摩拳擦掌。雖然在空間里已經獨立完成修復一副圖畫,可是從來沒有在空間外試驗過,這幅畫已經毀掉了,郭啟辭很想試試看。不知道萬能王到時候是否可以指導他,他現在腦子里已經有了大概的修復步驟,迫不及待的想試一試。

    翟軼連想都沒想就應了下來,“好。”

    郭啟辭有些犯愁,“就是不知道那些工具到底在哪買,我對A市這塊不大熟。”

    翟軼眼皮都沒抬,給他夾了個大肉包子,“一會把東西單子給我,忠叔對這個熟。”

    忠叔是翟老身邊的老人了,翟家老宅的老管家,因為經常和翟老一起,所以對古物及相關也頗為了解。

    經過軍訓之後郭啟辭的飯量還不錯,昨天又折騰了一晚,郭啟辭眉頭都沒皺一下拿著包子就往嘴里塞,“我一會都列給你,東西還挺多,而且很雜很碎,都讓他去買會不會太麻煩了?”

    翟軼不以為然,“這點小事他要辦不成也該退休了,你只需要負責修復,其他瑣事交給別人,要是不趁手再說。”

    郭啟辭笑著點頭,“好,那我們還出去逛嗎?”

    “我帶你去古玩街走一圈吧,你學習修復術必須要用真正的古物練習才有效果,我們去看看有什麼破爛撿些回來。”

    郭啟辭無奈搖頭,“你也不怕我糟蹋那些東西。”

    翟軼理直氣壯,“你糟蹋得起。”

    郭啟辭心里挺樂呵,可依然忍不住開口,“這話要是讓叔叔听見,非狠狠訓你一頓。這些東西對他來說可是天大的寶貝,富有生命的,你卻這麼個態度。”

    翟軼表情不變,“再重要也沒人重要,不練習損壞的會更多,有些犧牲是必須的。”

    “那也不能這麼盲目吧。”

    翟軼掃了他一眼,“你沒把握?”

    郭啟辭怔了怔,在空間里練習了這麼長時間,而且還有萬能王這個作弊利器,郭啟辭十分肯定道︰“有,百分之八十。”

    “那不就行了。”

    郭啟辭了然,撓撓頭,“你也太信任我了吧?我才學了幾天啊,修復術可是需要時間沉澱的活兒。”

    翟軼連個卡殼都不帶,“我信你。”

    郭啟辭失笑,想起了什麼,“你還是認定那個瓷瓶是我修復的吧?為什麼你會這麼認為?”

    翟軼指了指眼楮,“這是什麼?”

    郭啟辭不明所以,老實回答,“眼楮。”

    “雙眼2.0,還需要懷疑嗎?”

    郭啟辭哭笑不得,“這是兩碼事!”

    翟軼挑眉,“那個瓷瓶和你沒關系?”

    郭啟辭蹉跎,最終還是承認,“確實和我有關系,但是也確實不是我修復的。你僅憑這一點就判斷我會修復,也太草率了吧?”

    翟軼不但沒生氣,反而笑了起來,“不準確則不關己,準確則是慧眼識玉,幾幅畫而已,還是回天無力的畫,給你玩玩有何不可?”

    郭啟辭听到這話,心里做了個重要的決定,放下手里的湯勺擦了擦手,正襟危坐一臉認真,“軼哥,我想跟你說件事。”

    翟軼看著他不由皺了皺眉,“嗯?”

    郭啟辭心里咯 了一下,最終還是鼓起勇氣道︰“這件事有些荒謬離奇,但是確實是真的,請你安靜的听下去,並且不要說出去好嗎?”

    翟軼想看白痴一樣看他,郭啟辭吞咽一下,緩緩的把如何識得萬能王,又怎麼練習修復術的事全部都跟翟軼說清楚。他現在葡萄修復術已經到了一個臨界點,他有種感覺不會有多久就可以拿到五個破紀錄成績的成就。到那時候萬能王就會實體化,他必須要給他一個合理的身份,否則無法解釋萬能王哪來的。

    雖然可以選擇欺瞞,但是郭啟辭不希望對自己的另一半隱藏這麼大的秘密,畢竟是抱著一起生活一輩子的心相處,所以不希望兩個人互相隱瞞。

    尤其隨著修復術的進一步練習,其他人興許還好忽悠,但不可能瞞得過枕邊人。他不希望以後在家練習也跟個賊一樣偷偷摸摸的,他覺得兩口子就應該有商有量的,尤其是這麼大的事。再者,萬能王也說過可以將真相告訴給翟軼,他這段時間觀察,覺得翟軼可信,如今也願意分享。

    郭啟辭說完像做錯事一樣低著頭偷偷瞄著面無表情的翟軼,安靜了一會,翟軼才開口︰“說完了?”

    郭啟辭瞧不出翟軼的心思,木訥的點了點頭。

    翟軼轉過身夾了個包子遞給郭啟辭,“繼續吃飯。”

    “啊?”郭啟辭知道自己現在這個樣子很傻,可是這是什麼發展,郭啟辭想過無數種可能,卻沒想到會是這個反應。

    “你吃太少了。”說著往嘴里塞了一個肉包,認真的咀嚼著。

    “你沒有什麼話要說嗎?”這麼離奇的事不應該是這個反應吧?還是覺得他是騙人的?“這件事听起來是很神奇,可我真沒騙你,我也沒瘋在胡說八道。你要是不信,等過段時間萬能王可以實體化,到時候你就能看到他了。”

    “我信你。”

    “那你……”

    “你有個修復系統,挺好,但是現在吃飯最重要。”

    翟軼出乎意料的平靜接受了這個事實,好像郭啟辭擁有的不過只是一個普通的電腦一樣。雖然這讓郭啟辭有些意外,卻覺得這樣也挺不錯。

    古董街是步行街,兩人牽著手漫無目的四處亂逛。雖然同性婚姻已經頒布了十幾年,可是同性戀畢竟少,像他們這樣明目張膽牽手而行的,依然會引起一些人的側目。可翟軼完全不理會那些目光,依然堅持與郭啟辭親密的走在一起。郭啟辭剛開始有些窘迫,可習慣之後卻很喜歡這樣的感覺。

    “那個青花瓷瓶也是萬能王弄出來的,只要我學會了修復術,就可以把那個瓷瓶復原了。”

    翟毅不以為然,“到時候再說吧,爸現在挺滿意目前的狀態的。”

    如此奇葩的瓶子,確實世間難得一見。不過要是郭啟辭真的能學得如此神奇的修復術,那個奇葩之處也沒什麼特別了。

    古董街頗為寧靜,來往的人並不算多。畢竟這古董收藏太靠眼力,不是一般人能玩得起的。主干道周圍有不少擺攤賣著自家的‘傳家寶’,見面生或者瞧著就比較容易忽悠的人,都會湊上去宣傳一把。有翟軼在,沒人敢攔住他們。

    翟軼帶著郭啟辭四處瞧著,真品有不少可假貨更多,當眾展出的也沒什麼珍品,大多都只是普通物件。不知道是平時跟著萬能王瞧多了,還是別的什麼原因,郭啟辭看到這些古物,腦子里就會反應出這個為真還是為假。只是一種本能的感覺,郭啟辭也鬧不清楚究竟怎麼回事。

    “軼哥,你說剛才那家店主給我們看的那幅宋代古畫是真的嗎?”走出一家老字號古書畫店,郭啟辭忍不住問道。

    這幅字畫是這家店花了大價錢收回來的,因為才剛收回來店主忍不住展開心上了一番,郭啟辭這才湊巧才得瞻仰一番。可郭啟辭看到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這幅畫不對勁,他印象里他研究紙張的時候見過這幅畫,兩者雖然很接近,可是總覺得哪里不同。

    似乎是線條的勾勒著筆,所以使得韻味發生了變化。這段時間郭啟辭一直在學習國畫,說不出專業用詞的名堂,可心里卻大概有了個譜。

    翟軼並沒立即回答,“你覺得呢?”

    郭啟辭猶豫了會,才慎重開口,“我總覺得不對勁,我在空間里看到過這幅畫,兩者雖然形似,可神韻卻截然不同。”

    “你是對的。”

    郭啟辭激動起來,“你也是這麼認為的嗎?那我的感覺就是沒錯的了。可是我都覺得有問題,那家店主看著也很有經驗的樣子,怎麼就上當了。”

    翟軼對郭啟辭的完全信任表示很滿意,耐心解釋,“古玩界沒人敢百分百打包票不會走眼,被贗品忽悠住的不在少數。”

    “哎,這也是一種賭博啊。”贏了固然可以升值,輸了那就是收回一堆廢品了。

    翟軼將郭啟辭領到一個偏僻的小巷子,走到盡頭看到一個古樸的大門。兩人剛踏進去,一個爽朗的聲音便傳來。

    “這不是翟家小子嗎,怎麼你也學你家那老頭子到我這撿破爛啦?”出聲之人和翟老一樣大年紀,瘦小背有些駝,可聲音確實亮亮的。

    翟軼頷首,“五爺。”

    五爺望了望翟軼身邊的郭啟辭,並沒有發表什麼意見,“你爸這次可是陰溝里翻船了,差點沒把圈里人給笑死,就是可惜了那幅畫。”

    翟老在這圈里享有名聲,平時最是愛護古物。寧可一堆破爛扔那,也不肯找個不明不白的人修復。對此要求極高,有些負有盛名的修復師他都不放在眼里,沒想到千挑萬選竟然找了個冒牌貨,一群人知道後都幸災樂禍的。

    “不可惜。”

    五爺早習慣了翟軼這副德性,也沒往其他地方想,“今天你是來干嘛?淘好貨安慰你爸?”

    翟軼只道︰“破損的畫,都拿過來吧。”

    五爺還沒出聲,郭啟辭連忙插話,“不需要珍貴的,只要是破損的古畫書籍就行。”

    五爺這才注意起一旁的郭啟辭,只掃了兩人一眼,卻什麼都沒問。這是行里的規矩,只負責售賣不會追問顧客到底買來何用。既然開門做生意,就得彼此互相信任。五爺這里專門寄賣一些破損的古董,質量和破損程度皆不相同。

    與其他店不同的是,此店的東西並不是所有人都能買的,必須要有一定收藏經驗。尤其是珍貴的古物,要求更為嚴格,這也是為了防止一些不懂行的糟蹋了這些稀世珍寶。都是不可再生物,五爺雖是個商人,卻更心疼這些古物。

    翟老是這里的常客,翟少目光獨具在圈里也有些名氣,所以五爺很痛快的給他們呈上一些價值不太大的古書畫和古籍。大部分都是清代的作品,書畫都是寫無名的文人墨客作的,價值原本就不高,再加上年久破損,也不知道修復之後價值幾何,大部分收藏者都是沖著利益去的,因此極少人會去購買這些作品。

    這些作品價格也不貴,最貴的是明代一個舉子畫的翠竹,價值一萬二,其他均為幾千塊。翟軼大手一揮直接拿走了十幾幅,郭啟辭並未阻止,依他目測這些畫他應該都可以修復。而且並不是珍貴的畫作,正好可以用來練手,失敗也沒那麼心疼和遺憾。古物修復必須用真正的古物練習才能真正學會這門技藝,前期的投入勢必不少。所以如果沒有師父帶著,很難學成這門技藝。

    五爺讓人把這些破損的畫包好,並派人幫他們送到停車場。郭啟辭和翟軼正打算離開,一個人抱著個東西探頭探腦的往門里望,五爺一瞧就明白了,笑眯眯的去打招呼,“你是有東西要寄賣?”

    那大漢點了點頭,見五爺瞧著還算靠譜,年紀也挺大像個管事的,“你是這里的老板?”

    “在下正是。”

    “听說你可以寄賣破損的古董?”

    “是的。”

    “我想寄賣這幅畫。”大漢小心翼翼的從腋窩下抽出一個圓筒,里三層外三層的包得很結實,終于打開最後一層的時候,那殘破的畫惹得在座所有人都不由倒吸一口氣。打開一點就嘩啦啦掉出不少碎片,五爺連忙制止住。

    “先不要打開了,這話破損得太厲害了,現在要是又不能趕緊修復,會破損得更厲害。”

    大漢也不敢再打開,連忙小心翼翼的收好,“我這畫是祖上傳下來的的,我祖上是個宮廷畫師,叫馮元奇。這幅畫是明朝孝宗時期畫的,好像畫了只鷹,太破了不敢打開,只是傳下來的是這麼說的,你看看能值幾個錢。”

    “馮元奇?”五爺詫異不已,剛才雖然只是驚鴻一瞥,寥寥數筆卻也看出了些神韻來,卻沒想到會是這樣鼎鼎有名人物的畫作。此人確實是明孝宗時期有名的畫家,最擅長畫鷹。曾有傳說,此人畫的鷹只要一點楮,畫中雄鷹宛若要展翅高飛,引人趕緊將畫收卷起來,為空雄鷹飛走。

    歷史中因宮廷爭斗,馮元奇被貶回鄉,歸隱山林逐漸沒有了音訊。後來又因歷史動蕩,從前經典畫作一張也沒留下,成為一大憾事。沒想到竟然還有後人,還留下來畫作,只是是真是假卻不好分辨了。圖畫這麼破爛,根本無法鑒定。

    “如果真是馮元奇的畫作,那我也不好現在估價,必須等到拍賣日的時候,行家過來鑒定拍價。”

    大漢有些不高興,“那要等到什麼時候?”

    “下個月十五號。”

    大漢瞪大眼,“這也太久了吧,我現在著急著用錢,不瞞您說雖然這話破成這了,可卻是我們老祖宗的東西,要不是情非得已我也不會拿出來賣。你也是這方面的行家,剛你也看到畫了,干脆直接收了再高價轉賣,我這人不喜歡繞彎子,直接給你開個價你看中不。”

    五爺搖頭,“你這畫是真是假還不知道,我不可能給你估價。”

    未免再次傷害,畫不能直接打開鑒定,大漢又著急這幾天要錢,場面頓時僵持了下來。

    郭啟辭忍不住上前問道︰“你想賣多少錢?”

    大漢伸出一根手指,旁邊一看熱鬧的小哥不由道︰“一千?”

    大漢瞪了他一眼,“你買草紙呢。”

    “一萬?”

    大漢直接不耐煩報價,“十萬!”

    話一出,圍觀的人紛紛搖頭,這想錢想瘋了,就算這畫作是真的,這麼破很難確定修復之後會成什麼樣子。不管再好的技術也會留有痕跡,而且破得這麼嚴重,很可能掉了哪一塊,要是正好掉了鷹眼神韻的地方,那這幅畫最多有歷史研究價值,而沒有藝術收藏價值了,也就是沒有了價格。

    現在天朝的古畫因為人們鑒賞古畫的藝術修養不夠、拍賣市場的商業炒作氛圍以及人雲亦雲等等原因,古畫往往沒有近現代畫作值錢。馮元奇雖在那個時代小有名氣,可並無畫作留下,根本無法鑒定傳言中的真偽。這幅畫還如此破損不堪,就算是馮元奇畫作,也無法確定這幅畫的藝術價值到底有多大,修復之後還能有原來價值的的幾成。更何況這畫還有可能是假的,十萬塊購買風險太大。

    大漢听大家伙這麼說不樂意了,“你們這話我不愛听,我怎麼就騙錢了,我馮貴絕對不是這種人。這幅畫這個價絕對不虧,我要不是著急要錢救命,才不會這麼賤賣掉。”

    這種話在這古董街上听得太多,誰不說自己手上的東西是真品很值錢,大家伙都麻木了,根本不為所動。大漢越發著急了,努力解釋這畫上的鷹是多麼的逼真,是馮元奇一輩子最好的畫作,從小他們就听著老祖宗的故事長大的。當年破四舊,誰家有文物就跟藏了炸彈似的不是燒就是扔。可這幅畫實在太珍貴根本舍不得毀掉或者扔掉,冒著風險偷偷藏起來,雖然包得嚴實依然造成了難以挽回的損壞。

    郭啟辭剛才雖然只掃了一眼,還是破破爛爛不成樣子,卻和記憶中的畫匹配在一起。郭啟辭並不記得是誰的畫作,但是在空間里確實看到過。那幅畫當時給他很大的震驚,畫中的雄鷹栩栩如生,尤其那對眼楮是點楮之筆,勾人心魄。

    郭啟辭並不知道古畫的市場,可因為看過,雖沒什麼概念,可潛意識覺得這樣的畫卷值得擁有。可是十萬塊,確實是一筆不小的數目,還如此殘破不堪。他感覺是真的,可又說不出來為什麼,這樣子連自己都無法說服,更別說別人。

    “你想買?”

    翟軼在郭啟辭耳邊低吟,郭啟辭點了點頭,怕他不解連忙道︰“我在空間里見過,非常厲害的一幅畫,不是,是非常……怎麼說呢。”

    郭啟辭想在腦子里尋找合適的專業形容詞,可較勁腦子也想不來,腦中只有一個字,好。

    “我買。”

    翟軼出聲,院子里的人都驚愕住了,望向他竊竊私語。

    大漢跳到翟軼面前,“十萬一分不少,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好。”

    交易過程十分簡單干脆,翟軼開好支票跟著大漢到古董街盡頭的銀行去驗證沒問題,畫就到手了。

    五爺雖然知道翟少眼光精準,也忍不住搖頭,“年輕人真是太大膽了,這錢多也不能這麼使。”

    翟少並不理會他,要買的都買好便打道回府。兩人前腳剛離開,翟老那邊就從五爺這邊得了消息。翟老心里不由納悶起來,翟軼和郭啟辭都不是魯莽的人,這幾天怎麼就干了這麼多不靠譜的事?翟老雖然疑惑,卻也沒打電話過去質問。

    郭啟辭回到家的時候,拜托忠叔買的修復需要的各種器具都已經準備好。這處房子原先就留了個采光極好的大房間給郭啟辭作為修復室,因此也布置妥當。

    郭啟辭將今天搜羅到的所有古畫收藏好,心滿意足的看著自己的修復室。不僅設備齊全,一旁還有沙發椅,累了可以休閑喝茶,甚至還能躺在上面睡午覺。

    忠叔果然是辦事好手,購買到的所有東西都十分趁手,不僅如此還有郭啟辭遺忘的小工具也給準備齊全了。

    “怎麼樣?還滿意嗎?”

    翟軼從後邊摟住郭啟辭,頭放在他的頸窩處。

    “非常滿意,真是太棒了。和空間里差不多,我還沒在空間外拿過這些工具呢,感覺真不同。我之前說大話了,我目前的修復術可能會不大好。”

    “多練習,在進步就行。”

    郭啟辭點點頭,轉過身來對著翟軼道︰“我現在想進去空間練習剝皮術,估計沒幾天就可以破紀錄讓萬能王出來了。別听萬能王這個名字那麼牛,其實他就是個外貌兩三歲的胖娃娃,非常的……嗯,有意思,你一定會喜歡他的。”

    翟軼毫無興趣,只是有些不是滋味,“我不能進空間?”

    郭啟辭遺憾的搖搖頭,“至少目前不行,不知道後邊我進階了可不可以。”

    翟軼也沒再糾結這事,“別太累。”

    “嗯,我兩個小時之後就出來,正好你也可以趁這時間處理公事。”

    逛街的時候翟軼的電話就不斷,一個大集團的老板並不是這麼好當的。別人休息自己依然得忙碌,無時無刻都有不少事情。

    郭啟辭的虛體躺在書房里的沙發上,翟軼則在一旁辦公,時不時抬頭看一眼。

    郭啟辭一進空間,萬能王就開始渣渣叫起來,“我的那個蒼天啊,你竟然這麼早就把我供出去了,一點神秘感都沒有!”

    郭啟辭笑道︰“你想要什麼神秘感?”

    萬能王坐在搖搖椅上,“至少得造成什麼誤會之類的,比如你男人以為我是的私生子,然後惱羞成怒把你壓倒在地強X一百遍啊一百遍,還故意找了朵白蓮花在你面前OOXX。你含淚帶著我離家出走,竟是不知肚子里有了小包子,難產之時他千里尋妻適時出現……”

    郭啟辭受不了的大叫一聲,“停!”

    萬能王撇撇嘴,“小說里都是這麼寫的,鬼畜什麼的虐戀情深渣攻賤受什麼的好萌,捧胖臉。”

    郭啟辭嘴角抽抽,“萬能王,你實體的時候也是這樣的小不點?”

    萬能王嘟囔著嘴,“不然咧,還是你想親自把我生出來?這也不是不可以,養成什麼的也挺有愛的。”

    郭啟辭扶額忍耐,“你這麼個小不點要是說這些話會被當怪物抓起來的。”

    萬能王像是看白痴一樣看著他,“我是長得像孩子,實際已經八百歲,請你別用這種幼稚的故事哄我好嗎?簡直侮辱智商。”

    郭啟辭宣布放棄交流,直接開始練習。

    一個接著一個,速度越來越快。萬能王吃葡萄吃得得肚子有些撐的時候,系統報數︰本次剝皮術練習,耗時三分四十七秒,完整度10分,恭喜破紀錄。

    還沒等郭啟辭和萬能王拍手歡呼,空間突然強烈震動起來,轟隆隆大地動搖,郭啟辭和萬能王摔得東倒西歪。

    天崩地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