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作品:《重生之修復師

    校醫眼皮都沒抬,顯然對于這樣的情形司空見慣。給董福寬檢查了一番,直接宣布,“下午可以歸隊。”

    董福寬原本渙散呆滯的雙眼立馬找到了焦點,差點沒直接蹦起來,“醫生,我……”

    程森直接捂住他的嘴,將董福寬壓在床上,一邊哈哈干笑,“謝謝醫生,這麼說我舍友沒啥事對嗎。”

    校醫掃了一眼掙扎著的董福寬,冷哼了一聲,“吃飽飯,什麼事都沒有。”

    說完就轉身離開了,董福寬這才掙扎著從程森的禁錮中逃脫出來,“三棵樹!你太不厚道了,為什麼剛才不讓我說話?我好不容易暈一次,下午就得繼續回去練習,我不是白暈了!”

    程森拍拍董福寬厚厚的肩膀,“我無知無畏的舍友啊,你知道我們這校醫是何等人物嗎?”

    董福寬搖搖頭,他才來學校幾天啊,怎麼可能知道。

    程森擺擺手指,一副你太一無所知的表情,“他是我們系主任的外甥,我們系主任你知道嗎,是我們學校有名的四大名捕!考試從不劃重點,最喜歡抓作弊的學生,不管誰被他盯上,絕對沒有好果子吃。公正不阿,油鹽不進。而我們這位校醫深得真傳,他讓你沒立刻歸隊都算厚道了,你還跟他講條件,哼哼哼……”

    董福寬哆嗦了一下,“有,有那麼恐怖嗎?”

    程森帥氣的甩了甩頭發,“這都是我這幾天調查得到的情報,以前也有企圖蒙混過關的,結果就被他告發了,最後被教官‘重點關照’了,你也想來一次?”

    程森表情陰測測的,董福寬連忙擺手,現在時間還早,能偷懶一會就一會。這軍訓是必須的,a大要求很嚴格,除非身體真的不適合,否則這要是沒有這個經歷以後還得補回來,不然的話畢業的時候會卡著你。傳說有的人還得補一次軍訓,才能拿到畢業證。具體是不是沒人確定,但是誰都不願意去試試,要是真大四還得再去跟新生軍訓,那還不如現在老老實實參加。

    董福寬表情十分沮喪,一想著未來還有二十多天這樣的日子,就覺得眼前一片黑。

    郭啟辭安慰他道︰“我們一會可以提前去食堂打飯,你不是喜歡吃丸子粉絲那道菜嗎,這次不怕搶不到了。”

    董福寬一听頓時恢復了生氣,a大的這道菜很有名,可搶的人也多。軍訓之後的同學們都跟餓狼似的,又不像平常上學有部分人出去吃,時間也不是一個點,那時候食堂人擠人,跟春運似的。不過要是誰厚臉皮插隊也便利了,反正都綠油油的長得差不多,一個閃身就不見了,想開罵都不行。

    “我好了,我們趕緊過去吧!別一會又沒有了。”董福寬一想起好吃的,肚子更餓了。

    郭啟辭笑道︰“不用那麼急,你先躺會緩緩吧,別沒出門又暈了,我剛給你買了袋牛奶,你先墊墊吧。”

    董福寬感動不已,開始哼唱起來,“班長,你真是我們的好班長。”

    門外傳來吵鬧聲,沒一會有個人被抬了進來,臉色發白瞧著怪嚇人的。校醫也跟著進來檢查,那表情和面對董福寬的樣子完全不同。

    這才是病人的樣子啊!

    董福寬搖頭嘆氣,他的演技還是不行啊,這麼胖身體還這麼好,他也很惆悵啊。

    郭啟辭看到進來的人不由怔了怔,攙扶的兩個人都是熟人,一個是莊卓另一個是郭啟迪。郭啟辭這時才隱約想起,似乎上輩子軍訓的時候確實有個同學暈倒了,情況還挺嚴重,後來被特赦不用參加,讓不少人羨慕不已。

    郭啟迪怎麼也會在這?攙扶的人應該都是同班的,他記得郭啟迪以前應該不是和他們一個班的,而且好像也不是學這個專業的,雖然他大學時候都不認人,名字和人經常對不上號,可看見過大多都有些印象,況且對方還是同父異母的弟弟。這輩子是發生了變化,還是他只是路過出手幫忙?

    郭啟迪看到郭啟辭也愣了愣,隨即笑了笑,略帶靦腆的打招呼,聲音並不是很大卻讓郭啟辭听清楚了,“哥。”

    莊卓順著郭啟迪的目光看過去,看也認出是哪天繳費的時候盯著他看,眼神有些古怪的男生,只看了郭啟辭一眼卻並沒說話。

    郭啟辭對郭啟迪更是不熟了,也只是在郭家那天聚會的時候見過一面,兩個人甚至沒有說過一句話,只是知道有這麼一個人。郭啟迪那天表現得很暗淡,並沒有什麼值得人注意的一面,所以郭啟辭對他並沒什麼特別的感覺。

    伸手不打笑臉人,雖然郭啟辭對于郭心慈以及未見過面的胡茜很沒有好感,但是也沒拉下臉,只是朝著他笑了笑就沒吭聲了。

    郭啟迪看他沒有要認親的意思,也沒有上來攀談,規規矩矩的站一旁,反倒讓郭啟辭有了些許好感。至少不像郭心慈,明明都鬧成了那樣,還非裝出姐弟好的假象,平白鬧得兩邊都膈應。

    程森狐疑的望望他又看看郭啟迪,雖是滿心好奇卻沒出聲。董福寬正喝著剛才郭啟辭給他買的牛奶,壓根沒注意這邊的情況,喝干淨了還不死心的舔了舔瓶子。

    郭啟辭離開的時候,還是忍不住對著郭啟迪說了一句“走了”。態度依然淡淡的,郭啟迪對他笑笑,依然沒有多說什麼,彼此擦身而過。

    走出校醫院,憋了半天的程森終于忍不住開口,“剛那個是你弟?”

    “算是吧。”郭啟辭無意繼續這個話題,程森也就沒再開口,可心里卻撓心撓肺的。

    程森撓早就听說過郭啟辭那天報到時候,跟他們系的女神級人物的恩怨糾葛,以及兩人的關系。這使得郭啟辭在他們系里名氣還挺大,學長學姐們都記住了他的名字。程森雖然很八卦,不過也是有職業道德的。畢竟是人家事,不好揭人傷疤,程森只能扼腕忍住。

    食堂空蕩蕩的,飯菜才剛端了上來,熱騰騰的冒著熱氣。董福寬簡直進了天堂,一口氣點了五六樣菜,還買了一瓶可樂,坐到餐桌上的時候一臉幸福。

    沒多久其他同學也解放了,個個穿著綠色的軍裝,都認不出誰是誰。食堂里鬧哄哄的,體力消耗過大,那吃飯都是靠搶的。

    程森嘖嘖感嘆,“一個個綠油油的,跟青蟲似的,青蟲大掃蕩啊。”

    董福寬正啃著雞腿,一定這話臉都綠了,“三棵樹,你能不能吃飯的時候別惡心人?”

    程森鄙夷,“你還號稱吃遍天下的吃貨,連這點都听不了,完全不及格啊,很多美食就是蟲子做的呢。”

    董福寬狠狠咬了一口雞腿,“蟲子也不是青蟲,吃飯時候說這些太影響我食欲了。”

    “你這個樣子叫影響食欲?和你食欲好的時候有差別嗎?”程森望著左右開弓,恨不得把自己埋進飯菜里的董福寬頓時無語。看到郭啟辭左顧右盼,不由問道︰“你望什麼呢?”

    郭啟辭一直盯著餐廳出入口,“沒看到田瑞。”

    “這能看出來才奇怪了,男女都快分不出來了,我就說你不用幫他打飯你不信。咦,田瑞,田瑞!我們在這——”程森站起來招手,聲音又大又亮,為了顯眼還站到了椅子上,愣是在吵鬧的食堂里殺出關注度來。

    郭啟辭和董福寬都想掩面裝作不認識他了,所有人齊刷刷的望過來,程森非但沒覺得不好意思,還特夸張的那揮手,生怕別人不知道他多傻缺。田瑞听到程森的召喚,推了推眼鏡,淡定的走了過來,只是仔細看耳根都有些紅。

    程森看著郭啟辭爬上床,忍不住開口︰“班長,你又現在就上床了啊?都還沒到九點。”

    軍訓一般到晚上八點左右就結束了,郭啟辭一回來就迅速洗漱然後爬上床睡覺。程森自打上初中就沒睡這麼早過,覺得十分不可思議。

    郭啟辭撓撓頭,“軍訓折騰一天比較累,你們不用管我,我睡得沉不怕被吵醒。”

    因為沒到熄燈時間,他早早就睡了,其他人都不好吵鬧了。雖然郭啟辭沒說,可大家都會關掉大燈,輕手輕腳的就怕吵到他。

    “真佩服你這麼早也能睡得著,現在晚上沒事做,可又睡不著,無聊死了。我這個月手機費肯定暴漲,哎,吃飯錢都快不夠了。”

    郭啟辭笑笑,每天軍訓完畢他都會進空間訓練十個小時,也就是空間外的兩個小時,十一點準時睡覺。這是翟軼定的時間,雖然在學校沒有人盯著,可他也乖乖的實行。

    董福寬扯掉耳機,邊啃著薯片邊幸災樂禍說︰“還是我有先見之明,下了n多的片。你昨天不是剛從我這拷了單機游戲嗎,玩那個唄。”

    “沒勁,我還是比較喜歡網游,殺人當老大,還能順帶泡妞……”程森突然竄到董福寬身邊,聳動著粗眉,一臉猥瑣,“你有沒有下什麼好料?”

    董福寬嘿嘿笑得淫蕩,“那是必須的!”

    程森直接跳了起來,“我耤I你個死胖子,我就知道你老不正經,趕緊給我拷過來,繳片不殺。”

    “移動硬盤里都是,好幾十g,什麼類型都有,我都給分好了,你自己看著拷吧。還有男男片哦,先說好看完不準爆我菊。”董福寬一臉嚴肅認真,那小模樣好像真的很擔心別人窺視他的菊花。

    這樣的表情遭到程森極大的鄙夷,“我還沒那麼饑渴好嗎!我喜歡的是大胸妹,不是肉團子。”

    “哼哼哼,那可不好說,我片里就有輪胖子的,有的人就好軟綿綿的肉質感,肥厚多汁。”

    程森直接在一邊裝吐,董福寬怒指,“班長,你還管不管他了,他這是人身攻擊!”

    郭啟辭笑著看兩個人打鬧,手機這時候準時響起,是翟軼的短信。

    兩個人每天晚上這個時間都會發短信,除非有事極少通電話。電話雖然方便又能听到聲音,可身邊有人總是放不開,而短信就不同了,有些平時不好意思說的話都敢表達出來。雖然打字很麻煩,可兩個人卻樂在其中。

    郭啟辭很喜歡在短信里分享學校里的事,什麼董福寬那一排總是不整齊,從他那開始隊伍就給歪了。因為向右看齊的時候,標準是不能看到第三個人,可董福寬太厚了,結果就隊伍從那就給歪了。教官無奈只能把他放在頭一個,但是隊伍依然看著很不齊,總覺得凸了一塊。

    又比如程森總是太聒噪,因此被教官盯上,每次被罰得最厲害的都是他。天天叫苦連天,可就是不知悔改,一有機會就不怕死的調侃教官。眼楮總是滴流滴流的偵查哪一個要暈倒,結果不幸的是班里的人看著都很單薄除了董福寬,愣是沒一個倒下的,每天回宿舍都必嚎這年頭相當活雷鋒都難。

    又比如最淡定學霸級人物的田瑞,一個不小心很容易同手同腳……

    翟軼每次都認真听他說著學校的事,有時候還會點評一二,讓郭啟辭更加樂意和他分享。郭啟辭也曾經問過翟軼每天做了什麼,翟軼倒是沒忌諱,只是每天的內容都差不多,平淡沒有漣漪。好像成功或者失敗,忙碌或者悠閑都無法讓翟軼有什麼特別的想法,沒什麼情感波動,就像辦公的機器一樣。說的時候也很沒激情,還不如听郭啟辭說這些小事來得熱衷。

    倒是會說一些家里的事,因為郭啟辭住校,翟軼回老宅去了,因此偶爾會提起翟老又收集到了什麼‘破爛’,翟夫人在做什麼。短信里的翟軼要比平時瑣碎得多,並不吝嗇分享這些。看起來不那麼高高在上,也會關注生活中的細節。

    郭啟辭笑著把剛才董福寬和程森兩個人斗嘴的事描述下來發了過去,翟軼很快就回復了。

    翟軼︰不許看。

    郭啟辭想都沒想就答應了,之前為了讓翟軼舒坦估計做的功課。第一次看的時候那赤裸裸的場面差點沒把他嚇到,沒想到會有這麼高清晰的片子,不由好奇拍這些片子的人是什麼個心理狀態。不怕家人責怪嗎,出門的時候不怕被人側目嗎,反倒把激情的感覺淡化了。

    片子實在算不得有美感,而且引起的潮熱讓郭啟辭不適,總覺得尷尬,硬撐著看了幾眼就沒再看。

    手機又響起,郭啟辭查看的時候手抖了一下。

    翟軼︰回來一起看,邊看邊做。

    和翟軼膩歪了一會,到九點的時候準時停止。這是兩個人的默契,不管聊得多麼開心火熱,都會停下來。郭啟辭只是剛開始的時候告訴翟軼九點開始需要看書練習,翟軼便一直嚴格執行,不會打擾他的學習。

    郭啟辭閉眼召喚萬能王,沒一會就被萬能王拉進了空間。

    一進空間,萬能王就在他跟前大呼小叫,“哦,我親愛的宿主,你真的是越來越黑了,瞧瞧,還是一節一節的。天啊,你這還是一個人的皮膚嗎,簡直就是黑白配,真是太可怕了。嘖嘖,不知道這樣的體,你的男人看著會是什麼反應。”

    郭啟辭笑笑沒說話,萬能王白了一眼,“真是吐艷的表情,不過你真不決定要來一發嗎。不僅能讓你恢復原貌還能舒緩勞累哦,只需要兩千個經驗值,簡直就是跳樓價有沒有!”

    郭啟辭後來才知道,只要用經驗值就可以換取他身體修復的機會。那天用掉了一千個經驗值,這是後來萬能王才告訴他的吧。其實本應該用五千,萬能王用自己的修為填補你其余部分。

    “不用了,我覺得這樣挺好的。”

    “哼哼,我就知道你們這些人類又開始打小算盤了,不要以為最後一天再修復就可以省點經驗。難度越大到時候會被扣得更多,我給你算算哈……”萬能王手上突然多了個小算盤, 里啪啦打了起來。

    “萬能王,你不用算了,我是真的不需要。”

    現在兩千個經驗值其實對于郭啟辭來說並不是什麼難事,幾天時間很快就能湊到,但是他不想太過于依賴系統。再說了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別人能承受得了,他也可以。

    萬能王這才把算盤收了起來,撇撇嘴,“真是死腦筋,有這麼好的作弊力器在,也不知道好好利用。”

    郭啟辭笑道︰“我只是想用在關鍵地方而已,現在還是多存點經驗值吧。”

    萬能王哼哼,一副我還不了解你的樣子。卻也沒再說什麼,揮手讓郭啟辭開始練習葡萄剝皮術。

    郭啟辭這段時間剝皮術又有了一點點進步,時間已經可以在三十分鐘左右,手上的動作越來越溜逐漸找到了一點感覺。雖然時間依然比較長,但是郭啟辭心底已經有種特別的感覺,就像夾蟲子的時候,那種好像呼之欲出等待一個時機的感覺一樣。說不清楚具體是什麼,但是讓他充滿希望,心底有些振奮起來。想來再多練習一段時間,他覺得遙不可及的任務也能完成。

    郭啟辭練習了六個小時的剝皮術就被萬能王喊停了,又開始了每天的日常就是對紙張的練習。這個只需要每天消耗一個小時,其他時間用來打漿糊。

    有系統的教導,郭啟辭已經掌握了打漿糊的操作方法,只是技術還不夠純熟,還不能用于古畫裝裱。這個也是個慢慢練的活,郭啟辭也不急,就當做是調劑品一樣,每天做一點,倒不覺得有什麼,甚至感覺像做游戲一樣還挺有意思。

    也不知道練了多久,萬能王又喊停,郭啟辭在練習的時候對時間一直沒太大的概念。每次都需要萬能王提醒,以前他就曾看書看到天亮,結果鬧得上課時候打瞌睡,被老師狠狠訓了一頓,這才有意識的去看時間。現在有萬能王在,而且空間的時間不好掌控,他就完全依賴于萬能王了。

    “打漿糊今天也到這吧,你現在的技術稍微能看了,現在得加新的東西了。”

    郭啟辭已經習慣時不時學習新的東西,而且萬能王也曾經說過,後面的花樣越來越多,讓他做好準備,所以並沒有驚詫,只是問道︰“什麼新的東西?”

    萬能王小手一揮,空間里出現了不少畫畫用的東西,畫板畫筆等等。

    “圖畫修復想要達到頂級,必須有一定的繪畫基礎,所以從今天開始,你每天要花費兩個小時學習畫畫。”

    “好。只是不知道我有沒有那個藝術細胞。”

    萬能王一臉得意,“有我這系統在你怕什麼,包教包會。而且不需要你練成一個舉世無雙的畫家,只要繪畫基礎而已,這個一般人都能達到,況且還有我這舉世無雙的系統加成。”

    話雖然夸張,但是確實如此。郭啟辭深深的感受到系統的強大之處,他屬于學習慢人半拍類型,可是通過系統教學,他學東西並不像從前那麼費勁,很快就能領悟到其中精髓之處。這速度快得讓他不敢相信,因為擔憂所以雖然已經明白並且掌握,還是會多加練習來鞏固,就怕一覺醒來第二天就忘記了。

    郭啟辭跟隨著系統開始練習畫畫,他從來沒想到系統會會教給他這麼多東西,最關鍵是還都能讓他學會。這比直接讓他小手一揮就能讓東西復原還要高興,因為那樣的力量是別人賦予的,也許哪一天就會消失,而現在這樣的學習是自己把握住的。只要腦子不被敲壞,一輩子都是自己的,這讓他覺得非常踏實安心。

    一個月的軍訓終于結束,最後的閱兵儀式大家都牟足了勁想要表現一把,也不枉費被折騰了一個月。都是新生,也比較富有激情,不想混了一段時間的老生容易皮實看淡了。

    “你們有沒有長布條啊?”董福寬照著鏡子突然冒出了一句。

    郭啟辭不解,“長布條?拿來干嘛?”

    董福寬有些害羞,扭捏了半天也沒說,田瑞推推眼鏡,“束腰帶嗎?”

    董福寬連連點頭,“眼鏡,你可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蟲。”

    “當我什麼都沒說。”田瑞轉身過去不去看他。

    程森拍桌直笑,“胖子,你就不要做無謂的掙扎了,你就是裹上那個肚子也下不去啊。就算肚子下去了屁股也下不去啊,屁股下去了大腿也下不去,總不能裹成木乃伊吧?”

    董福寬頹然,打開櫃子抓出一個面包狠狠咬了一口,“你說教官咋不選我當領隊,這樣隊伍可不就不會凸出來了。”

    程森毫不客氣的打擊,“別,就你那正步走單獨拎出來能看嗎?話說回來,班長,據可靠消息,你這次絕對是標兵。而且這次閱兵好像來了個什麼有錢的大人物,所以標兵的獎品非常不錯,傳說是台筆記本,你這下可發達了,一定要請客!”

    “筆記本!咳咳——”董福寬被噎住了,趕緊找水喝,緩過來才道︰“我耤A這麼大方!不會是做筆記的那個筆記本吧?”

    “怎麼可能!而且還是被咬了一口的水果牌子,真是讓人羨慕嫉妒恨啊,你們知道去年的標兵獎勵了什麼嗎?”

    “什麼?”

    就連田瑞也轉過頭來,一臉好奇。

    “雨傘。”

    ……

    頓時田瑞都忍不住嘴角抽抽,這差距也太大了吧!這種大人物必須抱大腿啊!人傻錢多速來。

    閱兵儀式作為領隊的郭啟辭用正步走過主席台的時候,差點沒一個踉蹌走錯了。翟軼竟然在台上!再聯想今天程森的話,那個大人物不會就是翟軼吧?

    郭啟辭在軍訓時候動作標準是有目共睹的,就連嚴肅的教官都不吝嗇對他的夸獎,說他的動作不亞于他們這些老兵。這已經是非常高的評價了,平時基本上都是讓郭啟辭出列示範,那時候基本上就可以肯定他會被當選為標兵。

    郭啟辭得到這消息的時候,特別開心的和翟軼分享,翟軼當時並沒有太大的反應。這還讓郭啟辭有些羞赧,八字沒一撇就開始得意洋洋的到處廣播,到時候選不上可不丟大人了。中午的時候得到消息他當選上,還發了短信給翟軼,告訴他這個喜訊,還頗為惋惜說他不能看見,這還是他第一次拿到獎勵呢。翟軼當時的回復依然很平淡,所以他完全沒想到今天竟然會出現,之前他可是一點風聲都沒透露。

    郭啟辭上主席台整個人都是暈暈的,接到翟軼親手遞上的獎品的時候,整個人都是木木的。翟軼對他笑了笑,用口型跟他說了兩個字︰很好。

    郭啟辭瞬間回過神來,笑得燦爛。

    翟軼專門為他而來,只因這是他第一次拿獎,而翟軼要做親自頒獎的那個人。

    標兵有好幾十個,人手一個筆記本電腦,簡直羨煞旁人。頒獎的時候,直接沸騰了,尤其得知從前的獎品都是雨傘什麼的時候,大家盯著領獎人眼楮都冒綠光了,早知道獎品那麼好,他們就不那麼偷懶了!

    所有標兵都笑得合不攏嘴,一台電腦可價值上萬啊,付出總有回報,古人誠不欺我。土豪就是土豪,出手闊綽得讓人不敢相信。

    散隊的時候,郭啟辭直接被一群人拉扯著讓他請客,郭啟辭笑著應了下來。和教官們拍完照,送走教官的時候,不少女生還流了淚,之前的咒罵臨行時卻變成了依依不舍。

    郭啟辭也有些舍不得,這個教官雖然嚴厲,但是只要做得好也會不吝鼓勵。郭啟辭第一次被夸獎的時候,讓他心里無比激動,後面的練習無意中更加認真努力,或許對別人沒有什麼,但是標兵這個稱號對郭啟辭來說卻意義非凡。這次軍訓讓他更加充滿自信,再一次證明了他也可以做得很好,得到別人的肯定和嘉獎。

    郭啟辭的惆悵沒堅持多久,翟軼的短信進來了。

    翟軼︰雕像,等你一起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