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作品:《重生之修復師

    郭啟辭醒過來的時候,屋外已經一片漆黑。身體像被車輪碾壓一樣,尤其是腰部感覺像是要斷了一樣,動一下身體各個零件都十分酸疼。身上很干爽,完全沒有昏睡前的粘膩,應該是他沉睡時翟軼幫他清洗過。他只模模糊糊的有些印象,卻不太真切。今天折騰得太厲害了,到了後面他都處于半暈狀態,醒了又暈過去,暈過去又被劇烈的撞擊弄醒,郭啟辭一度有被做死在床上的錯覺。

    果然,憋久了的男人實在是太可怕了。

    郭啟辭拉開床頭燈,翟軼不知所蹤,原本屬于他的地方早已沒有了溫度。一看鐘竟然已經晚上八點了,怪不得他覺得肚子餓得有點疼。早上吃早點一直到現在,又做了這麼劇烈的運動,腹中早就空蕩蕩叫革命了。

    郭啟辭翻身下床,腳踩在地板上,一個腿軟差點沒癱倒在地,全身肌肉也跟著緊繃,更是抽痛不已,額頭上都冒出了細汗。腳步虛浮的走進衣帽間找衣服穿,每走一步那處那處和腰就說不出的難受。後期後端好像被撐開合不攏一樣,涼風嗖嗖的灌進來。行走摩擦雖然不至于疼得尖叫,可那滋味真不好受,讓他覺得很別扭,好像後端無時無刻在提醒他今日的瘋狂。

    郭啟辭剛把內褲提上來,萬能王就撒花出場。

    “當當當當!我親愛的宿主,被干得可好?”

    郭啟辭抽出一件衣服砸了過去,萬能王肚子一扭,閃到一邊,扭著屁股洋洋得意,“砸不到砸不到!果然上了床就不同了,連我最可愛老實的郭啟辭宿主都變得傲嬌暴躁了。這都是仗著你家男人寵著你,所以肆意妄為嗎?”

    郭啟辭沒理會他,拿了件t恤往身上套,掩蓋住青青紫紫,一身曖昧痕跡的上半身。

    萬能王嘖嘖道︰“哎喲哎喲,太激烈,太少兒不宜了,我沒說錯吧,你家男人確實器大活好吧!就沖著這一點,都能證明我的眼光是多麼的好。你知道世界上最悲劇的事情是什麼嗎,那就是身為主角受竟然沒有嘗過被蓎o停不下來的感覺,太悲慘了有沒有,這本小說鐵定紅不了有沒有。”

    萬能王在耳邊聒噪,郭啟辭罔若未聞繼續和衣服奮戰,實在是那話不堪入耳。穿褲子的時候,單腳站立彎腰伸腳,沒站穩提著褲子蹦來蹦去,全身跟著抽抽,疼得他直倒吸氣。這個樣子,明天可怎麼軍訓啊!郭啟辭覺得眼前發黑,已經預想到明天的悲催狀了。還好軍訓是從下午開始,早上還要到班里報到認識新同學,現在只希望他恢復力強大,下午的時候不會這麼難受。

    萬能王不停的飄到郭啟辭面前,努力增加自己的存在感,一副看到我看到我,我可以解決你的難題的模樣。

    這些日子的相處,使得郭啟辭立刻了然他的用意,“萬能王,有恢復身體的修復術嗎?”

    萬能王得意的咧嘴一笑,彈了個響指,“這種事必須找我啊,想知道,求我啊。”

    郭啟辭一臉誠懇,“求你。”

    萬能王挖挖耳朵,“太沒誠意了。”

    “我需要做什麼?”

    萬能王羞澀的扭著胖乎乎的身體,“哎呀,人家也不是那個意思啦,人家是這麼厚道的系統,怎麼會和宿主講條件呢。”

    郭啟辭咧嘴笑得燦爛,“萬能王,你真好。”

    萬能王擺擺手指,“我話還沒說完呢,你只要答應我一個小小的要求就行。”

    “什麼要求?”

    萬能王顯得有些不耐煩,“哎呀,你就說答應不答應吧。”

    郭啟辭警惕,“到底是什麼要求?”

    萬能王跺腳,小臉氣哄哄的,小手指著郭啟辭︰“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從來沒有信任過我。我就是個系統,依賴你而生存,怎麼可能會有過分的要求,你就說答不答應吧。”

    郭啟辭微蹙眉,這種承諾他可不敢胡亂答應,“還是算了吧,明天應該就好了。”

    不過是有點兒腰酸背痛,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他可不想就這麼把自個給賣了。

    萬能王急了,“哎呀不要這樣嗎,你這樣怎麼能去軍訓,你想想看你要是暈倒了大家肯定會解開你的衣服。你難道就想這樣子展現在大家眼前,讓大家都知道你被蓎o多麼的驚心動魄嗎。不過是個小小小小的要求,難道會比未來四年興許更久的時間里被嘲笑嚴重嗎。”

    萬能王越忽悠郭啟辭越覺得事有貓膩,更加不肯答應了。

    “我晚上泡個熱水澡就行,謝你好意了哈。”

    萬能王看郭啟辭鐵了心,不由撅起嘴,“真是不見兔子不撒鷹的人類,好啦,我告訴你啦,只是給我一張能夠電子付款的銀行卡就行。這個要求不算過分吧,我只是個小孩子哪有什麼要買的,不過是點尿不濕的錢。我教你的東西可不止這個價,你現在嫁了個高富帥不帶這麼摳門的。”

    郭啟辭詫異,完全沒想到萬能王會想要錢,“你要買什麼?”

    “哎呀,反正不會買窮你的,你就說答不答應吧。”

    就算沒有條件郭啟辭也會答應的,萬能王幫他的根本無法用金錢計算,雖然萬能王本身也得益。可對于萬能王說他找誰都行,于郭啟辭來說他沒有萬能王就過得淒慘了,光那個青花瓷瓶就夠他吃一壺。

    “當然可以。”郭啟辭突然想起什麼,“不對啊,你不是虛體的嗎?你拿銀行卡怎麼操作,買了東西又能干什麼呢?”

    萬能王得意的搖擺扭動,“只要你把葡萄修復術學習好我就能實體化了!以你的進步速度,肯定沒多久了,很讓人激動興奮有沒有!有我這麼可愛的小孩,你一定會超級被人羨慕的。到時候我可以做童星賺錢哦,所以啊,你要對我好一點,我絕對是個招財童子。”

    “這麼快?不是說基礎練習全都通過才可以嗎?後面應該還有很多基礎練習吧。”

    萬能王得意道︰“很神奇對不對,這多虧你之前的練習都破了紀錄,所以才會這麼順利。這次葡萄練習只要你能在五分鐘以內完成,我就可以實體化了,想想都讓人振奮。你也期待了是不是,告訴你哦,實體化的我更加英俊!”

    郭啟辭卻不由為難起來,他現在最快的速度也要五十分鐘,已經練習了很久沒有任何提高,十分鐘都難以達到,五分鐘簡直讓人不敢想象。

    “萬能王你會不會太樂觀了,五分鐘,這個速度太可怕了吧?”

    萬能王擺擺小手指,“不要這麼悲觀,沒有系統指導的普通人類兩三分鐘就可以隨意完成,五分鐘,soeasy!”

    郭啟辭有些不敢相信,可萬能王絕對不會拿自己實體化的事開玩笑,想著大概還是他練習得不夠的緣故。

    “那我繼續努力吧,只是開學之後時間可能沒這麼多了。”

    萬能王嘴角勾起,邪魅一笑,手里突然多出了個折扇,刷拉一打開風流倜儻的輕搖著,樣子特別的——違和。

    一個屁大點的小孩子做出這樣的動作,實在無法和帥氣掛鉤,不過很可愛卻是真的。

    “再告訴你一個你終于和你男人ooxx一樣的勁爽的好消息,只要你的剝皮術能破紀錄,你就可以擁有十倍速率的空間,也就意味著,外邊一個小時空間里十個小時!”

    郭啟辭這下是真的震驚了,要不是因為萬能王是虛體絕對會抱起他,“真的?!這麼快?為什麼你之前都沒有說過,這簡直太令人驚喜了。”

    萬能王雙手叉腰仰天大笑,“哈哈哈,你也想不到對不對!這就是超極大驚喜,沒有人拿過的哦。以前的宿主很少選擇基礎訓練這條路,就算選擇了,一通關就直接朝前走,沒有人會耐煩繼續練習。所以說付出就會有回報,天道酬勤實乃真理。”

    “這真是太好了!可是以前你為什麼不提醒呢?那樣子的話你可能也不至于現在還是個小不點,不能實體化。”

    萬能王認真解釋,“這是隱藏任務考驗的是宿主是否具有鑽研精神,我是不能提前透露的。現在你已經拿了四個記錄,還差一個就可以得到成就,也就不用隱瞞可以直接跟你說。”

    郭啟辭樂得不行,這樣一來他的時間就更多了,現在和翟軼在一起,他必須得勻出一些時間和他相處。學習得勤奮,但是生活也得兼顧。上輩子他就是沒分配好,結果生活一團糟,這輩子他不能再犯這樣的錯誤。如果他能破這個記錄,以後就不會時間緊巴巴不夠用了。

    萬能王突然笑得賊兮兮的,有些惋惜道︰“只可惜空間只能你進入,如果能帶著你家男人進去,可以每天都過得很性福有沒有!只需要一個小時就能干十個小時的量,還不會這麼疲倦,真是太美了有沒有。哎,我這空間要是能出租就好了,用來拍毛片,艾瑪,簡直就是量身定做!”

    郭啟辭直接一臉澹 佔湔餉從謎嫻暮寐稹9舸羌倏紉簧 巴蚰芡  悴皇撬蛋鏤疑硤逍薷吹穆穡俊br />
    萬能王拍拍大腦袋,“跟你聊天差點忘了這事了。”

    郭啟辭再睜眼時,已經進了空間,還沒等說什麼,又出去了。酸痛神奇的消失,整個人變得精神奕奕。

    郭啟辭不可思議,“這就好啦?”

    萬能王攤手,“否則你還想怎麼樣?我萬能王的功力非同一般。你難道不覺得好像重生一樣的舒爽嗎?你可不能賴賬,你要記住你的承諾,等我實體化了,要給我一張沒有上限的銀行卡,並要深情款款的對我說三個字——任我刷!”

    這簡單得讓人不敢相信啊,郭啟辭頓時有種被欺騙了的感覺。

    郭啟辭剛想說什麼,萬能王突然消失不見了,還沒反應就落入一個溫暖的懷抱里。

    “醒了?”

    低沉的聲音讓郭啟辭心里暖暖的,踏實安寧,“你剛才去哪了?”

    翟軼並沒回答,“我們去吃飯吧。”

    說完,翟軼突然騰空將郭啟辭橫抱起來,郭啟辭嚇了一跳,第一反應摟住了翟軼的脖子。

    “放我下來,我能自己走。”

    翟軼沒理會,直接抱著他朝著餐廳走去,將他放在鋪著軟墊的椅子上。餐桌上已經擺了四菜一湯,全都是清淡口味,熱騰騰的冒著熱氣。

    “你叫外賣了?”

    這處房子並沒有佣人,所以郭啟辭才有此一問。翟軼不喜歡有人在這個屋子里出入,除了翟家的一個老佣人定期過來收拾,其他人都不能入內,且就連這個老佣人也不能進入他們的房間。

    翟軼不悅的掃了他一眼,最終還是沒說什麼,幫郭啟辭盛湯。

    郭啟辭連忙出手幫忙,“我自己來就好,這些飯菜不會是你做的吧?”

    翟軼面無表情,“嘗嘗看味道怎麼樣。”

    郭啟辭驚到了,“你還會這手啊?很好吃,好厲害啊。”

    翟軼耳根有些紅,臉上卻顯得很不以為然,“嗯,湊合。”

    郭啟辭很給面子的邊吃邊贊賞著,原本就餓得不行,這會吃得特香。翟軼看到他這個樣子,臉色漸漸放松下來。郭啟辭並不知道他這是第一次下廚,對著菜譜做的,具體怎麼樣心里還真是沒譜。

    郭啟辭吃到一半忍不住嘿嘿傻笑,翟軼眼神掃了過來,郭啟辭認真道︰“我還以為像你們這樣的人一輩子都不會進廚房呢。”

    翟軼皺眉,“你們這樣的人?”

    郭啟辭連忙解釋,“就是像你們這樣有本事的人,就連我們鄉下有點本事的男人都不下廚,沒想到你會干這活。”

    “不喜歡?”

    郭啟辭搖頭,“當然不是,我以為越本事大的人越不屑做這些,有些想不到而已。真的很好吃,果然有本事的做什麼都很厲害。我以前很少下廚房,做的東西估計只能我自己吃得下去,以後我會好好學的。”

    翟軼直接拒絕,“不用。”

    “啊?”

    翟軼眼皮都沒抬,“我來。”

    郭啟辭咧嘴笑了起來,“你那麼忙哪有這麼多時間,這活又不是規定誰干另一個不能做,誰有空就多分擔一些而已。”

    翟軼微皺眉,沒說話。

    “我一直挺想學的,技多不壓身,會做飯才不怕沒飯吃,只是都不知道忙什麼去了一直沒有時間,現在不愁這個了。”郭啟辭一想起萬能王說的十倍速率空間,就忍不住嘴角往上翹,有了更多的時間,他就算再笨學東西再慢也不那麼擔心了。他相信只要時間充足就算比不上別人,也不會很差。

    “我有時間。”翟軼的語氣有些生硬。

    “啊?”郭啟辭反應了過來,隱約明白了什麼,“你不想吃我做的東西嗎?還是怕我做出的是黑暗料理。”

    “不怕。”

    郭啟辭知道翟軼又執拗了,雖然不明白具體為什麼卻知道一切出于關心他,“那以後這樣好了,主力是你,我給你打下手。偶爾也讓我露兩手,那時候你給我打下手。”

    翟軼頓了頓,“好。”

    吃完飯郭啟辭就要站起來收拾碗筷,卻被翟軼攔住了。

    “剛才不是說好了,誰下廚另一個人就收拾嗎。”

    翟軼看了看他,別有深意的望著他的腰,“今天算了。”

    郭啟辭頓時明白了,“我沒事,好著呢,你瞧。”

    說完轉了一圈,還嫌棄不夠一蹦一跳的以示自己狀態極佳,看得翟軼黑了臉。

    “你是在暗示我不夠努力,晚上還要繼續?”

    郭啟辭一個踉蹌差點沒摔了一跤,果然不能得意忘形啊。

    晚上睡覺的時候翟軼並沒有繼續折騰,卻不管郭啟辭怎麼說他沒事了,也堅持幫他按摩著腰部。甚至還要查看他那處,看看是否還紅腫。郭啟辭擰不過他,力氣又沒他大,只能任由他扒光,打開腿讓他檢查。

    翟軼看到那處之前使用過度的地方竟然一點事沒有不由怔了怔,半響才吐出幾個字,“天賦異稟。”

    瞬間,郭啟辭覺得他的指甲蓋都紅了。

    第二天一大早,明明就是十分鐘的路程,翟軼卻堅持開車送郭啟辭上學。郭啟辭擰不過他,只能上車浪費汽油。

    車到達校門口,郭啟辭解開安全帶就要下車,卻看到翟軼冷了臉。郭啟辭耳根微紅,蹉跎了一會在翟軼臉頰上印了一下,翟軼的臉色才好轉。

    郭啟辭一跨進教室,就看到董福寬朝著他揮手,“啟辭,過來這里坐。”

    202室的其他兩個人也坐在一旁,郭啟辭笑著走了過去,挨著他們坐下。

    董福寬一臉羨慕,“本地的就是好,還能在家里住。宿舍的網還沒接,大一又不讓帶電腦,悶死了都。”

    程森同意,“就是,害我還得找網吧做日常,要是被盜號就麻煩了。”

    田瑞推推眼鏡,“學生證也沒發,想進圖書館都不行,學校的效率太低了。”

    董福寬總結陳詞,“總之,真是太慘了!”

    程森突然摟住郭啟辭的肩膀,“哥們,沒課的時候能去你那蹭網嗎?我其實偷偷帶了電腦,可惜沒網耍不開,而且據說宿舍經常有人過來檢查,玩不盡興啊。”

    董福寬則湊過來,“我能去你家蹭飯做飯嗎?作為一個吃貨,我的手藝可堪比五星級飯店的大廚子哦。”

    郭啟辭一臉為難,翟軼不喜歡別人進他們的新家,他可做不了主。可又不知道怎麼拒絕,心里糾結得不行。

    此時田瑞又推了推眼鏡,緩緩開口,“你是和哥哥一起住嗎?”

    郭啟辭點了點頭,“嗯,就我倆。”

    “哈哈,其實玩游戲還是在網吧刺激,家里玩不能叫不能跳的沒勁。”程森的手立馬收了回來打著哈哈。

    董福寬也連連點頭,“對對,我是吃貨不是廚子,還是去尋覓美食要緊。”

    兩人東拉西扯其他話題,再也不提起這事。那天的翟軼可是讓他們印象深刻,那冷冰冰的人也在屋子里,他們還是老老實實的混網吧的好,沒得去那找不自在。

    雖然危機解除,可郭啟辭的心里卻有了些想法。說起來他還從來沒有邀請過朋友到家里做客,準確說他一直沒什麼朋友,更沒邀請朋友做客一說了。這是他上輩子極其失敗之處,一個人沒有朋友,大部分情況下不是特立獨行,而是可悲。

    郭啟辭掏出手機,悄悄給翟軼發了個信息︰我可以請朋友回家做客嗎?

    沒一會翟軼就回復了︰當然。

    郭啟辭心中歡快,正準備回復,手機又震動了,依然是翟軼的信息︰事先要和我打招呼,絕不準其他人進我們房間。

    班里的同學陸續都到場,個個臉上洋溢著對未來的向往,青春陽光。雖然剛經歷過高考,整個人灰撲撲的,比起花枝招展意氣風發的學姐學長們略顯暗沉,可也有著老生沒有的一副欲大顯身手的沖勁。

    輔導員是剛畢業留校的學長,學的也是文物鑒定與修復專業。輔導員讓每個人輪流上講台做自我介紹,他們班一共有三十個人,男女基本各種那一半,男生稍微多些。

    上輩子郭啟辭也經歷過這個,金融專業的學生比現在這個班級的學生要更活躍,能說會道更顯得郭啟辭的木訥。郭啟辭不太記得當時自己說了什麼,只記得很緊張,腦子一片空白。莊卓後來說根本听不清他說什麼,包括他的名字。

    董福寬是郭啟辭宿舍第一個上台,那身板往那一站,立馬成了全班焦點。董福寬顯然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眼神,笑眯眯的開口︰“大家好,我叫董福寬,體重213j,身高172cm,絕對真實數據,大家可以拿我的體重跟別班的人打賭,記得贏了獎品分一半給我。我愛好吃,擅長吃,夢想是吃遍全宇宙。大家可以叫我胖子,身寬福寬隨便吃我表示很自豪。”

    這話一說完,頓時全班哄笑起來,董福寬在眾人注目中得意洋洋的下台,走起路來跟豬八戒似的,完全不在意自個的身板。

    郭啟辭拍手一臉佩服,“你說的真好。”

    董福寬樂呵呵笑了起來,“這是我多年積累的經驗,與其讓別人先笑你,不如自己先搶著說,這心里反而沒那麼難受了。”

    接著是田瑞,田瑞自我介紹很簡短,只簡單說自個是誰就沒了,一句廢話都沒有。

    而程森上去的時候,郭啟辭明顯听到有女生在那低聲嘀咕,大抵是說班里終于有個能看的男生雲雲,把旁邊的男生氣得看著程森都牙癢癢。不得不說他們班里長相平均水平友情分僅勉強達到及格線,集體身高都不怎麼樣,他177cm的個子都能排在前三。像程森這樣的高大陽光帥氣大男孩就顯得格外出眾亮眼了,一群人中鶴立雞群。

    程森的聲音也很好听,清脆悅耳,郭啟辭明顯看到身邊的女生盯著程森都有臉紅的。

    “大家好我叫程森,程咬金的程,三個木搭一起的森。喜歡打籃球,愛好玩游戲,崇尚自由愛好和平,最大願望就是周游全世界。最喜歡的球星是……”

    程森 里啪啦說了一堆,就沒差小時候什麼時候不穿開襠褲都給說了出來。直說得原本臉紅充滿遐想的女生頓時沒了想法,有人還特不厚道的打起哈欠。班里越來越吵鬧,可就這程森都沒有察覺到異樣,說得唾沫橫飛。輔導員已經來回了幾次,因為負責整個系,所以不止去一個班里溜達,可程森還沒說完。

    輔導員實在看不下去假咳一聲,打了個茬,“這位同學說得非常好,現在有請下一位。”

    早已經听得不耐煩的大家紛紛鼓掌,程森也不好繼續,只能撇撇嘴下來了,一臉的不滿意︰“我還沒說完呢,這個輔導員太沒眼色了。”

    到底是誰沒眼色啊!眾人紛紛暗地對程森豎起中指。

    不過卻便宜了郭啟辭,一看換了人,大家的不耐煩也都收了起來,覺得郭啟辭簡直就是救贖耳朵和少女們破碎的心的天使——看到班里唯一一個帥哥如此 攏 翟謔翹 妹鵒耍br />
    郭啟辭雖然相貌普通,可個子在那,再者實在是班里的參數不太好,一對比之下立馬顯得還能看了。

    “大家好,我叫郭啟辭,不是起床遲到的起遲,而是啟明星的啟,辭歲迎新的辭。非常高興能和大家成為同學,希望今後的四年里相處愉快。”

    郭啟辭的自我介紹中規中矩,但是于郭啟辭而言卻是極大的進步。至少他這次聲音清脆,挺直腰桿順溜的把這一段說完,讓人清晰的听到他的表達而不是唯唯諾諾。雖然談不上極為自信散發出奪目的光彩,卻沉穩讓人覺得這人還比較靠譜。

    大家自我介紹完畢,就是競選班干部的時刻。因為是剛開學,彼此都還不認識,因此只選出臨時的班長和團支書,班長為男生,團支書為女生。

    原以為活躍的程森會上去,結果沒想到他屁股坐得穩穩的,壓根沒那打算。

    “程森,你不去競選嗎?”董福寬問道。

    程森瞪眼,“我傻了才去,那就是個體力活,又佔時間。點名必有班長,想逃課都不行。”

    董福寬也表示贊同,而田瑞只是推了推眼鏡,表情很明顯不想不去湊這個熱鬧。

    郭啟辭卻有些蠢蠢欲動,從前他也對這些沒興趣,覺得耽誤了學習。可是作為一個有工作經驗的人,他知道這意味著什麼。或許不能給自己的簡歷增加多大的籌碼,可是對于個人能力尤其像他這樣交際屬于弱項的人來說,確實是個很好的鍛煉機會。

    田瑞看了他一眼,幽幽的冒了一句,“我們宿舍要是有個當官的,日子就好過了。”

    程森拍腿,“對啊!上頭有人心不慌,可誰去啊?”

    董福寬第一個反應就是望向郭啟辭,“啟辭,為了我們202的幸福,你就犧牲一次吧。”

    “對啊對啊,啟辭最合適了!你一定得上去競選,我一會給你拉票。”

    就連田瑞都向他投來鼓勵的目光,郭啟辭原本就意動,被這麼一攛掇,便鼓起勇氣也參加了競選。

    參加競選的有三個,郭啟辭依如自我介紹一樣簡明扼要的說了幾句,內容不算出彩卻讓感受到了他的真誠,又因給人感覺比較實誠,讓人覺得比較可靠。或許因為心里年齡比較大,又跟翟軼在一起一段時間,身上的怯懦和木訥散去不少,外貌形象又有杰瑞打造,整體給人感覺比較舒服順眼。言語上相對另外兩個競爭者,一個長篇大論,一個夸大其詞顯得靠譜得多。

    最後郭啟辭以絕對優勢贏得了班長一位,郭啟辭看到黑板上的票數時,不可思議的瞪大了眼。沒想到他也可以被這麼多人認同!這樣歷史性的一刻他怎能不驕傲。

    郭啟辭第一個反應就是給翟軼發短信,訴說自己以絕對優勢當上了班長。看到回復的時候,差點沒把手機摔到地上。

    必須的。

    郭啟辭走馬上任第一天就有活干,因為要軍訓班長需要統一去領軍裝,拿回來再發給班里的同學。這也算是個體力活,所以團支書負責統計尺寸,他負責搬運。

    這時候朋友的作用就展現出來了,202室的其他三個人都一起跟著去。董福寬邊走邊搖頭,“我咋覺得上當了,原本想偷懶才想讓啟辭當班長的,現在怎麼還成苦力了。”

    郭啟辭頗為羞赧,“不好意思,麻煩你們了。”

    程森捶了董福寬一拳,“說什麼話呢,能為人民服務多光榮啊。再說了就算啟辭不當班長,你以為什麼事都可以不用干啊。”

    董福寬立刻反應過來,“啟辭,我不是說你做班長不好,就是,就是……”

    董福寬支吾了半天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才好,一臉著急怕他生氣。

    郭啟辭笑道︰“回頭我請你們到我家吃飯怎麼樣?不過得自己動手,我的手藝目前可不怎麼樣。”

    一听到吃的董福寬眼楮立刻亮了起來,“我會做啊,我的手藝特棒。不過,你哥哥會不會不喜歡我們過去啊?”

    “不會,他很好說話的。”

    三人紛紛側目,老實人也會睜眼說瞎話啊。

    下午的時候訓練的教官過來了,a大是名校選的部隊也是赫赫有名的,相應來說教官也就十分嚴厲。學長們的經驗就是,那一個月簡直是水深火熱往死里操。

    郭啟辭經歷過一次,並沒覺得有什麼大不了,辛苦確實挺辛苦,但並不是難以承受。雖然時隔多年,可畢竟練過,所以一點就通,很快就掌握的要領。再加上習慣了系統的附身訓練動作,很容易注意到細節,因此郭啟辭每一個動作都非常標準,每次都會被提出來示範。

    炎炎夏日,雖然已經找了陰涼地方站軍姿,可依然讓不少人吃不消。第一個倒下的就是董福寬,用程森的話來說就是,龐大的身體往下一倒,天崩地裂震人心。

    因為目標大、又獨具特色,成為眾人焦點,為此害得不少人被加罰多站半個小時。

    程森第一個奔到董福寬身邊,其他人沒反應他就沖了過去,那焦急模樣無人看著不敢動。好基友一輩子啊,只可惜他一個人沒能抬得動。教官又叫了郭啟辭過去幫忙,兩個人呼哧呼哧把董福寬扛到了校醫室。

    董福寬醒過來的時候,一臉激動,“我終于暈了!不枉我早飯都沒吃,這下我不用去軍訓了吧?”

    郭啟辭一臉關心,“你現在覺得怎麼樣,是不是餓了,想吃什麼我給你買。”

    董福寬還沒謀求福利,程森就潑他冷水。

    “美得你,恢復了繼續,隔壁班不是也暈了,第二天照樣得來。要是女生還能派去發水,男生嘛,哎,你就當減肥吧。現在趁這機會多賴一會,這軍訓簡直折騰死了,不知道人家當兵的怎麼熬過來的。”

    董福寬更是悲從心中來,“軍什麼訓啊,討厭死了,害我又長胖了。”

    程森驚愕,“你不是吧?這樣的強度訓練你都能胖?”

    董福寬哼哼,“我這叫過勞肥,你們這種瘦子是不會懂的。”

    這時校醫走了進來,“這個樣子很精神嗎,看來現在就可以回去訓練了。”

    董福寬噗通倒在床上,剛才還生龍活虎,現在卻氣若游絲。“醫生,我,我好難受。我覺得我喘不過氣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