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作品:《重生之修復師

    吃過早飯翟軼起身準備去公司,自打接手翟氏,翟軼全年無休,像昨天一天沒去公司的機會很少,今天不得不趕去公司處理事務。

    翟軼換掉早上的休閑服,穿上筆挺的西裝,整個人的氣質變得更將凌厲。郭啟辭忍不住腹誹,明明時間很趕,早上怎麼不干脆直接換好,省得現在還得多道工序,太不符合省時原則了。

    “領帶。”

    櫃子里的領帶有幾十條,郭啟辭一臉為難,“哪條?”

    “你來配。”

    郭啟辭犯愁,斟酌了一會拿出了一條,底氣不足道︰“這個行嗎?”

    翟軼沒吱聲,微微仰著脖子,意味明顯。

    郭啟辭乖乖的湊上前去給翟軼系上,上輩子他做過業務員,也需要打領帶,所以並不陌生。可為翟軼折騰的時候,手不知怎麼總是不利索,打了半天也沒弄好。翟軼也不著急,任他搗鼓。

    兩人挨得很近,郭啟辭能清晰的聞到翟軼身上的沐浴乳清香,勾起了今天早上的回憶,心噗通噗通的跳,手越發不靈巧。偏翟軼還不老實,略顯冰涼的手指探進了衣服里,好像撫摸著上好的緞子,郭啟辭忍不住打了個哆嗦,腰肢扭了起來。

    “癢。”

    翟軼的手離開了細腰,沿著肋骨一根一根的摸著,讓郭啟辭有種要把他宰了吃排骨的錯覺,直至胸前紅豆被捏住,郭啟辭頓時倒抽一口氣,也不管領帶沒帶好出手截住。

    翟軼一臉坦然,完全看不出正在調戲良家婦男,手也沒有收回來,只掃了打到一半的領帶一眼,“要遲到了。”

    郭啟辭無奈只能手忙腳亂的繼續和領帶奮斗,翟軼的手依然不老實,到處煽風點火,惹得郭啟辭全身發燙,越想快些打好反而越出錯,原本極為簡單只需幾秒鐘就能打好的領帶,半點都弄不好。好不容易弄好了,翟軼挑眉瞄了一眼,“歪了。”

    郭啟辭只能解開繼續,翟軼閑閑開口︰“不急。”

    你不急我急!再摸下去真出事了。領帶終于打好,翟軼也沒法子找茬的時候,郭啟辭已經滿頭大汗了。

    翟軼托著郭啟辭的腦袋堵住他的唇,舌在他口腔里狠狠的肆虐了一番,兩人分離時郭啟辭的唇都有些紅腫了。終究顧及著要上班,翟軼沒往深里折騰。

    “等我回來。”

    郭啟辭臉蛋紅紅的︰“軼哥,我想跟你商量個事。”

    軼哥這稱呼是昨天兩人達成的共識,翟軼原先讓郭啟辭叫他軼,可單字實在難以叫出口,叫全名又太生疏,于是中和了一下。翟軼相對于單字軼並不是非常滿意這個稱呼,郭啟辭主動獻吻才勉為其難的答應了。

    “嗯?”

    “我媽過幾天就回去了,我想這段時間回去陪她。”郭啟辭底氣有些不足,按照楊秀珍的話就是,雖然只是訂婚,可以進算是嫁了過去,哪有媳婦一天都回娘家的,不僅會惹人笑話,夫家也會不高興的。翟軼的霸道郭啟辭體驗到了,心里不免打鼓他是否會同意。

    可還有幾天就要開學,郭啟辭央求楊秀珍至少等他開學之後再離開,上輩子楊秀珍並沒有來,他一個人孤零零的去報道,看著其他同學被家長簇擁著,心里不是沒有想法。

    可那時候楊秀珍正為打破的青花瓷瓶所困擾,瞞著他四處找活干,雖然遺憾卻也不舍得掏路費更怕耽誤賺錢,這是郭啟辭後來才知道的。曾經心底閃過的那絲怨念,讓他愧疚無比。

    這次沒有了債務,楊秀珍正好又還在這,因此並沒拒絕,歡喜的等待著。雖然現在大學生不值錢,畢業等于失業,可在楊秀珍眼里能看到郭啟辭上大學依然令她無比開心。

    楊秀珍打定主意回鄉下,兩人相處的時間不多,郭啟辭想多抽時間陪陪他。翟夫人曾邀請楊秀珍在翟家住下,可楊秀珍怎麼都不同意,說不合規矩。楊秀珍原本住在翟軼送的宅子里就覺得不對勁,若是住進翟家更是如坐針氈了。翟夫人明白她的心思,也就沒強求。

    “好。”

    郭啟辭沒想到翟軼竟然這麼干脆就答應了,想好的措詞都沒用上,“軼哥,你真好。”

    翟軼嘴角勾著笑,輕吻他的額頭,“在那等我。”

    “啊?”郭啟辭眨巴眼,“你也要……”

    “不歡迎?”

    郭啟辭連忙搖頭,“哪能啊,那宅子還是你的呢。”

    翟軼鉗住郭啟辭的下巴,又黑又深的眸子與他直視,“記住,那是媽的。”

    郭啟辭木木的點頭,沒想到這麼一句話會讓翟軼如此不悅。翟軼這才滿意的松開手,郭啟辭臉上留下了印記,剛才那一下還挺重。翟軼只掃了一眼,終是什麼都沒說就出門了。

    翟夫人正在和張媽再說事,看到郭啟辭走了過來,笑著招手,示意他坐在自己身邊。

    郭啟辭看了張媽一眼,“我沒打擾到您吧。”

    張媽是個和藹的婦人,從小看著翟軼長大,雖是佣人卻和管家一樣在翟家的地位不一般。

    翟夫人笑道︰“我剛約了幾個姐妹準備玩牌,都是難纏叼嘴的主,正讓張媽張羅呢。”

    郭啟辭不懂玩牌,實在沒什麼好說的,四周望了望,“叔叔呢?”

    “他跟他那堆破爛玩去了,自打得了那個青花瓷瓶,越發瘋魔了。”翟夫人忍不住抱怨起來。

    翟老現在一天都捧著那青花瓷瓶,看一次感嘆一次。之前順著郭光明的線索並沒能讓他找到修復這個瓷瓶的人,讓翟老心里甚為遺憾。而這古怪的青花瓷瓶由于那天的轟動,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原本離奇不被看好的瓷瓶竟然因為巧奪天工的完美修復,竟是被炒到了天價。

    實在是因為這技藝太神奇了,如不是因為那個假冒品,根本看不出這瓶子從前破碎過,是後來重新粘合的。用放大鏡才勉強看到若隱若現的痕跡,這修復技術對于當下來說簡直就是巧奪天工。

    原本就稀罕的瓶子,再加上難以復制的修復術,劍走偏鋒變成了極為有意義的收藏品。已經不知道有多少同好專門跑到翟家觀摩這古怪的青花瓷瓶,紛紛表示翟老哪天想不開要賣掉,第一個得想著他們。

    翟老大部分珍藏品都是直接擺放在屋子各個角落,偷一件這輩子都不愁吃喝了,當然被抓著後果也很嚴重。翟家有著世界頂級的保全系統,因此肆無忌憚的這麼擺放著,用翟老的話就是,要是壓箱底還買來做什麼,得不到展示那些玩意也會哭泣的。

    可真正的稀世珍品依然是被掩藏好的,放在專門的屋子里,那屋子里的東西每一件都是價值連城,而這青花瓷瓶也有幸被擺放在那,可見翟老的重視。

    郭啟辭對這些也有所耳聞,之前在郭家的時候,郭光明就曾經提起過。語氣里帶著怨恨,指責翟老得了便宜就翻臉不認人。這個瓷瓶並沒有給郭光明增加任何籌碼,而這原本不值錢的瓷瓶還翻了身變成了天價,人情沒有,錢又白讓別人賺,怎能讓他不惱。若不是翟家勢力龐大,肯定會跳出來指責翟老故意訛了他。

    郭啟辭下意識望著自己的手,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學會那修復術,那麼他也能為翟老、翟軼做些什麼,不至于這麼沒用。想起昨天到現在都沒有練習,郭啟辭連忙跟翟夫人申請要回家陪媽媽幾天。

    翟夫人二話沒說便點頭應了,還讓張媽準備了不少禮物,郭啟辭不收翟夫人還佯怒道︰“我是給你媽的又不是給你的,再說了,你媽可答應回去之後給我們寄土特產,禮尚往來。”

    郭啟辭听這話也就沒拒絕,乘著翟夫人安排的車子,大包小包的提溜回去了。

    楊秀珍見郭啟辭回來,還大包小包的,不由詫異,“你怎麼回來了?”

    “媽,我這幾天在家陪你。”

    楊秀珍立刻明白了,心思雖然很高興,可不由擔心道︰“訂婚第二天就回娘家,翟家那邊會不會不高興?”

    “他們都知道你過幾天要走了,讓我回來多陪陪你呢,你瞧這些都是送給你的禮物,翟軼晚上也會過來。”

    楊秀珍听到這話懸著的心稍稍放了下來,叮囑道︰“翟家人對你好,你也不能因此忘了規矩,也要多為他們著想。以後你們搬出來住了,要多回去看看。”

    “哎。”

    楊秀珍又叮囑了幾句,便讓郭啟辭回屋去了。只是訂婚,郭啟辭就感受到了‘出嫁’前後的不同。

    從昨天洗澡時候被扔出去就沒出現的萬能王一跳出來,就飄在郭啟辭身邊,用胖乎乎的小手拍打著他的肩膀,嘟囔著嘴瘋狂擺頭。

    “討厭討厭討厭,昨天晚上你竟然把人家扔出房外,你無情無義無理取鬧!真是有了老公忘了系統,人家不過是說了幾句大實話就這樣子對人家,把我的心傷得一片一片的,現在都沒能粘合起來。”

    萬能王是虛體,郭啟辭並不能感受到疼痛,“萬能王,我要進行到什麼樣的程度,你才能變成實體呢?”

    相處越久,郭啟辭越能感受到萬能王的孤寂。雖然別人看不到他,他卻也不能經常出現,據說是人體的煞氣會擾亂系統的神智。因此萬能王只有郭啟辭獨處的時候才能出現,才能看到外面的世界,否則只能被幽禁在黑暗的珠子里,就連空間沒有郭啟辭他也不能入內。

    萬能王說這是對系統的懲罰,無法培養出合格的修復師,自身無法升級,就無法得到好的待遇。

    萬能王渴望可以一直賴在電視機前面看連續劇,渴望可以用電腦玩游戲,更渴望能與人交流,系統也是會寂寞的。

    萬能王怔了怔,一時沒反應過來,“你,你問這個做什麼?”

    “不能說媽?”

    萬能王睜著大大的葡萄眼,閃亮亮的還含著薄霧,對著手指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你是在關心我嗎?唔,太令人感動了。其實,其實就快了。”

    郭啟辭驚喜,“真的?太好了!可是你為什麼會是這樣的表情?難道你不想快點有實體,像普通人一樣出去玩嗎?”

    萬能王一臉糾結,好像做錯事的樣子,大眼可憐巴巴的望著他,“你不好奇為什麼現在這麼快我就能實體,可從前八百年里也沒有變成實體嗎?”

    郭啟辭這才想起,頓時好奇不已,“是啊,為什麼啊?”

    “我告訴你事情,你不準懷疑我熾熱柔軟的心,我發誓絕對不是光為了自己。你要是能保證,我就告訴你。”萬能王第一次這麼扭捏,讓郭啟辭更是好奇起來。

    “我保證。”

    萬能王眼珠子轉了轉,“你要是失言,我詛咒你很快就被翟軼蓎o懷孕生子,還雙蛋黃!產乳太雷了,這次暫且放過你。”

    郭啟辭嘴角抽抽,“你還是不用說了吧。”

    萬能王叉腰,“不行,你必須听,這是系統良心。當然,違背諾言詛咒也作數。”

    原來萬能王之前讓他選擇繼續基礎練習和直接學習修復術的時候,就決定了完全不同的兩個發展方向。

    基礎練習萬能王可以先變成實體然後慢慢長大,直接學習修復術則是慢慢長大最後才能變成實體。

    兩者有利有弊,由宿主自行斟酌決定。萬能王從前的宿主幾乎全都選擇了後者,都希望能馬上見到成效,能早些為自己贏取利益。唯幾個和郭啟辭選擇第一種,不是堅持不下去而放棄,就是短命或者出了這樣那樣的狀況,使得萬能王一直沒有機會變成實體。

    至于宿主來說後者大多更樂意能更快學到有用的修復術,而于萬能王來說,前者更容易讓他實體化,不再被鎖在狹小的空間里。

    郭啟辭疑惑,“選擇後者的人都沒有最後學成,讓你變成實體嗎?”

    萬能王背著手四十五度仰望天空,兩半都很憂傷,“這是一個憂傷的故事,不提也罷。事實告訴我們說還是要踏踏實實的練習,一蹴而就沒有好下場的。吸取了這麼多教訓,這次我保證讓你順順暢暢習得奇術,稱霸四方。”

    郭啟辭笑道︰“我沒這麼大的野心。”

    “不,你必須要有這麼大的野心,這樣才有動力去……”萬能王說到一半頓時捂住嘴,大眼眨啊眨。

    “去什麼?”

    萬能王笑著打哈哈轉移話題,“昨天你就沒練習,今天不趕緊來一發嗎?晚上你男人回來,可就沒這麼多時間了。”

    郭啟辭盯著萬能王,“萬能王,你瞞著我什麼?”

    萬能王搖搖腦袋,“人家沒有!哎,是有一點點小事啦,但是不可以提前透露。可以保證的是我絕對不會害你的,就是需要浪費你一點點的時間。”

    郭啟辭狐疑,可萬能王打死不再繼續這個話題,左躲右閃的不敢面對他。郭啟辭見問不出個所以然,又相信萬能王不會害他,便是不再詢問,鑽進空間繼續練習。

    小號蟲子練習郭啟辭已經順利通關,練滿五十次的時候郭啟辭只需要二十八分鐘,這個成績讓萬能王都驚悚到了,在滿空間里到處亂撞表達自己內心的激動。

    郭啟辭的左手夾蟲逐漸熟練,和右手差距越來越小。微小蟲子練習第一次,郭啟辭以耗時48分鐘,死亡率為0的優異成績直接通關,可郭啟辭依然堅持練習五十次再繼續。

    微小蟲子練習需要帶著特殊放大眼鏡,比之前難上不少,可基礎扎實,讓郭啟辭練習的時候游刃有余。現在已經能保證每次耗時只需要三十來分鐘,死亡率一直為0。

    速度快,耗時少,五十次很快就完成,最好的成績耗時只需29分鐘。

    郭啟辭舒展有些酸痛的胳膊,看著正在跳著啦啦舞的萬能王,笑得不能自已。這萬能王越來越能耍寶了,手上的道具也越來越多,萬能王說這也是因為他不停通關加破紀錄的關系。

    “萬能王,現在是不是開始微微蟲子練習了?”

    照在萬能王身上的燈光頓時消失,空間里恢復正常光亮。萬能王閉著眼擺擺手指,“我萬能王怎麼可能如此沒有創意沒有品位,整天蟲子蟲子的,太不符合我高大上的形象了。”

    “不夾蟲子了?那要做什麼?”郭啟辭對未來的挑戰既興奮又有些擔憂,夾蟲子練習雖然枯燥,卻是他努力就可以做得很好,其他練習卻不好說了。

    萬能王小手一揮,桌上出現了一串葡萄。萬能王用下巴指了指,“解決這個。”

    郭啟辭一臉不可思議,“練習吃葡萄?”

    萬能王白了他一眼,“又不是吃貨練習,美得你。這個練習叫剝皮練習,你只能用桌上的鑷子小刀將葡萄皮不沾著肉一點點剝離下來,葡萄皮要保證完整,只能切四個口,不能破損必須連在一起。具體操作步驟會像圖畫修復術那樣,讓你學習到的。”

    郭啟辭揪了一個葡萄下來,用手指試了試,頓時滿手的汁水,雖是很小心皮上還是連著一點點肉。萬能王瞧見,一蹦一跳迅速竄到郭啟辭跟前,用力一跳抓住郭啟辭手里的葡萄往嘴里塞。狼吞虎咽,好像餓了很久似的。

    突來一下郭啟辭半天沒反應過來,楞楞的站在原地,手還保持拿葡萄的姿勢。

    萬能王吃完還不忘舔了舔手指,“好甜好好吃,哦,多麼令人難忘的味道。”

    郭啟辭看他吃得香,忍不住也摘了一顆放進嘴里,那滋味……秉承不浪費糧食的原則愣是強迫自個咽了下去,“這是葡萄嗎?完全沒味道啊。”

    萬能王沒好氣的踹了他一腳,“炫耀黨什麼的最討厭了有沒有!空間的東西都是虛的,只是形似永遠無法跟真的一樣。就這樣我都很久沒有吃到了,你還非要刺激我一下,你以為我不想吃到新鮮純正的葡萄嗎,可是你們人類就是這麼不給力,我有什麼辦法,唔……我怎麼這麼命苦啊。”

    萬能王干脆直接撒腿坐到地上,嚎嚎大哭起來。

    萬能王平時一直耍寶,不是沒有哭過,可從來沒有這麼真切,從內心傳遞出來的憂傷。郭啟辭手足無措,“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不要哭了好不好?你放心我會努力練習,讓你趕緊吃上真的葡萄,吃上好多好多的好吃東西。”

    萬能王抽噎著,“我要吃肯德基全家桶。”

    “好。”

    “還要一大鍋的三全凌湯圓。”

    “好。”

    “還有波力海苔……”

    萬能王 里啪啦數了一堆,全都是電視里的廣告里的食物。郭啟辭全都應了下來,又把桌上的葡萄捧到萬能王面前,“現在還沒辦法實現,你先湊合吃點這個吧。”

    萬能王搖頭,黯然道︰“即使是空間里的食物我也是不能隨便吃的,不過你用于練習的試驗品我可以嘗嘗。如果你通過了這項練習,我就可以隨便盡情的吃了。”

    郭啟辭摸摸萬能王的小臉,“那我們現在就開始吧,我會努力讓你盡快吃到很多很多的葡萄的。”

    萬能王笑得燦爛,大腦袋用力點啊點,可郭啟辭準備開始的時候不忘提醒︰“你不要太大壓力,慢慢來,我已經等了這麼多年了,不急這麼一時半會兒。”

    “好。”

    “通關具體時間要求在十分鐘以內,這是一項眼疾手快的訓練。如果你做好準備,我們就開始進行教學。”

    有了之前修復圖畫的學習經歷,郭啟辭很快就掌握了剝皮術。可想做好卻並不容易,對于手的控制要求非常高,如果沒有夾蟲子練習作為基礎,操作起來可就十分費勁了。即便有了基礎,也不是這麼容易,第一個葡萄郭啟辭花費了兩個小時才將葡萄皮不帶肉的剝了下來,卻分裂成了好幾塊。

    這麼精細的活,需要注意力高度集中,兩個小時下來郭啟辭全身腰酸背痛。還好有圖畫修復術做基礎,倒也還習慣這樣的練習。

    萬能王捻起剝干淨的葡萄,確定郭啟辭不準備保存這‘第一次’,便是直接把葡萄扔進了嘴里,“哇唔,第一次就能不帶肉的把皮剝下來,真是太棒了!果然基礎打得牢固就是不同,我相信很快你就可以從基礎練習畢業!”

    “那時候你就可以實體了嗎?”

    萬能王咧嘴笑了起來,“是的!很容易對不對,捧臉,好期待那一天哦。一家三口什麼的好帶感有沒有,男男生子什麼的好拉風有沒有。慈母嚴父,哦,真是我理想中的家庭模式。到時候你可以帶我參加最萌寶寶的比賽,我一定會拿個大獎回來,成為最閃亮的童星。你說我的藝名叫萌翻天好不好?”

    郭啟辭扶額,竟然有那麼一瞬間不希望萬能王實體化了,帶著這樣的‘孩子’一起生活,真的沒問題嗎?

    翟軼跟著郭啟辭住進這邊的宅子里,朝夕相處,楊秀珍將兩個人的相處模式看在眼里,而翟軼對她雖然不親近,卻一直很尊敬,原本忐忑的心算是放了下來。

    同床共枕的日子並不像想象中那麼難過,反而多了安全感。什麼事開了頭,後邊就不再艱難。郭啟辭現在已經逐漸習慣晚上睡覺的時候身邊有個人,漸漸不再如同剛開始那樣緊張,自然的相擁入眠,互相幫助,早上送翟軼出門。

    互擼這種事開了頭,後邊自然而然成了每天晚上必然上演的戲碼。越熟悉彼此,那動作越發親密熟稔起來,從單純的用手,變成了夾著腿幫助翟軼紓解。郭啟辭好幾次都覺得翟軼要就地辦了他,那東西已經在那處磨蹭著叫囂要進去,他甚至都做好了準備,可翟軼最終還是忍住了。

    不得不說,翟軼和郭啟辭在某方面有些相似,那就是認定了就異常執著。

    郭啟辭說不清對翟軼的感覺,只是覺得這樣也挺好,兩個人相處很舒服開心。至于電視書上說的什麼愛不愛的,郭啟辭就不太能想明白了。只覺得既然定下就好好過日子,全身心投入到這段關系中來,對對方負責,對自己負責。除非對方先放棄,否則他絕對不會松手。

    翟軼很忙,大部分時間都在公司,有時候晚飯都沒辦法回家吃。這使得郭啟辭的練習並沒有被打亂,依然有條不紊的進行著。他已經學會修復圖畫的整個步驟,只是手藝還不太好,每個步驟最高分只有五分,且進步十分緩慢。

    剝皮練習耗時很多,勻給圖畫修復術的時間變得少了起來,可並不妨礙其進步,甚至無形中促使郭啟辭的圖畫修復術變得更精巧。原本他在圖畫去污環節得分並不高,去污需要專用的馬蹄刀來刮污物,這種馬蹄刀很薄,專門用于去掉畫面上的污垢,而又保證不會損傷。

    這個工作需要很細致,且對手的控制要求很高。這和剝皮術有異曲同工之妙,使得郭啟辭在練習其中某一樣另一樣也得到相應提高。

    開學的頭天晚上,郭啟辭的去污水平到了八分,而剝皮術練習他也能完整的把葡萄皮剝離下來,只是時間依然緩慢,最快也得需要一個小時四十來分鐘。可萬能王說這已經非常不易了,如果一般人類按照正常方式練習,不借助系統的教導,一般人需要練習一年以上才能達到通關水平。而以郭啟辭的進步速度,最多只要一兩個月即可。

    “你今天怎麼穿得這麼休閑?”

    翟軼出門從來都是西裝革履,可今天竟然換上了休閑裝,郭啟辭才會有此一問。

    翟軼沒說話,拉著郭啟辭站在鏡子面前。

    真是人比人氣死人,翟軼這麼一打扮凌厲的精英氣質退散不少,線條更加柔和,干淨帥氣,還比平時年輕了幾歲。卻又透著一般年輕人沒有的沉穩內斂,總而言之就是往那一站就是個吸引人目光的主。

    郭啟辭矮翟軼半個頭,身板又屬于縴瘦型,和翟軼極具氣場的寬肩窄腰完全沒得比。相貌也沒有翟軼那麼出眾,剪了個平頭,扔在人群里也找不到,哪像翟軼全身發著光。

    一大早就來刺激他嗎?

    翟軼卻顯得很滿意,拉著還鬧不清狀況的郭啟辭下樓。楊秀珍一大早就梳妝打扮好,就等著一會送郭啟辭到學校報到。

    早飯過後,翟軼並沒有像平時一樣開車去公司,而是宣布要護送郭啟辭去學校。

    “你不用去上班?”郭啟辭詫異,翟軼一直沒說要陪他去報到,又看他最近很忙,所以直接默認他不會跟著去。

    “這事更重要。”

    郭啟辭想到了什麼,“怪不得你今天穿得這麼休閑,感覺年輕了好幾歲。”

    不知道是不是郭啟辭的錯覺,說完這句話他好像發現翟軼的耳根有點紅?

    開學第一天,學校人山人海,到處掛著歡迎新同學的橫幅。A大是A市最好的大學,校園里來往的豪車不少,翟軼的車子並沒有引起大家的注目。

    A大校園十分漂亮,還成為了A市一個著名的旅游景點,因此一路都能看到有人在拍照。

    楊秀珍還是第一次進入大學校園,望著窗外的風景不由感嘆,“這學校咋跟公園似的,這也太寬敞了吧?啟辭,上課可得早起,否則非遲到不可。”

    郭啟辭笑著點頭︰“到時候我可以買一輛自行車,媽,一會我帶你到處逛逛。”

    楊秀珍不由擔憂道︰“不會迷路吧?”

    雖說郭啟辭在這個學校待了四年,可還真不能保證不會迷路,他從前的路線都是固定的,其他地方都沒去過。說起來慚愧,A大的校園風景是國內首屈一指的,可他身處此地四年都沒好好看過。

    “有我。”

    郭啟辭這才想起,“對哦,你也是A大畢業的。嘿嘿,有你在就放心了。”

    翟軼嘴角微微勾起,這種信任十分窩心。

    學校指示很明晰,郭啟辭一行人很快就找到文物鑒定和修復專業的新生接待處。郭啟辭走到那心里咯 了一下,往對面一看,果然看到了金融專業的新生接待處。接待的學長郭啟辭現在都還有印象,那時候他傻愣愣的,都是學長不厭其煩的帶著他。他完全沒印象對面就是文物修復接待處。

    翟軼高大帥氣又氣勢逼人,很快就吸引了眾人目光。有不少人在雜志上見過他,因此並不陌生,並十分詫異他怎麼會出現在這里,看到身邊的郭啟辭似乎明白了什麼。最近有不少關于翟軼訂婚的傳聞,可上下打量了郭啟辭之後,又有些不確定了,這人沒啥出彩的啊?不可能看上吧。

    大家心中充滿疑惑,可翟軼冷冽的氣場,讓不少人心動卻不敢向前搭訕。

    當然,也總有例外。

    “阿姨,啟辭,你們終于來了。我在這等了大半天了,就怕和你們岔開了。”盛裝打扮的郭心慈一看到郭啟辭一行人就笑眯眯的走了過來,青春靚麗,一路走來在人群中形成一道風景線。郭心慈親昵的拉著楊秀珍的手,原先在郭家對郭啟辭的冷嘲熱諷嘴臉完全不見蹤影。

    郭心慈好像無意中看到一旁扎眼的翟軼一樣,得體大方的打招呼,“翟少,您好,您怎麼有空過來?”

    翟軼並沒有理會她,一雙眼楮一直放在郭啟辭身上。郭心慈有些尷尬,好在身邊有個楊秀珍,倒是化解了不少。

    楊秀珍並不認識郭心慈,雖知道有這麼個人,卻對不上號,因此以為是郭啟辭認識的人。可看郭啟辭的態度,又覺得不像,因此立在那什麼話都沒說。

    郭啟辭這才想起郭心慈也是這個專業,遇到她並不意外。他後來也听到翟軼說起那天訂婚的時候郭心慈也曾和郭光明來過,被拒之門外了。郭心慈一直對翟軼有些小心思,現在又是這副模樣,郭啟辭就是再遲鈍也明白郭心慈心里打什麼主意了。

    郭啟辭沒興趣和一個女人計較,卻也不會順著她意,態度淡淡的,直接越過她到接待處去報道。接待新生的陸成祥愣了愣,沒想到他們系的女神主動示好,卻竟然遭到如此冷落,心中的正義感蹭蹭往外冒,看郭啟辭哪哪不順眼,態度也很冷淡。

    郭啟辭微微皺眉,這個學長怎麼好像對他有敵意?可是他們兩個人又不認識,敵意從何而來?

    一旁的慕蓉看不過去,直接把陸成祥推到一邊,“你是郭啟辭吧?你先填一下資料,我幫你查查看你是在哪個宿舍,找到了,在B區2棟202室1號床,距離這有點遠,我一會帶你們過去。”

    “慕蓉,啟辭是我弟弟,我來接待他就好了。阿姨,我一會帶你到處逛逛,我們A大的食堂也很不錯,中午我帶你們去嘗嘗。”郭心慈完全沒有因為剛才的冷淡而生氣,依然巧笑盈盈一臉熱情。

    楊秀珍看郭心慈的年紀,想起了什麼。頓時別扭起來,卻也沒直接駁了她的面子,只是干笑卻沒說話。

    慕蓉怔了怔,沒想到兩人還是這關系,可怎麼看也不像是姐弟啊,不過兩個人的關系瞧著可不怎麼好。

    慕蓉看看翟軼,又看看郭啟辭又掃了一眼郭心慈,覺得自己好像知道了什麼不得了的事,這種熱鬧怎麼可能沒有她慕蓉。

    郭啟辭並沒理會郭心慈,詢問慕蓉相關事宜,慕蓉特熱心的一一解釋,還順道將學校和她們院系的具體情況說了一遍,就連食堂哪個窗口的飯菜好吃都說了。不過看郭啟辭和翟軼的模樣,估計是不需要。可看郭啟辭沒有任何不耐煩,有滋有味的听著,心里頗有成就感。

    郭心慈再也忍不住,嗔怪道︰“啟辭,這些我一會都會跟你說,你急著問個外人做什麼?”

    郭啟辭轉過頭,上下打量了郭心慈一眼,木木的望著她,“你是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