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作品:《重生之修復師

    萬能王夸張的圍著郭啟辭大呼小叫,“哇唔,我親愛的宿主,你這樣真是帥呆了,”

    郭啟辭望著鏡中的自己,不要臉的覺得自個也不是那麼差嘛。可當郭啟辭看到翟軼的時候,瞬間覺得人比人氣死人,貨比貨得扔。怎麼可以有這樣出眾讓人嫉妒的人存在,讓別人可怎麼活,因為諸多考慮,訂婚宴很低調簡單,諸多程序都給省了。為了不影響郭啟辭的學業,對外大家只知道翟少已經訂婚,卻不知道具體是誰。

    雖然知道翟軼具體到達時間,可郭啟辭早早就穿戴整齊坐在客廳里等著,楊秀珍也一臉緊張,時不時整理著自己的衣著。若不是這幾天一直這麼打扮,已經逐漸有些習慣,楊秀珍肯定會忍不住去換回去。她總覺得好像不是穿著自己的衣服,會被人看出來從而恥笑她沒那個範兒非要扮那個款,東施效顰。

    翟軼的車子剛見個小黑點,早就等候多時的佣人迅速跑了進來,一臉歡喜,“翟少來了。”

    楊秀珍和郭啟辭同時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楊秀珍邁步前忍不住問郭啟辭︰“我這樣子還好吧?”

    郭啟辭看到楊秀珍這麼緊張,自個反而平靜了下來,“媽,您這樣好著呢,就吃個飯,沒必要這麼緊張。”

    楊秀珍點點頭,心里默默做著建設,不能給自個兒子丟臉了。

    兩人到門口去迎接,還未見到翟軼,兩個小不點就竄了進來,一個跑一個追。

    “新娘子,新娘子在哪?”一個綁著兩個羊角辮穿著白色公主裙的三四歲漂亮小丫頭大眼楮四處張望,一邊歡快的叫著。看到郭啟辭眨巴著葡萄大眼,“哥哥,新娘子在哪里?”

    另一個四五歲穿著小西裝的男孩一本正經的對著楊秀珍和郭啟辭行禮,然後才拉住小女孩,“櫻桃,不能沒有禮貌。”

    櫻桃嘟囔著嘴有些不高興,卻也規規矩矩的站著,對著楊秀珍和郭啟辭行禮,才開口問道︰“哥哥,我們來接新娘子,新娘子在哪啊?”

    郭啟辭正尷尬,一個爽朗的笑聲傳來,“櫻桃,你眼前的這個哥哥就是新娘子,不過你可不能叫他哥哥,得叫他四奶奶。”

    郭啟辭抬頭,出聲的人長得濃眉大眼高大帥氣,笑得一臉燦爛︰“四男嬸,聞名不如見面,我是翟南。”

    翟南,翟大帥二兒子的小兒子。郭啟辭腦子立刻彈出對方在翟家家譜的位置。翟軼之前就把他們家的家譜交給他,上面有所有人樣貌以及性格。

    翟家分為三支,三兄弟構建了翟家龐大體系,正好分布在軍政商三個不同區域。翟老是三兄弟老三,上面翟老大人稱翟大帥,是軍界中的泰山北斗,而翟老二則為政界中的大佬,翟老三則是在商界頗有威名。

    翟老原本就是三兄弟里最小的,差翟大帥近十歲,再加上四十來歲才得了翟軼,使得翟軼跟翟大帥和翟老二的孫子孫女一般年紀,在翟家第二代男性成員中排行老四。櫻桃是翟老二的曾外孫女,另一個小男孩蘿卜是翟大帥的曾孫。按照輩分,還真得叫翟軼為爺爺。

    郭啟辭在村里輩分也挺高,可那都關系已經繞很遠了,所以平時也不會這麼叫。現在突然變成了爺爺輩,一時之間不知道怎麼反應才好。

    櫻桃完全沒想到新娘子會是男生,頓時傻了眼,心中穿著白婚紗的美女瞬間隨風散去,憋著嘴就要哭了起來。

    蘿卜一看到她這模樣,小大人似的拍拍櫻桃的肩膀,還從褲兜里掏出小手絹,“櫻桃,今天是四爺爺的好日子,不能哭哭哦。”

    櫻桃邊抽噎著點點頭,愣是沒讓眼淚流出來。

    郭啟辭手足無措,偏翟南還那嘰嘰喳喳采訪他怎麼就上了翟軼的賊船。翟軼走了進來,直接把翟南提到一邊,“別理他。”

    翟南也佯作一臉委屈,“四叔,你不能有了老婆忘了我這佷子。”

    翟軼冷冷開口,“就沒記過。”

    翟南頓時噎住了,一臉同情的望著郭啟辭,“四男嬸,你上輩子是害死了多少人,此生才有此劫難。”

    翟軼眼刀子刮了過去,冷冷得讓翟南打了個寒顫,頓時不敢再胡說八道了。

    一同前來的還有一個年輕人,和翟南人高馬大不同,高挑挺拔,臉上還帶著一副金絲眼鏡顯得十分斯文。說起話來也不似翟南聲音粗重有力,朝著楊秀珍恭恭敬敬行了個禮,自我介紹︰“你們好,我是翟北。”

    郭啟辭望著他不由多看了幾眼,這個長相這個名字,如果他沒記錯八年後成為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帝都市長,當時轟動一時。莊卓看到這新聞時候,還特鄙夷的評價翟北,裙帶關系上位也好意思招搖。

    翟軼微蹙眉,和楊秀珍打過招呼,就拉著郭啟辭的手一同上車。

    郭啟辭到了翟家心中不由驚愕住了,在場人的面孔他都很熟悉,經常在電視里看到。雖然看家譜的時候已經有所準備,但是他想著不過是訂婚估摸來得不會這麼齊全,哪曉得除了翟大帥的長孫翟東因為在部隊里正出任務沒來之外,其他人連帶伴侶孩子都到齊了。就連翟大帥和翟老二也都到了,鑒于兩老的身份特殊,翟家門口還有部隊派來的警衛守著。

    翟家人都十分隨和,沒人使架子更沒人因為郭啟辭和楊秀珍的身份低微而露出鄙夷,就跟普通老百姓一樣嘮家常。翟夫人笑眯眯的領著楊秀珍認識女眷,翟軼則帶著郭啟辭給長輩們行禮,結果還拿到了三個大紅包。

    翟大帥雖然已經七十多,可依然精神奕奕,嗓門又大又亮,“不錯,是個好小伙子。”

    “首長好!”郭啟辭見到翟大帥心中難掩激動,翟大帥可是有名的英雄,現在電視熱播的一個電視劇就是以翟大帥為原型創作出來的。

    翟老笑道︰“叫什麼首長啊,叫他大伯。”

    郭啟辭從善如流,“大伯好,二伯好。”

    翟老二依如電視上看到的一樣和藹可親,笑起來跟個彌勒佛一樣,“現在同性婚姻被很多人歧視,所以你們更要好好過日子,不能讓那些等著看笑話的人得意。”

    翟老听到這話不由調笑,“二哥,你這思想工作做到我家來了。”

    翟老二剮了他一眼,“老三,不是我說你,小軼訂婚這麼大的事竟然也不提前跟我們說,害得我們手忙腳亂的往這趕,不知道的還以為咱們國家有啥動亂了。”

    翟老笑道︰“小軼好不容易瞧上一個,這不得趕緊定下。”

    翟軼此時難得出聲,“嗯。”

    翟老三這一支人丁稀薄,翟軼從小很優秀,可除了家里人跟誰都不親近,偏偏還喜歡的是男人,一度讓翟老愁苦不已,深怕他們這一脈沒法子傳承下去。

    翟軼性格古怪翟家人都很清楚,翟老二一听這個也就沒再追究,只道︰“結婚的時候可不能這麼倉促了。”

    席間氣氛極好,就連一直忐忑不習慣這樣場面的楊秀珍都卸下了膽怯,和翟夫人她們聊到了一起。等席散的時候,楊秀珍已經答應了好幾個人一回到鄉下就給他們寄土特產。還有人還說有空也到他們那體會一把田園生活,翟家祖上是泥腿子出身,沒得後輩都不知道田地長什麼樣。

    “我是郭啟辭的父親,今天是我兒子的大喜的日子,你憑什麼不讓我進?”郭光明氣絕敗壞的吼道。

    警衛員依然一副冷峻的模樣,面容沒有一絲改變,“你不在客人名單中,不可進入。”

    郭光明真想上前揪住這個木頭人的耳朵,“你長沒長耳朵,我都跟你說了多少遍了,我是郭啟辭的父親,也就是翟軼的老丈人,我怎麼就不能進去了?”

    穿著便衣的警衛員依然不為所動,將郭光明拒之門外,甚至還拔起槍一副一有動靜就開槍的姿態。郭光明看到嚇了一跳,只能灰溜溜的離開。

    盛裝打扮的郭心慈狠狠的望著里邊,沒想到這個郭啟辭還真有些手段,郭光明沒來翟家人也沒對他怎樣。

    “爸,要不打電話給弟弟?”郭心慈柔聲道。

    郭光明一听更加氣憤了,“那兔崽子壓根沒接!”

    郭心慈一臉失望,扯出一抹笑,“爸,算了,我們還是回去吧。弟弟現在哪里還想得到我們,我們是想過來給他撐腰,他既然不領情那就算了,只可惜枉費了爸您的一番心意。”

    郭光明越想心里越嘔,他已經得了消息,這次翟家人可是大舉動,幾乎全都到場,這麼個大好機會他竟然被拒之門外,真能讓他不生氣。沒想到這楊秀珍竟然這麼絕,連自個兒子的訂婚禮都不讓他參加,只怕這郭啟辭都不知道是誰的種,否則怎麼可能把他這個親生父親拒之門外。

    可除了辱罵幾句也不敢硬闖,里邊可是有翟大帥和翟老二,要是一個不小心可會被崩了腦袋。

    郭光明和郭心慈只能灰溜溜的回去了,這次結交上層人物的機會就這麼眼睜睜的失去了。

    听到管家的報告,翟軼嘴角肉眼可見的微微勾起。完全不知情的郭啟辭正笑眯眯的听著長輩們在互相調侃,三個泰山北斗級人物,平日瞧著特威嚴特氣勢可聚在一起的時候跟老小孩似的互相揭對方的短,听得郭啟辭樂呵得不行。

    訂婚宴結束,幾乎所有人都當晚就趕回去了,都是大忙人,能抽出這麼一點時間非常不容易,有的人是直接撩了工作趕來的,回去指不定會怎麼挨批,這一切只因為重視郭啟辭。

    翟軼拉著郭啟辭的胳膊走進了他們的房間,雖只是訂婚,可房間依然被精心布置過,沒有正式結婚那樣喜字到處貼,可滿屋子的喜慶讓人一下就明白著其中意味。

    翟軼面無表情的解開領口,正將領結抽了出來,眼眸子又深又黑。郭啟辭心里不由咯 了一下,忍不住後退了一步,今晚不會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