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作品:《重生之修復師

    郭啟辭听楊秀珍的話,拿起電話撥了過去,可是一連撥了兩次都是無人接通。第三次的時候,快掛斷時郭光明才接了起來。

    郭光明嘲諷的聲音從電話通那邊傳來,“這不是翟少的未來夫人嗎,怎麼突然想起我這老頭子來了。”

    郭啟辭不由皺眉,忍住掛斷電話的沖動,努力讓自己語氣平靜,“後天是我和翟少訂婚的日子,你有時間參加嗎,”

    郭光明冷笑,“這個時候想起我了,那天不是挺橫嗎,以為攀了翟少這高枝就不把我放眼里了,告訴你郭啟辭,沒有我郭光明你屁都不是。你以為翟少會瞧得上你?呸,也不照鏡子瞧瞧自己。”

    郭啟辭開的是免提,楊秀珍也听到了郭光明的話,原本還有些希翼,現在一臉黯然嘆了口氣望向別處,態度顯而易見。

    郭啟辭沉默,郭光明以為他是怕了,語氣里帶著得意,“你以為嫁入豪門是那麼容易的事?沒有娘家的支持,根本無法立足,結婚還能離婚,你現在只不過是準備訂婚,翟家甩掉你是分分鐘的事。”

    郭啟辭不置可否,冷淡的態度並不影響郭光明的好心情。郭光明早就料到會有這麼一天,他很了解楊秀珍這個女人,他們一起生活了十幾年,了解對方比了解自己還多。楊秀珍這鄉下婆子根本上不了大場面,目光短淺膽小怕事,典型一個沒見過世面的鄉巴佬,她肯定會低頭求他的。

    郭啟辭又問︰“那你來嗎?”

    郭光明閑閑開口,“你是我親生兒子,雖然又蠢又笨還不听話,我這當爸的也不能不管你。讓我去可以,今後必須都要听我的話,你媽那女人是辦不成大事的,只會害了你。以後沒我的批準,你兩不能私下聯系見面。還有你和翟少結婚之後,要把心慈帶過去,他有了我們郭家的種,才會真的為我們郭家著想,就你那傻樣能框得住他多久……”

    郭啟辭直接打斷,“不可能。”

    郭光明涼涼道︰“不同意,好啊,我也就不會出席。我看到時候我沒去,你怎麼跟翟家人交代。”

    郭啟辭並沒有受到影響,只是望了楊秀珍一眼,楊秀珍再也听不下去直接離開了,郭啟辭心底輕松,“如果你要來,直接來,講條件,就不要來。”

    “你這是求我的態度嗎!”

    “我沒有求你,只是詢問你。”

    郭光明怒了,抓起杯子就往門口砸,“我看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真以為自個長本事了,好啊,那我就看看你多有本事!”

    郭啟辭語氣依如之前,“你到底來不來?翟……”

    電話那頭傳來嘟嘟的聲音,掛斷之前郭啟辭似乎听到了一句髒話。這意思就是不來了吧?翟軼讓他提前擬定人員名單,雖然只是家宴,可不在名單里的人是不能進入翟家的。

    郭啟辭聳聳肩,“這是你自個不來的。”

    掛了電話,郭啟辭又撥給翟軼,他這邊只有他和楊秀珍出席,翟軼只說了兩個字,足矣。

    新房在訂婚前一天的時候裝修完畢,郭啟辭終于松口氣進到空間里好好練習。這些天因為忙著裝修,雖說有工人和設計師,可自己也得到商場里去挑選房子里的東西,大到家具小到開關門頂,每次回來的時候都已經下午六點。

    一天只有五到六個小時的練習時間,比之前少了很多,可進度卻十分可喜。郭啟辭現在已經通過了中號夾蟲子練習,只需要四十分鐘就能無損夾完所有蟲子。他的左右開弓已經練習得很熟練,第一次小號蟲子練習他只差了五分鐘就能通關,第二次直接通關。可郭啟辭不想那麼快的進行下一項,現在依然繼續練習夾小號蟲子,決定一共練習五十次再繼續。

    小號蟲子第三十八次練習,耗時36分鐘,死亡率為0,本次總經驗為12。

    萬能王捧心,“哦,我親愛的宿主,恭喜你又創造了新紀錄。我終于明白你通關之後還繼續練習的用意了,你這是要刷新所有記錄啊。”

    郭啟辭很開心,不得不說听到這句話十分有成就感,“我只是想鞏固一下,不過能順道創造新紀錄確實讓我更有動力。”

    “現在記錄也創了,是要往下走還是繼續?”

    郭啟辭想了想,“還是再練練吧,既然定了五十次就要練到。我左手還不夠靈巧,後面越來越難,我還是趁現在容易多練習。”

    萬能王背著手搖晃著大腦袋,“第一次見到這麼傻的人。”

    郭啟辭笑著沒說話,他知道萬能王雖是這麼說,其實是希望他能多練習,不要因為成績好而漏了某一環節。他信萬能王不會害他,他自己也覺得基礎越牢固後面的學習就越穩固,這一點他在修復圖畫的時候就能明顯感受到了。

    郭啟辭想要繼續開始,萬能王卻擺擺手。

    “我親愛的宿主,明天是什麼日子你忘記了嗎?明天可是您大喜的日子,雖然只是訂婚,可在這婚前沒有性行為是恥辱的年代,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萬能王聳動著眉毛,郭啟辭暗覺不妙。

    果然,萬能王叉腰揚天大笑,“意味著你明天就要被操了!你現在應該去睡個美容覺,睡之前去泡個牛奶浴,讓自己的肌膚如絲般順滑。讓你的男人為你痴迷為你沉醉恨不得作死在你的身上,我知道哪個牌子的潤滑劑最好用哦,我還有超級棒的情趣內衣淘寶店地址,你要不要都來一發!”

    萬能王那小眼神閃得郭啟辭不能直視,整個臉很好的形容了‘濉 飧鱟幀br />
    “萬能王,我們還是繼續練習吧……”

    萬能王連蹦帶跳叫嚷起來,“親愛的,你能不能別這麼淡定,作為紅娘我壓力很大。”

    郭啟辭心里也十分忐忑,不知道未來會怎樣,害怕自己胡思亂想更加睡不著,所以干脆用練習去平和心態。

    此時空間外的電話響起,郭啟辭從空間里出來,一看是翟軼,心不由砰砰跳起來。越臨近訂婚日,翟軼越發忙得不見人,可每天晚上都不忘打個電話,哪怕有時候只說幾個字。

    “下班啦?”

    “明天我去接你。”

    “好。”郭啟辭想想覺得太冷淡,又道︰“我等你。”

    翟軼的語氣明顯愉悅不少,“衣服合適嗎?”

    郭啟辭現在全身上下都是翟軼準備的,很清楚他的尺寸。訂婚禮服更是像是為他量身定做一樣,就連楊秀珍看了都忍不住夸贊我兒子長得可真帥。

    “嗯,很合適。對了,我衣服很多了,你不用再給我買了。”

    翟軼不僅派人送了訂婚禮服,還附帶著不少其他衣服,休閑的、正式的、家居的甚至內褲都有,不知不覺中把郭啟辭里外都換了個徹底。之前的衣服他倒是還想穿,可佣人拿去洗了之後就再也不見,他曾經詢問過,佣人說是翟軼吩咐的。

    “不喜歡?”

    “不是,就是太浪費了,我一個大男人用不著這麼多,我以前的衣服都還好好的呢。”郭啟辭說起這個就不由有些怨念,他那些衣服都是來到A市才剛買的,都沒穿過幾次呢,也不知道被扔到哪里了。這些衣服都不便宜,如果扔掉那可真是太暴殄天物了。

    “你是我的,就要吃我的穿我的用我的,你身上穿別人的是想讓人嘲笑我無能嗎?”翟軼語氣陰測測的,讓郭啟辭打了個激靈。可回過味來的時候,郭啟辭忍不住臉發燙。

    扭捏了半天,才吐出了兩個字,“謝謝。”

    翟軼頓了頓,“就兩個字?”

    “非常感謝?”

    “……”

    郭啟辭摸摸鼻子,轉移話題分享自己的喜悅,“我現在基本掌握怎麼修復圖畫了,雖然水平還很差,不過萬能王說再稍作練習就可以達到一般老師傅的水平了。”

    這段時間里,郭啟辭和翟軼聊天的時候都會有意無意透露自己正在學習圖畫修復術,每天學了什麼做了什麼都會和翟軼分享。翟軼一邊認真听一邊鼓勵他且叮囑他注意休息,其他的卻從來沒多問。

    “要注意休息,勞逸結合。”

    郭啟辭忍不住問道︰“你不問我萬能王是誰嗎?”

    翟軼十分淡定,“我們以後有的是時間,你願意說的時候自然會說。”

    郭啟辭喃喃道︰“我怎麼覺得你好像什麼都知道的樣子?”

    翟軼輕笑,“我什麼都不知道,需要你一一解釋。”

    這怎麼听都不像是不知道的模樣,要不是萬能王在一旁不停的擺手,恨不得直接掐斷電話,郭啟辭差點就把萬能王給兜了出去。

    郭啟辭一直覺得翟軼對他有興趣和萬能王有著莫大的關系,因此總是有意無意的提起,可翟軼不知道是真听不明白還是不感興趣,從來沒有詢問過萬能王的事。

    郭啟辭剛掛了電話,萬能王就那喳喳叫起來,“你怎麼又差點把我給供出去,不是讓你別著急嗎。”

    郭啟辭不解,“早一點晚一點有什麼關系?”

    “當然有關系啦,不吊點胃口怎麼顯示出我的神秘感我的絕世無雙?你著急把我供出去做什麼,別人恨不得把我捂到保險箱里,就怕失去獨一無二的修復術,被分割了利益,你倒好藏都不帶藏的。果然啊,小受就是向著夫家,什麼都恨不得往攻家搬。”

    萬能王一臉鄙夷,嘲諷郭啟辭之前把一百五十萬買的房子門面都給了翟軼。人不要還非要塞,真是小受外向!

    郭啟辭被說得臉都燒起來,他現在確實有種自個有什麼好的都往翟軼那塞的心理。翟軼這段時間給了他太多東西,楊秀珍從小教他要知恩圖報,別人對你好,你要百倍返還。可目前又沒什麼可以拿出手的,萬能王又說可以讓翟軼知道他的存在,不免起了讓翟軼一起學習修復術的心思。

    萬能王一下就瞧出他心里的盤算,毫不客氣道︰“甭想些有的沒的,他不可能學習修復術的。”

    “為什麼?只有我才能學嗎?”

    “這確實是原因之一,最關鍵是翟軼是不會去學的。”

    “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萬能王盤著腿閉著眼,想裝作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可是軟糯粉嫩的外表讓他顯得十分滑稽可愛。

    郭啟辭想不明白,習慣性的撓頭。萬能王一臉你們人類就是好奇心太重,慢悠悠的開口,“他是個合格的商人,媳婦兒都學會了,自個還費那勁干嘛,不如多賺點錢給媳婦兒花。”

    說著說著,萬能王捧臉滿眼心心,

    “喲!我看上的男人怎麼這麼優秀呢,簡直讓人愛得停不下來有沒有。揮淚,我是個三觀很正的系統,不能沒節操做小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