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作品:《重生之修復師

    郭啟辭被盯得心驚,翟軼冰冷的眸子快要把他凍僵了。郭啟辭忍不住吞咽了一下,說話都結巴起來,“可,可能看,看書比較晚。”

    訂婚的日子已經定下,距離現在還有近一個月的時間,那時候已經臨近開學。因為不需要操辦什麼,這些天翟軼又忙于工作不見蹤影,郭啟辭大部分時間都悶在空間里練習。

    郭啟辭從上學開始就這德行,不管是平時還是寒暑假大部分的時間都是悶在屋里看書,楊秀珍習慣了也就沒怎麼管他,只叮囑他別太累,然後給他煲湯養身體。

    圖畫修復要求非常精細又費腦子,每天還要學習新的東西,清洗去污補色壓樁托芯等等。不像夾蟲子一樣幾近于無腦操作,而是要動腦子的學習,高經驗值並不是那麼容易賺的。空間里身體上的勞累是和空間外時間一樣,可精神折磨卻是實際時間。

    每次郭啟辭從空間里出來腦子都鑽的疼,睡覺的時候做夢都是在練習,腦子里都是那東西沒有停止過。高強度的練習讓他有點吃不消,萬能王阻止過他,可他一想著就要開學還要和翟軼同居,就覺得未來不會有這麼寬松的時間,咬咬牙又繼續,萬能王對他的執著也無可奈何。

    翟軼的突然實現打亂了之前的習慣性重復,讓郭啟辭一時沒反應過來。

    翟軼語氣更冷了,“用命去看書?你想讓我兩年後娶個靈位?”

    郭啟辭低著腦袋,聲音微弱︰“我一直都是這樣的……”

    翟軼冷哼了兩聲,郭啟辭覺得自個被扔進了南極,頭壓得更低了。

    之前夾蟲子練習每天也是用這麼長的時間,並沒有異樣,可現在卻不知道怎麼就吃不消了。郭啟辭此時忽略了在進行圖畫修復時候所耗費的精力,這是夾蟲子這樣簡單的機械性練習無法比擬的。每天加起來近九十個小時的練習,圖畫修復為四五十個小時,精神高度緊張腦子高速運轉。

    翟軼眯著眼一臉危險,“你是想今天就跟我住一塊嗎?”

    郭啟辭猛的抬頭,想都沒想趕忙拒絕,“沒,我沒這麼想。”

    翟軼的臉更黑了,郭啟辭也反應過來,不知道怎麼解釋才好,只能撓頭傻笑。

    翟軼深吸一口氣壓住心里的火,“努力是沒錯,但凡事都有個度。”

    郭啟辭連連點頭,他也覺得有些吃不消了,腦仁生疼生疼的,看東西都有些模糊了。可一想著時間要浪費掉,心里就覺得被割了一塊肉似的。

    翟軼看透他的心思,陰沉沉道︰“陪我是浪費時間?”

    郭啟辭這下沒犯傻,連連搖頭。

    “明天開始到我公司。”

    郭啟辭楞然,“我去干嘛啊?”

    翟軼瞟了他一眼,“被我看著。”

    這下可大發了,可翟軼那冷臉讓郭啟辭不敢直接拒絕,斟酌片刻才委婉開口,“你那麼忙,我還是不打擾你了。”

    “我不是和你商量。”語氣霸道沒得商量。

    郭啟辭犯愁,這麼一來他可怎麼練習?還是現在把萬能王供出去,可依然不同意怎麼辦。而且萬能王讓他不要急著坦白,至少等結婚生米煮成熟飯之後……

    “你那有地方躺嗎?”

    翟軼知道他不是那意思,可听到這話心里還是猛的跳了一下,“有。”

    郭啟辭眼楮頓時亮亮的,“我能在那睡覺……”

    車子突然停了下來,還好郭啟辭上車時候戴了安全帶,否則現在腦袋就要撞到玻璃上了。

    翟軼側過身壓向郭啟辭,眼楮里充滿了危險,“你是在暗示我什麼嗎?”

    同為男人,而且還是曾經結過婚的男人,郭啟辭再傻也明白了,頓時臉發燙,“我,我只是想……”

    “想什麼?”低沉充滿磁性的聲音在翟軼耳邊低吟,好像大提琴的聲音一樣渾厚飽滿,郭啟辭忍不住打了個顫,臉燒得更厲害了。

    翟軼長得很帥氣俊美,加上氣質冷冽,挨得這麼近郭啟辭整個人都繃緊了,想逃離卻發現無處可逃。

    “對不起,我不需要了。”

    翟軼嘴角勾起,越發顯得魅惑,“我不介意。”

    郭啟辭覺得他要自燃了,心跳如雷,他從未曾有過這樣的感覺。好像內心深處在渴望著什麼,激烈璀璨。從前和莊卓在一起也沒有過,兩人相處模式很溫吞,就是搭伙過日子。郭啟辭突然發現,他已經很久沒有想起莊卓了。

    翟軼恨恨的咬了郭啟辭的耳朵一口,“跟我在一起竟然走神。”

    郭啟辭的指甲都紅了起來,聲音更低了,“對不起”

    “在想什麼?”聲音蠱惑人心,郭啟辭想都沒想就吐出兩個字。“莊卓。”

    曖昧瞬間散去,氣溫瞬間降低,“誰?”

    郭啟辭這時也反應過來,連忙搖頭,“沒,沒誰,呃,就一個認識的,不知道他開上了大學了嗎?”

    翟軼坐直,語氣前所未有的冰冷,“在我面前想其他男人?”

    郭啟辭心里十分愧疚,從前已經過去,不管他和翟軼未來怎麼樣,但是畢竟是準備要在一起,他這樣實在是太不應該了。

    “不是的,我只是……”郭啟辭想解釋,又不知道從何說起,急得汗都出來了,哭喪著臉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沒有下次。”

    郭啟辭如釋負重,連連搖頭,“絕對不會再有,對不起,我又犯傻了。”

    “傻也是我挑的。”翟軼有些恨恨道,“你既然這麼閑,就去監工吧。”

    “啊?”

    翟軼重新啟動車子,“我們的新房需要重新布置裝修。”

    郭啟辭想到另一件事,“那我不用跟你去公司了?”

    翟軼別有意味道︰“惦記我公司里的床?”

    郭啟辭噎到了,翟軼也沒繼續為難他,“選哪個?”

    郭啟辭毫不猶豫的選了去監工,只是有些為難道︰“可我不太懂這個,要是不合你意怎麼辦?”

    上輩子雖然也買過房,可他一直沒有參與進去,所有的事都由莊卓全權負責,所以並不太清楚里邊的事。莊卓說他太土氣沒品位,所以踫都不讓他踫,還說兩人分工他負責操心郭啟辭負責掏錢。其實郭啟辭心里也有著對‘家’的構想,只是莊卓不樂意讓他參與。

    翟軼頭都沒回,“不會就學,不懂就問我。”

    郭啟辭看到翟軼這模樣也知道沒辦法拒絕,這個男人從來都很霸道,說一不二。既然已經準備訂婚,這時候也沒必要矯情。

    只是心里十分擔憂,上輩子連莊卓這樣貧寒家庭出生的人都瞧不上他的眼光,翟軼這樣家境富足看過好東西的人豈不是更挑剔。

    “我沒什麼眼光,我怕做出來的你會不喜歡。”

    翟軼輕描淡寫,“甩手掌櫃沒資格不喜歡。”

    話是這麼說,可心里依然在打鼓,郭啟辭倒是不在意多干活,就是怕做出來對方不喜歡。郭啟辭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他雖然經常被人上不上,可心里還是會在意,害怕做得不好被人鄙視嘲笑。從前就沒少被莊卓打擊過,使得他對自己越來越沒有信心,覺得自個什麼都做不好。

    翟軼看到郭啟辭糾結的樣子,柔聲道︰“交給你就是信任你,做得不好也是我安排失誤,和你沒關系。我這段時間比較忙,所以只能讓你一個人辛苦了,我會盡可能抽時間參與。這個家是我們的,你也是主人而不是為我服務看我臉色的員工,具有絕對的決策權,可以盡情發揮,不需要畏首畏尾瞻前顧後。”

    翟軼的聲音具有魔力似的,難得的長長一段話讓郭啟辭的心漸漸平靜下來。“我會努力做好的。”

    翟軼笑了,“這是布置我們的家,不是閱兵。”

    郭啟辭也忍不住撓頭傻笑,“嗯。”

    郭啟辭感受到翟軼的體貼,心里充滿暖意。他對家也擁有自己的構想,也希望能參與進來構建,上輩子沒機會,這一次彌補了缺憾。

    “你喜歡什麼風格?”

    翟軼一臉隨意,“風格無所謂,只要舒適溫暖像個家。”

    “那你喜歡什麼色調?”

    “都可以。”

    郭啟辭又問了幾個問題,翟軼都認認真真回答了,讓他對翟軼的要求有了大概了解。

    上輩子裝修房子的時候,莊卓雖然完全不讓他插手,可經常在他耳邊抱怨這個那個問題。他很想分擔,所以專門去查了資料研究,雖然莊卓沒理會他的意見,卻讓他對裝修有了一些概念,不至于一無所知。

    郭啟辭又想到了什麼,“可裝修至少要一個月,裝好不能立刻入住,訂婚的時候還住不進去吧?”

    翟軼眯著眼望著他,“你很高興?”

    郭啟辭連忙搖頭。

    “新生入學軍訓一個月,正好。”

    郭啟辭差點忘了這事,軍訓時候是不能在外邊住的,這麼一算時間剛剛好,翟軼還真是把所有時間掐到剛剛好。

    翟軼帶著郭啟辭去看了新房,又聯系好裝修公司和設計師,剩下的日子郭啟辭一直忙碌著裝修的事。翟軼時不時也會抽空出現,郭啟辭看得出他很忙,電話不停有時候逛到一半還得離去。郭啟辭讓他不用再來,可翟軼卻堅持要參與進來,哪怕一句話不說也要陪在他身邊。

    裝修使得郭啟辭沒辦法一天悶在空間里,加上跑上跑下無意中進行了運動,使得他氣色越來越好,不像之前一樣臉色差得跟鬼一樣。

    房子一點點展現出他的面容,而訂婚的日子也越來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