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作品:《重生之修復師

    郭啟辭詫異,“你的意思是說你有可能被人看見?”

    萬能王挑著下巴一臉高傲,“如果我能實體化,所有人都可以看得見。現在嗎,只能有些眼力勁的人才能看得見,這類人一般都乃人中龍鳳才有幸提前觀瞻我驚世面容。”

    郭啟辭看著萬能王不著調的樣子,心里難免擔憂︰“我把你的存在告訴翟軼,真的沒問題嗎?”

    雖然想不出說出去會有什麼不好,可畢竟是異類越少人知道越好吧?

    萬能王全身金光閃閃,信誓旦旦道︰“請相信我看人的眼光,很快你就會發現我幫你找的這個老公有多好。財大器粗疼老婆,堪稱絕世之經典,不用太感謝我哦。”

    郭啟辭不由疑惑,“那為什麼八百年了你還是個小不點?”

    萬能王頓時被烏雲籠罩住了,圓潤紅暈的小胖臉頓時變成了眼楮深凹、黑眼圈又黑又大,小臉消瘦的模樣。奶聲奶氣的聲音也變得嘶啞滄桑,跪在地上一只手撐地一只手扶額,“不要揭人傷疤好嗎,你知道我這八百年來有多痛有多受傷嗎。”

    郭啟辭被萬能王這模樣嚇了一跳,“對不起。”

    萬能王眯眼,“以後還說這樣的話嗎?”

    郭啟辭連忙搖頭,“不說了。”

    “那你信我的話嗎?”

    “信。”

    “我听不見。”

    “信!”

    嗖的一下,萬能王滿血復活,又恢復精神奕奕的模樣,萬能王甩了甩大腦袋,可惜因為沒有劉海英俊度降低不少,“老是逼我偶像派變成演技派,太討厭了。”

    郭啟辭嘴角抽抽,“那我真的告訴翟少你的存在了?”

    萬能王摸摸下巴,“也別這麼著急,男人啊,太容易得到的就不珍惜了,若即若離中的持久纏綿才帶感才長久。”

    郭啟辭宣布放棄和萬能王交流,完全不是一個頻道的根本沒辦法溝通,直接讓萬能王帶他進入空間去練習。

    連續左右開弓練習了十次之後,左手終于找到了點感覺,死亡率為0,時間為一個小時五十二分鐘。雖然距離通關依然很遙遠,可左手變得越來越順讓郭啟辭很有成就感,越來越享受這樣的練習。

    “今天夾蟲子就到這吧。”

    郭啟辭以為時間又不知不覺過去了,他經常練習到很晚直到萬能王提醒他,或者實在是身體困得撐不住的時候,“已經很晚了嗎?”

    萬能王搖頭,“現在還早,不過今天我們來玩點別的吧。”

    “別的?”

    萬能王小手一揮,桌上的蟲子變成了一副風景畫,只有大小,色彩鮮艷層次分明。“看清楚了?”

    郭啟辭不明所以,卻認真的盯著瞧,希望能記住這幅畫是什麼樣子。

    萬能王沒等他回復,小手又一揮,這幅畫頓時四分五裂變成許多不規則碎片,亂七八糟堆在一起,最小的只有拇指那麼大。

    “我們來玩拼圖游戲,你現在需要把這些碎片拼成之前的樣子,工具就是你手邊這些。具體操作手法我會在你身上演示,你要將這樣的手法印在腦子里練成你的習慣,可以保證的是我的手法是最完美的,你就算想琢磨出獨特手法最好也得等到熟悉掌握這種手法之後再進行創造。”

    萬能王小手一揮,郭啟辭的身體不再由自己控制,雙手自行黏補眼前的畫。奇異的感覺讓郭啟辭愣了愣,很快就反應過來,把所有動作印在腦子里。操作的速度很緩慢,足以讓郭啟辭看得明白。

    “你可以隨時讓‘他’停止或者重復某一個動作,可快進可放慢,完全听從你的命令。”萬能王友情提示。

    郭啟辭點點頭,一直琢磨著操作的手法,不明白的地方就倒退重復,直至覺得心里有個譜。這才停止了被動操作,嘗試自己來一起,發現看著容易真的操作卻是另一回事。紙片很容易破損,稍稍一用力就會變成粉末,不過這並沒有難倒郭啟辭,這段日子夾蟲子的試驗讓他很掌握了力度的控制。

    紙片粘合的時候需要極大的耐心和細心,接口處必須一一對應上,而且左右手必須配合好,連呼吸也得輕輕的,否則紙片會吹走。郭啟辭剛想著他需要一個口罩,萬能王就體貼的送了上來。

    “謝謝。”郭啟辭帶上口罩,又埋頭繼續練習,嚴格按照剛才的步驟進行粘合,有不確定的地方就重新啟動被動操作模式,一次不行兩次,兩次不行三次……直到黏貼手法刻入自己的腦子行動為止。

    郭啟辭腦中回憶完整畫的模樣,確定心里有了譜,這才把小心翼翼的開始。

    這項工程細致且需要動腦筋,對眼力要求也很高,比起夾蟲子難度可以說是翻了很多倍。郭啟辭並不焦躁也不著急,更沒有去質問萬能王為什麼突然來這麼一出,腦子里沒有任何雜念,專心致志的去完成任務。

    第一張畫終于艱難的完成,較之被動操作那已達到完全瞧不出貼補過的技術,郭啟辭這張畫有些慘不忍睹,跟用碎步拼接起來的衣服一樣。還是需要多練習啊,郭啟辭並沒氣餒,準備活動一下繼續開始。

    郭啟辭動了動胳膊時才發現,全身已經酸痛得動一下骨頭都在響。郭啟辭不敢再繼續,深諳身體是革命的本錢的道理。從椅子上站起來做放松肌肉的操,緩解肌肉酸痛,這也是萬能王教給他的,雖然只是幾個小動作還挺有用處的,每次做完身上十分舒爽,高強度的練習也不會受到影響。

    此時系統聲響起︰

    紙片破損0,補錯0,紙片丟失0,修復完美度為4分,您本次獲得經驗值為400。

    郭啟辭頓時停下動作,詫異的望向萬能王,“萬能王,我剛才沒听錯吧?我這次能拿到400的經驗值?”

    萬能王得意的聳動眉毛,“大驚喜有沒有!你沒听錯經驗值就是400!跳樓價有沒有,活動力度超大有沒有!只要不出錯完美度1分就對應100個經驗值,這簡直是太神奇了對不對。我告訴你喲,這還不算什麼,等你熟悉掌握技巧,換成更大的畫,比如這桌面這麼大,你知道可以對應多少個經驗值嗎?10000個!太恐怖了對不對,太令人心動了對不對!”

    郭啟辭忍不住哇了一下,雖然這個比夾蟲子要難得多,但是這經驗值也太給力了,“好厲害啊。”

    萬能王見他這樣突然斂起笑容,假咳一聲一臉嚴肅,“你可別被大把的經驗值迷了眼,基礎練習依然不能落下,我可是看在你老實本分足夠努力的份上讓你先學的這個。你要是不好好進行基礎練習,後面你就沒法子提高了。”

    “那我每天勻空間外一個小時練習黏貼,其他時間都用于基礎練習,可以嗎?”

    萬能王滿意的點頭,“沒有被暴利迷惑住,能守住本心,表現還不錯。這修補圖畫也不是這麼容易的,圖畫越大越難修復,後邊還要進行圈點補色裝裱等等。如果基礎不扎實,後邊也就很難進行,要知道人類修復圖畫從學習到出師要半輩子呢。”

    郭啟辭深信這點,剛才他在操作的過程中就發現了,因為之前的夾蟲子練習,使他的力度控制和手的協調性得到很大提高,讓他在修復圖畫的過程中手法沒有那麼生澀。雖然速度很慢效果也不大好,卻沒有出現失誤,說明基礎練習對後面的修復術很有幫助。

    郭啟辭還想再來一次,萬能王卻以時間太晚拒絕了。

    郭啟辭一出空間看時間,竟然已經十二點多了。他六點進的空間,在空間里連續練習了三十多個小時,沒想到時間會過得這麼快。

    郭啟辭不由嘆氣,“這時間過得太快了,還沒干什麼一天就過去了。”

    萬能王感動得熱淚盈眶,連續三十多個小時的勞作還不嫌累,太令人感動了好嗎!

    翟軼消失了好幾天,再次看到的時候,郭啟辭有些恍惚,虛虛實實分不清楚。

    翟軼和楊秀珍打了招呼便拉著郭啟辭出門,郭啟辭走到車上時腦子還是一團漿糊。

    “你這幾天干什麼去了?”翟軼語氣很不好,臉色也很難看,巨大壓力下郭啟辭總算清醒了些。

    “啊?我都在家啊?”

    翟軼捏著郭啟辭的下巴掰了過來,兩人近距離面對面對視著,彼此能感受到對方的氣息。整個車子因為翟軼的冷冽,氣溫都低了好幾度。

    “腳步虛浮,神色恍惚,臉色發白,眼楮里都是紅血絲。我不在的這幾天你干什麼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