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作品:《重生之修復師

    郭啟乾離開時在走道上遇到了翟軼,兩人彼此掃了對方一眼,點頭示意便錯身而過。

    郭啟辭望著著郭啟乾給他的房子鑰匙發呆,楊秀珍也听到了兩兄弟的談話,“這啟乾是個有心的,咱們要記下他的好。不過雖說你們是異母兄弟,可這光咱不能粘,不能讓他在家里難做。”

    郭啟辭還沒發表意見,翟軼推門而入,跟進入自個家似的來去自由。話說回來,這酒店可不就是他家的。

    翟軼掃了郭啟辭手上的鑰匙一眼,一句話沒說先到楊秀珍面前規規矩矩行禮,“岳母。”

    “小軼來啦。”自打那日和翟夫人會面之後,楊秀珍雖然對著翟軼依然還是有些犯怵,可已經親近了許多,也能搭上一兩句話。

    翟軼從懷里抽出一個信封和一個木制盒子,雙手送到楊秀珍面前,“禮金單子,還請您過目。”

    楊秀珍看著訂婚禮金單子,頓時詫異不已。單子就幾行字,可都是真金白銀十分值錢。A市兩套別墅,帝都一套別墅,兩輛車以及一千萬的禮金。現在的房價雖然還沒怎麼炒起來,可相對于人均收入房價依然十分高。楊秀珍再不懂行,也知道價值多高。

    要是在他們那鄉下訂婚禮金和聘禮是兩碼事,訂婚禮金只相當于‘探路’,跟見面禮似的。而聘禮則是把結婚時間定好才會下,那才是大頭。可這單子些的訂婚禮金已經這麼豐厚,到時候聘禮該會是什麼樣子?

    楊秀珍不知道翟家是怎麼個章程,想著大概是風俗不同,不確定道︰“這是……聘禮?”

    “不是。”

    楊秀珍拿著禮金單子都有點手抖,“這,這也太多了吧?”

    “不多。”

    楊秀珍噎到了,不知道該怎麼反應,原本有些放下的心又高高懸了起來,不由擔憂的望著郭啟辭。

    兩人懸殊太大,以後不知是福是禍,楊秀珍不由深深嘆了口氣。

    翟軼不動聲色的將郭啟辭手里的那把鑰匙拿掉,郭啟辭還沒來得及反應,一張紙擺在了他手心。郭啟辭一看竟是錄取通知書,那幾個‘郭啟辭您已被我校文物鑒定與修復專業錄取’幾個大字讓他激動的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錄取通知書!”

    翟軼臉上露出笑意,很滿意看到郭啟辭這副激動又崇拜他的樣子。

    雖然不是第一次拿到,可郭啟辭依然十分興奮的和楊秀珍分享。如果這是憑借自個的本事得來的就更好了,不過這念頭只是閃了一下,並沒有讓他太多失落。雖然來得不光明,可能有學習機會讓他覺得十分興奮,他一定會好好努力,成為一個厲害的修復師。畢業之後他最懷念的就是大學時光,經常做夢都會想起,現在又能重來一次他怎能不開心。

    “媽,我又能上大學了!”

    翟軼眼皮一跳,很快又恢復平靜。楊秀珍只以為是和郭光明決裂所以失去了機會,所以才會有這麼一說。雖然心里高興,卻沉著臉道︰“這不是你自個的本事得的,沒什麼好得意的。你要好好學,不能白瞎了這難得的機會,可沒多少人有你這麼幸運。”

    郭啟辭認真而堅定道︰“媽,翟少,你們放心我一定會努力的。”

    翟軼抓過他的手,把一把鑰匙放到他手心。

    “我們住這。”

    郭啟辭還沒反應過來,“啊?”

    “在你學校附近。”

    郭啟辭愣住了,楊秀珍也怔了怔。翟軼一臉淡定,指著木盒,又指著郭啟辭手里的鑰匙,“那是岳母的,這是我們的。”

    簡短的一句話讓兩人都听明白了,郭啟辭連忙道︰“我大學住學校就行。”

    翟軼掃了他一眼,“不是和你商量。”

    郭啟辭被釘在原地,想把鑰匙還給翟軼的手頓時僵住了。郭啟辭有些慌亂,他壓根沒想到還有這出,或者說到現在都沒接受他要和翟軼訂婚今後要在一起的這個事實。所以根本就沒考慮過訂婚之後兩個人就有所不同,更沒想過會住一起。

    楊秀珍之前就打定主意訂婚宴之後就要回鄉下,說這城里呆不慣,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而且地里莊稼還得她照看,不能白瞎了之前的耕作。郭啟辭勸了好久只讓楊秀珍稍稍妥協,說以後他畢業能掙錢的時候她再到城里享福。楊秀珍就是這個性子,離不開待了大半輩子的地方,從前就不喜歡來城里。就連現在待的這幾天,楊秀珍雖然沒說,郭啟辭也能感受到她的不不適,一天惦記著家里雞豬菜長得咋樣了。

    所以郭啟辭想著這段時間租個短期房,等開學之後就住學校里那時候楊秀珍也回了鄉下。他完全沒把翟軼放在計劃內,完全忘記他那時候就是有未婚夫的人了,生活會發生怎樣的變化。

    郭啟辭一臉為難,“可大一還有晚自習。”

    翟軼一副沒得商量的表情讓郭啟辭直接變成苦瓜臉,要是真同居了,今後他怎麼到空間里練習啊?

    翟軼沒理會他的糾結,直接把母子兩人接到訂婚禮金其中一處別墅里。楊秀珍覺得這不合適,翟軼只說他們的錢拿去投資了房產,所以才沒有了現房,可以後賺了他也能沾光,所以並沒誰佔誰便宜。

    翟軼三言兩語就把郭啟辭和楊秀珍說暈乎了,等兩個人反應的時候已經住進了翟家送的宅子里。這套別墅已經全都裝修好,雖是豪宅別墅,可室內簡約低調舒適,不似郭家恨不得什麼好的都往房子里塞,弄得不倫不類的。別墅里配有專門的佣人,翟軼告訴他們這些佣人只是臨時湊上的,如果做得不錯他們就留下如果不合意就全都換掉。全權由他們決定,翟家並不參與其中翟軼離開之後,楊秀珍打開那個木盒子,里邊是房產證等各種證件,都是記在楊秀珍名下,其中意味明顯。

    楊秀珍嘆了口氣,“這翟家確實很有誠意,這翟軼媽瞧著也是真心實意想跟你過日子的。只是……哎,也不知道你們兩個是否能長遠。甭管今後咋樣,兩人在一起的時候就踏踏實實的好好過日子,也不枉緣分一場。”

    郭啟辭聲音悶悶的,“媽,我知道了。”

    楊秀珍搖搖頭,拍拍他的肩膀,“讀書是很重要,可你畢竟是訂了婚的,喜歡的又是男人,確實也得避嫌。趁著沒結婚,你們兩個正好處一起磨合磨合,要真是過不到一塊,總比以後還得離的好。要是能過到一塊,也能多了解對方。”

    在他們那訂婚之後就住一起並不是什麼稀罕事,多的是正式辦婚禮的時候挺著大肚子的。有的人家心眼多,故意來這麼一出,這樣女方有了孩子也就沒法子擰著要太多聘禮。他們現在不用擔心這一點,因此楊秀珍雖然覺得別扭卻也默許兩人同居。要真過不下去,也好聚好散,別等結婚鬧得滿城皆知了再分開對兩人更加不好。

    郭啟辭明白楊秀珍的意思,“我就是沒想到,一時轉不過彎來。”

    楊秀珍了然,嘆了口氣道︰“孩子,你只要過得好媽就高興,要是不喜歡,甭管對方是誰都不要勉強。你不管做什麼決定,媽都會支持你。今天這些禮媽會先收好,等你們訂婚之後,房子車子原封不動放著,咱們不貪這些,不能讓人落下話柄。”

    郭啟辭靠在楊秀珍肩膀上,握緊她的手,“媽,你真好。”

    郭啟辭一回到房里萬能王就蹦了出來,四處飄蕩著感嘆︰“哇唔,這別墅可真高大上,這才是豪門的品味嘛,就郭家那恨不得把金子貼在牆壁上的風格,我等高雅人士實在欣賞不來。”

    郭啟辭卻一臉愁苦,“萬能王,我要是跟翟軼一塊住了,晚上還怎麼進空間練習啊?”

    萬能王兩眼放光,瞪大眼在那上下聳動眉毛,“你們已經進到這一步了嗎?蒼天啊,洞房花燭什麼的,要不要這麼黃色,人家還是未成年好不好,好害羞……”

    郭啟辭無奈,“萬能王,我在說正經事呢。”

    萬能王立馬當機咕咚一下往後栽倒,目光呆滯,“沒情趣。”說完又突然彈了起來,摸著下巴一臉認真,“其實你可以和翟軼坦白。”

    “什麼?”郭啟辭瞪大眼張大嘴,傻得不忍直視。

    萬能王白了他一眼,嘟囔著嘴叉著腰,“我萬能王有這麼見不得人嗎?人家這麼軟萌易推倒的。”

    “可是你不是說不要讓人知道你的存在嗎?而且除了我不是沒人能看到你嗎?”

    萬能王捧著臉嘆息,“是哦,哎,我這張英俊帥氣的臉注定只能孤芳自賞了。不過那說的是別人,翟軼應該能看得到我,要是看不到我,你就甩了他吧。這種沒本事的男人,怎麼配得上我千挑萬選舉世無雙的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