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作品:《重生之修復師

    郭啟辭說完這話電話那頭沉默了,原本就忐忑的心快跳到嗓子眼了。這些話就像一個窮人什麼都沒有卻夸夸其談,只要給他一個機會就會擁有許多財富一樣,虛無縹緲不切實際,常常會誘人發笑和被人鄙夷。

    郭啟辭屬于每次考試回來對著正確答案估分時總會比最後成績要低的人,能說出這樣的話可謂是使出了全部的勇氣。只因為他不得不拼一場,雖然現在擁有萬能王這個修復系統,但是這樣的際遇卻讓他惶恐覺得心里不踏實。

    如果哪一天萬能王就像來的時候一樣突然走了,他失去了修復術又變得沒用怎麼辦?因此他決定雙管齊下,既和萬能王學習這高超卻虛無的修復術,又在現實中學習相對簡陋卻能讓自己擁有和掌控的文物修復術。萬能王一直在最好,如果他哪天消失,也不至于一夜之間失去這個技能,變得一無是處。也不會讓自己在翟軼心中變得沒用,從而被放棄,讓他和媽媽失去庇佑處境艱難。

    所以,他必須搏一搏。

    郭啟辭深吸一口氣,又開口道︰“我知道現在說這話很可笑,但是請您給我一次機會,我會證明給你看,我能做到。”

    翟軼依然沒有說話,沉默讓郭啟辭心里有些崩潰,或許對于其他人來說空口許諾並不是什麼難事,但是對于從小到大沒有哪方面出彩、有些自卑的郭啟辭來說需要莫大的勇氣,這樣的情形很容易將他擊垮。可郭啟辭依然咬牙堅持著,“如果您還是無法信任我,可以只安排我去旁听,能讓我有機會學到這個技藝。”

    電話那頭依然沒聲,郭啟辭惶恐的心也慢慢平靜了下來,並沒有因為出師不利而打退堂鼓,心里已經開始盤算怎麼靠自己的力量去爭取這個學習機會。好像以前上大學的時候也听說過有不是本校人跑課堂上旁听的,有的老師並不在意,不知道這個專業可不可以?他手上的錢可以留出一部分疏通,可是該怎麼走關系呢?

    “決定了?”

    郭啟辭正走神一時沒反應過來,“啊?嗯,是的!”

    “好。”

    郭啟辭愣了愣,這是答應幫忙了?聯想剛才的態度,郭啟辭有些不確定道︰“您是答應幫忙了嗎?”

    “嗯。不過……”

    郭啟辭還沒來得及歡呼,又被後邊兩個字弄得心又懸到了半空,忍不住吞咽了一下,正襟危坐的等待後續。

    翟軼吊得差不多了,這才開口︰“你得簽約。”

    “簽約?”郭啟辭頓時明白了,連不迭的點頭,也不管對方根本看不見,“好,什麼時候?”

    翟軼輕笑,“還不知道是什麼就答應,不怕是賣身契?”

    郭啟辭撓撓頭,嘿嘿傻笑。

    听到這笑聲就能想象到郭啟辭現在是什麼表情,翟軼嘴角向上一勾,“我們簽的還真是賣身契。”

    郭啟辭眨眼,想了想道︰“反正你不會害我的。”

    翟軼心情大好,這話說得人心里可真熨帖,“態度很好,繼續發揚。”

    “那我們簽啥樣子的合約啊?”郭啟辭說這話有些底氣不足,音量都小了不少。

    翟軼嗤了一聲,“我們啟辭說漂亮話越來越溜了,才多久就露餡了。”

    郭啟辭頓時尷尬,“我,我沒……”

    “反正結果都一樣,告訴你也無妨。以後你學成修復術只能為我效勞,不準接私活,一切皆由我安排,如敢違令,哼哼——”

    翟軼陰陰的哼哼兩聲听得郭啟辭頭皮發麻,不知道怎麼腦子里出現了牆壁嵌進尸體的場景,什麼叫不寒而栗,這可真是真切體會到了。

    郭啟辭弱弱問道︰“那在學習過程中,老師布置的任務呢……”

    翟軼語氣霸道︰“依然要先跟我報備。”

    “哦。”

    “怎麼,不樂意?你可以拒絕,但是沒有我肯定學不……”

    “不,我同意。”

    翟軼挑眉,“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我知道,我同意。”

    翟軼提醒,“當你學會修復術,修復一個古物時可帶來的收益可不小。比如上次的青花瓷,如果你能擁有那樣的修復技藝,修復一次賺個幾十上百萬十分容易。”

    郭啟辭咧嘴笑得燦爛,“反正你不會讓我餓死,你承擔風險,我怎麼都不虧,很公平。”

    翟軼調笑,“原來你不傻啊。”

    郭啟辭也玩笑道︰“沒,我傻,真的,很可能學不會,你別期望得太高。”

    “不知道剛誰信誓旦旦說自己會是最優秀的修復師,這才多久就變臉了……”

    郭啟辭怕翟軼真反悔連忙辯解︰“我會很努力的,不會讓你虧本的,就是可能這學的時間會有點長。”

    翟軼很輕松,“我等得起,反正我們有一輩子的時間。”

    郭啟辭立刻听明白翟軼暗示的是什麼,頓時耳朵燒紅。這段時間接觸下來,郭啟辭覺得翟軼這人真不錯,根本不像傳言中的那樣沒有人情味,雖然有些霸道不過人挺好的。細心又溫柔,就是眼神有些不好。

    翟軼就算看中他的修復術,也不用非要娶他啊。所以郭啟辭只能把這歸為這個原因,否則實在無法相信翟軼為毛看中他,有錢人的心思可真奇怪。

    氣氛很好,郭啟辭也更加大膽起來,“翟少,您是不是又近視眼,最近沒戴眼鏡?”

    翟軼噎了一下,一字一字鏗鏘有力︰“我,眼,神,很,好。”

    就是審美有點問題,郭啟辭暗暗想。

    “審美也沒問題。”

    呃,被猜中心思了。

    翟軼淡淡開口,“讓時間證明一切吧。”

    郭啟辭閉了嘴,雖然依然鬧不清卻也不再深究,還是讓自個快點掌握修復術心里踏實些。興許翟軼就跟他突然擁有修復系統似的突然抽風所以看上了他,哪天醒來的時候就恢復正常。為了以防那時候他毫無用處,還需加倍努力。

    郭啟辭掛完電話就立刻要求進空間練習,萬能王正飄在空中看電視,郭啟辭跟他說話的時候正咬著手帕哭得傷心。郭啟辭往熒幕上一看,正看到兩個痴男怨女在依依惜別,那演技假得連他這萬年不看一次電視劇的人都不忍直視。

    “你今天還要練習?”

    “嗯,現在時間還早。我今天想到了個新手法,想進去試驗一下。”郭啟辭一臉興奮,夾蟲子是他目前覺得最有成就感的一件事,一想起要練習就充滿斗志。

    萬能王擦掉眼淚,“可是你今天受傷了也。”

    郭啟辭動了動胳膊,“又沒傷到手,不會影響到的。”

    萬能王直接嚎嚎大哭,“討厭,你真是越來越讓我愛了腫莫破,人+系統戀是沒有前途的!”

    郭啟辭掃了萬能王一眼,打了個哆嗦,“我沒有戀童癖。”

    萬能王的眼淚瞬間沒有了,整個人被點燃後,像個圓規一樣叉著腰站著,一只手指著郭啟辭憤慨得顫抖,“你才是兒童,你全家都是兒童!”

    郭啟辭見他這樣連忙道︰“對不起,我說錯話了。”

    萬能王鼻孔仰天,“哼,道歉有用的話要警察來干嘛。竟然敢說我是兒童……”

    郭啟辭認真道︰“我說錯了,你不是兒童,你是嬰兒。嗯,老嬰兒。”

    八百歲的老嬰兒,郭啟辭看萬能王臉色不好硬是咽下這句話。

    萬能王直接跑到角落里畫圈圈,“你們人類好討厭,感覺再也不會愛了。”

    呃,有時候說實話也是不好的。

    郭啟辭進到空間里,依然並不急著開始,先用右手試探了一下力度和捏鑷子的方式,找到感覺之後又試著用左手試試。他的左手比不上右手靈光,速度瞬間降低了不少,不過郭啟辭並不著急,一點點的試驗,先嘗試用左手夾蟲子,等左手有些感覺空隙時間時不時穿插右手。

    因為是第一次嘗試左右開弓,為了保證存活率,速度十分緩慢。第一次竟然用了近三個小時,死亡率為1%,這成績比昨天退步了很多。萬能王並沒有說話,小手一揮重新開始。

    郭啟辭沒有被這個成績打擊到,依然選擇練習雙手夾蟲。這次左手明顯有了進步,但是比起右手動作生澀緩慢得多,兩者對比不利落的感覺很容易讓人忍不住放棄。尤其之前右手單手夾蟲已經達到了一次一個半小時的速度,死亡率為0,稍加練習就能通關。這樣無疑是全部推翻重來,左手平時郭啟辭很少用,要下的功夫比右手多得多。

    郭啟辭已經預感到了這一點,但是並沒有放棄。他覺得如果不能練習左手,那麼速度很難提升太多。而且只有兩只手都足夠靈敏,能夠互相配合才能夠事半功倍,這是今天他吃牛排時候得到的啟發。郭啟辭並不知道這樣做是虧是賺,但是想著人既然長了一雙手,就會有他的用處。反正怎麼都不會虧,要是今後右手受傷了,左手也還能用不是,至多是多費點功夫罷了,這對郭啟辭來說完全不是個事。

    沒有絲毫猶豫,郭啟辭決定從今天起練習左右開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