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作品:《重生之修復師

    背上有傷,郭啟辭不敢沾水只能擦洗身體。他剛把衣服脫下來,萬能王就蹦了出來大呼小叫︰“蒼天啊大地啊,你這傷得好嚴重啊!美背是徹底沒有了,你爸也忒狠了點。”

    郭啟辭慌忙捂住下身,雖說萬能王就是個娃娃樣子,以前在澡堂也不是沒和人坦誠相見過,可總覺得萬能王那眼楮亮亮的看得人覺得的慌。

    萬能王瞧不見了直接翻白眼一臉鄙視,“就你那小肉丁我才不稀罕看呢,想當年我有個宿主JJ可以當褲腰帶圍,那才叫拍兀 br />
    郭啟辭下意識看了自己的腰,再想象一下那長度,那是尾巴吧!郭啟辭不厚道的想,就那長度注定一輩子寂寞的JJ,沒有配套的容器啊。

    萬能王哪里瞧不出郭啟辭的那點小心思,男人啊,不管是多老實的人對著玩意總是那麼的在意。作為一個優秀的系統,他選擇不打擊宿主的自信心,省得影響了學習。

    “你不需要為背後的傷而黯然傷神,只要學好修復術,輕松讓你恢復嬰兒般的肌膚,不用植皮手術哦。”

    “真的?”

    萬能王驕傲挺胸,聲音又甜又大聲的嚷嚷,“So easy。”

    郭啟辭想了想,“那我能讓我媽恢復年輕嗎?”

    萬能王摸摸下巴,“這個屬于中級修復術,因為它不僅僅是容貌的恢復更是和時間作斗爭,時間不可逆所以最珍貴,想要學成同志還需努力。”

    郭啟辭此時一臉認真,“萬能王,你打心眼里說,你覺得我能學會修復術嗎?請你實話實話不要顧忌我,你放心無論什麼樣的結果我都會繼續努力不會放棄的。”

    萬能王詫異,看郭啟辭這模樣,就知道一定有什麼在發生了變化。郭啟辭雖然一直努力練習,可謂是他這麼多個宿主中最用功的一個。但是萬能王很清楚郭啟辭一直是被動的,他只是習慣性接到一個任務,又為了保護住那個破碎的青花瓷瓶,所以才會努力往前沖。雖然他是花費了很大的心思,可主動和被動依然會讓他在行動上有著明顯區別。想要成功想要達到頂峰被動接受是不可能實現的,只有打心眼里接受主動去奮斗,而不是靠別人推,才能成為一個真正的修復師。

    “想听實話?”

    郭啟辭心底咯 一下,深吸一口氣點了點頭。

    萬能王這時不再作怪,一臉認真回答︰“你想學會確實不容易,不過只要一直練習,最低級的修復術還是不成問題的。最低修復術也就是最簡單的破鏡重圓術,現在高科技差不多也能達到,只是我們的修復沒有副作用沒有後遺癥絕不會露餡更加高明。”

    郭啟辭頓時松了口氣,心底開始盤算起來。

    萬能王好奇,“你問這個做什麼。”

    “我想去學文物修復。”

    萬能王一听就明白郭啟辭所說的是從現實生活中的學習,沉吟了一會,“我很高興你這麼積極上進,人類的修復術雖然比不上我授予你的,但是多學點總有好處,最關鍵是還有個漂亮的擋箭牌。可是你怎麼突然有了這個念頭,我以為你對修復術並沒有多大興趣。”

    “我希望我能有點用。”郭啟辭望著自己的手,張開又抓緊,緩緩開口︰“雖然翟少沒承認,但我想他看上我肯定和那個瓶子有些關系。我記得有個很厲害的人說過︰不要怕被別人利用,人家利用你說明你還有用。我想讓自己真的有用有價值,才不會被放棄,才能護住我媽和我自己。”

    上輩子在有心人幫助下他和莊卓才能逃脫郭光明的魔掌,就這樣兩個人剛開始找工作的時候依然遇到不少絆子。這輩子沒有人幫忙他,還言語上得罪了郭光明,挑戰了他的威嚴。上輩子只是一個瓶子,就害得楊秀珍送命,剛才的責罵又加上郭心慈的煽風點火,如果郭光明失去巴結翟家的機會,必是會把這筆賬算到他們頭上,到時候他們母子甭想有安生日子。

    原本他不想惹怒郭光明,所以在郭家時候一直希望自個的存在感降到最低,讓郭光明無視他遺忘他。現在既然已經開罪,他只有抓住翟軼這個大靠山,才會讓郭光明不敢輕舉妄動,才不會繼續打他的主意。否則四年後,很難說不會故技重施讓他娶那個女人,繼續操作他的人生。上輩子他的反抗引來一陣毒打,陰雨天的時候骨頭都隱隱作痛,這輩子絕對不能再來一次。

    萬能王拍手叫好,“有志氣!我定然助你成功!可有個問題,你沒有你爸的幫助,就你那點分數能上大學學這個嗎?”

    郭啟辭直接呆住了,半響才木木回答︰“要不我再復讀一年?”

    萬能王搖頭嘆氣,“你還不如找翟軼給你找關系呢,反正學會了也是他受益,只要你學會修復術他家里那堆廢銅爛鐵也就成了寶貝,良性循環,雙贏!”

    郭啟辭煩惱的撓頭,“再說吧。話說,你現在是不是該出去了?”

    “德性,我才不稀罕看你呢!我去看電視劇洗洗眼楮去。”萬能王十分蔑視的拋了一個白眼,便朝著電視飛奔,黃果台我來了!

    郭啟辭擦著頭發,桌上的手機響了,一看來電顯示是翟軼。郭啟辭深吸了口氣,給自己做建設才接了起來,“您好。”

    “背上的傷好點了嗎?”

    雖然語氣依然不帶有感情,卻讓郭啟辭感受到了對方的關系。

    “嗯,好多了,謝謝您的關心。”

    翟軼沉默了一會,對這樣的客氣很不喜歡,語氣沉了下來,“跟媽說清楚了嗎?”

    郭啟辭听這話心里難免跳了跳,“嗯。”

    “這周五別忘了。”

    “周五?”話剛落,電話那頭的烏雲密布郭啟辭這邊都能感受得到,連忙又道︰“翟夫人不是約好要去郭家的嗎?”

    翟軼哼哼兩聲,“你和丈母娘都沒在那,去那干嗎。”

    郭啟辭笑了,“謝謝。”

    翟軼心里這此才舒坦了些,“明天我去接你們。”

    郭啟辭想起明天的看房計劃,連忙拒絕,“不用了。”想了想太生硬又趕忙加上一句,“您這麼忙……”

    翟軼剛撥開雲霧的心情又被烏雲遮住了,聲音不是一般的冷,“不想見我。”

    “不是,明天我要和我媽去看房子,要是你晚上有空,我們一起吃頓飯吧?今晚你叫的飯菜味道都非常好,謝謝你。明晚換我請你,就是我不太熟悉地方,要不再去上次那家?”郭啟辭很想找個新鮮點的地方感謝翟軼,可現在他悲哀的發現他對這個城市一點都不熟悉,明明待了這麼多年,竟然連哪家出名點的餐館都不知道。不像翟軼很貼心,今天的晚飯都是讓人送到客房的,非常符合他們母子的口味。

    “看房子?”

    “嗯,就,就隨便買買。”郭啟辭想起楊秀珍說這房子是做嫁妝用的,頓時覺得尷尬不已。

    翟軼輕笑,頓時明白了,也沒戳穿,“想買哪片的?”

    郭啟辭跟他說了地方,翟軼沉默了會,聲音依如從前深沉,听不出是何心情,“怎麼想買那?”

    郭啟辭沒刻意隱瞞,直接道︰“我覺得那應該會發展起來,趁現在便宜下手,以後也有升值的空間。”

    “眼光不錯。”

    郭啟辭笑笑沒回答,就跟作弊得了好成績被人夸獎時候的心情一樣微妙,只能用笑掩蓋心底的心虛。

    “不用看了。”

    “啊?”

    翟軼輕松道︰“那是我們翟氏名下的樓盤,我讓人給你留最好的幾套。我建議你可以買幾個店面,可租可賣也可以自個做生意。”

    郭啟辭這才想起那一片後來建立起一條商業街,有個很大的活動廣場,擁有大型超市和商場,成為那一片的活動中心,人流非常大。不用想就知道那里的店鋪有多昂貴,郭啟辭思維定勢就想著買房囤著,壓根忘了最賺的店面。

    “我錢不多,不知道夠不夠。”

    翟軼一听他有一百七十萬,腦子里轉了轉,“五間店面,三套一百五十平的房子,怎麼樣?”

    郭啟辭覺得自個腦子不夠用了,算了半天也算不出個所以然來,“這太多了,我還是去其他地方看看吧……”

    翟軼笑了,“呆子。”

    便宜不佔是傻子,可郭啟辭心里過不去這關,尤其對方也許還是自己未來的另一半,他不想因為這個矮人一節。

    翟軼難得耐心解釋,“我確實給你打折,但是是在正常範圍內,屬于內部價。那片還沒開發,還是一片荒地現在不值幾個錢。”

    雖是這麼說,郭啟辭也知道他是佔了大便宜,正想出言拒絕卻想起了什麼,生生把快到嘴邊的話咽了下去。再開口卻是︰“我能再多個要求嗎?”

    翟軼挑眉,來了興致,“說。”

    郭啟辭咬咬牙,一臉堅定和前所未有的自信,“你能幫我讓我上A大的文物修復專業嗎?我可以向你保證,只要你能幫我這個忙,我一定會成為最優秀的修復師,擁有巧奪天工的修復術,永遠無償為你修復古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