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作品:《重生之修復師

    上輩子楊秀珍離世的時候,留下的錢算上賠償金二十萬加起來一共才三十八萬,為什麼現在會有一百多萬?而且這四年間楊秀珍一直在努力賺錢,而他的開支也都是郭光明出的,楊秀珍雖然經常給他錢,可加起來最多幾萬,楊秀珍從不亂花錢那麼一大筆錢哪里去了?

    郭啟辭想起了一個可能,他上輩子把瓷瓶打碎之後,楊秀珍曾過來看他。至此之後郭光明的臉色才好看了些,當時他以為是楊秀珍跟郭光明說了什麼好話,現在想起莫非當時楊秀珍就把一部分錢給了郭光明來彌補自己帶了的損失?

    郭啟辭臉色很難看,楊秀珍以為他想歪了,趕忙解釋︰“這些錢一部分是你爸這些年陸續給你的,一部分是當初離婚時候的撫養費,還有一部分是早些年我和你爸做生意時候攢下的。加起來一共有一百七十萬。”

    郭啟辭之前還覺得這是很大一筆錢,現在一听來處卻覺得少得可憐。他重生之後一直覺得無視掉了什麼,現在終于想明白了。郭光明和楊秀珍離婚的時候郭光明已經發跡,是他們那個市的首富,在省里也是排得上號的。郭光明最開始是做襪子生意起家的,當時楊秀珍也出了很大的力,也正因為創業辛苦所以第一個孩子才沒了。後來生意做大了,楊秀珍才逐漸退出來,專心在家里伺候公婆。

    既是原配又是創業元老,可離婚的之後七七八八加起來才分了這麼點,上輩子還為了這麼一個破瓶子葬送了性命。郭啟辭很想不去深究,可背後的傷痛不停的提醒著他,讓他無法無視。

    “他當初分給你多少錢?”

    郭啟辭的聲音冷冷的,楊秀珍立刻明白他一定是想到了什麼,深知瞞不住趕忙道︰“這是大人的事你別管,咱們說說這房子的事……”

    郭啟辭語氣不大好,“媽,到這個節骨眼了你還為他遮遮掩掩!”

    楊秀珍板下臉,“你這孩子咋說話,他是你爸。”

    郭啟辭蹭的站了起來,“可他從來沒把我當做兒子!媽,我知道你不想讓我去怨去恨,讓我活在陰影了。可是我現在大了,不是什麼都不懂的孩子,有些事情您也得讓我知道。這些事又不是你瞎編的,是事實有啥不能說的?”

    楊秀珍眼神躲閃,半響才吐出一句話,“他終究是你爸,打斷骨頭連著筋。人難得是糊涂,有些事沒必要太計較,只會讓自己更煩惱而已。”

    郭啟辭坐了下來,情緒已經沒有剛才那麼激動,“媽,听你這話你很清楚他是咋樣的人,可為啥……”

    這麼傻。

    不想言語上冒犯自己的母親,可又想不出好的詞,郭啟辭忍下後邊的話沒說,楊秀珍卻是听明白了。

    “咋過不都是一輩子,你爸是我自個選的,好賴也由我自個扛著。錢再多不也是一日三餐一張床一間房,這些我都有也沒啥要爭的,還不如留點情面在。”

    郭啟辭沉默了,如果他沒有重生而來,必是會信了這話,可現在他不由想得更多了,苦澀道︰“媽,你這又是為了我吧?”

    楊秀珍完全沒想到自個的傻兒子會想到這些,不由愣住了,看著郭啟辭眼圈都紅了便摸著他的腦袋笑道︰“傻孩子,別啥事都往自個身上攬,那時候還不知道有你呢。”

    楊秀珍看郭啟辭仍舊一臉想不通,不由搖搖頭,果然是長大了就不同,再傻也不是啥都不懂。孩子終歸要長大,一直給他營造一個不準確的世界,興許不是對他好而是害了他。楊秀珍想明白,這才開口。

    “媽不想離開咱們那個地,要真跟你爸鬧僵了我就是有了錢也待不下去了。一個女人又有這麼大筆錢,那就是塊大肥肉,沒你爸護著我能守得住多少?就是你爸,這些年鄉里縣里市里甚至省里跟他搜刮得還少?為啥要你嫁給翟少,不就想找個大靠山,不想有了錢還護不住。我不愁吃穿,何必為了這麼些死物讓自己沒得清淨,到時候興許還白忙一場。再說了,我就是鬧也鬧不到什麼。我和你爸就沒登記,那時候不興這個,辦個酒就是一對了,當時又還沒你,去打官司也站不住腳。倒不如這麼算了,留點情面在,有啥事也有個人幫襯。”

    郭啟辭徹底安靜了,楊秀珍這句話並沒有道理,果然每個人都有自己處事原則都有自己的智慧。

    話已經開了頭,楊秀珍干脆繼續說下去,“你現在是不是對你爸很失望,還怨我咋沒跟你說明白?”

    郭啟辭點了點頭,又搖頭道︰“我沒怨您,您也是不想讓我心里有怨氣,怕我長歪。”

    楊秀珍欣慰的笑了,“媽確實是不想你變成那樣的人,怨天怨地怨自個命不好,這樣的人是永遠不會干成大事的,甚至小事都干不成,活著也不高興。再說了,你爸就算是對不起我那也是我和你爸之間的事,這些年雖然他確實沒管你,可每年也都寄了生活費給你。你還小的時候經常生病,醫療費也都是他出的,就算這些錢比起他的家產就是個蚊子肉,咱們也不能昧著良心說沒有是不?

    不過媽還是糊涂了,我想著骨肉親情虎毒不食子,你又是個男娃,再怎麼也是他郭家的根,不會虧待了你。有你爹做靠山,你今後也能好過些。就算他不管你,你也不會心里老惦記著誰誰欠你的,白讓自個不開心。結果,哎——”

    楊秀珍一臉哀切,當初她就不該同意讓郭啟辭到城里來,這麼多年沒理會,這突然就想到了會有個好?可她就是腦子糊涂,結果鬧成今天這地步。

    郭啟辭握住楊秀珍的手,“媽,我今後靠自個也能過得好的。而且咱們現在手上還有這麼多錢,不比你們當初強多了。”

    楊秀珍拍拍他的手背,“嗯,咱們會過得好的,這麼大筆錢多少人一輩子都沒見過呢。哎,可是這點錢在翟家人眼里就不夠瞧的,以後你真嫁過去可咋辦啊?”

    楊秀珍一想到這個就發愁,眉頭緊鎖又毫無辦法。

    郭啟辭無奈道︰“媽,我是男的又不是姑娘家……”

    楊秀珍嘆氣搖頭,“你們還年輕還不懂,這老祖宗說過門當戶對是有道理的。就算是娶媳婦媳婦,要是媳婦家里有錢有勢,男人家里是個窮蛋,也是會被看不起,這日子也不好過。”

    郭啟辭沉默,楊秀珍看他這樣不由道︰“算了,事情已經這樣了,咱們想再多也沒用,倒不如籌劃籌劃這錢咋花。買房子估計用不著那麼多,剩下的看看能不能做點啥小生意,咱就算比不過不靠著他們家吃飯,估摸也能好過些。”

    房子!

    郭啟辭腦子一亮突然想起當初買房子的情形,那時候已經是四年後,A市的房價已經比現在翻了幾番,三十多萬在買房子的時候已經不夠看。當時莊卓糾結了很久是貸款買新城區的大房子還是熱鬧地方的小套間。最後還是決定買大房子,讓莊家人都能搬進來有地方住。

    沒想到的是後來四年被政府規劃他們那變成了新學區,房價暴漲,郭啟辭重生的時候那一套一百五十平米的房子已經價值好幾百萬。當時他們買的時候,那一片已經開始開發,房價已經不低一平米得七千多,不過相對于四年後也就是現在的八年後便宜了不少。而現在房價應該更便宜,他現在有這麼多錢,可以多買幾套!

    “媽,我們明天就去看房子吧!”郭啟辭難掩的激動,一雙眼楮亮晶晶的。

    楊秀珍疑惑,“你這是咋了?咋手都開始顫了?”

    郭啟辭盡量讓自己保持平靜,“沒事,我就是想著這麼多錢不知道咋花。”

    楊秀珍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用手指點著他的額頭,“瞧你這點出息!”

    郭啟辭撓頭傻笑。

    楊秀珍卻正色,“你可不能因為幾個錢就花了眼,別忘記你之前說的,只有自個有本事才能被人尊重。這些錢雖然是你的可都不是你掙的,不能因為這幾個錢就失了本心,以為自個多了不得。”

    郭啟辭斂起笑容,心中的狂亂也頓時消停下來。是啊,他現在相當于作弊,這樣的財富就跟中大獎似的,他不能靠著這個混一輩子,而且他也沒有多少先知可以混錢的。

    上輩子他的世界很小,上學的時候甚至同桌名字都叫不出,就知道鑽進課本里出不來,連課外讀物都沒接觸。莊卓曾經就抱怨說和他沒有共同語言,連葫蘆娃都不知道,童年不知道咋活過來的。

    工作了之後好些,可依然一根筋除了工作上的事其他事都不咋管,不用考政治新聞也不看。要不是因為自個買房,莊卓又在他耳邊嘮叨,他壓根不知道房價發生了這麼大的變化。

    做人還是得腳踏實地,不能靠投機取巧,當然這樣的錢又得掙必須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