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作品:《重生之修復師

    興奮得墊著腳尖轉圈圈的萬能王瘋夠了,做了個演奏指揮收的姿勢,停止了瘋狂。假咳了一聲,背著手一臉嚴肅,“第一階段的訓練你已經順利通過,由于你成績優異,可以提前開始進行第一次抉擇。請你務必認真考慮,因為這決定著你以後的訓練方向,至關重要,一旦決定便不容更改。我不會給你任何提示,全憑你個人意願。”

    郭啟辭斂起激動的心情,端坐著︰“好,你說。”

    “現在你可以選擇兩條道路,第一條繼續如大蟲子訓練一樣的基礎練習;第二條開始接觸最低級的修復術。”萬能王公式公化的敘述,表情看不出對哪條選擇有偏好。

    郭啟辭想了想道︰“基礎練習也可以和大蟲子訓練一樣,獲得能保持那個青花瓷瓶形態的經驗值嗎?”

    “兩種選擇都可以拿到經驗值。”萬能王依然沒有任何感情的描述著,沒有偏倚沒有隱藏。

    一听到這個,郭啟辭毫不猶豫的回答,“我選擇第一種。”

    萬能王眼中閃過一絲光亮,快得好像不曾出現,眉毛單挑,“你確定?”

    郭啟辭點頭,“我確定。”

    萬能王眯眼,“你可以有空間外一天時間考慮。”

    “不用了,我確定我要選擇基礎練習。”

    萬能王此時終于忍不住開口,“你可別小看這最低級的修復術,就拿瓷器來說,如果你練就了這個修復術,就能修復得比當前人類最高技術還要高明。也就是說到那時候你也就能把那個元青花瓷瓶修好了,就不用每天拼命賺經驗值來保持他現在的狀態了。”

    郭啟辭睜大眼,“好厲害!”

    萬能王驕傲挺胸,嚴肅形象頓時破功,“那是當然,我萬能王是誰,從頭到腳都必須的狂霸酷拽叼!咳咳,所以你現在的選擇是——?”

    郭啟辭笑了起來,淡定開口︰“我選擇基礎練習。”

    萬能王不敢相信的掏掏耳朵,大驚小怪,“我都那麼說了你還要選擇基礎練習?這條路很漫長很枯燥,如果現在你就選擇了低級修復術,就可以發財了!你要知道這個世界上不知道有多少破碎的古物,只要你隨便低價收購過來,就能讓他翻上千上萬倍,絕對的暴利。你這種情況下還要選擇第一種?”

    郭啟辭點點頭,一臉堅定︰“是。”

    萬能王脫口而出︰“你傻啊。”

    一說完又絕對不對,小胖手捂著嘴,有些難為情的望著郭啟辭。一只食指摳著桌面,小聲嘀咕著︰“對不起,不小心說了實話。”

    郭啟辭笑道︰“你沒說錯,我是傻,所以才要選擇基礎練習。我沒有那天賦可以一蹴而就,所以還是選擇笨辦法,一步一步來。地基打夯實了,後邊的學習我可能就不會那麼吃力。而且我覺得夾蟲子挺好的,讓我很有成就感,既開心又有用我做得也還不錯,所以我選基礎練習。”

    萬能王難掩興奮,眉眼都是喜色,可啟動第二階段修煉模式之前,又問了幾遍,“那我可要啟動了哦,一旦選擇就沒辦法更改了哦,你真不要更改嗎?”

    郭啟辭搖搖頭,一臉篤定。

    叮——

    萬能王全身發出金光,刺得郭啟辭睜不開眼,再睜開的時候好像覺得萬能王的模樣發生改變,可是具體哪又看不出來,“萬能王,你是不是變了?”

    萬能王咧開嘴笑得燦爛,“我是不是越來越帥了?你知道嗎,你是第一個選擇第一個條件的宿主!于我是個全新的成就,所以我也成長了一咪咪,哦,這真是讓人太振奮了。”

    郭啟辭很高興,沒想到這樣的選擇會贏來意外之喜,“真好,萬能王你放心,我會努力讓你實體的。現在時間還早,我們趕緊繼續開始吧。”

    萬能王大腦袋點啊點,眼楮笑得眯成一條線。小手一揮,桌上又出現了與從前相同的盆子以及更小號的鑷子。盆子里依然是蟲子,不過比大號蟲子小一半。

    “中號蟲子練習,死亡率為0,時間為一個小時以內即通關。”

    與大號蟲子練習的通關以及計分方式大致相同,只是分值提高了兩倍,而且難度更加大了,需要更大的耐性和毅力。

    郭啟辭並不意外,未言一語就坐到椅子上拿起鑷子。他並不急著下手而是在手上嘗試了拿法,尋找到最合適的方式,這才往蟲子伸去。依如從前一樣,先嘗試力度,不把蟲子捏死,然後再慢慢一個個夾起。

    郭啟辭若無旁人的認真練習,一如既往。

    沒有抱怨枯燥的重復,只有堅定不移的一步一個腳印往前走,只要相信認定,就不會有任何疑慮。萬能王躲在角落默默擦淚,這樣的宿主真是太招人心疼了。

    雖然蟲子更小了,而且蠕動得比大號蟲子要厲害,難度增加不少。可有了大號蟲子的基礎,郭啟辭第一次的成績死亡率為1%,時間為兩個小時四十七分鐘。雖不算好,卻也不像第一次那麼差,讓啟辭又增加了2個經驗值。

    郭啟辭沒有氣餒,並不因為剛才的勝利現在的失敗而使得情緒上有負面波動,只讓萬能王繼續開始,一句廢話也沒說。現在練習的與實際修復術可謂毫不相干,郭啟辭覺得這條基礎的道路會非常長。現在只是中號可能還有小號和迷你號,後邊還有許許多多練習,他上手太慢,必須珍惜每一分每一秒努力練習。一想起能幫媽媽治好頑疾,心中充滿了動力。

    一整晚,郭啟辭一共進行了十次中號蟲子練習,第十次成績為死亡率為0,時間為兩個小時八分鐘,雖然距離通關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卻依然讓郭啟辭和萬能王非常興奮。之前的努力都沒有百分,中號蟲子練習進步得非常快!相信很快就可以攻克掉。

    第二天,郭啟辭結束晨練的時候,已經達到死亡率為0,時間為一個小時五十一分鐘。郭啟辭揉了揉酸痛的肩膀,像平常一樣走到樓下準備吃早餐。

    “啟辭少爺,您早。”

    沿路佣人們紛紛鞠躬敬禮,一副討好的樣子,與先前的冷淡形成鮮明對比。郭啟辭暗暗搖頭,態度並沒有因此發生變化。

    一個大膽的女佣湊了上來,笑得甜甜的,好似兩人很相熟一樣,“啟辭少爺,您的親生母親來了,正在客廳呢。”

    郭啟辭腳步停了下來,臉上難掩驚詫,“你說什麼,我的母親!?”

    女佣點頭哈腰笑得燦爛,“對啊,一大早到的。”

    郭啟辭丟下女佣拔腿就跑,激動得心好像要跳出來一樣。四年了,他已經有四年沒見到媽媽了。他這段時間無時無刻不想著回家,回去看望這個世界上他最親近的人。可沒有把事情擺平之前,他只能忍著心中的渴望,進行枯燥乏味的練習,與這一屋子各懷居心的人相處。

    郭啟辭是楊秀珍四十歲才生下的,他的前頭其實有個哥哥,可楊秀珍因為勞碌過度在八個月的時候沒能保住流掉了。當時大出血差點一條命都給丟了,身體也垮了,醫生當時就說今後享有身孕很難,就算有也很難保住。

    生不出在鄉下地方這對于女人無疑是致命的,因此郭光明在外邊有人,不僅村子的人公婆親戚家人,甚至就連楊秀珍都認為是理所當然,雖是傷心卻默認了這個事實。

    大家甚至荒謬的認為郭光明沒有立刻休了楊秀珍都是仁義是厚道,卻沒有人去探尋導致這個狀況的原因是什麼,沒有想過這對于楊秀珍有多不公平。

    楊秀珍一直謹小慎微的活著,哪怕郭光明提出離婚也沒有半點怨言,財產分割時候也沒有開口要一樣東西。哪怕離婚後發現竟然意外懷孕了,也沒有想著奪回屬于自己的東西。而是繼續留在鄉下含辛茹苦把這個被人說活不長的郭啟辭養大,不爭不搶從來不在郭啟辭面前提過郭光明的一句不是,反而一直灌輸郭光明是多麼的能干,讓他以父親為榜樣。

    郭啟辭跑到客廳,看到母親有些佝僂的瘦小背影,嗓子和眼楮瞬間酸澀。正想繼續向前,卻被吵鬧聲給遏制住了。

    郭啟辭沒想到善良溫柔到傻到沒有脾氣的女人,現在正怒斥著被她奉若神明的郭光明。

    “郭光明啊郭光明,做人要講講良心,你這是連畜生都不如啊。你現在已經腰纏萬貫,還不滿足還要把我唯一的兒子拿出去賣!我可憐的啟辭怎麼會有你這樣的父親,你也不怕被天打五雷轟,你死了怎麼去見郭家的列祖列宗!”

    郭光明沒想到會被一直軟和的楊秀珍這麼指著鼻子罵,今天一大早就被這又老又丑女人找茬,簡直晦氣透了,以前他什麼眼光竟然會找這麼粗鄙的老婆。

    “楊秀珍,我念你是啟辭的媽我不跟你計較。我是啟辭的爹,咋不為他好了,我還沒罵你把一個好好的孩子教得呆頭呆腦,你還好意思過來教訓我!你現在就給我滾回鄉下去,你這臭嘴跟鄉下的豬打交道多了也這麼臭!有你這樣的媽在,啟辭也跟著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