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作品:《重生之修復師

    如果是萬能王,這時候肯定那牛逼哄哄的嚷嚷,你誰啊。

    郭啟辭只感覺手機像個燙手山芋,拿也不是放也不是,說話都結巴起來,“翟,翟少?”

    “這是我的私人號。”翟軼好像布置工作似的,讓郭啟辭摸不透他說這句話代表的真實含義。

    郭啟辭只能呆呆應下,“哦。”

    電話那頭靜了一下,命令著︰“記下。”

    那語氣讓郭啟辭在電話這頭忍不住跟接受審閱似的,抬頭挺胸站得筆挺,“是。”說完又覺不妥,語氣軟下來,“翟少,您這麼晚打電話是有什麼事嗎?”

    “明天我去接你。”

    突來一句話讓郭啟辭一頭霧水,“啊?”

    翟軼沒有理會他的呆愣,叮囑道︰“早點睡覺,養足精神明天約會。”

    “約會?”郭啟辭沒想到翟軼會說出這個詞,雖然音量比前邊減弱了許多,也讓他耳根瞬間發紅。

    雖然已經知道不知出什麼原因,翟家選上了他,可他總覺得太荒謬,是不是哪里弄錯了。現在從翟軼嘴里得到準確的消息,還是這麼個詞,心中難免顫一顫。

    “你不願意?”

    郭啟辭從話筒里都感受到了冷風,反射性的否認,“不,我只是沒想到而已,你真沒認錯人嗎?”

    翟軼哼哼了兩聲,“我沒你這麼傻。”

    郭啟辭想了想還是開口︰“那個瓶子不是我修復的,如果你是因為這個……”

    翟軼直接打斷,“你是在看不起我還是看不起自己?”

    “非常抱歉,我也知道這麼攢測有些傷人,可除了這個我想不出還有什麼原因讓你選擇了我,我想不止我很多人都會意外吧。”

    郭啟辭只想出這麼個可能,那天翟軼不知道為什麼認定是他修復的,也許正因為這個才會有這麼荒唐的決定。那個瓷瓶確實不是他修復的,也許他今後會有這個能力,但是現在他連門都沒摸到。

    如果為了這麼個虛無的原因讓翟軼做出錯誤的選擇,等真相大白,不僅對方自個也落不得好。況且想擁有他的修復術,不一定要利用雙方都沒好處的方式。

    翟軼冷哼,“你是在懷疑我的眼光嗎?”

    郭啟辭盡量讓自己顯得有底氣,“我只是想讓您有個正確的選擇。我不知道你從何得來的結論是我修復了瓷瓶,我可以對天發誓不是我修復的,我現在並不具備這樣的能力。如果因此給您造成什麼誤解,請您原諒。我的家人那我會說明清楚,因此對您產生了困擾非常抱歉,希望今後有機會我能補償您。”

    電話那邊安靜了下來,久到郭啟辭以為電話出了問題,正想掛斷,電話那邊出聲了,“笨蛋。”

    “啊?”

    “明天在家等我,你要是這麼喜歡胡思亂想可以多想我……”翟軼說完這話明顯僵了一下,隨即氣絕敗壞粗聲粗氣道︰“早點睡,明天你要是有氣無力看我怎麼罰你。”

    說完也不管郭啟辭有什麼反應,直接掛了電話。

    郭啟辭嘴角不由微微勾起,這翟軼好像和傳言以及表面上看的一樣。

    “哎喲,哎喲,我看到了什麼,粉紅泡泡滿屋子飄啊。”剛才自動選擇消失模式的萬能王蹦了出來,飄在空中一條腿翹起,一只腳墊著,雙手和在一起放在小胖臉邊,雙眼冒心。

    饒是看過他無數次耍寶,郭啟辭也忍不住笑了起來,“萬能王,你應該叫喜劇王才對。”

    萬能王捧臉,扭了扭胖乎乎的身體,“討厭,人家明明是偶像派。”

    郭啟辭很想扯他的臉蛋,這時不由更加遺憾他是虛體不是實體,“萬能王,是你搞的鬼嗎?”

    萬能王眨巴眼,一臉無辜,“我是修復系統,不是月老系統,哪能主導一個人的心。當時不過是讓他注意到你身上而已,而且我沒使出絕招,他就發現了。不得不說,不愧是我挑上的,世上少有的敏銳!”

    “那翟軼怎麼會看上我?”郭啟辭百思不得其解,那天出眾的人非常多,他不管是美還是丑都不是能引人側目的那個,這翟軼怎麼會瞧上他?突然想起上輩子的傳言,郭啟辭不由一抖,不會是覺得他沒背景,殺了也不會怎麼樣吧?

    萬能王直接把他腦內恐怖畫面打斷,“喂喂喂,你也太蔑視我萬能王的眼光了吧,我會讓你找個魔鬼結婚嗎?流言最大的作用你知道是什麼嗎,就是忽悠那些沒眼光的人,把精品留給有眼光的人。”

    “可是……”

    萬能王不耐煩了,“你以為這是做算術題呢,因為所以得結論。愛情不就是這樣捉摸不透,你當時為什麼會和莊卓在一起?別告訴我你完全看不出他身上的缺點,只是當時被蒙暈了,然後故意不在意而已。”

    郭啟辭雖然覺得有道理,可依然無法想象,“話是這麼說……哎,反正這下麻煩大了,這樣的人,我可怎麼應付?”

    萬能王一臉不可思議,“你不要告訴我你想拒絕!”

    郭啟辭沒回應,他對翟軼雖然談不上厭惡,可是要和這麼個人生活在一起更是沒想過。況且對方的家世讓他望而卻步,翟軼又是這麼的優秀,現在一個小小的郭家就有個郭心慈虎視眈眈,未來不知會有多少麻煩事。

    他只想簡簡單單的過日子而已。

    萬能王看他這樣,只能無奈道︰“你先處著吧,別這麼快下結論。況且就你現在的境況,你要是違抗了他,估計真就應了上輩子的流言,被他嵌進牆壁里!”

    “萬能王,我怎麼覺得你說這話的時候很興奮。”

    萬能王捧臉,“有嗎?哎喲,又暴露惡趣味了腫莫破。”

    早餐的時候,郭啟辭跟大家說起翟軼今天會過來,郭家上下頓時忙成一片,所有人連早飯都沒能好好吃。

    所有人各懷心思,尤其郭心慈恨不得把自己打扮成天仙。而郭啟辭完全是被動的,被強制抓去梳妝打扮。也不知道方思瑜臨時去哪抓來的造型師,大夏天讓他套著圍巾,讓他覺得蠢透了。可偏偏都說好看很潮有品位,就連郭心慈望向他都眼紅嫉恨的吐了一句穿著龍袍也不像太子。

    這一次,郭啟辭覺得這個姐姐還真是說了大實話。

    郭啟辭穿著完全不屬于自己的衣服端坐在沙發上,因為沒吃早餐,肚子扁扁的。可造型師說這才好,這套衣服太胖HOLD不住,還警告他一會也不能多吃,蜻蜓點水意思意思就行,否則毀了造型。

    郭啟辭心底吐槽,又不是女人瘦就是美,一個大老爺們飯都不讓吃,還是男人嗎!一大早還被拔了眉毛上了粉,要不是那玩意還在,真以為自個變性了。可惜他現在的造型發型蓋住了一半臉,想用自己的呆愣讓大家意識氣質的不符,都沒人看見。

    十點的時候,翟軼如約而至,郭家人都到大門口迎接。

    郭啟辭並不知道那車子是什麼牌子,卻覺得異常適合翟軼冷硬的氣質。看到的時候有種,哦,這就是他的車子真合適的感覺。

    翟軼從車上走下來,陽光下鋒利冷冽的眉眼,稜角分明的五官熠熠生輝,整個人如同一把出鞘的寶劍,鋒芒畢露。

    不言一語,就能讓人仰望著的優秀男人,天地之間瞬間寂靜。

    翟軼走向郭啟辭,目光專注,眼中仿佛只有他一個人存在。就像騎士走向王子,執著而堅定,讓人不由紛紛注視著兩人。

    這一刻,以為早已心如枯井的郭啟辭也不由怦然心動。

    翟軼伸出手,“準備好了嗎?”

    郭啟辭目光渙散,點了點頭,手不知不覺覆了上去。翟軼冷冽的臉上如果遇春融冰,剎那青草露芽迎春花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