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作品:《重生之修復師

    萬能王跪在空中,一手捂著肚子一手指著郭啟辭,笑不可支︰“哈哈哈,沒想到你這老實人嘴竟然這麼毒,真是人不可貌相,那女人都被氣得臉都綠了有木有!”

    郭啟辭沉默,坐在草地上拔草,不知在想些什麼。

    萬能王收起笑,“你不會是後悔了吧?不要讓我手癢拍你哦,那樣的人不教訓,天理難容!”

    郭啟辭搖頭,“我覺得很痛快,從來沒有過的痛快。”

    萬能王叉著腰,一只手指著他的鼻子,跟個圓圓矮矮的茶壺一樣,“那你這死樣子是什麼意思。”

    “我有點害怕……”

    萬能王一听這話直接跳了起來,在原地轉陀螺,“你還是不是男人,竟然連個女人都害怕!哎喲喂,我怎麼有你這麼個沒出息的宿主,蒼天啊大地啊……”

    郭啟辭看他這個樣子,連忙解釋,“萬能王,你就不能听我說完再激動嗎?我不是害怕那無足輕重的人,而是覺得這樣的痛快讓我振奮,讓我上癮,讓我忍不住拿起武器反擊。我害怕以後我會沉迷這樣的快感,如果我的人生只剩下靠譏諷、打擊人獲得快樂,那不就跟那些人一樣了嗎?”

    萬能王大呼小叫,“沒想到你還是個思想家!做思想工作我在行啊,這事你必須得請教我。不得不說,你的糾結完全是庸人自擾,人家是無事生非,你是正當防衛,怎麼能夠一樣。難道自己的領土被侵犯了,還不讓人反抗就舉手投降?這是賣國賊!會被世人唾棄的。”

    萬能王這麼個小不點說出這樣的話,饒是早已習慣的郭啟辭也不由笑了起來。

    萬能王小臉氣鼓鼓的,“笑什麼,本來就是。”

    “你說的對。”郭啟辭點點頭,甚有感觸道︰“我媽從小就教我,不要與人交惡,退一步海闊天空,教我吃虧是福。可不管是從媽媽還是我自己的身上,我都沒有看到這個‘福’在哪,我看到的只有委屈,只有苦楚。我退一步,對方就更逼近一步,從不會因為我的退讓而心軟,直直把我推向懸崖。我粉身碎骨,他卻活得更加精彩。”

    萬能王也安靜下來,難得一臉嚴肅深沉,和軟萌的外表形成強烈的反差,“這世上得寸進尺,欺弱怕強的人多的是,會有這樣的結局並不意外。”

    “是啊,所以剛才我嘗試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雖然只是堵人一口氣,卻讓我無比暢快。我不由想如果我的退讓不能讓對方放過,我倒不如先讓自己爽快。”

    萬能王拍手,“就得這樣!忍無可忍則無需再忍,你不會主動害人,但是也絕不允許對方跑你頭上拉屎。”

    郭啟辭嘴角往上翹未言一語,而表情卻異常堅定。

    郭光明听到方思瑜的話時簡直不敢相信,完全沒有想到那個翟少竟然看上的是郭啟辭,這眼光真是——絕透了!

    晚飯的時候氣氛異常詭異,原本囂張得勢的郭心慈如今成了個大笑話,自從翟夫人離開,郭心慈明顯感受到佣人們望向她的眼神都不對勁了。之前尋寒問暖現在個個一臉冷漠,還扎在一起說悄悄話,嘀嘀咕咕的還笑出聲來,那笑聲極為刺耳。

    郭心慈恨得牙癢癢,可面上又得做出毫不在意的模樣,她想負氣離去,可胡茜把她罵了一頓。好不容易住進大宅子,賴也得賴死在那,灰溜溜的搬走只會被人笑死。

    飯桌上數方思瑜最為歡愉,好心情和下午做的美容讓她瞧著年輕了五歲。

    “啟辭,那天你送翟少和翟老的時候,翟少有沒有和你說什麼?”

    郭啟辭早有準備,可抬起頭的時候依然一副呆愣的樣子,很認真的想了想,搖頭︰“沒有啊。”

    不習慣撒謊的郭啟辭,雖然之前做了準備,也難掩心中的緊張。翟軼那天離開跟他說的話讓他心有余悸,萬能王安慰他不用在意,可他依然害怕心虛。

    郭心慈冷冷哼了一聲,安靜的餐桌上顯得尤為突兀。郭光明不悅的掃了她一眼,郭心慈低下頭不敢造次。她現在還需要依靠郭光明,不能讓郭光明對她生厭。

    方思瑜巧笑盈盈,打趣道︰“我們啟辭長大了也有心事了,把我們都給瞞住了。”

    郭啟辭沒接話,繼續扒著飯。

    此時郭光明出聲了,聲音沉沉的,“翟夫人不過是來還錢,胡想什麼呢。有這閑工夫你平時多走動走動,要是能和翟夫人交好,翟家隨便漏點,不管我們郭家就連你娘家都夠吃大半輩子了。”

    方思瑜心底冷笑,之前翟夫人什麼都沒說,郭光明認定是看上了郭心慈,現在這麼明顯卻不願意認了。這絕對不是因為看上的是啟辭這個男孩,而是純粹偏心,更希望這好處讓胡茜佔去。

    “您這是不同意了?也是,我們啟辭好歹是個男孩,怎麼能給人當老婆。我這就打電話給翟夫人……”

    郭光明這下急了,“誰說我不同意了!只是翟少那樣尖尖上的人能看上我們啟辭?別咱們這打算明白,結果完全不是那回事,全都白忙活了。”

    郭心慈手里的筷子差點被捏成兩段,之前以為翟少屬意的是她,郭光明花了大價錢讓她去做保養,買了許多新衣服和珠寶首飾,還許諾了不少陪嫁,現在這話的意思可不就是說她白糟蹋錢嗎。

    郭啟辭錯愕,雖然後來知道那個婦人就是翟少的母親,也曾會想過許多種可能,現在听到這話依然難免心里一跳,不敢相信這一切。這翟少是散光加近視?眼神也忒不咋樣了吧。想起萬能王的洋洋得意,郭啟辭頓時有些哭笑不得。

    “有準備總是好的,反正也不差這一次。”方思瑜閑閑開口,有意無意的瞟向郭心慈。

    郭心慈心中更恨了,臉上都藏不住的扭曲,看得方思瑜一臉痛快。

    郭光明看著漂亮奪目的郭心慈,又看向木訥的郭啟辭,完全沒法子理解翟軼的眼楮是怎麼長的。天朝雖然通過同性婚姻十幾年,可大部人對同性戀的認識都不是很清楚。郭光明曾經嘗新鮮也玩過男孩,所以並不以為翟軼真的只喜歡男的,對女孩無感。以己度人,覺得只要是男人,怎麼可以抵擋得住女人的溫柔攻勢。

    “嗯,就算看中啟辭,這傳宗接代也還是得找女人。心慈,你可不能松懈了。”

    這下全部的人都不可思議的望向郭光明,哪有上趕著讓自個女兒做小三的父親!郭心慈眼楮里含著淚,媽媽做情婦的苦她比誰都清楚。可媽媽那是生活所逼,她這算什麼?

    郭光明沒想到他這麼一句話會引來大家如此大的反應,這不是理所當然的事嗎,否則養那麼多孩子干嘛?當情婦確實不大好,權力比正室差太多,可對方是翟家人,有什麼不可以?威嚴被挑釁,郭光明不由怒道︰“看什麼看,一群蠢貨,還不快吃飯!”

    晚飯結束郭心慈路過郭啟辭身邊,冷冷扔了一句,“別高興得太早。”

    “你還是先擔心自己吧。”既然已經開了頭,那就沒必要打住。郭啟辭狠毒的話說不出,卻也不會不出聲以為自個怕了。

    果然郭心慈臉色瞬間綠了,想起虎視眈眈的方思瑜,她腦仁就一陣疼。郭光明是寵她,但是他不屑管這後院的事,把她完全交給方思瑜。之前因為誤會方思瑜對她很忍讓,她趁機故意刁難以解這些年所受到的氣。要不是這個女人,現在郭家的女主人就是她媽媽,她就不會是見不得光被人恥笑的私生女。

    可沒想到的是上天給她開了個這麼大的玩笑,翟少看上的並不是她!可想以後她在這里日子會有多難過。

    郭心慈望著郭啟辭的背影,恨恨的發誓,她一定會把翟軼弄到手。這一次她絕對不會和媽媽一樣做情婦,她一定會揚眉吐氣的坐在正室的位置上!

    一通電話讓郭家又沸騰了起來,下周五翟夫人會再次拜訪,此行目的是為了商討翟軼和郭啟辭婚事的相關事宜。

    如果之前只是猜測,這次則是確定翟軼看上了郭啟辭。郭家上上下下忙碌不已,重新給郭啟辭換房間,衣服全部重新置新,就連內褲都沒放過。

    郭啟辭全身都被重新收拾了一遍,萬年不變的平頭經過發型師的結發燙染,十分時尚帥氣。衣服樣式也從簡單的運動裝變成了今年最流行款,要不是看到鏡子里的人跟著自己的動作而動,郭啟辭完全認不出那是自己。

    萬能王看到他的新造型,直接笑得喘不過氣來,“哈哈哈,你變成洗吹剪代言人了嗎!發廊小哥,哦哈喲,哈哈哈——”

    方思瑜甚至還給郭啟辭報了新娘班以及各種禮儀班等等,恨不得讓他一夜間變成最完美的新娘然後打包給翟軼。至始至終沒有人問過他的意見,他的生活被這些事霸佔,連練習的時間都沒有。

    郭啟辭拿著最新款的手機,還是賣腎款。想起郭心慈一臉嫉恨和不甘,無奈苦笑。

    命運還真喜歡開玩笑,求得人求不得,非塞給不想要的人。

    他這輩子難道還要逃一次嗎?可上輩子是有心人幫忙,這輩子連有心人都希望他嫁過去給自己帶來利益,怎麼可能幫他。何況翟家的勢力這麼大,哪里是他可以得罪的,如果翟軼可以自己提出……

    動听的音樂打斷了郭啟辭的思緒,一個陌生的號碼。這個手機是方思瑜剛幫他置辦的,除了家里人誰也不知道,這是誰打來的呢?

    郭啟辭接起,剛放到耳邊,一個低沉充滿磁性的聲音傳來,“小老鼠,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