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作品:《重生之修復師

    方思瑜接到翟夫人要前來拜訪的電話,整個人都傻了一會。雖然翟夫人話里只說是為了付那青花瓷的錢順便過來坐坐,可大家心知肚明真實目的。

    方思瑜恨恨的咬牙,沒想到翟少真的看上了那個賤人的女兒。那天郭心慈表現出眾,雖然翟少當時態度冷淡,可這翟少是出名了冷臉冷面,看上倒也不稀奇。可是她就是不甘心,甚至有些後悔當時的愚蠢決定,如果那郭心慈攀了翟家這高枝,到時候那胡茜指不定怎麼膈應她。

    “你說什麼?翟夫人要來我們家?”郭光明直接站了起來,表情難掩激動。

    方思瑜深吸一口氣,“是的,說是過來送那青花瓷瓶的錢。”

    郭光明忍不住拍了拍大腿,“這是看上我們家心慈了啊。”

    方思瑜嘴角抿了抿,“她電話里什麼都沒說,只說過來送錢。”

    郭光明心底高興完全沒注意方思瑜態度冷淡,臉笑得快變了形,“這些大家族出來的說話就是喜歡留一半,留著還能漲利息啦?我就說我們家心慈長得這麼好,性子又溫柔又有才氣,只要長眼楮的都會看上的。”

    方思瑜沒好氣道︰“別高興得太早,八字還沒一撇呢。翟夫人之所以遮遮掩掩不就怕瞧不上兩家難堪嗎,要是出了岔子,這事準成不了。”

    郭光明這下听出方思瑜語氣里的不甘,臉色有些不好,“你們這些女人就是心胸狹窄,都是一家人,只要一個人好其他人還不跟著好?眼光要放長遠。既然翟少看中了心慈,心慈也就不好再在外邊住著了。”

    方思瑜使勁掐著自己才沒暴跳起來,她千防萬防依然讓這賤女人的孩子進了家門。可現在騎虎能下,只能認了︰“心慈可以進來,其他人甭想。”

    郭光明瞧不慣她這模樣,雖然女人因為自個吃醋挺有情趣,可一大把年紀擺個臭臉可就不大好看了。這方思瑜雖是大家出身可還沒胡茜善解人意小鳥依人,這時候要是胡茜肯定粉拳襲來,依靠在他懷里撒嬌了。想起胡茜那豐韻的身材嬌憨的表情,郭光明心里直癢癢。

    不過翟家規矩多,確實不宜貿然將胡茜接回大宅,若犯了忌諱就不妙了。來日方長,如果郭心慈真嫁給了翟少,這生母自然而然就會進來了。

    郭光明自覺賞罰分明,對于‘立功’的妾室自然不會薄帶,而接回大宅則是至上的獎勵。

    外邊的紛紛擾擾完全沒有影響到郭啟辭,他心無旁騖的專心進行夾蟲子訓練。經過高強度訓練,死亡率已經為零,時間在一個半小時左右,距離通過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郭啟辭依然如剛開始一樣,好像從來不知道什麼叫偷懶似的,不管成績怎麼樣,每天都雷打不動的長時間練習。

    萬能王終于按耐不住,趁著休息時間詢問︰“夾蟲子對你來說很好玩?”

    郭啟辭揉了揉酸痛的胳膊,老實說︰“挺無聊。”

    “那你還這麼用功?你現在的經驗值已經可以讓瓶子維持挺長時間,休息一會也沒關系。你不想出去玩玩嗎?現在的電腦游戲也挺有意思的。”萬能王一直對網游充滿著向往,可惜他現在是虛體玩不成,郭啟辭又忙著聯系沒空帶他玩。

    郭啟辭搖頭,“我本來就不夠聰明,如果還不用功,這輩子估計都學不會修復術。”

    “那你不想去玩嗎?”

    郭啟辭想了想,“我更想練習。”

    不是不想玩,而是相較之下學習更重要。二選其一,郭啟辭毫不猶豫的選了後者。只要給他一個目標,就會堅持毫不動搖的進行下去,哪怕路途坎坷,收效甚微,也不會有半點猶豫。

    萬能王感動極了,“我親愛的宿主,就算你這輩子也練不好修復術我也沒有遺憾了,這種精神真是令人太感動了。你放心,我一定會讓你擁有個好姻緣,不枉費你這麼努力。”

    郭啟辭抖了抖,決定放棄和萬能王爭辯。莊卓的背叛,讓他對愛情婚姻失去了期盼。現在他只有一個目標,就是讓媽媽過上好日子。

    直到被帶到客廳,郭啟辭都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從昨天開始,家里就開始進行大掃除大整理,昨天晚上郭光明就告誡他今天有貴客上門,讓他不要出來。郭啟辭牢牢記住了,故意一大早就下樓把一天的食物都搬到房間里,受盡廚房里佣人的白眼。

    現在怎麼又叫他下去了?李叔依然不吭聲,望向他的表情多了些探究,沿路的佣人的眼神也與平時有些許不同。

    客廳里除了方思瑜和郭心慈以及幾個伺候的佣人之外,還有一個看著雍容卻透著和藹的中年婦人。

    翟夫人見到郭啟辭,心里有幾分滿意,雖然不明白自家兒子為什麼看上這麼個外貌普通,看不出哪里特別的男子,但是郭啟辭憨厚老實的感覺很合她的意。

    郭啟辭在方思瑜的示意下坐了下來,表情里藏不住的呆愣和莫名,“您好。”

    方思瑜忙賠笑道︰“這就是啟辭,這孩子在鄉下長大,所以木訥了些。”

    相比方思瑜眼底的欣喜,一旁的郭心慈臉色就不大好了。

    接到電話的時候,所有人都以為郭心慈被翟少看中,這讓郭心慈從未曾有過的揚眉吐氣。郭家佣人都是慣會看人眼色的,郭心慈搬進來這幾天,竭盡全力的討好著,就連方思瑜面對她的時候都十分客氣。沒想到這翟夫人一來,對她態度冷淡,甚至沒有正眼看過她,一開口就要尋找郭啟辭這個被人遺忘到角落的土包子。

    這時大家才回想起,宴會那天,翟老曾點名讓郭啟辭送過他們。當時只以為是禮節,如今看來恐怕另有深意。

    翟夫人的目光透著善意,郭啟辭雖不認識這個人是誰,心底也沒那麼緊張了。

    “瞧著就是個老實孩子,你平時喜歡做些什麼呢?”

    郭啟辭想了想,老老實實回答︰“學習。”

    翟夫人愣了愣,想起資料里說過郭啟辭十分用功,只是成績不怎樣。方思瑜連忙解釋,“這孩子不像同齡人一樣,喜歡玩喜歡鬧,就喜歡窩家里,特戀家。”

    郭心慈心中忍不住冷哼,得虧方思瑜能想出這麼個理由。戀家?明明就是個傻蛋,玩都不會玩。

    翟夫人听著更滿意了,“有女朋友了嗎?”

    郭啟辭搖了搖頭,“學校不讓早戀。”

    翟夫人一听忍不住噗嗤笑了起來,郭啟辭比郭啟乾大半歲,今年已經二十。可是因為讀書晚又復讀,郭啟乾今年已經大四,他才剛準備進入大一。

    郭啟辭刷的臉紅了,他就記得自個現在剛高中畢業,都忘記他高中畢業已經二十了。雖說男人結婚需要等到二十二歲,可他二十歲實在不算年輕了。

    翟夫人意識到自己的失禮,輕茗了一口茶,“班里沒有你喜歡的女孩子嗎?”

    郭啟辭覺得這個婦人很奇怪,可方思瑜的示意的眼神讓他老實的搖頭。

    “那有沒有喜歡的男生?”

    郭啟辭眼前閃過莊卓抱著童吉安的場景,臉色帶著些哀傷。翟夫人微微挑眉,方思瑜趕忙一邊給郭啟辭使眼色,一邊道︰“啟辭這孩子每天都用功學習,沒工夫想這些。”

    郭啟辭低著頭,澀澀開口,“沒有了。”

    翟夫人嘴角微微翹起,這模樣應該能夠接受男人,這樣一來就更好辦了。這麼大個小伙子曾經情竇初開也是正常,不過是青蔥時候的回憶罷了,成不了什麼事。

    翟夫人得到了她最想要的答案,又喝了一杯茶就離開了。郭啟辭至始至終都一頭霧水,不知道對方到底是誰。

    方思瑜眉飛色舞,與前幾天的陰郁完全不同,甚至語氣溫柔對他說︰“今晚想吃什麼就跟廚房說,你現在正是長身體的時候,不要虧了自己。你和你弟弟一樣大,年輕人肯定有不少話要說,平時啊就該多在一起,別老自己窩在屋子里。你不是要上大學了嗎,你弟弟也在那學校學的也是金融,你可以找他多聊聊,心里也有點底。”

    說完方思瑜心情極好的趁著天色還早出去做美容了,這幾天生悶氣皺紋都多了幾根。至于賴在家里的郭心慈,方思瑜眼底閃過一絲陰狠。

    “真沒想到你外表愣愣的,私底下勾搭男人的手段倒是挺厲害。”方思瑜走後,郭心慈一臉輕蔑,望向郭啟辭的眼神好像望著垃圾一樣。

    郭啟辭莫名其妙,忍不住左看右看,最後看四周沒人才指著自己。“你在跟我說話?”

    郭心慈憤恨,就這麼個呆愣的蠢貨竟然吸引走翟少的目光,這對她簡直是最大的侮辱。語氣更加惡毒起來,“真惡心,明明是個男人,竟然這麼賤賣屁股。”

    郭啟辭微微皺眉,這輩子和上輩子他都沒有和這個同父異母的姐姐打過照面,完全不知道為何對方對他有這麼大的敵意。好看的唇吐出這麼惡毒的話,這個長得溫婉的姐姐還真是表里不一。

    郭啟辭依然一副呆愣的樣子,深深嘆了一口氣,一副我同情你的樣子,“你別這麼罵自己和你媽,我們都知道你們心里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