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作品:《重生之修復師

    翟老身著淺灰色唐裝,拄著一根降龍木拐杖,精神奕奕。雖然一身簡樸與華麗毫不沾邊,可周身的氣勢。眉目中的威嚴讓人無法將他看做是個一般的老頭。翟軼一身黑色西裝,身材高大天生一雙大長腿,筆挺的站在那自帶發光利器,奪目耀眼。一雙劍眉濃黑,面容稜角分明,目光灼灼令人生畏。

    兩人出現在大門口,原本輕松自在的氣氛瞬間變得凝重起來,每個人都下意識的整理自己的著裝,把原本的散漫都收了起來。眾人自覺地開出一條道,跟接受首長閱兵似的。

    郭光明一看到兩人,臉上堆滿了笑容,趕忙帶著妻兒迎上前去。

    “二位能夠屈尊前來,令寒舍蓬蓽生輝啊。今天我一早就听到喜鵲在叫喚,就知道必是有貴客來。”郭光明不知道哪跟人學了幾句,自以為覺得很幽默,卻不知一臉諂媚,語氣夸張,令一旁的人都忍不住竊竊而笑。

    方思瑜尷尬不已。在豪門中哪怕是再想巴結對方,姿態放得過低只會讓對方輕賤,尤其是翟家這樣的家族,更是瞧不起這樣卑躬屈膝的奴向。

    翟老的氣定神閑,望向郭啟乾,“方丫頭,這就是你們家的啟乾吧?”

    “承蒙您關愛,正是犬子。啟乾,還不快過來跟翟伯伯問好。”方思瑜言語中把兩家人關系拉近,其實按輩分郭啟乾應該叫翟老爺爺。翟老中年得子,如今已近七十,比方思瑜還高一個輩分。可為了攀上翟軼這棵大樹,輩分在某些場合便要適當調整。

    郭啟乾揚著得體的笑容,既不卑微也不傲然,“翟伯伯好。”

    翟老掃了郭啟乾一眼,點了點頭,“正是青春年少時,不錯不錯。我年紀大了也不知道你們這些小年輕喜歡什麼,這玉菩薩就送給你玩玩吧。”

    一旁一直未做聲的翟軼遞給翟老一個小盒子,翟老打開把里邊的玉菩薩拿了出來,放到郭啟乾的手上。

    眾人雖只是遠遠一望,可那玉體通透青翠,又出自翟老之手,必是不凡物。

    “啟乾還不快謝謝翟伯伯,這愣小子高興的都傻了。翟老,真是讓您破費了。”郭光明眼楮一亮,心中雀躍。禮重代表翟家對他們家的看重,這麼一來兩家聯姻更有戲了。

    郭啟乾畢恭畢敬的道謝,“謝謝翟伯伯。”

    “不用這麼拘謹,我只是個過來湊熱鬧的老頭子。你們該怎麼玩就怎麼玩,別等我這把年紀想舞一把還怕閃了腰。”

    翟老自我打趣了一把,眾人紛紛都夸他老當益壯,還年輕得很。這麼一打岔倒是讓氣氛變得舒緩了些,開始有人上前打招呼。翟老和翟少一起到一個角落坐下,即安靜又能將整個宴會大廳一覽無余。大家伙都明白翟老這是什麼意思,一舉一動更加謹慎起來。

    翟軼自始至終表情都沒有變過,一貫的冷冽作風,坐在暗處讓人更難捉摸他的心思。翟軼這棵大樹夠粗,卻不是那麼好抱的。翟氏家族分為三脈,軍界、政界和商界,三足鼎立支起整個翟家。各自獨立又互惠互利,翟老這一脈為商界,掌控著著整個翟氏家族的經濟命脈。

    翟軼年紀輕輕就能扛起整個翟家商業帝國,絕非仁慈之輩。做事雷厲風行,眼光毒辣手段狠絕,因作風頗似軍風說一不二,得了個‘冷面少帥’之名。與人不親近,只在自個的圈子里行走,從無緋聞,想研究其癖好還真不容易。

    這才使得心有所動的眾人,敢想而不敢親近。只能盡力在翟軼出現的場合里表現自己,這也才使得這次生日宴會會有這麼多A市名流子弟參加。否則以郭家和方家的影響根本不可能會有這麼多人來捧場,實在是能讓翟軼出現實為不易的原因。

    翟家和郭家以及方家並不算親近,翟老和翟軼都能參加,這讓眾人心底更確定翟家是急了,很想讓翟軼趕緊娶妻生子。翟氏家族有規定,三脈不能纏繞在一起,也就是說不可以家族里聯姻,甚至另一脈親近的朋友都盡量避免結為親家,使得翟家圈子外的人更有機會了。

    翟軼拿著酒杯漫不經心的輕輕搖晃著酒杯,可全身的冷氣場讓人不敢親近。郭啟迪怯怯的坐在翟軼不遠處,咬著下嘴唇怎麼也不敢向這麼個冷峻的男人發出邀請。他已經注意到了,雖然許多人望向這邊的時候,眼里帶著渴望,可誰也不敢向前一步,這男人的震懾力可想有多強大。母親之前耳提面命,剛才姐姐暗暗威脅,可他還是鼓不起勇氣。

    舒緩的音樂變成了熱情奔放的拉丁舞曲,強烈跳躍,現場頓時歡快起來。在場大多都是年輕人,對這樣歡快的舞曲都忍不住跟著扭動起來,可卻沒人願意做第一個人跳進舞池里。翟老在場翟軼又是冷冽的性格,他們是否會喜歡這樣的外放?

    眾人正猶豫,一個靚麗的影子跳進舞池里舞動起來。如若精靈一般,舞姿歡快輕松,強烈的扭擺令人眼花繚亂,青春揮灑讓人忍不住跟著扭動起來。灑脫不造作,在一群正襟危坐的眾人中尤為耀眼奪目。

    這個人正是郭心慈。就連翟軼也忍不住微微挑眉,郭心慈的外貌屬于傳統的東方女性,溫婉內秀,可此時卻熱情的扭擺著,強烈的對比讓她更具魅力,成為場上的明星。

    此時圍觀的人頓時反應過來,也紛紛跳入舞池里,可再怎麼努力也無法像第一個人那麼奪目光彩。大家心里也明白這個道理,不甘心的吐了一句槍打出頭鳥。

    應為宴會主角的郭啟乾仿若旁觀者一樣看著這一切,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有點意思。”

    方思瑜惱怒不已,可面上又不好表現出來,保養極好的玉手緊緊捏著酒杯。胡茜還真是煞費苦心,竟然暗地里換掉舞曲,整出這麼一出。她下意識望向翟軼,他的目光果然在舞池里。

    “啟乾,你也上去。”

    郭啟乾笑了起來,“媽,你喝多了。”

    方思瑜這才反應自己說了什麼蠢話,他的兒子是繼承人,怎麼可能去獻媚。輕茗了一口酒,掩住尷尬冷哼道︰“上不了台面的東西,以為這樣就能勾引到翟少嗎。”

    郭啟乾並沒理會方思瑜的自相矛盾,這點伎倆就想迷惑住翟少,這個胡茜或是郭心慈也不過爾爾。不過竟然能瞞過他使出這招,倒也算得上一個對手。

    熱鬧的舞池里爭奇斗艷,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聚集在舞池里。沒有人發現一個角落里,正有個人正偷偷摸摸的從餐桌上搬運吃的。

    郭啟辭覺得自己全身都濕透了,明明在自己的家里,卻跟賊一樣偷著食物。從未曾干過這種事,他的手都是顫的,好不容易把盤子裝滿,趕緊趁著大家不注意,沿著牆角溜走。結果因為太緊張,一個音樂鼓點響起時踉蹌著摔了一跤。可摔下去的時候,郭啟辭雙手拿著盤子高舉著,自個摔得狗趴,盤子的食物卻保住了。郭啟辭連忙從地上爬起來,一瘸一拐的溜了。

    噗——

    拿到食物的郭啟辭渾然不知自己這狼狽樣全被人看到,且成了人眼里的笑料。

    翟老側目,他剛才幻听了?這個好像別人欠了他錢,一天都擺著個臭臉的兒子竟然笑了?

    翟軼一臉淡定,“一只小老鼠,挺逗。”

    翟老沒好氣剮了他一眼,“張嘴還不如閉嘴。”

    萬能王看著癱軟在地上的郭啟辭,一臉鄙夷,“你瞧你這點出息,不就是去拿點吃的嗎,至于嗎!這是你家。”

    郭啟辭擦著臉上的汗,“總之,總之沒有下次了。”

    郭啟辭緩過勁來,便開始品嘗自己‘偷’來的美食,並沒發現萬能王眼楮閃過一絲狡黠的精光。

    郭啟辭今天一直在練習,等他想起晚飯的時候,參加宴會的人已經陸續到場。他還沒走到樓梯口就被佣人攔住了,郭光明讓他不要出現在人們的眼前。他解釋想去要點吃的,對方答應一會送到他房里,可等了很久也沒人送來,估計早把這事拋到腦後了。

    郭啟辭沒有囤零食的習慣,只能餓著肚子繼續練習。好在中午吃得挺飽,還能熬到宴會結束的時候。可萬能王卻不答應了,數列無數不吃晚飯練習會導致的惡劣後果,並以自己也想去體驗一下宴會氣氛堅持趕著他去拿吃的。

    萬能王說得這麼嚴重,郭啟辭也不好拂了他的好意,只能跟個賊似的去拿吃的,差點沒嚇出神經病來。他從小最是听話,小男孩調皮搗蛋惡作劇從來沒有過,只要畫個圈,他就能乖乖在里邊待一天不動類型。除卻上輩子為了莊卓第一次違抗父命之外,其他時候都是指哪打哪,從小把媽媽的話爸爸的話老師的話當做聖旨一樣執行。

    郭啟辭狼吞虎咽的吃著,一來是真餓了,原本就沒吃晚飯還被這麼一嚇,肚子都空了;二來,他剛才耽誤了太長時間,得趕緊吃完好加緊練習。

    正當郭啟辭打算進入空間的時候,房門被敲響,一打開門管家領著一群人涌入。

    偷吃的事被發現了?!

    這是郭啟辭第一反應,可沒等他開口辯解,就被管家李叔按住,幾個人向他撲來。等他再次回過神來的時候,整個人已經變了樣。

    李叔看到他這個模樣,點了點頭,“可以走了。”

    “啊?李叔這是帶我去哪啊。”郭啟辭被李叔拽著出門,完全莫名其妙。

    李叔面目表情回答︰“參加宴會,注意一會不要說不該說的話,管好自己的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