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作品:《重生之修復師

    郭啟乾雙手插進褲袋,身體靠著牆壁,劉海擋住大半張臉,郭啟辭看不到他到底是什麼表情。這個在別人面前陽光優秀的弟弟,在他面前卻顯得很陰郁,不知道是厭惡他還是因為不屑偽裝。

    郭啟辭指了指自己,“你剛才是在叫我?”

    “這里除了你還有別人嗎?”郭啟乾語氣不大好,似乎很不想和他說話,又迫不得已。

    郭啟辭摸摸鼻子訕笑,“有什麼事嗎?”

    “那個瓶子是怎麼回事?”

    郭啟辭一時沒反應過來,“啊?”

    郭啟乾見他這樣更加不耐煩了,“今天早上你打碎的瓷瓶,我剛才到書房里看到它完好的放在那。”

    “那,那……”郭啟辭頓時緊張起來,結結巴巴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他只記得瓶子不能碎,腦子里一直想的是怎麼彌補這個漏洞,壓根忘了郭啟乾看到瓶子碎了,現在恢復原狀他該怎麼解釋。

    郭啟乾看到他這個樣子,覺得印證了自己的猜想,“你倒是有點本事,竟然能找到連我也辨別不出來真偽的贗品。”

    郭啟辭瞪大眼,連忙擺手辯解,“不,不是……那個不是贗品。”

    雖說現在有高科技復原術,甚至可以達到肉眼看不出修補痕跡的地步,可實際上不可能真的恢復如初。況且瓷器破碎得太嚴重,完全是四分五裂,想復原還是半天不到的時間,根本不可能。郭啟乾仔細看過,完全看不出痕跡,他也曾經見過修復好的古瓷器,最好的修復師也無法達到這個程度。

    郭啟乾對古董尤其是瓷器並不是很精通,現在的贗品又十分精致,哪怕是專家也有出錯的時候,因此他認定這個瓶子是郭啟辭不知道哪弄來的贗品。

    郭啟乾並不意外郭啟辭會撒謊,畢竟這事要是讓郭光明知道,一頓胖揍都是輕的。“你不用跟我解釋,你只需要記住,不管是任何人問起都不要承認這個瓶子和你有任何關系,這對你絕對沒有任何好處。”

    郭啟乾扔下一句莫名其妙的話就離開了,郭啟辭摸不著頭腦,這個弟弟是在關心他嗎?

    萬能王從珠子里蹦出來的時候,郭啟辭忍不住跟他說起這個事。萬能王搖頭嘆氣,“哎喲哎喲,就這智商要是在宅斗宮斗政斗里那絕對被斗得連灰都不剩。”

    郭啟辭撓頭,不好意思笑道︰“我這腦子是不大好使。”

    萬能王擺擺胖乎乎的食指,“是你無所求,所以才沒這個心思。這個瓷瓶你知道是從哪來的嗎?”

    郭啟辭搖頭,他只知道是郭光明拿回來的,具體的郭光明不可能會跟他說這些,他也無從打听,也沒興趣打听。

    “是你爸那個情婦胡茜從中間拉的線收到的,說到這個瓷瓶來歷可就大了,這個回頭跟你說,反正你就知道很厲害很珍貴就是了,我萬能王附身的地方那必須都是稀世珍寶,有價無市。也正因為這,你爸才會一個高興同意胡茜兩姐弟參加生日宴會。”

    郭啟辭還真不知道這出,“可這跟啟乾跟我說那些話有什麼關系?”

    萬能王扶額,胖乎乎的小手只夠蓋住一邊眼楮,“我收回剛才的話,你是真的傻!你不想想,如果這瓶子是假的,在眾人面前被揭露出來,可不成了個大笑柄,那個胡茜還落得好?你這弟弟打的好主意,不過這下可讓他失望了,這瓶子真得不能再真!”

    郭啟辭一听著急不已,“那到時候他問我這瓶子咋復原的咋辦啊?”

    萬能王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你死不承認他能怎麼著?那時候碎成那樣了,他看花眼了不正常的事嗎。”

    郭啟辭猛的點頭,“對哦,嘿嘿,萬能王你真聰明。”

    萬能王驕傲挺胸。

    郭啟辭讓萬能王帶他進空間,現在才剛剛七點,他有很多時間去夾蟲子。

    一大盆蟲子又如方才完好的擺放在桌上,郭啟辭這次他並不著急馬上去夾蟲子,而是先測試了一下力度。看到底什麼樣的力度就可以把蟲子夾起來,並且不會捏破。夾起來的時候手的姿勢是什麼樣的,在搬運過程中應該按照什麼樣的軌跡。

    這是他吃飯的時候想到的,他之前太著急了,一頭扎進去夾蟲子根本沒有去思考其中訣竅。夾蟲子其實就像他以前干農活,拿鐮刀割稻谷的時候,鐮刀應該怎麼拿,力度的大小、方向等等,如果一頭扎進去胡亂割,不僅費勁很有可能還會傷到自己。

    雖然只是一個夾蟲子,郭啟辭依然分解出了步驟,然後每一個步驟的首要點就是保證蟲子的存活率,只有保證了存活率速度才會有意義。

    在第五次測試的時候,死亡率為百分之三,郭啟辭終于拿到了一個經驗值,雖然時間耗費了兩個半小時,距離過關相差很遠。

    郭啟辭听到系統提示音的時候,笑得一臉燦爛,“萬能王,我終于有一個經驗值了。”

    萬能王看他這麼認真,雖然成績不咋樣,卻依然十分高興,也為他鼓勁,“加油!你會做得更好的。”

    郭啟辭笑著又繼續,一分鐘都舍不得浪費。第六次測試,死亡率為百分之二,耗時兩個小時二十八分鐘,經驗值為1,總經驗值為3。

    一直到第十五次測試結束,郭啟辭的死亡率一直保持在百分之三以內,最後一次甚至只死了一只,耗時均為兩個小時左右,一共積累了12個經驗值。

    郭啟辭听到提示音時興奮不已,只是一個晚上就積累了12個經驗值,十天以內積累一百個經驗值並不困難。等他再熟練一些,能保證死亡率降到0,他就可以考慮提速,到時候就更容易拿到一百個經驗了。

    “萬能王,趕緊開始吧,你怎麼了?”郭啟辭斗志昂揚的想繼續,卻發現萬能王又在一旁咬著小手絹淚流滿面。

    “你竟然自覺的連續了二十多個小時,還想要繼續,這真是太令人感動了!”萬能王剛才一直守在一邊沒說話,每次夾完提示音響起的是,他就會把蟲子恢復原狀。郭啟辭一句話也沒說就繼續開始,他一直想看郭啟辭能堅持多久,沒想到這個傻子竟然一夾就是這麼長時間。

    雖然現在定論還是過早,但是已經讓萬能王感動不已,他這麼多任宿主,能堅持這麼長時間訓練的還真沒幾個。

    郭啟辭傻笑,“這麼長時間了啊?我還覺得挺有意思的,比看書好玩多了。”

    萬能王擦擦眼淚,“好狀態要保持,不過今天先到這吧,好好休息明天再戰。”

    萬能王這麼一說,郭啟辭也覺得有些困了,肩膀也十分酸痛,手指已經被鑷子壓出紅印。出空間一看,竟然已經十二點多了。

    郭啟辭每天除了吃飯睡覺洗漱上廁所,其他時間都待在空間里練習,一天累積時間都有十五個小時以上。一直到26號召開宴會,五天時間里,他現在已經積累了300個經驗值。死亡率基本為零,速度依然在兩個小時左右。

    “萬能王,300個經驗值了,瓷瓶能保持三十天了!”系統報完經驗值,郭啟辭興奮不已。他現在終于可以利用自己的力量保證瓷瓶不會碎掉,媽媽也就不會因為這個而失去生命,因為高強度的訓練帶來的疲憊感瞬間消失。他必須趁著這兩個月多積累點經驗值,保證瓷瓶完整時間,否則上學了就沒這麼多時間了。

    萬能王望著郭啟辭心中百感交集。郭啟辭是他所有宿主中最笨最沒天賦的,可他也是最努力的。短短五天他所積累的經驗值在歷屆宿主中是非常不錯的成績,這都是他高強度練習的後果。每天八十個小時的練習,雖然只有五天,卻是大部分人無法達到的。不僅是身體上的折磨還有心理上的,枯燥的重復練習,會擊垮不少人。

    郭啟辭最難得是沒有一絲抱怨,每次都是百分之百的投入。

    郭啟辭看到他在發呆,不由擔憂道︰“萬能王,你怎麼了?”

    “今天就到這里吧。”

    郭啟辭不解,“啊?為什麼,今天還有很多時間。”

    萬能王皺著小眉頭,“外邊正在舉行宴會。”

    萬能王五天前就知道他不能參加宴會,現在提起,難道是……

    “是不是瓶子除了什麼事?”郭啟辭一臉緊張,猛的站起來。

    萬能王鼓著包子臉,怒其不爭,“你除了瓶子就不能想點別的嗎?”

    郭啟辭撓撓頭,“除了瓶子,那個宴會和我沒有任何關系啊。”

    萬能王背著手來回走來走去,指著他喋喋不休︰“你啊你,人家灰姑娘被後媽壓著干活不讓參加宴會,可心里還是很想去的。你倒好完完全全接受了這樣的安排,你怎麼這麼沒出息啊!”

    郭啟辭笑了起來,“萬能王,你可真逗。灰姑娘是著急去相親見王子,我去干嘛啊?”

    萬能王爬到桌上,手指點著他的腦袋,“你這傻子,連你爸外邊養的私生子都參加了,你都不能參加,這是對你極大的侮辱和蔑視,你怎麼就不上點心啊。”

    郭啟辭笑著沒說話,一臉不在意。

    萬能王頓時泄了氣,可外邊歌舞升平自己的宿主在這苦哈哈的練習,目的只是為了一個破瓶子,萬能王怎麼想都覺得不舒服。他萬能王的宿主哪個不是出場萬人尖叫,玫瑰香吻四處飛來,哪像現在被塞在一個偏僻角落做作業!這真是太不科學了。

    于是,萬能王做出了一個改變郭啟辭命運的重要決定。

    郭啟乾生日宴會,A市名流都如約而至。因為之前得了消息翟老和翟少都會來,所以場面比郭家人之前想的要更熱鬧。尤其是年輕一輩的女孩子,個個打扮得光鮮亮麗,宴會因他們更加明媚妖嬈起來。各自的心思不言而喻,其中也不乏有別樣心思的年輕男子。

    郭心慈和郭啟迪一早就以主人子女的身份站在郭光明的身邊,兩姐弟一個美一個俊,面容姣好樣貌出眾,如若金童玉玉一般。兩人雖是私生子,可氣質卓越。郭心慈恬靜柔和,極具古典氣息,如若仕女圖走出來的一般。郭啟迪則俊俏文氣,猶若古代俏書生一般。讓旁人雖知道兩人身份,也難以起厭惡之心。

    方思瑜從一開始看到兩人就後悔了,她沒想到這兩姐弟現在會長得這麼好,可事已至此她只能忍著,安慰自己只有這樣才有可能和翟少搭上關系。慶幸的是郭心慈和郭啟迪一直乖巧的跟在郭光明身邊,落落大方卻不爭奇斗艷,試圖將郭啟乾的光彩奪走。

    比起方思瑜,郭啟乾要輕松自在得多,臉上依然招牌似的微笑,毫不擔心這兩姐弟把自己的光彩奪掉。

    宴會還沒有正式開始,只放著舒緩悠揚的音樂,大部分人都已經到場。成群結隊地在一起,手中拿著香檳或果汁低聲交談,或是拿著自助的精致餐點優雅進食。大部分人尤其年輕人臉上都掛著最美的笑容,時不時某個角落會傳來低低的笑聲。所有人都顯得悠然自得,心情輕松愉悅,為慶賀郭啟乾的生日而來。

    直到翟老爺子和翟軼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