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作品:《重生之修復師

    大盆子被隔成兩半,一半是空的一半裝著密密麻麻正在蠕動的蟲子,有萬能王小手指那麼粗,看得人頭皮發麻。

    萬能王邁著小胖腿走了過來,聲音糯糯的,“把我抱上桌子。”

    郭啟辭把他抱上桌,胖乎乎的小身體手感還挺不錯。

    萬能王看到郭啟辭一臉淡定,贊許的點了點頭,“沒被嚇得尖叫還算不錯,以前就有宿主被這小蟲子嚇得直接放棄了學習。真是大驚小怪,再惡心再丑陋的蟲子能有惡毒的人心恐怖嗎?”

    郭啟辭依然面無表情,他從小長在鄉下,蟲子見多了。有一次他走過一棵樹下,上面都是毛毛蟲,落下來趴了他一身。要不是有土法子治了,那全身估計都能潰爛掉。家里也養過蠶,他經常抓來抓去,所以並不覺得有什麼可怕的。“我現在應該干什麼?”

    萬能王小胖手一揮,桌上出現了一個鑷子,“你用鑷子把這些蟲子放到空的這一邊,直到你的速度提高到搬運一次只需要半個小時,且死亡率為零,這項練習才算過關。一次只能夾一只,要注意力度不要夾死,鑷子口很尖蟲子一旦被戳掉也會死。死亡率要控制在百分之三以內,否則算作不成功,經驗值為零。

    搬運一次你可以獲得一個經驗值,如果死亡率為零增加兩個經驗值,一個小時內能完成再加一個經驗值,半個小時內完成為兩個經驗值。需要提醒的是,你每累積一百個經驗值你的瓷瓶就能保住外邊的十天。”

    郭啟辭一听這個眼楮亮了起來,之前他還怕是學跟數理化一樣的天書,他的理解能力差,不知道猴年馬月才能學會。如果夾蟲子就能讓瓶子一直維持現狀的樣子,這對于他來說可就簡單多了。這比起楊秀珍去黑礦井挖煤,不知輕松多少倍。

    郭啟辭二話不說坐到椅子上,拿起鑷子就開始夾了起來。現在外邊還有一個多小時才開飯,他至少還有五個小時的空余時間。

    這些蟲子比他想象中的還要脆弱,稍稍一使勁就會夾死蟲子濺出綠色的液體,而且鑷子很容易戳到旁邊的蟲子。看似很簡單的事情其實並沒有那麼容易,郭啟辭剛開始摸不著門道,力度拿捏得不好,夾死戳死了不少只蟲子。

    郭啟辭把所有蟲子搬運成功,叮的一聲,類似電腦發音的生硬聲音響起。

    “大號蟲子操作第一回編號為測01,系統首次啟動獎勵經驗值1;耗時兩個小時二十三分鐘,經驗值0;死亡率百分之二十三,經驗值0。合計經驗值為0,郭啟辭目前總經驗值為1。”

    郭啟辭听到提示時,微微愣了愣,隨即欣喜道︰“我還有一個經驗值啊?”

    萬能王看他做了兩個小時無用功還這麼樂呵,不知道是該喜還是該愁,“這是安慰獎,以後就沒有了。”

    郭啟辭他壓根沒想過會第一次就能成功拿到經驗值,意外的收獲讓他十分高興。

    萬能王搖了搖頭,“這死亡率也太高了,這麼多宿主中你也能名列前茅了。可人家那是因為害怕,所以才沒控制住。”

    郭啟辭羞赧的撓撓頭,有些擔憂道︰“這個沒有次數限制的吧?”

    “這倒沒有。”

    郭啟辭心里舒了口氣,“那就好,我繼續練總有天能達到的,還好這里的時間慢,我可以慢慢磨。現在可以開始了嗎,我剛找到些感覺。”

    “目前表現不錯,就是不知道能堅持到什麼時候。”萬能王喃喃自語,手一揮盆子又恢復了原狀,死去的蟲子又復活了。

    第二次比第一次稍稍進步,時間為兩個小時十分鐘,死亡率為百分之十五,經驗值依然為零。

    距離吃飯還有段時間,郭啟辭又開始了第三次。最終結果時間為兩個小時十三分鐘,死亡率為百分之十,經驗值0。

    因為時間不夠,郭啟辭只能先離開空間,萬能王又變成了虛體,郭啟辭有些遺憾道︰“我剛找到點感覺就得出來了,一會別吃飯回來又手生了。”

    萬能王飄在空中,“你的興致倒挺高。”

    郭啟辭傻笑著撓頭︰“這活可比看書容易多了,而且在空間里真的不覺得累,要是空間里能看我自個的書就好了。”

    雖說空間體力的消耗和外邊一樣,可精神的折磨卻是按照實際操作時間計算的。連續七個小時進行這樣枯燥乏味的動作,還一點成果都沒有,還能保持這樣的熱情並不是每個人都可以。不過現在下定論為時過早,這麼多任宿主大部分人剛開始都是斗志昂揚,可能堅持一年以上的人都為數不多。

    看不到頭的枯燥練習,沒有利益的驅動,很多人都難以堅持下去。哪怕再怎麼用未來美好前景誘惑,也只會引來質疑,從而放棄。

    萬能王心底暗暗嘆了口氣,語氣平靜,“你要是能堅持,等進階了就可以了。”

    “那時候你會變成實體嗎?”

    萬能王一臉愕然的望著郭啟辭,“為什麼問這個?”

    “之前你為了幫我自己都倒退了,我如果能幫你實現這個願望,也不枉你這麼仗義。只是我比較笨,可能需要的時間會長一些……”

    哇——

    萬能王突然嚎嚎大哭起來,小圓臉紅彤彤的,眼淚鼻涕水都流了出來,整個樣子可憐兮兮的,把郭啟辭嚇了一跳。

    “怎,怎麼了?我是不是又說錯話了?”

    “哇——你這個人怎麼可以這樣,說這麼感動的話是到底是要鬧哪樣啊,唔……感動得我淚水停不下來。你不要以為說了這些話我就可以放松訓練,我告訴你糖衣裹著的炮彈對我萬能王是沒有用的沒有用的!”

    郭啟辭手足無措的望著萬能王,“對不起,我,我只是……”

    萬能王捂住耳朵,肉呼呼的屁股對著郭啟辭,“我不听我不听,你讓我這麼感動讓我怎麼拒絕你的要求。我現在已經倒退成一歲多的娃娃了,要是再破例施法就會灰飛煙滅的。你們人類太壞了,老是使用這樣的溫情招數,我都被你們騙了幾百回了,唔……我這次不會再心軟了,再不會!”

    咚咚咚——

    “啟辭少爺,請你趕緊下樓,老爺回來了。”

    女佣的出現打斷了兩人,郭啟辭朝著萬能王揮揮手用口型讓他躲起來,萬能王攤手,“在我能化形之前,只有你能看到我听到我的聲音。”

    郭啟辭這才放心的打開房門,“我馬上就來。”

    “請你快些,別讓大家都等著。”女佣說完就轉身離開了,雖然面上極力表示出平靜,可眼底的輕視卻掩藏不住。

    郭光明自從有錢了之後,也學別人這做派,家里的幫佣都是少爺老爺小姐夫人叫著,郭啟辭第一次進家門的時候還以為穿越了。沒想到會有這樣封建的稱呼,一直到現在听著都覺得別扭。

    平時吃飯絕不會有人專門過來叫他,如果郭光明不回家,他都是自己到廚房找吃的。郭光明很少回家吃飯,偶爾回來也不會專門派人叫他,除非有事要宣布。

    上輩子他這個時候已經被打傷躺在床上,還真不知郭光明有什麼事這麼鄭重其事。

    “萬能王,我先去吃飯了,一會再回來練習。”

    萬能王一臉可憐巴巴的望著他,嘴角還流出可疑的液體。“吃飯,好多好吃的,唔……我已經好多年沒吃到香噴噴的食物了。”

    “你喜歡吃什麼,我一會幫你拿。”

    萬能王一臉落寞,“我現在是虛體吃不了。”

    郭啟辭安慰道︰“我現在剛高考結束,有兩個月的大長假,有很多時間練習,我會努力讓你早點實體化,讓你吃到你所有想吃的東西。”

    萬能王瞬間淚流滿面,咬著不知道哪里來的一塊小手帕,“討厭,又說這樣的話,人家好感動怎麼破,淚都流干了啦。可是我就是喜歡听怎麼辦,好糾結啊。”

    郭啟辭到飯廳的時候郭光明、方思瑜以及郭啟乾已經全部就位,那模樣應該已經到了好一會。郭光明的臉色暗沉,厲眼掃過來。

    郭啟辭心里一跳,“對不起,我來晚了。”

    郭光明冷哼一聲,“蠢就算了,一點時間觀念都沒有,真不知道你媽怎麼教的你。”

    郭啟辭下意識望向方思瑜,方思瑜事不關己一臉淡定。如果是從前他壓根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可經過在社會上爬模滾打了幾年已經不似從前一樣單純,一听就知道究竟怎麼回事。

    “還不趕緊坐下。”

    郭啟辭連忙坐了下來,不管什麼時候他對郭光明都心存膽怯。想起那時候堅持要和莊卓在一起,郭光明的暴怒的樣子他一輩子也忘不了。唯一一次的忤逆,換來的結果竟然會是這麼苦澀,這個陌生的父親至少在看人上比他高明太多了。

    郭光明不再看他,“我有件重要的事要宣布,26號我們家要為啟乾二十歲生日召開生日派對。到時候會有很多重要人物出現,我們必須抓住這次機會,所以我決定那天讓心慈和啟迪兩姐弟一起參加宴會。”

    話剛落,就連雲淡風輕的方思瑜也一臉不可思議的望著郭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