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作品:《重生之修復師

    旋轉的柔光迅速聚集糅合成一個兩三歲孩童的模樣,胖嘟嘟的還穿著個小紅肚兜,小胳膊小腿跟蓮藕節似的。漂浮在空中,囂張的叉腰揚天大笑,全身散發著微弱的光芒,是虛體而不是實體。

    “你是誰?”

    孩童邁開胖乎乎的小腿,手背在身後仰著大腦袋︰“啊哈哈哈,愚蠢的人類,看到我萬能王還不快快跪下朝拜。想稱霸全世界嗎,想讓所有人膜拜嗎,想成為人上人呼吸上層的空氣嗎。自從有了我萬能王,一切皆有可能!”

    ……

    奇怪的重生使得郭啟辭對萬能王的出現並不意外,他可以魂魄重歸八年前,其他人也可以。現在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解決,沒時間和這個小不點玩鬧。

    郭啟辭沒再看這個古怪的不明物一眼,繼續收拾地上的碎片,繼續琢磨怎麼能讓父親不要把憤怒轉嫁到母親身上,他又怎麼去彌補這個損失。別說現在他還靠家里養活,就算是八年後,他那點工資也不夠看的,到底該怎麼辦呢?

    萬能王正等候郭啟辭的跪拜,結果抬著下巴仰著腦袋等了半天也沒听見動靜,低下頭一看郭啟辭竟然完全無視他的存在,對著瓷器碎片發呆。萬能王覺得自己受到了極大的蔑視,氣鼓鼓飄到郭啟辭眼前,“喂,你听沒听到我跟你說話,想要發財想要稱霸全宇宙,快來巴結我。”

    郭啟辭拿著一塊碎片,喃喃自語,“不知道賣腎能不能湊到點錢……”

    萬能王怒了,胖乎乎的小手指指向他,“賣腎!有我萬能王在你還想為了這麼個破瓶子賣腎,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萬能王吵得郭啟辭腦仁更疼了,“小朋友,你先去一邊玩好嗎?叔叔在忙,暫時沒有時間陪你玩。”

    “小朋友?你說誰小朋友?你才是小朋友你全家都是小朋友!我已經八百歲了八百歲了你懂嗎!你叫我爺爺我都嫌你太嫩。”如果是一個成年人用這樣的語氣說這樣的話,郭啟辭興許還會被震撼一下,可惜萬能王只是個兩三歲粉嘟嘟的孩童模樣,郭啟辭自動把他歸為小孩子的胡鬧中去。

    “哦,好,我知道了。”要是平時郭啟辭會很有耐心和興趣的陪萬能王玩耍胡鬧,可是現在他心中有事,哪有那個耐煩心。邊說著邊把地上的碎片撿起來,只要沒看到碎片興許他還有時間想辦法。

    “什麼叫你知道了?好吧,你們這些愚蠢的人類總是不見兔子不撒鷹,我不露兩手看來是不行了。”

    萬能王邁著小短腿一蹦一跳的在原地轉圈圈,大腦袋搖來搖去十分可愛,圍繞在他身邊的光芒有一部分附到了碎片身上,碎片自動的拼湊起來,就那麼一會功夫一個完好的花瓶展現在郭啟辭面前。

    郭啟辭瞪大眼,“這……”

    萬能王得意的抬高下巴,胖乎乎的手指打了個‘V’,“本王乃天上而來的高人,修復一個破瓶子實乃雕蟲小技。”

    郭啟辭伸手捧起地上的瓷瓶,萬能王剛想阻止卻來不及了,郭啟辭剛踫到瓷瓶那瓷瓶嘩啦一下又變成一堆碎片。

    萬能王假咳一聲,“本王方才只是小露一手,欲練此功必先自攻,天上不會掉餡餅的哦親,要付出代價的哦。”

    郭啟辭咬了咬嘴唇,深吸一口氣開口問︰“只要自宮你就能幫我把瓷瓶修復好嗎?”

    “啊?啊。”萬能王撓撓大腦袋,這明明是他要的結果,可是怎麼覺得哪里不對勁。

    郭啟辭閉眼,如果是從前他或許很難抉擇,畢竟這麼一來這一輩子就毀了。可是他現在預知了後果,而他現在確實沒有扭轉的能力。郭光明不會因為他是自己的兒子就會放過他放過他媽媽,他重來一次已經是賺到,失去身體的一部分又有什麼可怕的呢。

    萬能王看到郭啟辭一臉蒼白,手緊握著青筋暴露,覺得事情好像在往不可預知的方向發展。雖然從前有些宿主是很厭煩跟他學那些枯燥乏味單調的東西,可是也不至于像郭啟辭一樣如同要奔向地獄。現在的人類怎麼討厭學習到了這個地步?真是太墮落了,他難道注定修不成正果?

    萬能王搖搖頭,一臉稚氣卻說著和外貌不相符的話,“現在的年輕人啊越來越不像話了,總是希望能夠坐享其成,點石成金。焉能明白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學習是枯燥了點,可是收益那是大大滴,至于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嗎。”

    郭啟辭眼楮猛的睜開,“學習?你不是說自宮嗎?”

    “是啊,自攻,自己努力攻讀研習,我最近剛學到的詞,不錯吧?”

    ……

    亂用詞會害死人的!

    “你剛才的意思其實是,讓我跟著你學習怎麼把瓷瓶還原?”

    “對呀,我是最偉大的修復系統,‘系統’知道嗎?也是我剛學來的詞哦,特酷特時髦特符合我高大上的氣質。我能教你修復一切破損的東西,這種把個破爛修復成原來的樣子,是最低等的修復術,對我來說So easy!我還能教你修復……”

    “請您教我修復這個瓶子,你讓我干什麼都可以!”郭啟辭激動了,想撲過去抓住他,卻從他身體穿了過去,一瞬間郭啟辭似乎看到了萬能王臉上出現了與外表不符的哀傷,不由失神了一會。

    “修復術的學習是一個漫長枯燥的過程,你願意嗎?”

    郭啟辭頓時回過神來,“願意。”

    “不能利用修復術去騙人謀取利益,否則將會收回能力,你還願意嗎?”

    “願意。”

    “學習修復術之後必須疼我愛我寵我,我傷心的時候你要……(以下省略一萬字),你仍舊願意嗎。”

    “我願意。”

    萬能王滿意的點了點頭,雖然從前的宿主在最初看到他的時候也是這麼的堅定,可後來不是堅持不下去,就是迷失在修復術帶來的巨大利益中,使他過了這麼多年依然無法變成實體無法成長,但是每一次宿主的‘我願意’誓言,都讓他激動不已。

    哎,我真是個M性的人妻系統,宿主虐我千百遍,我待宿主如初戀。萬能王捧著自己的胖臉,明媚而憂傷。

    郭啟辭不知道萬能王的憂傷,而是焦急問道︰“萬能王,我要學習多久才能修復好這個瓶子?”

    萬能王小胖臉更加郁卒了,這個宿主太心急了,他這次估計又要往回長了,再往回長他就成受精卵了啊摔!

    “你這人類怎麼這麼急功近利呢!普通人類修復這個瓷瓶至少得學個幾十年,有我萬能王在就算傻子一年多也能學會了,就這樣你還不滿足,你,你,你……”

    郭啟辭趕緊解釋,“您別誤會,這個瓶子對我來說很重要,而且我沒這麼多時間了……”

    萬能王冷哼,“解釋等于掩飾,算我萬能王倒霉遇到你。我現在可以就幫你把它修好,但是我只能保證他在三十天之內安然無事。如果這三十天里你不能按照我的要求完成任務,那麼它就會立刻恢復到現在的樣子,而且那時候背負責任的依然是你。不要妄想鑽營,每一個修復作品都會和修復師掛鉤,修復師一旦能力減退修復作品就會跟著倒退到原來樣子,而且責任人一定會是修復師,絕不存在僥幸。”

    郭啟辭先前自宮都點頭了,這哪有不願意的,“好,我一定會好好學習的。只是我這個人笨手笨腳的,我能學會嗎?”

    “態度是關鍵,沒有我萬能王教不會的。年輕人,不要妄想用笨拙作為偷懶的借口。”萬能王踱著小碎步,小胖手習慣性的往下巴抹去,做著捋須的動作。

    若非此時郭啟辭心急如焚,沒有空閑想起他,早就被這模樣逗笑了。

    郭啟辭頓時放下心來,在他的字典里從來沒有偷懶這個詞。郭啟辭是不夠聰明,但是他有一個優點,那就是堅持。只要他下定決心要去做的事,哪怕再苦再難哪怕他完全看不到自己在進步,他也能盡全力去努力。而不會因為失敗而氣餒放棄。這樣的執拗或許在有的時候談不上是優點,但是有時候卻是一種另類能力。

    談好條件,萬能王開始施法。全身的光芒都轉移到了碎片身上,一個完好的瓷瓶再次形成。這次郭啟辭再去觸踫,不再碎掉。

    郭啟辭欣喜若狂,剛想回頭感謝萬能王,卻看到失去光芒的萬能王虛弱的躺在地上,不知道是不是郭啟辭的錯覺還是真實,萬能王比剛才又小了一點,好像只有一歲多剛回走路的樣子。

    “萬能王,你怎麼了?”

    “哎,又做了一筆虧本生意,還沒讓自己進階就先倒退了。”萬能王露出慘淡的笑容,這樣的笑容出現在一個孩童身上,郭啟辭心疼不已。他真是沒用,因為自己的莽撞又讓一個人受到了傷害。對不起三個字實在太廉價,郭啟辭收起心中的悲痛,“我該怎麼做?”

    “你把我從瓷瓶里喚醒,現在瓷瓶是回不去了,現在需要一個新的宿體。你趕緊給我去找一個低調奢華上檔次的東西讓我附身,記住哦,一定要上!檔!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