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數三集)50,【血泊】

作品:《追風吧!體保少年~

    (倒數三集)50,【血泊】

    初春的冷風吹進全罩式安全帽的縫隙,卻吹不散兩人冷戰的沉默。前座這位當男朋友的,總是缺少該有的體貼與陪伴,要求他就算不能每天踫面,也要每天早晚都來電問候他都做不到,陪同逛街也一副死魚臉意興闌珊,從不會主動送點心和飲料,也經常忘記女友在意的口味和喜歡的顏色,好像只有做愛的時候,才能感受到這個男孩殘余的溫柔,甄珍開始懷疑自己愛上的,是凱風光響亮的名氣,還是只是那具健壯迷人的外表。

    「嫂子,出來玩別不開心,是不是凱爺惹你不爽,我臭嘴今天生日,我替他喝一杯!」一伙人為了不讓打工的風缺席,就干脆約在風打工的餐廳幫臭嘴慶生。

    風從大家走進餐廳的那一刻,就一眼看出甄珍和凱之間的別扭。

    「我知道不喜歡枸杞的味道,幫換成最愛的熱紅豆。」深色的手工拉坯陶碗一個個擺上桌,里頭的宇治抹茶凍和鮮紅枸杞巧妙搭配的口感是最近流行的熱門甜點,但只有風特地端給甄珍的這碗贏來眾人羨慕的目光。

    「小風就是比你這個當男朋友的體貼一百倍。」甄珍淡淡隨口說了一句,在凱好勝的自尊心上當眾再桶一刀。

    *****

    「你出來干嘛?快進去陪她啊!」風的雙手停不下來。

    凱上前幫忙抓住底下的橘色垃圾桶,以便風把黑色大垃圾袋從中順利抽出來重新綁緊。

    「她就是公主病,愛鬧脾氣,怪我忙著打球,不然就是找你,說我很少陪她,明明上周六才陪她去逛美華泰outlet,走得我累死了,比打球還累還不如跟你算了!」凱靠著鐵欄桿,看著風拍拍圍裙上的贓污,這種勞力真的不是風這般陽光男孩應該干的活,風對生活的踏實與對抗命運的堅韌意志,讓凱打從心底佩服。

    「她是女孩子,想要男朋友時時刻刻陪伴呵護是很正常的事。」風繼續把散亂的玻璃酒瓶一個個放進回收的塑膠箱里。

    「要是跟你交往我就不用擔心這種事我的意思是你跟醫生交往的時候,也不會這樣無理取鬧吧!」後巷昏暗的路燈突然亮閃了好幾下,凱喃喃自語的話說在嘴邊,但風卻一個字也沒遺漏,停在半空中的手說明了自己有些震驚,這個豬腦袋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有哪個直男會拿自己的女友跟同志好友交往做比較的,真受不了這個智障!風極度不欣賞凱這樣有意無意地撩撥他的心弦!

    「那不一樣,怎能這樣比,她不是無理取鬧,是因為她真的很在乎你。」撩撥個屁!風罵自己發什麼春,凱隨便說兩句,風就輕易讓自己沉淪,不得不馬上在心里詛咒自己過份奢求愛情的愚蠢。

    「我不知道只是覺得跟她在一起壓力越來越大,不知道還能撐多久」看著風抱起啤酒箱再走到垃圾車的另一頭疊放整齊,凱便主動走上前,打算接過風手中的箱子。

    「你該不會是喜歡上別人了吧?」風說話的同時,凱的手正好交疊在風的手下面,怎麼平常再自然不過的觸踫,當下搭配這句話卻變得十分曖昧,凱緊貼的手也似乎沒打算放開,千言萬語的雙眼直看著風的眼眸,沉默的告白是全宇宙最難懂也最深刻的愛,我喜歡誰你難道還感覺不出來嗎?怎麼會有這麼笨的學伴。

    「你幫我拿去放,我要進去洗盤子了。」風的背影還停靠在後巷的凱手上,放下的是啤酒箱,但放不下的是凱掙扎的思緒和悸動不止的心跳。

    *****

    重機停在甄珍家樓下的路旁還來不及熄火,凱和甄珍已經大吵了三百回合,凱最後不回應的沉默與否認有第三者更讓甄珍的火勢燒遍了整座佔地二千多坪的遠雄花園新城。直接戴起安全帽,催下油門,凱只想逃離這個被無辜波及的災難現場。

    車輪在深夜的台北街頭游蕩,胸口一股悶氣死掐著分手與道歉的想法在兩端拉扯著,這時的凱只想回頭找風喝幾杯悶酒,一個大回轉又把重機調頭。

    前門的鐵卷門已經拉下,凱架好重機便往後巷走去,風一定在後巷整理打烊的垃圾,想到這點就對那個被放出監獄整天喝酒的風爸特別火大,本來風只要在凱爸公司打工就能存到學費並養活自己,現在風爸的出現又害得風必須重回到餐廳干苦力活,這點讓凱覺得十分心疼。

    才轉過街角,就看見不遠的昏暗路燈下,一個平頭刺青男人搶下風的錢包,把里頭的現金全部抽走後把錢包扔在地上。那個BOTTEGEA皮夾是凱送給風的農歷過年禮物,凱總是找一堆亂七八糟的理由送東西給他,但這個羔羊皮手工斜紋編織皮夾像是風每天都戴在身上的貼身信物,特別珍惜。風立刻從地上撿起,拍拍灰塵,但一個突如其來的巴掌突然猛力呼在臉上,風身體失去平衡差點倒地。

    「喂!你住手,我叫你住手,你這個王八蛋,你不準打他,也不準再來找他要錢,他被你搞得很辛苦你知道嗎?」凱的怒吼聲像把大刀,擋下風爸準備再踹出的右腳。

    「右右,你沒事吧?」扶著風的兩肩,溫柔的雙手在此刻給了風最堅強的保護,一個跨步,凱高大的身軀已經擋在風的面前。

    「你干嘛又跑回來,這不甘你的事,你先回家吧!」但風更擔心混黑道的父親會趁機給凱帶來麻煩,風絕不允許這種事發生。

    「你娘咧,你是誰啊!林北我教訓兒子,你是在靠北三小啊?」滿身的酒氣助長了風爸耍狠的怒氣,頻頻出手把凱往後推了好幾步,凱踩到了個空紙箱一個重心不穩,跌靠在紙箱堆。

    「爸,你別這樣!凱,你沒事吧?你先走吧,我的事我自己處理!」風拼命拉住父親的左手,他很清楚喝醉酒的脾氣,非常容易暴怒。

    「干!死囡仔脯。(該死的小屁孩!)」風身後的風爸又想補一腳給凱,眼明手快的凱在爬起身的同時順手一撥,結果酒醉的風爸失去平衡站不穩往後跌倒在地上翻了一圈,整個人惱羞成怒更加火大。

    「干你娘咧!嘎打林北擼。 遺 遙 狗綈滯岫 刮韉卣酒鵠矗 鋈訟窬菩蚜慫頻模 掌鶉 菲舳 峭犯杉苣J劍 錐竦難凵褚豢 季鴕 屏杓荻苑健br />
    「爸,你不要鬧了!別打了!」風張開雙手,雙掌一直推不開兩個互相挑釁的男人。

    「你來啊!我剛好幫右右教訓你這個沒用的老爸!」凱正好也滿肚子悶氣無處宣泄,肌肉健壯年輕氣盛的他就不信打不贏這個年過半百的糟老頭,對方不過就是多了幾個刺青,嚇不了人的。

    「凱,拜托你快走!我爸要爆沖了!」風很清楚父親當年主掌義風堂號稱南霸天那股混黑社會逞凶斗惡的狠勁,出生優越的凱根本不是風爸的對手。

    風爸一把扯開風,一個飛天大腳就踢在凱的右腿上,兩人連續互毆幾個勾拳後抱著跌倒在地,扭打成一團。

    「不要打了,爸,不要打了,凱你快點走。」風從後面抱住風爸硬把他拖離開凱,氣喘如牛的凱總算有個喘息的機會,抹去嘴角的傷口很勉強地站了起來,倒退了幾步。

    「好膽哩麥造!閃開啦!」,風爸一股勁用手肘向後猛撞了風的胸口。

    「啊!靠」風因疼痛而松手跌倒在地。

    「你媽的,你又打他」這下又燃起凱保護愛人的誓死斗志,緊握的拳頭和沸騰的血液都淹沒了該有的理智,凱沖上前猛亂揮拳,都被風爸輕易地閃過,就在風爸應付自如正得意這種乳臭未干的死屁孩他當年教訓不少時,凱一個假拳誘騙狠狠揍了風爸的臉頰一拳。

    「呸!林北記蓋麥吼拎死!(你爺我這次要讓你死!)」慢慢拉回被打歪的頭,風爸吐一口帶血絲的口水,惡煞的眼神挑明了接下來就是你我最後殊死決戰。

    風爸擋下凱的右拳攻擊,一個直拳猛力重擊在凱的腹部,再把前來阻止的兒子踹倒,又補腳把凱也踹倒在紙箱堆里,這時候凱的左眼已經快張不開,口水直流和疼痛的喘氣聲也明白自己無力再戰,模糊中他看見風爸走到一旁的空啤酒箱抽起一只空瓶朝著自己一步步走來。

    「不可以!」風發現不對勁大喊!凱面對眼前模糊的暗黑巨人,勉強伸出手卻無力擋下巨人猛力揮下的酒瓶。

    踫的一聲巨響,劃破了靜夜的暗巷,飛散的玻璃碎片也劃破了凱的面頰,酒瓶打在額頭上的重擊像核彈爆炸的重磅威力,鮮紅的血立刻從額頭上奔流而下,穿過鼻側和唇邊,在蒼白的臉色上劃滿仇敵必死的標記。

    「干,小風!」風爸大叫一聲,丟下剩下的酒瓶頸倒退了好幾步,原來自己猛力揮下的酒瓶竟然打在沖上前來自己的兒子頭上。

    「警察來了!警察來了!」折返回店里拿手機的店長听到後巷的打斗聲,一開門的場景簡直比黑道斗毆還血腥。

    風爸拔腿就跑,跟兒子的死活比起來,風爸更不想再被抓回去坐牢。凱整個人也頓時清醒,他發現砸下的酒瓶並沒有打到自己,但躺在懷里一動也不動的風滿卻已經滿臉都是血,凱的心比什麼都還著急,這個笨蛋怎麼會擋在自己面前去迎擊那個致命的酒瓶,凱寧可現在血流滿面昏迷不醒的是自己,看著為自己犧牲的風,心痛的凌遲比被揍被砸還要痛苦。

    「右右,你不能死,右右!怎麼會這樣」凱用手撥開風額頭上殘留的玻璃碎片,流血的手掌止不住風額頭涌出的鮮血和自己狂奔而下的焦急淚水。如果心愛的風因為舍身救他而死,凱真不知道自己還有什麼勇氣再活下去,躺在血泊中的兩個青年被今晚黑夜的絕望與人生的無奈緊緊勒住,再也呼吸不到下一口氧氣!

    「店長,快叫救護車!」

    更多耽美小說盡在www.ck101.tw

    <u>如果您喜歡本作品,請記得點下方的“投它一票”,以及多發表評論,這是對作者最好的鼓勵!</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