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0章 大結局3

作品:《天價老公溫柔寵

    看到這條短信,南宮烈又是生氣又是心疼。

    生氣的是,她竟然一聲不吭,絕口不提昨天晚上發生的事就離開了;心疼的是,她知道她心里有很多顧慮,所以沒法坦然的跟他聊昨晚發生的一切。

    至于項目。

    那個Peter惹了這樣的事,差點傷害了小盞,他恨不得直接撕了他,也不足以解心頭只恨。

    听說,Peter當天又被人無緣無故的打了一頓,打他的人都蒙著黑色頭套,只露出一雙眼楮,根本看不清人是誰,他是投訴無門;听說,南宮烈當天就去把Peter告了,告他強jian罪,雖然未遂,但他也會讓他把牢底坐穿;听說,那筆生意,南宮烈直接毀約了,至于違約金,他慷慨一揮都付了。

    而公司的老公因為強jian罪坐牢,公司離破產也就不遠了。

    只是這些事情,甦盞都還不知道而已。

    ……

    自從回公司後,甦盞一直躲著南宮烈。

    前幾天,她借口身體不舒服,需要休息,請了一周的假。

    可是,一周的假期過後她感覺自己還是沒有做好思想準備去面對南宮烈,南宮烈也知道她是不好意思,所以全都理解她,又給了她十天假期。

    可是,一個月將要過去了,甦盞還是沒做好準備,打算繼續請假。

    這一次,南宮烈沒有批準。

    有些事,發生了就是發生了,他一定會負責的;

    況且,就算沒有那件事,他也會一輩子對她負責。

    她想休息,想有個緩沖的時間,他可以理解,可是……她如果是想要一直逃避下去,南宮烈是斷然不允許的。

    沒辦法,甦盞只能去了公司。

    上電梯的時候,她整個人還是忐忑不安的,但是她也知道遲早是要面對南宮烈的。

    這一刻,總是要來的,她也不可能逃避一輩子。

    但是,甦盞想過一千種,一萬種可能,都沒有想到眼前的這種可能。

    出了電梯,她剛推開38樓的電梯,映入眼簾的,是鋪滿了整個地面的玫瑰花,每一朵花都是嬌艷欲滴的,很多上面還帶著新鮮的露珠,別提有多嬌美了。

    可是,饒是再嬌美的花朵也沒有她好看。

    再往前一點,是用玫瑰花瓣鋪的幾個大字︰“甦盞,I LOVE YOU”

    看著這一幕,甦盞簡直不敢相信,她幾乎以為是自己的頭腦出現了幻覺。

    可是?

    怎麼可能呢?

    怎麼會是這一幕呢?

    “甦盞,快啊,快往前走啊!’身邊,有同事在輕輕的提醒道。

    甦盞邁步踩著玫瑰花瓣,一步一步的向前走著,前方還有幾個大字︰“甦盞,Marry Me”

    嫁給我?

    這個樣子像是求婚?

    可是,她感覺眼前的一切就像是在夢里一樣,她太詫異,太意外了,簡直連自己的眼楮都不敢相信。

    但是,站在那幾個大字旁邊,正捧著一束玫瑰花的男人,不是南宮烈又是誰?

    在公司里當著這麼多同事的面求婚,他怎麼這麼瘋狂?

    甦盞簡直無法用語言來形容心里的震驚和意外。

    一步步,甦盞終于走到了南宮烈的身邊。

    張唇,她輕輕開口︰“南宮……”

    “噓,小盞,別說,听我說。”

    “小盞,我們認識好多年了,以前,你就像一個單純的小女孩一樣,可愛、善良,一心一意的愛著我;但是是我不懂珍惜,我混蛋,我不僅傷害了你,還傷害了你的家庭,摧毀了你的一切;你知道嗎?其實我早就後悔了,我從來都不是一個信佛,信神的人,可是這些年我曾經一次又一次的對著佛祖請求,請求他再給我一個機會,給我一個挽回和彌補的機會。”

    “我以為,我再也沒有機會了;可是,我們好不容易再相遇了,這麼多年我一直愛著你,把你放在我的心里,我以為在我曾那樣深切的傷害過你之後,我再也沒有說愛你的全力和資格了,所以我寧願像個騎士一樣只要可以默默的守護著,陪伴著你,我就知足了,哪怕你這一生都不能原諒我,只要可以一直看著你,看著你幸福我就滿足了。”

    “可是小盞,我錯了,在你深陷危險的時候我第一次知道,我早就已經不滿足于簡單的陪伴了,我希望,有一天你的幸福不是別的任何人給予的,而是我南宮烈親自給予的,我這麼愛你,把你的幸福交給別人我怎麼會放心呢?”思來想去,這一生,只要讓我自己親自守護你一輩子的幸福,你余生所有的喜怒哀樂,我才放心。”

    “小盞,嫁給我好嗎?余生,我會用一輩子的時間來證明我有多麼愛你。”

    這個畫面;

    這場求婚;

    或者南宮烈說的這些話,真的是甦盞做夢都沒有想到的。

    她一直以為沉默如南宮烈,是不會這樣浪漫的;更不會在大庭廣眾之下,當著那麼多人的面給她求婚。

    “你就這樣像我求婚,不怕我不答應嗎?”甦盞哽咽的嗓音問。

    “怕。”南宮烈再如實不過的回答了。

    “那為什麼還要這樣?”

    “可是我更怕以後有一天你會離開,會消失我的生活里。”

    “南宮烈,你真的想好了嗎?”努力眨了眨眼眶中晶瑩的淚水,甦盞問。

    “小盞,我想的很清楚,關于娶你這件事我已經想了很多很多年,所以再肯定不過了。”

    “那……爸媽呢?如果他們不答應怎麼辦?”

    “我一定會有辦法讓他們答應的。”

    “好,南宮烈,我答應你。”

    最後,在南宮烈殷切的目光中,甦盞輕輕伸出了左手。

    只是這時,誰也沒有注意到她的另一只手輕輕摸了摸小腹的位置。

    是的,請假的這段時間她發現了一件超出她人生規劃的事情。

    驗孕棒的兩條橫杠提醒著她,她懷孕了。

    這個結果,是甦盞一連三天測試出來的,全都是毫無疑問的兩條杠。

    這件事,她還沒有告訴任何人,除了她自己,還誰都不知道。

    知道懷孕的時候,她做過無數個計劃,想過離職,想過離開這座城市,也想過直接消失,甚至……

    在床上輾轉難入睡的時候,她也想過要放棄這個孩子。

    可最終,她還是決定留下這條微弱的,渺小的,意外來臨的小生命。

    小寶寶很無辜,不是嗎?

    他的降臨應該是一件喜事,一件值得高興的事,這樣以後的人生,就算她不再結婚,也有人能夠陪伴她一起了,多好啊。

    所以這次來公司,甦盞其實是準備辭職的,然後就帶著這個只有她一個人知道的寶寶離開這座城市。

    但是,她怎麼也沒有想到南宮烈這次叫她來公司是打算求婚的。

    或許是因為寶寶;

    或許是因為對家庭溫暖的渴望;

    也或許,她心里對他還有著說不清的眷戀吧!

    總之,看見南宮烈求婚的時候,她竟然發現自己一向堅硬的心柔軟的不像話,像是一灘溫水般的包裹著她的心。

    “罷了吧,為了寶寶,寶寶以後需要在一個健全的家庭里長大,他需要一個媽媽,可是同樣也需要一個爸爸。”

    最終的最終,為了寶寶,甦盞點了點,說了那四個字“我答應你!”

    ……

    看著甦盞伸向自己的手,南宮烈激動的連心跳都是顫抖的,甚至,連給她戴上求婚戒指的時候,他的雙手也都顫抖的不像話。

    一直到看見那枚他親自定做的鑽戒戴在了甦盞的手指上,他才確定眼前的一切都不是夢,而是真的。

    小盞答應了!

    她答應了!

    真的答應做他的新娘了!

    激動中,南宮烈直接沖過去將甦盞打橫抱起,高興的旋轉了好幾個圈。

    甦盞嚇的抱住他的脖子喊道︰“慢點,南宮烈,你慢點。”

    說話時,她的手下意識的護住了肚子。

    南宮烈听見甦盞的話後很快就放下了她,但是他伸手捧著甦盞的臉,低頭,在她唇上用力的吻著,好似要將之前所有缺少的都彌補回來。

    身邊人都鼓著掌為他們歡呼著,慶祝著。(正文完)

    ……

    番外小劇場1︰

    甦盞雖然答應了求婚,但對于舉辦婚禮和領證這件事,她一直不太確定和悶悶不樂。

    南宮烈知道原因為何,因為他還沒有取得岳父岳母的同意。

    準備去領證的前兩天,甦盞一打開門發現她爸媽突然來了,而且……難得是一副和氣的樣子。

    那天,爸媽和她聊了很多很多。

    說之前對她不好,那麼凶,其實是不想讓她再管他們二老,可以自己一個人好好的生活,是不想成為她的拖累;還說到,他們已經解開多年的心結了,同意讓她嫁給南宮烈,去追求自己的幸福。

    後來,甦盞問南宮烈,是怎麼讓爸媽同意她嫁給他的。

    南宮烈當時正在喝茶,波瀾不驚的回了一個答案︰“當時,在爸媽的見證下,我已經把我名下所有的財產,包括所有的動產,不動產全都轉到了你的名下,而且去做了婚前公證。”

    “南宮太太,換句話說,現在我只是一個替你打工的,如果有一天我們真離婚了,你會擁有所有的財產,成為億萬富婆,而我將一無所有。”

    原來,這就是全部秘密的所在。

    但是,甦盞還是震驚,南宮烈竟然答應了這樣的條件。

    “老婆,在我心里,你比所有的錢都寶貴。”南宮烈幸福的笑著說。

    ……

    番外小劇場2

    關于甦家和南宮家的恩怨,其實是源于多年前的一樁舊事,南宮烈的爸爸當年因為公司經營不善,瀕臨破產,無奈下走上了跳樓自殺這條路,後來,南宮烈在追查當年的事情發現和甦盞的爸爸甦恆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

    所以,他故意接近甦盞,利用她搞垮甦家給爸爸報了仇,但後來才知,甦恆雖然和案子有關,卻和他爸爸的死沒有關系,一場烏龍才算解開,南宮烈也後悔莫及。

    ……

    番外小劇場3

    甦盞懷孕的事,她一直都沒有告訴南宮烈。

    有好幾次,南宮烈想要踫她,都被甦盞以身體不太舒服避開了。

    一次,兩次,第三次的時候,某人格外挫敗,想著是不是自己老婆還沒接納自己。

    那幾天,甦盞明顯感覺南宮烈興致不高,跑過去問他︰“你怎麼了?這幾天都悶悶不樂的。”

    “老婆……”某人猶豫了一下最終問道︰“你是不是還在考驗我?”

    “為什麼這樣說?”

    “這些天你都不讓我踫你。”某人委屈的說。

    “那我也問你一個問題,你還記得後天是什麼日子嗎?”甦盞問。

    “不記得了,什麼日子?”某人疑惑的搖頭。

    “傻瓜,後天是你生日啊!”

    南宮烈這才如夢初醒。

    “那你生日想要生日禮物嗎?”甦盞再問。

    南宮烈用力點頭︰“要,老婆準備的我都喜歡。”

    甦盞點頭,走近臥室里拿出一個包裝精美的盒子然後遞給南宮烈︰“原本想等你生日的時候,作為一個特殊的生日禮物送給你的,不過見你這麼在意這件事,那我就提前告訴你吧。”

    甦盞話音剛落,南宮烈已經打開了盒子,然後……

    看見了里面的檢查結果。

    “老婆,你……”

    “你……這個,這個檢查的意思是懷孕了,懷孕了嗎?”某人興奮的就像是一個青年小伙一樣,不知所措又興奮至極。

    “嗯,你要當爸爸了!”甦盞溫柔的笑著點頭。

    “老婆,你太棒了,我……我要當爸爸了。”某人高興的一把就將甦盞拉到懷里抱著,忍不住的親了好幾口。

    後來听說,南宮總裁此後的心情特別好,經常在辦公室里辦公,辦著辦著突然就笑出來。

    眾人疑惑,南宮總裁笑著溫和的說︰“我就是想起我老婆肚子里的孩子了,想著她出生了要叫什麼名字比較好。”

    八個月後,甦盞肚子疼送往醫院;

    經過一天一夜的奮斗,南宮總裁喜得一名千金,取名︰南宮晚情!